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07年12月17日 14:16:01 来源:新浪读书



20多年来,他为摆脱政治上的困境,在此之前曾假惺惺地两度下野,但后来还是荣归南京。这一次,他能否再回南京呢?也许再也不能回来了!他极力控制着心情,佯装和颜,叫俞济时通知驾驶员在中山陵的上空低飞绕陵三圈。当专机依依不舍地飞离了中山陵向杭州方向飞去时,蒋介石哭了!


1月17日,南京。


外表上温文尔雅的美驻华全权大使司徒雷登,轻车简从,又秘密地前往李宗仁在傅厚岗的官邸。李宗仁喝退了左右人员,把司徒雷登让进了他的书房。


司徒雷登显得很激动,他还没在沙发上落座,就气急败坏地说:“蒋介石先生也太不识时务了,作为一个绅士,我简直为他这种厚颜无耻的行为感到羞愧。《文告》已经发表了半个多月,可他还是赖在总统的位置上不肯滚蛋。可见他这个无赖,是一句真话也没有的。言而无信,出尔反尔!”


李宗仁深知,一位受过高等教育,并且做过多年大学校长的人使用这种颇欠文雅的字眼讲话,说明了美国政府对蒋介石恼火到何种地步。当然,他更清楚,曾支持他当选副总统的美国政府的这种态度,为自己登上国民党总统的宝座,提供了多么可贵的机会。但从大局上看,中共要接管全中国已经是确定无疑了,美国政府要放弃的,只是蒋介石,而不想放弃中国,之所以希望他上台,不过是好似赌徒,只要还有一个筹码在手的时候,总是不肯放弃捞回本钱的侥幸心理而已。他们希望在换马之后,局势能有转机,如果实在保不住国民党的政权,那么,他们逼蒋下台,也是一点本钱。他们可通过新的代理人与中共对话,维护美国在华的利益。正因如此,此刻李宗仁采取的是欲擒故纵的策略,故意显得对于此事并不十分热心。他把司徒雷登让到沙发上坐下,然后,亲自给他递上一杯西湖龙井茶,用劝慰的口吻说:“大使先生对中国的局势十分关切,这是国人所共知的。至于蒋先生的进退,也只能看局势的发展,听其自然吧!”


李宗仁这样一说,更激起了司徒雷登的怒火。他激动地说:“如果听其自然,国民党政府只是一种命运,那就是土崩瓦解。前天,我又去过蒋介石的黄埔路官邸,再一次明确地告诉他,美国政府认为,为了能促进国共和谈,给南京政府造成一个喘息的机会,他还是激流勇退为好。结果仍是对牛弹琴!”


李宗仁觉得既然司徒雷登已经把话说到这种程度,若再掩饰自己的企望,就会弄巧成拙了。蒋介石之所以不肯轻易退出舞台,盖因他在国民党内还有像CC派这样的一些顽固势力可以倚托,而他虽然也有一些支柱,但要真正摊牌,也很难说就胜券稳操,于是,他用探询的口吻对司徒雷登说:“是啊,有许多人也是心急如火,但除了听其自然之外,也别无良计可施呀!”


司徒雷登又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大声地说:“方才我已经说过,听其自然,就等于束手待毙。现在,要行动。你应马上去武汉,在那里公开发表主张和平的声明,我们美国政府立即表示支持……”


接着,司徒雷登对李宗仁详细地说明了他将要扮演的角色。


李宗仁听罢,苦笑道:“这样一个计划,倒不失为无计之时的一条上策,只恐难以兑现。”


司徒雷登忙问道:“为什么?”


李宗仁又苦笑了一下道:“我虽为国家的副总统,但无时无刻不在特务的监视之中,如何走得脱呀!”


司徒雷登大笑道:“这件事,总统先生就不用担心了。我已经把一架四引擎的座机从上海调到南京来了。现在,就停在大校机场。你准备出发的时候,先乘车到我们大使馆,然后,我再用大使馆的车子把你送到机场。那时,你就可以展翅高飞了!”


李宗仁听罢大喜……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