旧中国妓女回忆:接待完鬼子又来美国大兵

旧中国妓女回忆:接待完鬼子又来美国大兵

日本鬼子投降的消息传到妓院,我们这些姐妹们一个个高兴得欢蹦乱跳。八年来,日本的魔爪伸到全国各地,这“固若金汤”的“天府之国”也难以幸免。我们这些姐妹,有许多父母、兄妹就葬身在日本的空袭或屠刀下,使我们家破人亡,落得今天的下场。可以说,没有日寇的侵略、国民党的腐败,就没有今天的妓院。

一个魔鬼刚刚从我国土地上消逝,又一个妖怪乘虚而入。蒋介石为了反共反人民,请来了大批美国“援兵”,有一支“援兵”浩浩荡荡开进成都来了。

美国洋人和日本鬼子是一丘之貉,他们在成都到处抢掠,开着卡车横冲直撞。见到漂亮的妇女、姑娘就抓起来扔在卡车上,或者就地拉回军营轮奸,有许多女同胞被强奸致死。对美帝国主义在中国的暴行,国民党反动派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其胡来。更为可恶的是,他们还为美国鬼子提供卖淫场所,让同胞姐妹任其糟蹋。

为了满足美国兵的淫欲,国民党当局别出心裁,在成都分区成立“特等妓院”,把成都名妓院所有的“红姑娘”、“一等妓女”挑选出来,专供美国兵享用。据说,这“特等妓院”的成立还是由宋美龄亲自批示、蒋介石点了头的。

这天,春熙路的樊保长来到妓院,和胖女人一起给我们做动员工作,说什么接待美国人是爱国行动,是为消灭共匪、解放全国做贡献等等。他们胡说一通后,便点名让凤仙、仙鹤和我准备去前街的“特等妓院”接客。胖女人得知国民党政府要拨一笔巨款作为妓女接待外国人的报酬,高兴得合不上嘴。

凤仙姐毕竟大几岁,谙知世故,她知道这是一场更大的灾难,悲愤的说:"我们简直连狗都不如,被中国人嫖就够耻辱的了,还要让外国人嫖,说什么我也不去!"

樊保长花言巧语哄劝她,要她以国家为重。她说:"既是爱国,为什么不叫那些官太太、小姐们去干,叫你的妻子姐妹们去干!"保长一听就恼了,狠狠训斥起凤仙来,胖女人赔了不少好话才罢。

凤仙执意不去,因她名誉上是和胖女人搭班子,所以拔腿就要走,被胖女人拦住了。

胖女人皮笑肉不笑地说:"嗳,凤仙,你要走我也不拦你,你得还清债再走!"

凤仙道:"我给你接了六七年客,挣下金山银山,欠你什么债?"

胖女人掰着手指头说:"你平时衣食住行,哪样不花钱,那年你有病,我为你看病花去二千多元,给你买的那身红绒旗袍,花了三四百元,还有……总共算起来,你还欠妓院六千多元!"

胖女人胡搅蛮缠耍赖,气得凤仙呜呜地哭起来了,我和仙鹤姐劝了半天,明知冤枉却身不由己。

过了两天,我们三人被领到春熙路前街临时设立的"特等妓院"。这里原来是个旅馆,院里游荡着好多美国兵。一拨一拨的名妓被陆陆续续送进来,聚集了足有二百多个,简直像个猪羊市、骡马场。

妓院门口和院子四周都有许多国民党兵持枪在大门守护着,为他们站岗放哨,保护美国人的特等权利。

这些美国兵个个身材魁梧、细胳膊长腿,偏偏我们四川人个子小,美国人最矮的也比成都的妇女高,站在一起,真像一群骆驼和一群羊。

美国兵在院子里,到处选择他们如意的女人。他们有的吃着泡泡糖,吐着嚼剩的白球儿;有的打着口哨,直愣愣地看着我们;有的拿着酒瓶,喝着白兰地摇摇晃晃撒酒疯。

美国兵是那样自由自在、肆无忌惮,看中哪一个妓女,就拉过去又亲又抱,在院里跳舞。时间不长,凤仙和仙鹤姐就被他们拉去了。

这时,我看见有几个美国兵喝得醉熏熏的,他们一步三摇的,围住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妓女,像欣赏商店里的洋娃娃,比比划划,放声谈笑。

