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号舰长称此次访日停靠3天花费数百万人民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67舰后日方似乎刻意安排停了一艘先进的“村雨”级驱逐舰


应日本邀请,被誉为“神州第一舰”的导弹驱逐舰“深圳”号(舷号167)于11月28日至12月1日对日本进行了友好访问。这是自中日甲午海战以来,中国海军舰艇首次在平等的条件下访问日本。


“深圳”号自1999年4月服役,至今已代表中国海军的国际形象远航太平洋、印度洋和大西洋,对亚洲、非洲和欧洲的13个国家进行友好访问。被誉为中国的“外交明星舰”,作为中国的流动领土,“深圳”号已为中国赢得了良好声誉。


归航湛江基地已近半月,这艘见多识广的舰艇已重新开始常规军事生活。那么,平静下来的他们,如何总结这次出访?南方日报记者走进南海舰队,访问“深圳”号官兵,体味着“深圳”号访日之旅的快乐与沉重。


11月28日,东京湾晴海码头,热闹非凡。


当地时间上午10时,“深圳”号导弹驱逐舰在日本海上自卫队“雷”号护卫舰引导下,缓缓驶进东京湾,停靠晴海码头,开始对日本为期72小时的访问。


对于“深圳”号来讲,这只是出访经历中的十四分之一,但是这次却实现了中日建交35周年来中国舰艇访日“零”的突破。


“军事互信”凸显出访建设性


身着07式海军服的“深圳”舰官兵在甲板上列队站坡。


在连续7昼夜航行中经受了风浪洗礼的“深圳”舰,舰容整洁一新,官兵精神振奋,以良好素质和形象出现在日本国民面前。


出访指挥员、南海舰队副司令员肖新年少将,“深圳”号舰长朱建达上校走下舷梯,与前来迎候的日本海上自卫队参谋长吉川荣治上将等热烈握手。


随着中日海军军官的手紧紧握在一起,结束的是甲午海战以来中日两国军舰无平等条件下互访活动的历史。开启的则是两国防务领域交流的新篇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1月2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深圳”号导弹驱逐舰抵达日本东京后,出访指挥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副司令员肖新年少将(前)走下舷梯。新华社记者任正来摄


“此次访问之所以能够突破,首先当然是孕育于中日关系迅速回暖的前提之下。”


肖新年少将在接受采访时说,在此背景下,“深圳”号成功访问日本,不仅标志着两国关系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同时,通过访问增进了双方的政治和军事互信。


“军事互信”四个字道出了这一事件最具建设性的一点。这几年,中国威胁论甚嚣尘上;而日本得益于对台湾问题的暧昧立场,在大陆和台湾之间,尽享渔翁之利。


中日之间的军事信任度非常低,采取行动,提高中日两国在海上防务力量之间的沟通和交流,开展国际海上力量之间的多边合作,无疑是顺应潮流之举。


“你们总算来了”


时至今日,中日恩怨早已非三言两语能够说清。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日本一举打败了清政府的北洋水师,从而也掀开了中日关系史最难以摆脱的沉重一页。


其后,特别是随着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中日之间积怨日深。虽然1972年中日邦交开始正常化,但防卫领域交流一直是中日双边关系中的相当敏感的“雷区”,远远落后于经济、文化等方面的交流,也落后于中国与其他国家的防卫交流。


“深圳”号此次出访成功,有人觉得有理由为之欣喜若狂,有中国媒体报道说,登舰参观的老华侨,为战舰所体现的中国工业化建设成就欣慰得泪流满面并表示“你们总算来了。”


凤凰卫视认为,“深圳号”成功访日反映了中日两国的平等关系,也反映了中日两国高层追求和平和友好的基调,并相信中国民众看到自己的现代化军舰访问日本肯定是百感交集的。


日本《东京新闻》、《每日新闻》和《朝日新闻》等主流媒体均发表社论对中国海军的来访表示欢迎,他们希望通过不断的军事交流消除两国之间在防务领域的不信任感,避免因缺乏了解而引发的各种纠纷。


