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生存风险漫谈(二)--L.Junjian Tang

传统的冷兵器(指不以火药为发射动力的武器,如大刀、长矛等)和热兵器(以火药为发射动力的武器,如枪炮等)依然威胁着人的生命的同时,化学武器、生物武器、核武器、精确制导武器、地球物理武器等纷纷被实战应用。同时,由于落后方战争中要承担巨大的牺牲乃至亡国的风险,必然要开发先进武器以自保。以中国为例,上世纪中叶就曾屡次被某些强国进行“核讹诈”,若非搞出“两弹一星”,形成“核威慑”,核武器可能早就被投掷到北京和上海,今天的大国地位恐将成为笑谈。而发达国家又须继续投入保持优势,如此便形成了军备竞赛的怪圈,使得更为先进、杀伤力更大的武器及相关理论被开发出来,以至于今日的人类已经拥有了自我毁灭的能力。不能不说是一个悲哀!

在20世纪“冷战”中,由于大部分核武器被美苏两国控制,在“相互确保毁灭”的理论指导下,尽管局部战争不断,双方都不敢发动世界大战,以至于出现了40余年“恐怖的冷和平”。伴随着苏联的解体,极端民族、宗教主义的兴起和不同文明的冲突,局部冲突不断,造成的伤亡有时非常惨重。1994年非洲卢旺达种族冲突造成了100万以上人口死亡。在少数恐怖组织掌握了一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后,平民的生命财产亦难逃厄运。日本奥姆真理教1995年3月20日制造了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12人死亡,1168人中毒,5000多人受伤。在震惊世界的“9.11”事件中,恐怖分子利用民航客机撞击世贸大厦和五角大楼,造成了2992人死亡和巨额财产损失。这一事件甚至改变了世界的形势,成为美国以“反恐”为借口发动阿富汗战争及伊拉克战争的理由。

另外,严重的自然灾难、疾病的流行和各种伤害依然威胁着人类的生存。旱灾、洪涝、台风、风暴潮、冻害、雹灾、海啸、地震、火山、滑坡、泥石流、森林火灾、农林病虫害等,或直接伤及人身,或毁掉生产、生活设施令其难以维持生计,或兼而有之。古代,由于当时生产力低下,人类抗拒灾难的能力较低,灾害发生时常出现大量伤亡;今天人类的科技水平、生产力较之以前有了很大提高,但由于对自然界缺乏深刻、全面、细致的了解,导致有意无意中大范围的环境污染甚至严重的生态灾难,从而反作用于人类自身,严重威胁着相应区域人群的健康。温室效应、臭氧空洞扩大、大面积赤潮等无不与人类活动密切相关。1998年长江流域洪水,天灾固然是重要原因,但是上游乱砍滥伐森林以致水土流失及糟糕的堤防质量亦难脱其咎!有时,错误的政策破坏了生产,伴发大规模自然灾害时伤亡也是惊人的。据费正清和金辉等人的研究,我国上世纪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由于“大跃进”的影响、旱涝灾害和偿还前苏联外债,粮食严重不足,导致上千万人非正常死亡,教训十分惨痛!想想饥饿时"人相食"的惨景,还有谁敢不变色?

在科技水平和生产力低下的时期,传染病的流行严重威胁着人类的生存。人类历史上曾有过数次毁灭性的鼠疫大流行,流行高峰期每天死亡万人,每次均造成了千万乃至一亿人的死亡。以至于当时的欧洲都市都被死亡的气息所笼罩!也就是在发现乱扔垃圾导致鼠害盛行,进而将疾病传播给人类之后,西方人才有了卫生习惯!现代人或许对流感不以为然,但上世纪初,流感使得世界人口锐减2000多万,远高于于同期第一次世界大战 近900万的阵亡数字。以至于当时的美国总统都在担忧是否有足够的兵员运至欧洲战场,幸亏几周后人体对流感病毒产生了免疫力,使得死亡率迅速下降.否则,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果必定迥异!