一个美国兵走上前去,突然一手抓住那个妓女的脖子,一手抓住妓女的两只脚,把她平托起来。这几个美国兵分成两伙,相距约有十来米,每一边站二三个人。那个美国兵运了运气儿,猛地把那妓女往空中一抛,那妓女吓得哭爹喊娘,另一伙美国兵却哈哈笑着,把那一个小妓女接在手里。又运一运劲儿,把那妓女扔回来了。这样,循环往复,像传皮球一般,扔了不知多少次。

我看见,站在墙根的那几个美国兵不知唧咕了几句什么,当对方把那女孩复又扔过来时,他们忽然狂笑着,迅速地往两边一闪,那个小妓女的脑袋恰巧撞在墙上,顿时脑浆崩裂、血流如注,脑袋陷进脖腔里,跌在地上不动了。

姐妹们一看可气坏了,一窝蜂似地往上拥,有的高喊:"打倒美帝国主义!"眼看一场搏斗就要发生。

忽听"叭叭"两声枪响,子弹在我们头顶上飞越过去,一时把我们"镇"住了。

那些负责警卫的国民党兵像群蜂一样飞跑上来,狐假虎威地喊:"不许动,谁敢反对美国友人就枪毙她!"说着把那具死尸拉出院子。

那几个美国兵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就像在看一场戏,照样嘻嘻哈哈。他们冲我打量了一番,又向我走来。把我举在空中,继续抛来抛去。

我想:"这回算完了,赶快撞在墙上摔死吧,省得再受那受不完的罪啊!"

这时,忽听一声哨子响,美国兵集合了。他们才把我丢在地上,我侥幸保住一条性命。

在特等妓院的一个月里,我们每天要被三四十个美国兵轮奸。我们被迫戴上了一种特制工具--海绵垫套,但绝大部分姐妹仍被弄得阴部出血,我们被送进医院,治疗了好长时间才好。

日本军国主义、美帝国主义就像灭绝人性的野兽,不但掠夺中国的物产,同时疯狂地占有中国的妇女,我们是最惨痛的受害者。国民党当局引狼入室,认贼作父,他们永远也洗

刷不掉这些可耻的罪行!

接待美国兵以后,我们姐仨都像害了一场大病,到阴间转了一遭。一个个腰酸腿软,面色菜黄,无精打采。我们进一步看清了这狰狞的社会,残酷的人生,心里的悲、痛、悔、恨交织在一起,性情变得和凤仙姐那样,对妓院的一切充满了冷漠。

胖女人深深地知道我们在特等妓院遭受的摧残,想到我们的身体和今后的生意,心里也有几分忧虑。但在这一个月里,她赚到国民党政府发给的一大笔票子,又暗暗高兴。我们回到春熙妓院,胖女人装出一副殷勤的样子,我们知道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假慈悲。

转眼到了1946年元旦,胖女人借着这个由头,在客厅里大摆筵席,让我们姐仨坐在上首,为我们"庆功"。

庆功会上,摆着一拉溜的长桌,桌上放满烟酒糖茶,三家龟头(老鸨),三十多个妓女聚集一堂。胖女人这朵老交际花坐在主位,让我们坐在她身边,开始致祝酒辞,她说:"去年,经过大家的努力,我们春熙妓院生意兴隆,我们的孩子们都卖了力气。特别是凤仙、仙鹤、秋芝几个姑娘,被选入特等妓院,为我们春熙妓院添了光彩,首先让我们为她们的胜利荣归干杯!"

一杯酒下肚,她又接着说:"今年,我们大家要再接再励,千方百计接更多的客人,为春熙妓院争光!我们当爹娘的也要和孩子们同甘苦、共患难,为了我们的团结友爱,干杯!"

胖女人正讲得眉飞色舞、兴高采烈的时候,忽听外面一个男人大喊:"苏貌华,狗日的,你出来!"

大家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小个子男人,长得黑眉虎眼,穿着一身西服,手里拿着半尺多长的一把明光光的匕首,骂骂咧咧,冲胖女人走来。

他眼珠子红红的,像是喝醉了酒,嘴里结结巴巴地骂着:"他*的,老……老子不能让你……你这样安生,非……非他妈宰了你不可!"

