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隼行动 第一章 第一章: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9/


“哦,先生!这只是文学性的表达方式。”基斯文注视此人,想用经验来窥破该人前来的动机。同时暗暗地做好了准备,一旦对方有不良的举止反应,他提醒自己去特别注意。只要它刚刚冒出头来,就要给予及时的制止。他不想与此人纠缠。现在还有三十秒,一位不曾见过面的SSSC公司的成员将要来到办公室。

“这篇文章足够引起我记忆里的事情,那是与父亲闲谈的时候,谈到美国经济大萧条的时期,他曾经有过这种无奈的想法,最终还是狠咬着牙关挺过来了。”

“这是一种勇气,先生!”

“我非常赞同。”

“生活总是艰难的,要求人不能有过多的选择。”

“我同意这个观点。”

“好啦,先生!如果您有其他的问题,或者,一个相当好的主 意,您可以到外面的那间编辑室去找……。”

“我想我没有迟到。”对方打断他的话,用很正式的口气说道。

此话使他产生了一种稍许懵懂的时候,年轻人朝他发来一个确切的手势。那是SSSC公司成员联络的手势方式,食指与大拇指子弯曲成一个圆,中指直立,第二个手指头弯曲紧握,在空中晃动地做出一个划写S字体的样子。墙上的时钟正好到达约定的时间,他回应一个同样的手势。

“您有指令要交给我,先生!”

“是的。”一心想从观察上,获得这个站在面前之人,他有什么地方与众人不同。

显得太年轻了,竟然能够成为SSSC公司的职员,要知道,能成为公司的一员,必须具备的条件与要求中的素质是相当高的。真不知道年轻人有哪方面的特长。他看不出来在哪个方面会与众不同。如今想知道底细的想法,很快占据了上风,往常与公司里的职员在一起时,从来就没有该方面的想法。因为没有这个必要,大家来去不定,有规定注明不需要去了解对方,公司里有专门设置的部门人员来做该项事情。在递给此人信封的时候,尽量去牢记面部特征。此人伸出手接了过去,并没有急着去看上面写着的内容,礼貌地朝他致礼之后,转身朝门口走去。

该名年轻人试图使自己像当初来到这里的时候,那种不想惹人注目的做法一个样,显得是随便般的闲逛,在大楼里碰到迎面走来的办事员、以及陌生的顾客之时,他显得很有礼貌,也很腼腆。如此恭卑谨慎地走到大门口,突然间里,他变成了一种完全不同的另一种样子,那就是焦急、惊慌的样子。快速地离开大门,跑到街上一侧停放的汽车旁,拿开车门钻进车里,快速发动开走。

显然不想过多地暴露于大街上,也许大街上有他十分讳忌的人。

是的,这对SSSC公司的成员来说,暴露就等于死亡。因为有许多的部门以及各式各样的团体及组织,都在设法试图找到他们,一旦找到了他们,那是绝对不会手软,或者,可以这样去说:格杀勿论!

当汽车还没有驶离该条街道的时候,远在几百公里之外的情报机构获得了部下的汇报。几名监视者就在SSSC公司成员,离开的那幢大楼对面的楼宇里。他们在临街的大窗后面,赶紧收拾着仪器设备,因为他们负责的工作事项已经完成。即将撤离目前的地方,征照指令,乘车前往另一个地方去进行监视。

黑格中校用手掌用力地将脸面柔擦一下,随后停放到刚毅的下巴上。最后紧握成拳头抵着它进行沉思地踱步。特工们传送回来的信息,又一次让情报分析人员大伤脑筋。其首要的原因就是,资料库里对SSSC公司目前进行的各项事情资料十分有限。出了什么问题?当然,联邦调查局早就一直注意到了该组织的存在形势,而且对它的存在,是否会构成国家安全的问题进行了评估。只是因为资料不足,从而无法对此做出有效的论证来。

一位迎面走来的下士使中校不由地停止了踱步。对方朝中校举手敬礼,随后看了一眼手中的文件禀告道:

“中校!联邦调查局的凯里中校提出了互通信息的要求。”

“立即答复!这个主意不错。”

有时因一件事项,或者一个目的,能使两大部门自然地结合起来,进行资源共享。只是中校对此不经意间里,不由自主地摇着头。因为长久己来,无意间里形成的部门观念,就像城坚垒固的中世纪时期的城堡,很难达成真正意义上的资源互通及资源共享,除非是战争期间。而黑格中校经历了几次国情局及联邦调查局的改革计划,最终这两大部门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冲击,仍保留了原有的编制。

“中校!”

