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对三个德国人说的话他们很不高兴

首先,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其次,我是国内公司派往在非洲的一个国家工作的人员.


每个季度,我们所使用的设备的厂家都会派人来维护,这次来的是两个德国人,另一个是比利时人好像(听别人说的),分别代表三个厂家.其中一个德国人一到这里就跑到厨房把所有的可乐和部分鸡蛋都搬到他的宿舍去了,当时中国厨师正在外面忙别的事,等厨师发现的时候人家已经搬走了,气的厨师给领导打电话,但这是没用的,搬走的东西怎么可能要的回来.

整个工作的过程显得他们自己随意做他们的工作,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那时维修工作我不管,他们在我工作的控制室里打开电脑边工作边放音乐(控制室是我和另一个当地的外国人就我们两个人工作的地方,实际上是中国人在控制室处于优势地位的),偶尔还放几个短片几个人包括那个外国同事围在一起哈哈笑,我在旁边做我的工作电脑前做我的工作,他们在维修阶段,习惯上来讲,国外人工作也许有这种轻松工作的习惯,所以我也就没说什么,只做我自己的工作.

上次来搞维修的有个德国人在使用工具的过程中,使用了好几个中国制造的工具都不是折弯了就是折断了,那个德国人坚持要德国生产的工具,找出来给他用,那工具确实使用起来没问题,然后当时那有个德国人就指着工具说中国制造的不行.这个没办法,我对管钳这些东西不是特别了解,我在国内工作的时候也遇到过这种事情,当时是一个师傅说花了几百块买了两次中国制造的管钳都不行,最后花了更多的钱买了一把美国生产的,用起来确实好用.我的意思不是在诋毁中国制造,我想咱们应该也是有比较贵的管钳这样的东西,质量应该也不错,反正现在用的便宜的肯定不好.跑题了,德国人说不好,这个让人无可奈何.

他们在工作的过程中有很多事情他们也处理不了,而且三个厂家的人员在相互推托不是自己该处理的,别的地方的同事给我打电话说,有个德国人来了两三次了,问题还是解决不了.就是现在三个厂家的人来了,我看他们工作也只是解决了一些比较浅的东西,可能维护保养也不需要大动筋骨.当时我这的一个中方工程师就提出要解决设备中的两个个问题,那个厂家的人就说这个不归我管,归另一个厂家管,然后问另一个厂家的人,另一个说这不归我管,但我可以回去问问.有个问题我不明白,厂家是提供设备的,派来维修的人员进行设备的定期维护是厂家的责任,这同时也是在履行合同,我们作为购买和使用设备的一方是客户.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些厂家派来的维修人员就这么盛气凌人的样子.这是对待客户的表现吗?

最后,什么东西都整完了.他们等着回去,这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上头的领导说两点半如果还没出发就不用走了,明天再走,当时他们维修完就对他们说明天走,他们一副非常不满的样子.我想不管他们走不走,但他们在这个地方的维修工作已经完成了.下午他们又到控制室来,有个打电话,有个扯我的工作电脑的鼠标线玩,另一个德国人趁我起身离开电脑的空就坐到我的工作电脑前上网(这个应该说比较没礼貌,我的工作电脑你要使用怎么也应该给我问我一声),我想也许他还又什么工作吧,那我就等他用完再用.这时候那个打电话的打完了(他用的是海事卫星电话,话费比较贵,所以都是在电话用完后填一下电话旁边的记录表),我就很客气的告诉他请他填一下使用电话的记录,他也填了,这很正常.然后那个用电脑的德国人还在用,他已经使用二十分钟了.那个我说的应该是比利时人的坐在椅子上,把穿着鞋托的左脚放在工作桌上,然后我还是客气的说请把脚从工作桌上放下来这里是控制室.他说了句”VERY GOOD”,但还是不放,过了两分钟还是放下来了(我估计我让他放下脚来他当时因该心里不乐意了,他们到非洲这里一向比较随意,实我们应该能想象这种随意就是不尊重别人).打电话的这个德国人比较不错,从来了到完成工作显得挺有教养,也尊重我们的工作.但另一个德国人还在那里用电脑,这个时候也快到我记录数据的时间了,于是我过去客气的对那个德国人说(这时候这个德国人找了个祖玛的游戏刚要玩,我看是个时机)”五分钟之后我需要使用这台工作电脑做我的工作,谢谢”.过了7分钟了,这个时候我确实该做记录了,于是我说对不起我需要使用这台电脑工作,他坐旁边去了,我坐下用的时候他在那说我还有两分钟就结束了,那我说我使用完之后你可以继续使用(其实我打算坐那里就不动了,你要用就得问我),不过这个时候我的外国同事来抄数据,我就起来了,没想到,我那外国同事刚要坐,那个德国人就对我那外国同事摆手,然后一挪身坐到了工作电脑前.我一想算了,等等他用完吧,也许一会就用完了.没想到又在那待了15分钟,最后那好像是比利时人的人把他叫走了,三个人算是走了.

不过还没结束,五点多的时候又来了.三个人坐在椅子上,我在那忙着做工作.过了会,忽然就是那个好像比利时人的问别人知道”那个人”的名字吗(“那个人”就是我),我回头问怎么了,那个好像比利时人说我想知道你的名字然后下次有德国人来我告诉他们你的名字(我现在基本可以猜测这个好像比利时人可能也是德国人).我当时就明白了,意思是我很不友好吗就是,这简直就是威胁的意思了.我扭过头去继续工作,没再搭理他们.过了会几个家伙走了.我当时确实不想再搭理他们,第二我确实不想告诉他们我的名字.我觉得我做了我应该做的,你把脚放上去我很客气的让你放下来,你使用电话,我很客气的请你做记录,你使用工作电脑,我很客气的请你离开.

我不管你在你的公司怎么样,是不是喜欢把脚放桌子上,在这个控制室就不行.我也不管我的外国同事跟你多亲近,但你绝对不是我的太阳,我也不是星星和月亮.在我的岗位上我就做我应该做的工作.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