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杀手艳福星 第一卷 归途 第五章 海边农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5/


“如果不是本少爷的脚受这么重的伤,如果不是本少爷就剩下最后一把飞刀,如果不是少爷的枪给了黑大块,老子才不怕你们!”蓝枫在心里哼哼地想着。


“到了,这里下去是中国的广东平沙,过斗门再渡珠江就可以到珠海。我们的船不能靠得太近,你们自己跳下去游过去!”偷渡船是不敢靠港口码头的,而是选了个没人的海岸,却因为海边水浅,只能停在离海岸几百米的地方。船停稳后,水手就操着印尼腔向船上的人下令道。那些水手倒还有点人性,给了受伤的蓝枫一个救身圈。蓝枫才算轻松地游到了岸。


上岸后十多个从新加坡过来的中国人一哄而散,各自找路跑开,蓝枫拖着受伤的腿,蹒跚地在沙滩上前行。每走一步,左腿上传来的钻心的痛就让他咧一次嘴。还好这十年在集中营里他没少受过这样的苦,还能挺着赶路。


花了半个多小时他才走过不宽的沙滩。走到有树林的地方,才算找到了一棵像样的拐杖。支着向前走。然而他发现自己陷入了麻烦之中,肚子里不听话的唱起了空城计。偏偏衣袋里从来就是空城。而从广东到T市自己的家,就是车费都得几百块钱。如何能回得得去,


“走回去吗?可是腹中空空如也,自己想走,肚子兄弟也不可能答应。拦个人抢吗?不行,大家都是中国人,何必呢?这里可是我的祖国,我的故乡啊!”蓝枫这个外表无厘头的家伙倒还有两分爱国之心,当初他不向十二号下手,最主要的还是十二号是个中国人,还有就是十二号有个孤儿妹妹,再冷血,蓝枫也对祖国的人冷血不起来。至少目前是这样。因为他还没杀过一个中国人,一个都没有。


柱着树枝走了半天,身上的衣服都被太阳晒干了蓝枫才发现一个人家,该死的水手们为了避开海上巡逻警察,选择这偏僻的地方下船,可害苦了蓝枫。好不容易找到个人家,蓝枫兴冲冲的走近,却被迎接他的三只大狼狗给吓得后退了一步,却没注意到自己另一只脚是靠木棍支撑着。后退那么一步就重心不稳,嘭一声倒在了地上。几条恶狗朝他扑了过来。


“妈啊,快走开,别这么热情嘛,我知道我很帅,可是你们也不用这么激动啊,走开啊,救命啊,救命——”蓝枫大叫了起来。正为自己身上的第一个牙印不能是女人所咬而遗憾的蓝枫看到了主人从屋里走了出来,喝住了三只恶犬。


“谢谢,谢谢大叔,你总算来得及时,保住了我的初咬(从初吻得名)”


出来的主人是个中年汉子,看到地上狼狈的蓝枫,怔怔又不解地道:“初咬?”


蓝枫汗了一个,自己当然不能告诉他初咬就是被第一个女人所咬的牙印,展开他自认为灿烂得可以迷死人的笑容道:“大叔你好,我是出来游玩的学生,没想到与同伴走失了,又迷了路受了伤,身无分文,能给点东西填填肚子吗?”


中年人用很难听懂的粤语道:“进来吧,刚好我们家里来了些别的客人,正在吃饭,进来一起吃吧”


蓝枫连猜带想的理解了中年人的意思,道了谢谢艰难地爬起。在年人看他腿脚不便,伸手来将他扶进围墙。蓝枫心有余悸地看着旁边还虎视眈眈的三只大狼狗,留意到一辆停在院子里的小巴车。车牌并不是广东的,而是来自S市的车。除了这一点异常,其它地方都与这个农家环境相符,从杀手训练营里逃出来的人,对事物的观察有着他们独特的角度,一眼就能看出不寻常。这是十来年的训练结果。


被中年人扶着进去时,蓝枫怔了怔,里面的人不少,大部分头上都戴着一顶白色的帽子,上面有个相同的标志,还有星空二字。而旁边的墙脚放着一架摄像机,还有不少的摄影器材。男男女女十来人都操着普通话在交谈。不过这些人分坐在两张农家的八仙桌上。靠外面的一桌坐满了人,还有些打挤,而另一张桌上却只有两男三女五个人,还有三个位置给空着。不过那五个人看上去身份好像不一样。蓝枫在被主人扶进来的时候,除了五人桌上的一个背对着自己的长发白衣女子没有抬头看他外,其它人都好奇地打量了蓝枫一眼。看到蓝枫一身破烂的脏衣服,头发长长的好久没有修理的样子。身上还有点酸酸的臭味。众人都皱了皱眉。


