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湖东游击队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4)慰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46.html


面对日本鬼子掀起的新一轮抢粮风潮,狗仔召开了班长以上人员的会议,专门讨论解决此问题的方法。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大家议论纷纷,各说各的主张。李小顺的一连从狼头山区拉出来以后,两个月时间,始终插在枞阳汤沟老洲之间活动,使三处据点的鬼子不敢轻易下乡祸害老百姓,自身也得以迅速地发展,已经由一百多一点扩大到五百余人,枪支三百多支,机枪二十挺,只是弹药严重缺乏。狗仔也将连的编制扩展到营级了。只是新战士太多,以老带新,又需要一定的时间融合,因而战斗力非但没有上升,反而有所下降。狗仔只得按兵不动,潜伏在偶然山,艰苦练兵,以图尽快提高战力。鬼子在陈家洲制造谢家墩惨案的时候,他们事后才清楚。当然,如果事前掌握了相关情报,这一仗也不会去打的。以李小顺营,去对付池洲鬼子二个中队,无异于以卵击石,肯定得不偿失的,但至少可以组织乡亲们及时转移,就不会死亡这么多人了。看来,是要加强情报的侦收了,不但在湖东,最好连安庆铜陵庐江无为桐城池洲都要安插情报站。这可是一项大工程,要编织这张情报网,哪里去找这么多情报人员?只能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地找仇恨日本鬼子的当地人去做。这不是一下子就能办好的事,留到以后再解决吧。目前的工作,自然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让小鬼子为谢家墩惨案付出血的代价。但以什么地方做突破口呢?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地盯上了桂家坝鬼子据点。桂家坝渡口,只修了一座炮楼,两座碉堡,驻着鬼子七八人,皇协军十二人,机枪两挺,没有小钢炮,很少出动侵扰百姓,主要是维护渡口安全。端掉这个日军据点,十分容易。然而很难全歼,因为渡口时常停靠小鬼子汽艇,战斗一打响,鬼子如果来个“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爬上汽艇,一溜烟开走了。你拿它有什么办法?长江里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小鬼子汽艇巡逻,江上的小鬼子可以随时增援,更何况还有鬼子海军舰艇呢。要打,必须出其不意,迅速结束战斗,迅速退出战场,这同样也很难做到。怎么办?将这些问题摆上桌面,刚才瞎嚷嚷要打的人不响了。是啊,敌强我弱,要打,必须胜;我方伤亡还必须小,并且要在援敌未到之前结束战斗。这几个条件一开列出来,大多数人哑然了。大家全意识到了这个鬼子据点不好吃。

这时,狗仔提出了一个奇袭桂家坝的方案,大伙儿一听,乐了,都激动得拍起掌来,都说还是司令的点子多,办法好。

这一天,桂家坝日军据点内人欢马叫,喧哗得厉害,原来日本军部居然考虑了士兵的性需求,往各处派遣慰安妇劳军。这一次,送到湖东的共有五个年轻的女人,都穿着和服,趿着木屐,露出一副温柔和淑的样子。其中只有一个真正日本女子,叫小林惠子,原是上野的一个艺妓,被军部强征到中国,也不知淌了多少泪水。另外的四个女子都是日军从台湾韩国抓来的,从事性服务。这些女人一到中国,先被关在上海,供当地驻军发泄兽欲。第二站是南京,第三站是武汉,以后就被分派到各处,供最低层的日军淫辱。本来,从桂坝一上岸,就该立即送往湖东城,但是由于天色已晚,路上不见得多安全;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炮楼内的日军急不可耐,都捏着枪瞪着眼瞧着宫本十四。那架式令宫本不寒而栗,只好作主让五个女人在桂家坝呆一夜,一边又往湖东川端康复司令官处打电话请求批准。川端让宫本一定要保障这些慰安妇的安全,明天一早必须送达县城。宫本十四伍长嗨依嗨依了几声,就叫手下安排去了。