即便在科技、经济较为发达的今天,人们对烈性传染病也须全力以搏。2002年底至2003年,“非典”出现时并未引起人们的重视,后来疫情迅速蔓延,政府不得已采取了非常措施,最终控制住形势。虽然死亡不多,但参与救治的医务人员伤亡比例之高、经济损失及对社会造成的震荡之大为近年来所罕见。相形之下,艾滋病由于目前尚无治愈方法,又同不卫生的生活方式、血液传播等密切相关,每年造成约300万人死亡,已经成为世界难题。

由于生产力的发展,生产、科研、生活、学习、娱乐等设施较之早期有了巨大的进步。在带来便利的同时,也给人以潜在的威胁。矿难、电击、车祸、火灾、飞机轮船失事等都可能造成很大的损失。瑞典化学家阿尔弗雷德•伯恩哈德•诺贝尔(1833-1896),即今日诺贝尔奖的创始人,在研制炸药的过程中,就曾因爆炸失去包括其弟弟在内的五个助手。1912年4月15日,“泰坦尼克号”邮轮在大西洋上撞上冰山沉没,导致1523人遇难。而在我国,每年死于车祸者超过10万,其中多数为青壮年,给家庭和社会带来的损失不容低估。由于经济利益驱使和安全防护不足,我国近年矿难不已,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中医传统上就将“喜、怒、哀、乐、忧、思”过度视作发病诱因,而现代社会节奏加快、竞争加剧,使得人的心理压力增大。当其不能有效缓解时,可诱发精神疾病或罹患器质性病变,如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等。情绪过激常可使之加重甚至造成悲剧。如今每年仅我国自杀死亡即达28万以上,更不用说心脑血管疾病给全世界所造成的1700万的减员了。1977年,美国罗彻斯特大学医学院精神病学和内科教授恩格尔(O.L.Engel)在 《科学》杂志上发表了题为“需要新的医学模式;对生物医学的挑战”的文章,批评了现代医学即生物医学模式的局限性,提出了一个新的医学模式,即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现已被广为接受。

⑸人体主要由蛋白质构成,基本单位是细胞,细胞及其间质的群体形成组织,几种组织相互结合,组成器官。不同器官形成复杂、矛盾而且脆弱的系统集合体—人体。人体由万亿以上的细胞组成。而除了少数组织如消化道粘膜受损后能完全再生修复外,其他组织的修复很难复原。像面部的伤口,现有手段只能使疤痕缩小,不可消除。基因学和分子生物学等学科的发展,已经从更微观的水平揭示某些疾病的发病基础,比如白血病就是因为染色体的细微变化导致了灾难性的后果。按照系统工程学的原理,一个物体组成部件越多,故障的几率越大。美国航天飞机由大约250万个零件构成,尚故障不断,有时还酿成悲剧性后果。而人体细胞数量远超过航天飞机零件。所以,如此复杂、脆弱的系统,欲使其在生命周期内、剧烈的内外环境变化的形势下,完全平稳运行而不出任何故障—即疾病状态显然是不现实的。

如上述,因为人类生存需要很高的条件,当这些条件部分或全部丧失、人体无法适应内外因素的剧烈变化、而现实科技水平和生产能力无法满足需要时,生存的风险必然存在。换言之,人类欲生存和发展,就须承担伤病乃至死亡的代价,同时,利用一切手段来与不利于生存的因素相抗争,以减轻风险、避免灭绝的后果。当代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就认为,人类仅生活在地球,就像许多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受到外来天体撞击或大规模战争后灭亡的可能太大,所以应该向其他星球移民。

当然,在进化和斗争的过程中,人类逐渐对世界上其他物种占据了优势地位,例如虎狼蛇豹等猛兽今日驯服后成为马戏团的主角、鼠疫、结核、霍乱等微生物导致的传染病被有效控制、转基因食品的出现缓解了营养不足等无不昭示了人类的进步过程。同时创立的独特社会形态也为人类的生存和发展提供了更多的选择和保障。这些过程无疑是漫长和艰辛的。

总之,认真调查后得出较为精确的风险指数,并采取针对性的措施降低这些风险,诸如建立强大的军队巩固国防,打击刑事犯罪、加大安全防护,大力发展经济和科学技术、建立完善的社会保障机制、促进医疗卫生事业的进步、减缓巨大的社会压力等,应是社会活动的重要内容。同时,应该加强环保以使基本生存条件得以改善,如此也可以使人减少罹患癌症等重病的几率。换一个视角来看,当今世界上的发达国家,无不是平均生存风险较小的国家;而发展中国家,这种风险水平往往比较高。我国尚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统筹发展以保障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和健康,应当成为执政者的责任。而降低社会平均生存风险的程度,无疑可以作为衡量各部门工作能力的指标。

本文内容于 2007-12-18 15:08:18 被ttjj199702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