更有海外媒体评论认为,此举为两国关系跨越的关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7年12月7日,我海军首次出访日本的“深圳”号导弹驱逐舰,圆满完成对日本进行4天友好访问后,回到湛江军港。摄影:钟魁润


“不能把‘深圳’号访日当成纯粹的外交手段”


和媒体的热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国军方清醒审视的态度。南海舰队副司令员肖新年告诉南方日报记者,南海舰队始终对此次出访保持冷静头脑,中国国家利益长期以来比较稳定,而日本因为首相更替频繁,对中国政策增添了不少不稳定因素。因此既不能把此次“深圳”号访日当成纯粹的外交手段,也不能过于乐观地估计此次访日对未来的辐射意义。


“深圳”号士兵在日本享受到前所未有的高规格待遇,他们之中许多人要求和防卫大臣石破茂一一合影,石破茂有求必应,事后中国士兵说:“我们想不到他会那么友好耐心。”


石破茂在和人握手的时候,会在手中放一块纪念币,握手之后,就留在我们士兵的手心里。


以上种种,确实给对中日友好前景寄予希望的人以强烈的快乐。但我们不能不注意到,在这场中日融冰之旅中,也不断发生着磕磕绊绊,使增进友谊的步伐显得沉重。


广为人知的是,此前因小泉参拜靖国神社,中国军舰首次访日计划夭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链接:“深圳”号身世


“深圳”号是我国051B型导弹驱逐舰,1995年12月在大连造船厂开工建造,1997年10月下水,1999年加入南海舰队。


其主要任务是攻击水面舰艇与潜艇,并有较强的单舰防御能力。该舰还首次装备编队指挥系统,有较强的编队指挥能力和综合作战能力。


主要武器:反舰导弹:4座四联装C-802发射架,射程为120公里(66海里);舰空导弹:1座HQ-7(红旗-7)8联装发射架(备弹24枚);反潜导弹:两座四联装长缨-1(CY-1)反潜导弹发射架,射程18公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四联装C-802发射架


链接:“深圳”号身世


“深圳”号是我国051B型导弹驱逐舰,1995年12月在大连造船厂开工建造,1997年10月下水,1999年加入南海舰队。


其主要任务是攻击水面舰艇与潜艇,并有较强的单舰防御能力。该舰还首次装备编队指挥系统,有较强的编队指挥能力和综合作战能力。


主要武器:反舰导弹:4座四联装C-802发射架,射程为120公里(66海里);舰空导弹:1座HQ-7(红旗-7)8联装发射架(备弹24枚);反潜导弹:两座四联装长缨-1(CY-1)反潜导弹发射架,射程18公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对话


“深圳”号舰长朱建达上校:


“中日海上防卫力量有诸多相似之处”


朱建达 上世纪60年代出生在江苏张家港。18岁应征入伍。两年后,被大连舰艇学院录取;1995年,在广州舰艇学院研究生班进修;2002年,又进入陆军指挥学院学习。


2001年9月登上“深圳”号任见习舰长,一年半后转正。是目前中国少数的特级舰长之一。


“他们反潜能力较强,我们反舰能力较强”


“我们在日本晴海码头停靠大约花费数百万元人民币,等到日本军舰回访的时候,我们也将相应按照对等原则收取相关费用。”


南方日报:我们知道您在“深圳”号访日期间,也上了日本的“村雨”级“雷”号导弹驱逐舰,并进入了他们的作战指挥中心,您能否比较一下两艘舰艇的装备和管理情况?


