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四章 分路突围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5月8号对于血战了2天多,将兰斯军牢牢钉在界口镇已经名扬天下的98师是厄运的一天。兰斯人在得到了充足的援军火力支援后对界口展开的进攻经过了精心的策划,以漂亮的时间差干扰欺骗了守军,收到了意想的效果。

战斗从大猿山方向开始。当98师把目光锁定大猿山时,得到一个加强步兵大队补充的106旅团展开了对界口镇的新一轮凶猛进攻,上午的进攻一度时间几乎占领界口,兰斯人将292团压缩到界口镇的西北部不足三分之一的区域,赵天不能眼看着界口镇在中午前陷落,那距集团军规定的时间还差好几个小时呢。他果断将800多人的师特务营派进界口镇,得到生力军支援的292团打起反击,又将兰斯人几乎赶出界口镇,没有全部赶出去,这回兰斯人发起了狠,凭借几栋房子,占据了界口东南一块阵地,那里原来是2营的阵地。

“再给我一个连,不,一个排就行。我一定把阵地夺回来。”浑身是血,搞不清究竟是自己流的还是敌人溅上去的2营长哑着嗓子在无线电报话机里对乔团长吼道。被乔团长冷冷地拒绝了。耳听着大小猿山方向传来的越来越紧的炮声,特别是小猿山方向,炮火密集的把山头打成了火山口一般。乔森知道,界口镇守不住了。大小猿山不守,界口镇失去了依托,根本不能独存。何况,他的292团已经把血流干了,几次输血也不行,流血的速度始终超过了输血的速度。

“清点各营连情况。能打的兵还有多少,主要是干部,连排长们还剩多少。”扣下2营长要兵的电话,乔森对参谋长苏立下达命令。

苏立参谋长是个很精细的人,团长要的资料早已安排人统计了,马上,一张写着乔森所要资料的纸递给了乔团长。

“连同特务营,只由1224名可以战斗的人员了。营连长伤亡了15个------,”乔森心情沉重地将纸片用打火机点着,看到这一举动的苏立意识到292团最后的时候来临了。

“组织轻伤员和后勤兵带着重伤员后撤,争取在13时前撤过界口大桥。”乔森抬腕看表,“还有1个小时时间,抓紧吧。乘敌人让我们缓这口气------老李,你带伤员们走吧。”

李宇天摇摇头,“我不走。”他对乔森和苏立充满了感激,这两个人没有把他当外来户,更没有顾及他的身份——也许他们不知道。

“李副团长,别固执了。我知道你的伤很重。”苏立挥手将警卫连3排长进来,“准备一副担架,你派一个班护送李副团长过河。”

警卫连长立正、敬礼,出去准备了。

“老乔,你看,我就叫你老乔了。”李宇天咳嗽着,“很高兴认识你和苏参谋长,我们在一起只呆了几天,好像是多年的兄弟似的。”他又剧烈的咳嗽一阵,“我不成了,不要浪费宝贵的兵力了。我不会走的。”

镇北面忽然传来激烈的枪炮声,听声音是迫击炮的声音。然后是一声更加巨大的爆炸。乔森脸色大变,抓起电话要师部,但电话已经不通了。他对扛着担架进来的警卫排长说,“你亲自去查看北面发生什么事!要快!”

警卫排长不到半小时就跑了回来,气喘如牛,“团长,团长,敌人,北面都是敌人,快到村口了。”

“你带3排立即顶住!没有命令不准撤退!”

警卫3排就在团部周围,呼啦啦,40多个精壮的小伙子向镇北扑去。

乔森和李、苏两人对视一眼,“命令各营向3营阵地收缩。”乔森的决断是正确的,现在突围只能全军覆没。李宇天出了口长气,看来292团的战斗力和这位乔团长有很大关系。

292团及时收缩了防线,1000多人缩进了镇西十几个连成一体的大宅子,凭着有利的地形和攻进界口的106旅团又厮杀了一个下午。乔森上校焦急万分地一直在无线报话机上用明语呼叫师部,但根本没有回应,从北面蜂拥而来的敌人证明师部方向出现了重大敌情。是哪里来的敌人呢?肯定不是从界口镇过去的,因为界口镇(现在只有一小块了)仍在292团掌握之中。乔森望着小猿山方向的火光,究竟是从小猿山,还是从大猿山过去的呢?乔森焦急地望着西沉的落日,惨淡无力的太阳像是被谁拉住了脚步,仍迟迟不肯落下山去。

292团一直坚持到夜幕降临,老天像是哀悼遍地死伤的惨状,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乔森决定立即突围。

“不等了。估计敌人想不到我们现在就走,后半夜敌人反而有了防备。”李宇天和苏立都赞同乔森的决策,问题是,向哪个方向走呢?