那些日军士兵见到了女人,就像猫儿闻着了腥气,一个个都想立即扑上去,宁可把小命都舍在女人身上。但长官有令,必须好吃好喝地招待一番,以尽地主之谊。七八个日兵也真是好样的,一个个都冲到厨房里,杀鱼的杀鱼,剁肉的剁肉,忙得比过天皇的生日还热闹还有劲,个个都恨不得将太阳从天上摘下来。宫本叫来伪军小队长元大肚子,让伪军全权负责今晚的警戒和安全,然后将眼一瞪,说道,你的做得到?你的明白?元大肚子心里早就打好了算盘,知道日军今晚恐怕要折腾到天亮,正是放松的好时候,早就有弟兄把麻将都理好了,只等日军这边开嫖,他们那边开赌,管你他妈的警戒不警戒!连忙点头哈腰的答应,还说要拿性命保证安全,说得宫本笑了。

晚饭在万分期待中开始了。宫本让士兵找来几张桌子,拼在一起,摆上酒肉,让慰安妇也坐上了席位。这些日军士兵自从踏上了中国大陆,就没有同女人在一起吃过饭,好几年了。这下,如同久旱逢甘雨,个个都在女人面前表演起来。这个将肉往女人嘴里堵,那个把酒往女人嘴里灌,大声地吵嚷着,叫骂着,叱笑着,一个个都被灌得烂醉如泥。士兵哪里还等得及长官下命令,只将女人往营房里拖。有的已经等不及了,就在大厅里,先将自己剥光了,光着屁股去撕扯女人衣服。

伍长宫本十四那个开心啦,唧里哗拉地大笑,打着哈哈,搂着一个慰安妇上下其手,呵呵直乐。旁边一个士兵等不及了,也一把扯了那女人衣服,两只手就在女人的胸部乱摸。宫本一怒之下,给了他三个嘴巴。那个士兵摸摸通红的脸,终于还是忍耐不住,又伏下身子,在女人脸上乱啃起来。宫本哪里顾得了颜面,生怕被士兵抢过先着,竟然在大厅广众之下,剥下自己的衣服,行起那苟且之事。看得四个没有抓到女人的士兵直在一旁像野兽似的乱叫乱跳。

那宫本十四正干得起劲,忽然感到有什么不对劲,刚才的喧哗声响哪儿去了?太静了,静得空气中都滴下水来,不可思议,真不可思议!他一面快活着,一面环顾一下四周,忽然发现自己的膝下正淌着一种液体,那可不是水,是血,是大日本皇军的血!

他一激灵,赶忙撑起身子,想爬起来,忽然感觉面前白光一闪,便听到了自己的头颅落地的声音,其后,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看桂家坝炮楼内,七八个小鬼子都是身首分离,鲜血这儿一滩,那儿一堆。十二个伪军一字排开,用手抱着头,蹲在地上,索索发抖。

狗仔带着二十个突击队员正在清点枪支弹药,派人安放炸药,准备炸掉炮楼,碉堡,和码头上停靠着的汽艇。对这五个日军慰安妇,却不好处理,杀又不是,不杀又不是,最后还是决定放了,让她们自生自灭。

安置好了炸药,狗仔派人去通知李小顺准备阻援的部队先行撤退,又将五个慰安妇撵出炮楼,让她们各走各的;把伪军捆绑起来,准备带走;然后下令点燃炸药,只听一阵轰轰烈烈的爆炸声响,小鬼子的碉堡,炮楼,汽艇全部灰飞烟灭。

湖东城里睡得正酣的川端康复被巨大的爆炸声响震醒,急急忙忙地爬起来,穿上衣服,跑到司令部,值日士官早已等在那里。

川端中佐急忙问;

“出了什么事?从哪里传出的爆炸声?”

“报告司令官,是桂家坝一带传来的。”

“电话还能打得通吗?”

“不通。属下试了几次。”

“带一个小队,跟着我,开路!”

“是,司令官阁下!”

等川端他们赶到桂家坝的时候,已早有一队日军士兵等在哪里,那是江面的汽艇巡逻队,领头的伍长正面对着一堆灰烬,在薄明的天色中发呆。

“支那人,太可恶,死啦死啦的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