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 夏 诗 歌 之 魂


前 言


我也是“老夫聊发少年狂”不思量,自己的书读的不多,却想着著书立说,不过,这也并非痴心妄想,而是事出有因。我从小喜欢诗歌,虽然家贫,祖,父都做工营生,与诗书隔绝,但却幸遇一个交好的诗书环境:邻里有的破落的书香老人,善诗词,会讲故事。每当夏暑乘凉,冬寒炙火,他常来我家闲坐,给讲述解缙等少年儿童的故事。

解缙小时侯是个穷家孩子,一天,他妈妈要他早点起床,把堂前打扫干净,把笼里的鸡放出来。解缙听了答道:“好,打扫堂前地,放出笼中鸡。”他妈妈听了,虽也暗自高兴孩子好口才,出口成章,但却装做不高兴的样子说 :“要你做事就做事,又念起什么诗来 。”解缙不便解释只好自言自语地说:“分明一句话,又说我吟诗。”又有一次他在门外玩,一个外地客人问到懂郎家中走那里去?解缙随口答道:“由此往南去,转弯又向东,粉壁书黑字,便是懂郎中。”这种诗一般的语言 ,话一样的诗句,使我钦羡不已,由是产生了对诗歌的喜欢。而这时正是抗日时期,1938年我九岁,长沙文夕大火,随后日寇四次侵犯长沙,兵荒马乱,民不聊生,但敌退后驻军的抗日战歌却深深感染中我,“大刀向鬼子门的头上砍去……”,“到敌人的后方去,把敌人赶出去”“枪口对外,齐步向前”“工农兵学商,一起来救亡……”

以及《义勇军进行曲》等等。都成了我们着帮儿童的顺口溜。而学校老师也教给我们一些进步的歌《大陆歌》就是我印象最深的一首。这大概就是环境的缘故吧。不过这些歌当时没有书本,全靠耳听心记。1945年日寇投降,我因交不起原欠学费未能复学读完初中。只好从塾师希吾居士王铁生先生读古文,王老师爱诗歌,常用五,七言绝句写日记,由是我也接受了一点诗歌的知识,1947年春我考入了长沙师范,以后又曾经教学语文总想有一本能包涵各种诗歌的资料,以助于这方面的的教学,但偏找不着,当时断代的诗词选集和专家的诗词辑注还是有的,但我买不起,也难得一本一本的去读,而一本《唐诗三百首》也止不了渴。渴望多时,这几年出现了各种诗词鉴赏词典,虽然这对我来说,确实也大开眼界,但这些鉴赏仍是专集,不是通鉴且“阳春白雪”对我这样的“乡里巴人”也不是蛮对胃口的。因此常叹,泱泱诗国,诗如烟海,却找不到一本理想的诗集,真可撼,于是,离休闲暇,就试图编篡这样的书,虽然明知力拙,志大才疏,但想到朱光潜先生在、曾说过的“三此主义:此身应该做而且能做的的事;此时应该做而且能做的事;此地应该做而且能做的事;就得由此身,此时,此地去做。不得推委给别人。别时,别地。面对此事,就此身来说,我虽不敢说能够做好,但既知是客观需要的,就应努力去满足这种客观需要。至于能力嘛,有志者事竟成,何况失败还能为成功之母那。再则,赋闲在家也不能饱食终日,无所用心,让淡淡春光,融融秋日白白流过,而应老有所为。于是,几经寒暑,暗学愚翁,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一部说诗的初稿总算编写出来了,虽然不敢说足以解渴,但至少可以为教学同行提供点参考。