在黑格中校所处不远的办公桌旁,一位肥胖的分析师由椅子里站了起来。现在他有一个十分困惑的决断难以下达,因为从众多汇集而来的信息资料里,经过特制编写的程序进行了筛选,得到了一种让人不可思议的结果,现在需要中校对此做出一个判断。

“从最新获得的信息资料中,”这位分析组长继续说道,“我认为如此缤纷复杂的最终原因,一定会归纳到中国人的身上。”

“你对此有几成的认可把握?”黑格中校惊诧不已。

“如果真的要听一听我提出来的建议,其建议的内容是什么。”分析师有意识地特意停顿了几秒钟,这是为了让中校注意他即将说出来的话。“我想世上恐怕不会有比我更好的分析师啦!”

中校先是点点头,表明对他的话语很中肯。但是不理解的神态已经浮现在脸面上。

“是的,是的!”分析师才不去注意上级,将对他说出来的内容持什么样的立场,大胆是朝中校推理式地说出他的观点来,“您一定还记得,我们一直对中国人在北太平洋及白令海峡水域活动的意图不明确,一直在试图弄懂其内容对吧!”

“你指的是海军在一个月前,探测到了中国海军在该水域中的活动?”

“是的!我们太平洋的海军潜艇,一直尾随在中国人的后面。”

“相距有多远!”

“相距在一种很模糊的距离界线外,总得来说,我是指如果要认真的话,那是一种可能会产生摩擦的距离。”

“目前与中国的潜艇保持的距离是多少?”

“太平洋海军部给潜艇发去最新指令,将距离调大到了二佰海里。”

“较为安全的相距?”

“也许吧,我只能这样去说,没有人喜欢后面跟着一个不说话的人。”

“但是怎么会与……。听着!”中校着重地申明道:“我们不能放弃存在的任何可能性,你是想说,目前所发生的一切,与中国人存在着某种暗在的联系?”

“是的,中校!因为中国海军部队在个那海域里的古怪活动,太让人费解,而如今让我领导的分析成员组,从各种获得的信息里,找到了合理的,解释该种古怪行为的原因。”

“也许有很多的内容,一两句话恐怕很难解释清楚。”

“是的,全部解释清楚的话恐怕需要十分钟。”分析师谢意地说。

“我需要一份对于该种认定的报告,能够在半小时里弄出来吗?”

“对于该项要求,我想没有问题,中校!”

黑格中校点了点头。需要这么一份书面报告,完全是为了那些教条式的官僚上司们着想。他们对任何事务不会去想象,想象着该种事务,有可能涉及到的各个方面内容,有多么的复杂,甚至还相当危险,有可能会使本来就持敌对态度的国家,造成更加敌意升级的危险。虽然很多的例子已经证明了他们处事方式的欠佳,但是并没有让敌意升到战争的状态,反而让对方顾全地主动后退了一步。得到如此的结果,更加让这些官员们不会去改变处事的风范了。

“现在我很想了解,让你的分析人员 做出如此认定的图像资料。”

有两秒钟,分析师望着中校没有眨过眼睛,因为中校对该方面的资料十分了解,难道他还有最新的考虑?不过分析师暗地里摇了摇头,经过手下这班杰出分析人士作出过断定的事务,很少会有新的注释,原因是他们综合又全面地考虑过各种可能性。

“把不明物的图像调到主屏幕上去。”分析师朝操作台边工作的手下,打响了一个响指。然后转过头来对着中校道,“我很希望您能再次从图像资料中,看出一些另外该去注意的事项来。”