胖女人一见这男人,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脸色吓得煞白,"嗥"地一声叫,离开座位撒腿就跑。那男的一边不干不净地骂着,一边在后面紧追。

一看这架式,妓女们吓得"啊啊"乱叫,钻旮旯找屋角躲起来。几个老鸨也惊慌失措,不敢凑近他。我一是年小好奇,二是有个愣大胆儿,便和凤仙姐贴着墙根看热闹。

大厅里,有几个一搂粗的柱子,胖女人围着柱子,左躲右闪,那像肉墩子一样的身躯也显得灵便了。她像条丧家犬,披散着头发,脸色吓得没了血色,平时的威风一扫而光。

一个胖女人,毕竟跑不过一个男子,看看离得近了,那男的用匕首狠狠一扎,正扎在胖女人的胳膊上。胖女人像只猪一样,大喊一声,倒在地上。

那男人跑上去,又想动刀子。

这时,尖嘴猴和金刚钻在后面大喊起来:"抓住他,拿凶手哇!"

那男的愣了一下,像是醒了酒,撒丫子跑走了。人们这才纷纷围了过来,七手八脚把胖女人抬进屋里,一场筵席就这样被搅散了。

凤仙姐掩饰不住内心的高兴,嘴角挂着一丝轻蔑的冷笑。我看出姐姐对这事知根打底儿,便跑进她屋里,缠着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凤仙姐也不瞒我,向我说起来龙去脉:

"这个男人,就是胖女人的丈夫,我过去的‘爸爸‘,名叫王金堂。

"他们原来在春熙路前街开一个小妓院,膝下三个女儿,大的叫仙棠,二的是我,三的叫仙花,还有茶房王妈,共六口人。仙堂十五岁,长得非常漂亮,接客最多,是个红得发紫的名妓,所以妓院起名叫‘海棠红‘。

"王金堂这个人,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成都这一带妓院最多,是有名的‘烟花场‘。王金堂身为老鸨,比妓女们大着一辈儿,碍着面子,他就扮作商人,经常到别的妓院嫖妓。胖女人平时怕老头子,管不了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不想,王金堂贪多无厌,又看上了自己的女儿仙棠,兔子要吃窝边草了。按妓院的规矩,老鸨和妓女是父女、母女关系,是不能乱来的。况且,妓女们平日恨透了老鸨子,宁愿忍痛接客,也不肯让老鸨玷污。王金堂可不管这些,他豺狼成性,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一天夜里,王金堂见仙棠屋里没有客人,便钻进屋里,要奸污仙棠。

"仙棠吓得跪在屋地上,苦苦哀求:‘爸爸,你行行好,饶了女儿吧。要叫妈妈知道了,女儿就完了!‘王金堂哪里肯听,他像恶狼一样冲过去,抱起仙棠,按倒在床上。

"正在这时,早就留心丈夫举动的苏貌华忽然用钥匙打开仙棠屋门,闯进屋里。王金堂一见露了馅儿,忙溜之大吉。

"苏貌华醋性大发,她关上屋门的碰锁,命仙棠脱光衣服,只剩一条三角裤衩,用皮鞭狠狠抽打仙棠。仙棠浑身皮开肉绽,没了一块好地方。

"她还不解气,又扒下仙棠的裤衩,伸出十个尖尖的指甲,那十个长指甲上都染着胭脂,像十把带血的锥子、刀子,狠狠地刺向仙棠的阴部,她狠命地抓呀,抠呀,不一会,就把仙棠的阴部抓得血肉模糊,疼得仙棠昏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人们起来一看,只见仙棠赤赤条条一丝不挂,用红腰带吊在房梁上,悬梁自尽了,死了还瞪着屈辱的眼睛。

"从这以后,俩老鸨经常闹别扭、打架斗气。实在不能在一起混了,苏貌华就带着我和王妈,来到春熙院和原来的院主搭起伙来。"

凤仙姐哽咽地诉说着往事,那双丹凤眼像两池春水,含着泪花。我心里又刻下了一道深深的烙印:天下乌鸦一般黑,老鸨子们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她们比贪官、老财、资本家还要心毒手辣。

这场狗咬狗的争斗,大煞了胖女人的锐气,她躲在屋里养了一个月才好。这段时间,是我们比较轻松愉快的日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