所辑的古今诗歌,我没有妄加评议,只是认同历来一些较公允的看法,就整个而言,我是述而不作的,于是叫做“说诗”由于我离休后置了一套小两室一厅的楼房,为自己的归宿营造了一个小窝,名之曰“小楼”自侃为小楼主人,正由于有了这个小窝,我才得专心地躺在窝里肯书本,从而得含英咀华,能编写出这部约五十万字的初稿,于是顺理成章的叫它为“小楼说诗”。虽说是讲述而不作,但也不是毫无新意的,主要是在诗歌的分类上,还算有点标新立异的呢!我感到传统观念的偏狭,好象一说起诗就只有五言七言的律诗绝句一样,而宋词元曲却不看作诗了。显然,这就是从狭义上把诗与词分开了,我认为五言七言的律诗绝句固然是诗歌,而宋词元曲又怎么不是诗了呢?诗者,歌之词也。固然有些歌词并不一定是诗,而有些诗也比一定就谱曲歌唱,但从诗歌的原本含义说,人类最早的文学是口头歌谣,之后才有了文字的诗。最初的诗可能就是作为记录歌词而存在的。于是诗与歌就连缀在一起了。明确的说,诗歌就是一种有节奏,带韵味,具有一定感情形象,能为人们吟咏歌诵的语言艺术。诗词歌赋都原于这种艺术。事实上,古人既有定论,辞书早已说明,词和曲都是一种新的格律诗,李庆武蓉《中国史诗漫笔》(以后简称《漫笔》)中更指出中国 有多种诗体,《诗经》就是第一中古体诗,《楚辞》是第二种古体诗,《乐府》是第三种古体诗,《唐诗》是第四种古体诗……于是我按照《漫笔》这种认识在搜集古今诗歌时,就在诗歌的总名目下,依其发展时序,分为经体,骚体,乐府,声律,词牌,曲艺,自由诗等七类。打破历来诗歌分类的传统,当然这是从诗歌的形式上来分的。


在搜集吟咏中,我深深感到,从我国第一部诗集《诗经》,直到现在的民族歌曲,始终有一个爱国的思想贯穿着,其间虽然也有颓废之音,但那不是主流,真正健康向上,愤恶嫉邪,忧国忧民,反抗侵略,热爱祖国,热爱劳动,追求幸福美满的…… 即所谓真善美的诗歌才是各个时代的最强者,是谓之“诗魂”。这在中华民族三千年悠久文化的形成中,起着振奋和凝聚的作用,特别是在国家多事之秋,诗魂总起着壮过魂的作用。革命老前辈李木庵在《延安雅集》一诗中说

“独向吟坛张旗鼓,好把诗魂壮国魂”鲁迅《在摩罗诗力说》一文中更认为振兴国民精神,诗歌是有力武器。他举出雪莱,拜伦……裴多菲等一些被当时统治者视为恶魔一样的外国诗人,在反抗封建统治,宣传民族解放,以及救亡兴帮,其诗歌显示了极大的伟力,那么我辑录的这些诗歌,是否能表现出这种诗魂的伟力呢?应该是说完全可以的,他无愧与我们伟大祖国的国魂,这在民族矛盾和阶级斗争中固然是旗帜鲜明,即当改革开放,振兴中华的壮丽事业中,同样显示其伟力,所以我把“华夏诗歌之魂”作为这部“说诗”的主题,意在弘扬我中华民族的文化精髓。

当然突出诗魂还有另一层含义。举目四望,环顾四周。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特别是在改革开放十多年来,国家蒸蒸日上,国际地位迅速提高,人民生活大大改善,社会主义基础更加巩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热潮正一浪高过一浪。然而,列强环伺,金瓯尚缺,香港澳门虽回归在望(姥爷是在1997年以前开始写这部书的,那时香港澳门尚未回归)但台湾仍对峙一隅。从来团结才有力量,分裂徒然使亲痛仇快,“鸱鸮”只虞,“闽墙”之慨,岂止古人。再看社会现状,大浪淘沙,在市场经济大潮中,一些社会残渣常见浮泛 。因此,在国人中进行国婚的教育也是很有必要的。

了解我编撰此书的动机、目的和过程,人们当会体谅我的苦心和不足,从而会关心它,并不吝指教和帮助,使之更臻完善,更有益与人民,那么,作为编撰者的我,将感到莫大的荣幸和由衷的感谢!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