“这种希望恐怕不会存在。”黑格回答道。

马上将头过向屏幕,因为分析师的双眸之中,充满了十分激昂的神色。这是他该得意的方面,当然,该种荣耀的确是受之无愧。原因是如今的情报分析师早已抛掉了传统意义上的分析员角色,不再单纯地只对情报来源,从词意上入手去解读里面,有可能包含的有用信息。他们事实上是学者,一种综合了各门学说于一身的专家。

屏幕中出现了一种高空军事卫星拍摄到的海洋图像,这种由外太空卫星朝地球表面发射的探测波束,虽然可以小到几厘米,也就是说,地面上几厘米大小的物体,都能够获得它的清晰图像。如果不是专业的图像分析师,有可能会错过探测波深达上千米海底的物景,那种常见的海底地质地貌图像。

分析师认定海底的那个阴影物体,不是海洋生物,而是深海航行器。并且笃信要求海军对该海域进行跟踪,因为在卫星对该海域进行拍摄的时间里,是没有人类在该海域里活动 。差不多有一个月的时间,海军空中及水下探测器与不明物在广茫的水域里捉迷藏。但是获得了许多极有价值的照片。随后画面被中国的海军水面舰只,以及水下潜艇的图像内容给占住。从各种分析得来的数据表明,中国海军同美国海军当初一样,在广茫的海域里,是乎是在搜寻什么。

“你认为中国人同我们曾经的做法是一样的,为了探明海底的不明物。”

“我认为是的,中校!”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街区的街道上, 一辆豪华的轿车行驶到迪纳森公司大楼前停住,由车上下来四人。装束是那样地引人注目,一律是黑色的长风衣,大大的哈马镜拦住这些人的双眼,像是一种有趣的装束演出?没有人能够知道是否是另外的一种过程,因为无法从他们的双眼里去窥破这种秘密。这一行人中有一位女士,现在他们进入迪纳森公司的大楼。

在迪纳森公司的总裁办公室里。司格登·克雷斯先生身陷在办公桌旁的巨大皮椅中,整个心身焦虑不安,一双粗大肥胖的大手不停地敲打着桌面,希望借敲击桌面发出来的声音,能将他从缤纷的思绪里解脱出来,只去对一件事情进行仔细的思考。

是的!这是一件相当棘手的事情,如果处理的妥当,或者说,像计划中周密布置的那样成为可行的话。那当然最好。但是……。他摇了摇头,有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存在,思忖起来完全是一种孤注一掷的行为。整个上午的时间里,都在想该件事情,一心想找到一个更合理、更可靠、更有效的方法,然而不得不沮丧,想不出其他的方法,从而不得不接受了这个冒险的计划,因为只有这样还可以去拼搏一下。但愿能够获得成功。

直到一名手下工作人员来到办公室里向他禀报,才打断了思绪。“司格登·克雷斯先生!他们一行人来了。”

朝工作人员挥了挥手,此人领会地带上门退出去。

由办公桌旁的座椅里站起身来,想走到一边去,不想在绕过桌子的时候,肥胖的身躯不慎与办公桌角相撞,虽然有厚厚的脂肪--多余的赘肉抵消了相撞带来的疼痛,可是相撞点的部位是腰际,如果身材高大一点的话,恐怕什么感觉也不会有。现在他裂着嘴,连续地吸了几口气,忍着疼痛,马上把扔在地毯上的一件撕烂的女人内裤收起来,将它放进桌子的抽屉里。

现在快接近午餐的时间。如果说整个上午都在思考面临的事件,那是不确切的。差不多有大半个上午的时间,他在与一位昨夜里在酒吧中碰巧相识的女人进行幽会。巧得很,照着留下的电话打过去,竟是公司里的电话。后来那位漂亮的人事部秘书小姐来到办公室里。

司格登·克雷斯吸闻着拿过内裤的手指,上面还遗留着女郎的肉体气味。回想不久前那番令人留恋销魂的幽会,有感女郎是一名甚懂男人各种需要的女人。半小时前离开办公室,经过与她的幽会后,头脑里的缤纷思绪反而变得十分清晰,现在想到了各种可能性,想到了如何去应对。

当办公室的门再一次被人敲响的时候,已经重新在大椅子里坐下。随着门被推开,站起来。会见的客人陆续地走进办公室里,手下人同先前一样,退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