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碰撞 十二 (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1/


母亲怔怔地看着她,拂了一下她披散的头发,哆嗦了一下嘴唇,摇摇头,便在杨柳的搀扶下,重新回到床上,失神地直视着前方,连眼珠也不动一下。大哥听见了声响,从被子中探出头,一见母亲失魂落魄的样子,脑海深处立刻浮现出父亲刚过世的那一幕,当时,母亲也是这副模样。出于对往事的追忆所引起的恐惧,他一下子双眼直流泪,又怕让杨柳和母亲看到,再一次将棉被扯了上来,埋在头部,躲着抽泣了。

见母亲好半天也没有恢复常态,杨柳轻轻地揉揉她的背,俯身问道:“妈,你怎么了?”

母亲缓过神来,看了看儿媳,说道:“没什么,只是看到你厨房的样子,把我吓了一跳。”

杨柳松了一口气,安慰道:“没想到一盆水就把锅给浇炸了。没事,我去买一口回来就行。”

母亲点点头,默默地看着她脱掉系在腰际的围巾,走向了放钱物的桌旁。看着她犹豫地拿起钱包,母亲就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她知道,这几个月来,儿子家差不多罄尽了所有的积蓄,她甚至不愿想也不敢想以后的日子该怎么捱下去了,她朦胧的希望,就是儿媳早一点上班拿钱了。而自己的病,她很清楚,这么一大把年龄,骨头已被打折,真正康复的可能性已经没有了。她曾那么执着地追求讨回公道,也曾那么充满希望地巴望部队来的同志能够将事情妥善地处理清楚,可是县里的头头们反而把偌大的屎盆子往儿子头上扣,要不是部队信任儿子,也许早就被他们赶出军营了。她于是不再有任何奢望,只惦念着不知踪迹的儿子他二叔。二叔一家人,为了自己这个家,房子被人家抄了一遍又一遍,人被公安局抓了一次又一次,也吊打了一次又一次,生性刚烈的二叔,就此一怒之下,抛弃家庭音讯全无,怎叫她这个当嫂子的放心得下呢?“人啊,太沉重了!也许,人的一生,都是前世造了什么孽,今生来还债的吧?”她想仰望苍穹却只见到了灰白的天花板,心中酸酸地想到。

过了许久,大哥从被子里又探出头来,见杨柳已不在跟前,母亲也缓和了许多,心中不禁欢喜起来,眼泪立刻不再往外流了。他擦了一把眼角,对母亲说:“妈,我,我饿,好饿。”

母亲怜爱地看着儿子道:“还忍一会儿,啊,你兄弟媳妇到外面买东西去了,她一回来,就能吃了。”

儿子摸了一下肚子,皱了皱眉头,又咬了咬牙,点点头,说:“妈,我不,我不饿,了。”

看着儿子因这场突如其来的灾祸而懂事了许多,母亲大感欣慰,心头同时涌出了难言的隐痛:这个苦命的孩子,自出世以来,几乎没有过上一天正常人的日子,在同死亡挣扎中侥幸地活下来,落下了一身的病,连最基本的谋生手段也不会,看着别人娶媳妇喜气洋洋,热闹异常的,他竟也想有这一曲。可乡下一个正常人就不太容易娶妻生子支撑一个家,他哪能有这种福气呢?于是,他最不愿见的就是人家办红喜事,村里只要谁家有这个喜宴,他是绝对不会前去观光的,自愿躲起来自个有泪自个流。就是这么一个废人,丧尽天良的人也不放过,把他打得腿也断了,脊椎骨也断了!一想到这些,母亲又难过得低下头,尽量不去看这个苦命的连话也说不清的孩子了。

突然,她听到有人开门,抬眼望去,只见杨柳一手提一口新锅,一手提一袋东西走进门。大儿子条件反射地在床上挣扎着,眼睛不停地盯着弟媳手上的东西,嗅了嗅,说:“香!”

杨柳勉强挤出笑容,先把锅放在一边,再到桌上把塑料袋里的物件往出拿。她先端起一盒快餐饭走到母亲身边,递给母亲。母亲迟疑地接过来,见里面有许多肉与鱼块,说道:“这么浪费干啥呢?回来弄就行了。”杨柳转身拿起另一份,一面朝哥哥那边走去,一边说:“回来做,不把你们都饿坏了才怪。”

“但也不要浪费呀。”母亲仍然不肯动筷子,瞧着儿媳,痛惜地说。

“再难日子也得过,你们需要营养呢。”杨柳走到母亲身边,端着饭盒,让她动起了筷子。

哥哥吃下一口,觉得饭菜味道很好,口中直叫:“真,真好,吃。”

母亲怜爱地看着儿子狼吞虎咽的样子,忍不住把自己饭盒里的鱼块挑出来想送过去。杨柳见母亲的样子,又看看自己的碗,扭过脸黯然神伤了。她在心底里不时地责备自己为什么这么没用?要是自己同刘心仪一样,这个家现在也不会落到这步天地,最起码可以保征母亲她们永远有这么好的胃口和兴致。

“哎,文彦怎么还没有回来?”母亲忽然放下饭盒,问道。

杨柳转过头来,回答道:“他每天都在学校吃午饭,要到晚饭之前才放学回家呢。”

“学校的饭,他吃得下去吗?”母亲关切地追问道。

“可好着呢,不比家里差。”杨柳咽了一口饭,回答道。见母亲还没动,问道:“你是不是想喝水?”

母亲摇摇头,又端起饭盒,细细地往口里扒着饭。这时候,大哥已经把手上的一份风扫残云般地全部送进了肚皮里,依然心有不甘地用舌头舔着盒里剩下的汁水,颇为享受地摇晃起来。母亲看见儿子这副模样,鼻孔发痒,问道:“孩子,你是不是还想吃?”

“好,吃。”大哥偏着头,对母亲笑道,舌头不停地在两片嘴唇之间蛇一样地游动着。

“好吃,就把我的也拿去,妈吃饱了。”母亲身子一直朝前倾,想把盒饭递到儿子的手中。

儿子偏头看了一会儿,又朝杨柳看了看,手刚向前伸却又缩了回来,摇头道:“我,饱,饱了。”

“妈也饱了。妈知道你饭量大,拿去吧。”母亲怜爱地看着儿子,鼓励地又把饭盒向前一伸。

见大哥真的要爬过去接母亲的饭盒,杨柳拦下了:“吃我的吧。妈没吃饱呢。”

大哥又缩回了手,迟疑地望着弟媳,一时之间不知所措。杨柳怕母亲阻拦,不由分说,把自己盒里的饭都倒给了哥哥;母亲只得无可奈何地自顾吃了起来。

“没菜。不,不好,吃。”大哥只吃了一口,就停下了,不停地用含糊不清的语言嘟囔道。

母亲一听,立马呆住了,眼眶中噙满泪水,望着自己的儿媳,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