朱建达:总的来说是各有长短,他们的反潜能力强,我们的反舰能力强。我们的“深圳”号是1999年开始服役的,他们的“雷”号是2001年开始服役,服役时间差不多,都可能不是最先进的舰艇。


但我们也注意到,日本的舰艇护卫舰一般服役15年,驱逐舰服役20年,潜艇每隔10年更新换代一次,虽然总体规模不大,但武器更新速度非常快。


不容否认的是,日本海上自卫队近年来发展得非常快,实力也很强。


如果仅仅就“深圳”号和“雷”号比较来说,中日双方作战能力则是各有长短的。


日本舰艇的大多数装备来自美国的支持,但他们在本土化方面做得非常好,在许多细节的设计方面,体现人文关怀,比较精致。如他们舰上的船梯和栏杆扶手,都做了防滑处理。


他们的武器装备也堪称精良。


从他们的管理体制来看,我们两国之间也存在着极大共通性,我们对装备的维护、保养都采取落实到人的责任制,小到螺丝钉都挂扎相关负责人的铭牌,管理的相似性非常高。不像西方的舰艇上,装备非常先进,但往往锈迹斑斑。


所以说,技术的互补和管理文化的共通,使得中日两国开展海上防务力量交流和合作的前景非常广阔。


南方日报:听说这次出访本来是计划观看日本最先进的“宙斯盾”舰的,但后来日本方面临时改变了主意,最后参观的是日方的补给舰,原因现在明朗了么?


朱建达:参观日方舰艇是由中日双方事先协商确定的,当然根据对等原则,日方回访我们的时候,中国也不会把最好的舰艇开放参观。


我们在日本晴海码头停靠大约花费数百万元人民币,等到日本军舰回访的时候,我们也将相应按照对等原则收取相关费用等量规格接待收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2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深圳”号导弹驱逐舰结束对日本为期4天的友好访问,离开东京,启程回国。 新华社记者 孙巍摄


“深圳”号见证海上多边合作升温


“2007年,我们终于开进了东京湾。这是一次没有实现军中高层互访的情况下的军舰交流,是中日关系改善给外界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标志意义不容小视。”


南方日报:朱舰长,您伴随“深圳”号的成长已有6年时间了,在这6年间,“深圳”号出色完成多次中外舰艇交流任务,成为军中的“外交明星”,您能具体谈一谈这几年来,您所参与见证的世界海洋力量多边合作从无到有,从少到多的过程么?


朱建达:我只能从“深圳”号几年来的出访见闻来谈谈这个问题。海军是国际性的军种,国与国之间的舰艇交流,一直是国际外交关系冷热的晴雨表。舰艇这一流动国土的出访,对于加深被访国对本国海上力量的直观印象,效果非常好。


2003年,“深圳”号出访新加坡,当时美国舰艇也在同一港口停靠,因为“9·11”事件的影响,美国舰队表现出高度警惕,舰艇前后两挺机关枪,也不邀请别人上来,别人也不想上去,他们也开甲板招待会啊,冷餐会啊,冷冷清清,气氛始终热烈不起来。


因为停泊在同一港口,“深圳”号和澳大利亚、法国、泰国等12个国家的舰艇展开的交流活动非常频繁热闹,相形之下,美国人在那个港口显得挺孤单。


2005年,“深圳”号出访巴基斯坦、印度和泰国,并进行联合军事演习。当时我们的演习项目主要是海上搜救、直升机互降、海上补给、通信操练、援救受损舰艇等。


具体过程,还是挺能体现互助合作精神的,当时我们把假人扔到海里,让大家搜救,因为风浪比较大,巴基斯坦海军救人就非常吃力,但印度海军则表现出训练有素和坚毅执着的性格,非要把假人捞起来。


我们还进行了灯光信号的操演,旗语的交流,项目不算复杂,但通过演习,各国的训练水平均得体现,彼此的沟通、信任和理解,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2007年,我们终于开进了东京湾。这是中日关系改善给外界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标志意义不容小视。


