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戚继光影响下的明朝中后期火器运用情况

浅谈戚继光影响下的明朝中后期火器运用情况

从戚继光蓟镇练兵开始,戚继光就比较注重火器的使用,建立地车骑步结合的混合兵种,都注重火器的使用。从火枪到火炮都有专门的工匠进行生产,并规定了严格的口径;火药的制作方法也被严格的规定起来,需要用早春刚发芽的柳树枝去皮后阴干,然后煅烧,硫磺则用水进行过滤多遍后与木炭、硝石一起按照规定比例进行混合,并用“碓窝子”槌至极细的粉末,掺兑在硫磺中的水也被槌干之后,将成品火药放置在手心里点燃,完全燃烧而不烧伤手才算合格,据说这样的火药与合口的铅子放置入火枪后,其声震天,于百步之外可以击穿铁甲。


在保证武器比游牧民族先进的同时,戚继光还专门规定了火枪的使用方法,火枪在那个时代的威力体现在密集火力上,越多人一起击发则威力越大,这就需要很好的配合。另外,由于黑火药的强大的威力,爆炸时发出极大的声响和后坐力,使许多士兵不敢用双手放枪,使得火枪的精度大打折扣。戚继光专门制定了严格的纪律,凡是士兵在演练时不敢双手握枪者,轻者鞭打;战时,则杀之。还规定了火枪手在装好弹药后,只有听到喇叭响时才能击发,否则即使一枪打死二人也要治罪。明军行军时,遇到骑兵突袭,则用“偏向车”放置四周,形成活动的营垒,火枪与“佛郎机”一起对外,据敌一百步时,听到喇叭响起,一起点火击发,然后迅速装药,等待喇叭响进行第二次击发,在骑兵到达车前,大概可击发三次左右。


只有火枪是不能完全赢得战斗胜利的,当时的火器的水平及其有限,还需要冷兵器的协助,戚继光改进了“鸳鸯阵”,每队除四名火枪手配备长刀外,两人配叉,配叉者遇敌则释放火箭;两人用刀牌,掩护火枪手同时对付敌骑兵,用牌遮身砍敌马足;两人持狼筅,专扰敌军马眼;枪手击发后,可以由其他人掩护,继续装药进行击发,对方箭射则躲入偏箱车阵中,委实不给对方一丝机会,即使敌方冲进车阵,火枪手还可用长刀御敌。


骑兵干什么去了?如此兼顾的防御和杀伤能力,敌人败北是必然的,骑兵就是用于追击逃跑的敌兵,将敌军一举歼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