“蒋先生,这学生娃儿受了点伤,和你们坐一块吃饭好不?”中年人向那五个人中的一个年长的问道。


蓝枫立刻感觉到气氛有点诡异,外面一桌的所有人以及里面桌上的另外四人都停下了手里的筷子,齐刷刷地看向那个一直没有抬头的白衣女子。蓝枫立刻感觉到了那个白衣女子才是这群人的中心,也看到了那被称作蒋先生的中年男子脸上有些为难。于是蓝枫笑道:“大叔,不用了,您就给我点吃的,我在外边吃就是了”


“这怎么行,你受有伤嘛………”主人心肠很好。


“让他坐到这里来吃吧!”那个白衣女子终于开了口。声音如空谷百灵,浸人心脾,给人一种夏日里清凉的感觉。让十多年没见过女人的蓝枫听得怔了怔。但很快就发现了靠门边的那一桌上所有年轻人都有些忌妒的怒火瞪着自己。蓝枫猜到了是因为那个女子让自己去那一桌坐下吃饭的原因,这些青年才会瞪自己。不由心里好笑,心道:“简直就是莫名其妙,搞得像是什么公主一样,高贵吗?坐下去吃顿饭有什么了不起的。”蓝枫心里一阵不爽。


不过他现在可不想惹麻烦,于是对中年主人笑道:“大叔,不用了,我还是到外面去吃吧,我可是一分钱都没有,你随便找点能填肚子的东西给我就是了。”说着他就扶着棍子退到了院子到屋子的台阶上坐下。中年人无奈,加上家里这些客人可是开钱吃饭,别人不高兴自己也不好硬让蓝枫坐那里。只好叹了口气进屋里给他盛了饭菜端出来。


却听坐在台阶上的少年正惊恐地对着自家的三只盯着他的大狼狗求饶:“别过来哦,让你们别过来,我是很帅,可和你不是同类,你不用这么热情的来亲我,别过来,你个变态,同性恋,滚开点,大公狗,滚开点………”


屋里的人都被蓝枫在外面与狗的对话给逗得哄堂大笑,就连那个一直没回头看过他一眼的白衣女子都忍住发出了一声轻笑。


“小伙子,他们听不懂你的话的,别怕,他们不会再咬你了的,只要你进过这家门,他们都不会咬的,来,吃吧,吃完了我再给你盛去”这家的女主人也是个好客的好人,将饭递给蓝枫后用很拗口的普通话说道。


“大婶,它们能听懂,你瞧,它们不是走开了吗?你家的这三个家将还真是高大威猛,帅呆了!不过,还是差我一点点”蓝枫煞有介事地说道。屋里又是一阵哄笑。笑蓝枫的自恋。


“喂,喂,别过来,夸你帅只是出于礼貌,你别以为你真的帅了,我可几天没吃饭了,你也要来抢,太没人性………太没狗性了,你还算不算个男狗啊,有点绅士——不,绅狗风度好不好?”


“哈哈哈哈……………”屋里的人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蓝风这才发现自己说话让里面的人听见了,女主人将三只狼狗牵到一边栓住,蓝枫这才得以安心地吃饭。饿了两天了,他终于得以狠狠地饱餐一顿。女主人为他盛饭都跑了三趟。蓝枫才拍着肚皮站起来,将受伤的左脚裤管挽了起来,不让他擦着伤口。感觉到伤口不再那么火辣辣痛,蓝枫大叫后悔:“我怎么就没有早点想到呢?”


他转过身来向屋里正给里面客人盛饭的主人家叫道:“大叔大婶,我吃饱了,谢谢你家的款待,我叫蓝枫,蓝天的蓝,枫叶的枫,以后一定报答你们这一顿饭的恩情。我要告辞了!!”


好客的主人夫妇都站了出来,男主人笑道:“小伙子,你这就走吗?你的………啊,小伙子,你的脚这上怎么了?怎么伤成这样?”


蓝枫看了一眼自己那已经化脓得看不出是枪伤了的伤口,淡淡一笑道:“没事,大叔,被毒蛇咬了一口,我怕毒扩散就将被咬的地方的肉用小刀挖了出来,没想到感染了就化脓成这样。别担心,都一个多月了,等我回到家后上几天药就好了”说的人轻松,听的人却都骇然。剜肉!那要多大的勇气啊。不过对于从血肉横飞中走过来的蓝枫,那也只是小儿科而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