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西安:珍贵史料披露张学良西安事变前后心迹

新华网西安12月12日电(记者谢方芳 冯国)陕西省档案馆日前公布的一段史料表明,西安事变发生后的第二天,张学良曾在东北军参谋总部对全体干部职员发表了内部讲话。他在讲话中推心置腹,痛陈利害,表白了自己置生死荣辱于度外,推动抗日救亡的决心。


陕西省档案局巡视员田晓光说,张学良的讲话稿刊登在东北军参谋部于1936年12月编辑发行的杂志《东望》(第6卷第6期)上,现存于陕西省档案馆编撰的馆藏资料《西安事变史料》中。据了解,这本杂志存世较少而且鲜为人知。


记者12日在陕西省档案馆看到了《东望》杂志上的讲稿原文。讲稿题为《一二一二事件的原委》,并在引言中说明这是1936年12月13日下午5时,张学良在东北军参谋总部对全体干部职员的讲话。全文竖排,约3000字。


张学良从讲话的一开始就表达了自己内心的煎熬:“过去差不多有一个月的时间没有到班,没有同诸位讲话……,实在是由于我内心不愿意作‘剿匪’工作!在外侮日迫的时候,我们不能用枪去打外国人,反来打自己人,我万分难过!”


关于前一天发生的事件,张学良说:“我同蒋委员长政治意见上冲突,到最近阶段大抵已经无法化解,非告一段落不可。”他提出自己曾想过三个办法:第一,和蒋介石告别,自己辞去职务走开;第二,对蒋介石用口头做最后的诤谏;第三,就是现在所实行的类似兵谏的办法。


“实行第一种办法,对我个人没什么,我一点不在乎。”“第二种办法,是我最近一个月来所实行的,在实行这种办法时,我真是用尽心机,也可说是舌敝唇焦……,可惜,因为蒋委员长气太盛,我的嘴太笨,总未能尽其词。”张学良这样说。


由于前两种办法行不通,再加上沈钧儒等七位救国领袖被捕和“一二九”西安学生运动两个近因,他“便断然决定采取第三种办法”。 他同时向各位干部职员表示,蒋介石极为安全,他们对蒋没有私仇私怨,只是反对他的主张和办法,“使他反省,正是爱护”。


对于发动西安事变可能造成的后果,张学良表示:“我们这次举动,把个人的荣辱生死完全抛开,一切都是为了国家民族!将要发生什么影响,我们真是再三再三地考虑,假如无利于国家民族,我无论如何也不干;反过来说,我们一定要干!”


他在讲话中激励东北军将士:“这次事件关系我们国家民族兴亡,务望诸位集中全力格外努力任事!都要下最大决心,献身国家民族。我真不信我们中国不能脱离日本帝国主义的羁绊!……诸位同志,中华民族终有自由解放的一天!”


田晓光表示,通过和档案界同行和史学专家的交流,目前能够确认这篇讲话稿的真实性。他认为,讲稿不但无可辩驳地说明了西安事变发生的历史真相,而且表现出了张学良将军的伟大爱国情怀和磊落人格。

另据凤凰卫视报道,世界知名研究机构,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公开他们保藏的蒋介石私人日记中也公开。

在一系列公开的文件中,蒋介石曾在9.18事件发生前数次电令张学良,日本人任何事端都不应回击,以给日本人入侵中国的口实,并在此期间将东北军向关内移动,以助关内剿匪的进行。9.18事件爆发时,张在北方剿共,蒋在南方剿共,共同遵守了蒋实现布置的不抵抗的策略。

蒋介石在9.18事件爆发后,曾经大为懊悔,闭门数日,深感日本人欺骗了他。而张学良与蒋的关系因蒋的决策失误而日益紧张,终于酿成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

一系列史实可以证实,蒋介石是中国早期抗日战争失利的罪魁祸首,他本期待能够拖延日本的侵略,寄希望于欧美的干预。蒋介石在政治上的不成熟,酿成了中国人民十余年的灾难。

本文内容于 2007-12-18 19:45:43 被肥骷髅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