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士兵 第一卷 第一章 新兵入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0/


“呜~~~轰~轰~轰~……”

火车渐渐的启动了,白帆坐在卧铺里的床上,平静的看向窗外,搜寻着自己父母的身影。找了半天果然是没有找到。他叹了一口气,默默的看着外面一些人在向自己的孩子挥手告别,不少人都流下了眼泪。白帆无不嫉妒的嘟囔了一句:娘们。是呀,不知道刚才是谁因为父母没来送自己而伤感,还差点落泪。

今天是2006年11月30日也就是新兵入伍的日子。不过所有的新兵都在后一节的硬座车厢里。至于白帆这个新兵蛋子为什么会在卧铺车厢里,纯粹是因为沾光,沾父母部队的光。

白帆的父亲是JN军区副司令员白亮。自小,白帆就在军区大院里长大,到现在白帆最喜欢干的事就是与军区警卫团的战士们比武。战术动作,搏击,射击,武装越野,攀登等军事训练科目。他的成绩因为从小锻炼的缘故,不比那些战士差劲。白帆最向往的就是军区直属特种部队——雄鹰特种部队为目标。而白帆自从上小学一年级一直到高中毕业,一律是休学在家。白天随着部队出操,训练甚至是在食堂吃饭,所以日子久了,所有的战士都接受了这个额外编员的家伙。虽然是随军训练但白帆的学习可是一点也没拉下,每晚他的母亲这个拥有双博士头衔却依然甘心做家庭主妇的女性上场了,辅导这个只懂直线加方块的白痴,让他明白什么叫做函数和方程……

熬到高中毕业,白帆拿到毕业证后立刻提出要参军,并加入“雄鹰”。这不是个过分的要求,以白帆的条件完全可以。而白亮中将,这个白帆的父亲略一沉吟边点了点头。马上,白帆这个沉稳冷静的少年一蹦三尺高,兴奋的直接找不到北了。

第二天父亲领来了一个少校对李强进行检查。先是进行文化考试,给了白帆12张试卷,里面有数学,语文,6种是常用外语,物理,化学,地理等很多学科杂七凑八的混在了一起让他在3小时内作出。白帆二话不说,接过笔和试卷直接就在白亮的办公室里作起来。作完后交上卷,只见少校先生把试卷交给了他的助手便领着白帆来到操场测试越野,爆发力,射击,攀登等项目。

全部检测完毕,白帆站在父亲身后,等着少校的助手来送他的成绩表。看白帆在后面直搓手,就可见他的心情。过了一会,成绩单送来,少校对他说:“恭喜你,你被入选了。”少校平淡的语气并不能影响白帆的兴奋。正当白帆为入选“雄鹰”而兴奋时,白亮拿出了一张纸,让白帆签上字。白帆连看都不看就大手一挥把自己的大名签上后还给了白亮,自己则坐在操场上YY着以后的军队生活,完全没有注意到白亮脸上那诡异的笑容……

几天后,白亮对白帆说:“收拾东西准备入伍,后天的火车。”听到前边还高兴的白帆听到后边的话感觉不对,疑惑的看向父亲。这是白亮慢斯条理的掏出了一张纸递给白帆,白帆打开一看,是张复印件,题目是:志愿书。

“我自愿加入雪狼突击队,用我的生命保卫祖国和人民……”

还没看完白帆就急了,特别是最后自己的签名是那么的明显。白帆明白了,敢情是父亲把自己卖了,那天来的根本就不是雄鹰的人,而是来自这个什么雪狼的破部队。白帆生气了,一把把纸撕了,双眼喷火的看向自己的父亲。白亮平静的又掏出了一张纸,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我复印了50张。”

吐血,白帆真的感觉要吐血了,把白帆气的摔门而去。

白帆慢慢的走着,来到了军区大园门口,碰上了来军区的“雄鹰”部队大队长王力。王力看到白帆像是被人轮奸了一样失魂落魄两眼无神的走着,就主动上前招呼:“嘿,小帆,怎么了,打起精神来,这样哪还有一个军人样。”白帆抬起头来一看是王力,双眼闪过了一丝神采,但又马上暗淡下去,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王力不明所以,只当他是心情不好,便拉着他走向操场,一边走一边安慰白帆。白帆看着这个原本应该是自己的队长的王力,双眼一红,哇的一声就号啕大哭起来。

王力急了,你说一个1米85的壮汉在自己面前大哭起来,而自己却束手无策。看着围观的战士越来越多,还有不少军官在里面,王力真的无奈了。自己就是面对五六个敌人也有一拼的机会。可现在他是懵了不知道该做什么,他是个队长,要说打架等力气活他干的比谁都好,可这哄孩子吧还得靠指导员呀,他头一次感到做指导员也不容易呀。王力一咬牙,一把抓住白帆扛到自己的肩上,不顾周围的人诧异的目光撒丫子就往操场后面的小树林跑。

到树林里,王力把白帆扔到地上,掏出了两支将军烟扔给白帆一支自己点上一支。点上烟,王力向白帆问道:“咋回事,大丈夫流血不流泪,你知道不!”白帆听见王力问这事,眼有红了起来,但是始终没让泪流下来,略带哭腔的答道:“我爸不让我入雄鹰,让我加入武警,后天就要入伍了。”“那又怎么样?武警又怎么了?你还想当逃兵吗?你想当一辈子的懦夫吗?我问你,你知道军人的天职是什么吗?服从命令!!不管怎么样,要以命令为先。你大不了先去那呆上两年,我再把你从武警那选上来。”

经过一番安慰,王力终于把白帆哄好了。“你到哪个武警部队去服役呀。”王力躺在树下,吐出一口烟,惬意的问道。“忘了,好象是什么雪狼突击队吧,没听过。”白帆靠着树叼着烟一边捉蚂蚁一边答道。

“哦,什么?我……咳咳……咳咳……”王力一听是雪狼两字,脸上的惬意也没有了,他听过一些同僚的传言,为了保卫奥运会而特别组建了一只突击队,虽然隶属于武警,但成员的素质、战斗力都不比他们这些军区直辖的特种部队差。而这小兔崽子竟然还嫌弃人家?想到这王力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刚要骂人却不小心被烟呛到。这时王力真想拔出他那把92式手枪对着白帆的脑袋开一枪,打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白帆好歹在部队上混了这么多年了,也算是一根老油条了,一看架势不对,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寻思着王力为什么一听雪狼就激动。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既然想不出来就不想了。这是白帆一贯的原则。

想通了的白帆回家后与父母长谈了一夜,第三天就踏上了通往“雪狼”驻地的火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