融冰之旅,磕碰总是难免,但我们均以平和心态一一化解,外军对“深圳”号的总体评价良好,我们较好地展示了人民海军威武之师、文明之师、胜利之师、和平之师的良好形象。


舰员的良好个人素质,整洁的舰容舰貌都给外军展示出这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部队,是可以打胜仗的队伍。


我觉得此次访日最具有未来辐射意义的成果是,双方都有意建立一个海上联络机制,通过电话,在海上进行沟通联络。


如果这一点能够实现,将减少双方在原因不明情况下由于信息交流不顺畅造成误会,给中日海上力量增进了解,促进合作,加强彼此的信任,打造出了一个务实的平台。


这减少了“春晓”油气田海域、钓鱼岛海域等敏感区域因原因不明而造成冲突的可能。


南方日报:中日海上关系的改善,对于台海局势有何影响?


朱建达:将有利台湾问题的最终解决。


南方日报:我们注意到10月17日,美国推出了《21世纪海上力量合作战略》,您如何评价这份报告中,对中国海军实力的评估?我们也看到这份报告中,对于未来海上力量的合作,突出强调了软实力、文化交流、多边安全合作的重要性,那么对于多年担任这项任务的中国海军舰艇舰长,您如何评论他们的观点?


朱建达:对于前一个问题,我只能说,中国海军力量的壮大发展对世界海洋安全不构成任何威胁。


至于对于海洋力量多边合作、软实力竞争、文化交流确已成为新时期世界海洋力量格局的重要特征,从“深圳”号的见闻来看,多边交流、多边合作正在不断推进,证实了这一点。


美国的报告中指出,世界90%的商业运输通过海洋。对中国来说,通过马六甲海峡的5万艘船只之中,有70%左右和中国相关。


在此前提下,和平至关重要,交流与合作自然成为海上力量最重要的相处方式。


我们进港时,8架直升机在头上盘旋


“他们是日本媒体派来抢拍中国海军进港照片的,他们表现出来的强烈好奇心,给我们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南方日报:此次访日,对日本的军政界和民众的反应可否满意?


朱建达:日本军政界对“深圳”号的来访,高度重视,精心准备,整体气氛是在和平前提下的友好谨慎,日本军人有相当好的保持低调和高度的敬业精神。


我上到他们的“村雨”级“雷”号导弹驱逐舰时发现,设备上的铭牌,统统用锡纸细心地包起来,遮蔽掉了,因为军用设施上的铭牌,对于军界的人来说,常常可以一望而知出产地和年份,那他们提前把这些可以透露信息的部分保护起来了,我们觉得这个细节,证明了他们的谨慎、细心和敬业。


我们有两个小时左右的购物时间,就着便装进入日本平民社会。日本给人的感觉是文明程度非常高,打动我最深的是日本人对环保的执着认真,马路抽烟的男人,会掏出一个随身携带的烟灰缸,抽完把烟头放进烟灰缸,放进口袋继续揣着。


我们靠的码头是民用港,水域、码头、设施齐全,港口排污完全符合国际标准。马路上出奇地清洁,也很少堵车,我们感觉这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民族。


在庄严乐声中我们的军舰徐徐靠岸,军容军姿无可挑剔,确实非常鼓舞人心。我们靠岸要先穿过一座彩虹桥,从那里开始,我们的头上就盘旋了大约8架直升机,他们是日本媒体派来抢拍中国海军进港照片的,他们表现出来的强烈好奇心,给我们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南方日报:中国舰艇访日,让中国许多人深有感触地回望历史,上个世纪初,中国舰艇也曾在相当屈辱的情形之下,到过日本,对此番中国军舰的到访,日本民众是不是也有这种敏感性?


朱建达:我想这个问题可以从我们华侨的态度中得到侧面解答。他们生活在日本社会中,能够切身感受我们此次访日所辐射的能量——有一位老华侨,上船来参观了一番之后,连连说“扬眉吐气啊,扬眉吐气,我们中国人的腰杆子又直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