“不能向北!即使冲过界河,我们也过不了依洛河。而且,北面是敌人防守最严密的方向。”李宇天半躺在椅子上说。

“老李说的对,我们向西!”苏立打开地图,“我们冲上大猿山就是胜利。山高林密,他们找不到我们。”乔森俯身查看,其实用不着查看,地形都装在他脑子里了。

“嗯,只好这样了。”乔森点头,“老李的意见?”

李宇天觉得西面也不是理想的选择,但又想不出别的更好办法,于是点点头。

“要一支疑兵!”乔森下定了决心,为了顺利将292团的剩余部队带出去,必须有人继续牺牲。也许,战争本身就是论牺牲的艺术。

这次乔森不准备下命令了,他向三个营长说明情况,然后目光炯炯地看着一身战伤的三个中校营长。

“没说的。我去。”大胡子营长薛军开了口,“他们两个,一个身负重伤,一个肩负主力突围的重任,牵制敌军的任务就由我来承担好了。”生性豪迈的薛军慨然请缨。

李宇天胸中涌上一阵感动。神华军中,总有在危难时期挺身而出的英雄。“团长,”李宇天抑制住激动的心情,“我跟薛营长这路。分路突围嘛,总得有一个团级军官带队。不要说了,我主意已定。”他刷地拔出了佩枪指在自己的额头,“团长,不要逼我!”

薛军立正,“团长,请放心,只要我在,一定保护副团长突出包围。”这句话很豪迈,但也只是豪迈而已。枪弹无眼,连自己都难以保护,又怎能护得别人周全?

“好吧。”乔森下了决心,“给重伤员留下自卫的武器。你们一小时后出发,向南打。冲出去后往大猿山方向走。带上电台和报务员。”乔森将团里备用的电台和报务员配给了1营。

薛营长命令将两个士兵将副团长抬上,急急回到自己的防地,集合了1营排以上军官,宣布了团长的命令。2营的部队随即与之换防,他们本来是向南防守的,现在将防御重点转向了东面。

1营的全部兵力只剩了不到300人,其中有30个无法行走的重伤员。按照团长的命令,每个重伤员给留下一颗手榴弹,这是自杀用的,不愿当俘虏,就自杀。重伤员们没有人抱怨,默默将手榴弹接过来。

“连长,”一名腹部重伤的伤员声音微弱地喊道,龙行健使劲将蓄在眼眶里的泪水憋了回去,俯下身子,“连长,我是龙胜州庆江市三水村人,家里只有一个妹妹了,叫林小如。麻烦你把我的抚恤金交给她,我怕万一------”伤员转过了头,说不下去了。

“小林,你放心。只要我活着,就一定亲手把------给你的妹妹。而且,我要把她当成我的妹妹。咱们连的弟兄都可以作证。你放心吧。”

“谢谢------”伤员闭着眼睛说道,两行眼泪流了下来。

龙行健离开伤员,沉声命令道,“全连集合。”

在集合起来的连队前走了两遍,龙行健发现,和他一起参加韩堡阻击回到界口镇的不到30个人了。周峰、童山、陶勇和小吴都在。

“自从选择了军人,就不要怕死了,怕也没用。跟我从韩堡回来的100个弟兄,除了几个被送到后方的伤号外,我看了一下,只有不到30个人了。我们只是比那些先走的弟兄多活几天而已。好男儿马革裹尸,大英雄死得其所。”他停顿了一下,“我去申请让我们2连打头阵,为我们营撕开一道口子。我现在宣布我的继任者名单,周峰,第二是童山,第三是陶勇。你们现在有半小时时间,做三件事,一是去问问我们连那些无法跟我们一起突围的重伤员,他们有没有未了的心愿。二是将武器整理好,选把好枪,一定要有刺刀。多带手榴弹。三是带干粮和水。解散。”他留下周峰,“你去团部和杜金告个别,就说我俩向南去了,让他机灵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