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虽然已经过去几年了,但是那一幕情景到现在还是历历在目。


几年前,我和同事到上海出差,出门时本想坐汽车。由于从来没有见过真实的地铁(电视上经常看到,--!),我们俩在路上看到一个地铁站,便钻了下去。


排队,买票,心情还有几分莫名兴奋,毕竟第一次坐地铁啊。估计刘姥姥第一次进大观园也就这心情。


,跟随人流来到入口,看到一个三根棍支出来的东西。我心想:三截棍弄成这造型,怕是李小龙也使唤不来吧。正想着,前方一个漂亮mm拿票在三截棍旁的铁皮箱上的缝隙里一插,然后伸手在三截棍上一推,就进去了。原来这玩意这般操作,明白了,我暗自点点头。


终于轮到我们进站了,我跟同事对望一眼,看到对方眼里都是一种亢奋的神色,马上就进“大观园”了,激动啊!我站在前面,似模似样的拿着票,插入铁皮箱上那个缝隙,那破票不像其他人那样自动就进去了,反而退了出来,我呆了一呆,继续硬着头皮,推了推三截棍,那破玩意儿一动不动。


霎时间,鲜血涌上头顶,我的脸皮变成了关公脸。我向同事投去求救的目光,谁知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虚的拿着票在那里发楞。然后,他想出了一个拯救办法,上前来,假装内行帮助我。


他拿过我的票,嘴里说道:“你没打票,肯定推不动,要这样打票撒。”他把票插进缝隙,“突”一声票照样退了出来。可怜的同事脸色顿成酱紫色,跟我的关公红相互辉映。


我俩只好厚起脸皮,在那里弯下腰来,看着票孔仔细研究。我俩拿票使劲插也插不进去,顺插、倒插,插孔就是不合作。我俩缓缓的转过头,后面的人群像看ET一样惊恐的看着我们。


没办法了,只好逼上梁山。我对着同事点点头,双手按在三截棍上,一个潇洒的跨栏动作,便翻了过去。


半空中,我听到一个女性的声音说:“弄反了,这样从上面插进去。”接着,我手中按着的三截棍,突然转动,我顿时失去平衡,“砰”一声,我以一个标准的狗啃屎姿势,趴在了地上。


我脑袋嗡的一声,整个人都傻眼了。看着人群讥笑我的一张张脸,我却听不到任何声音。丢人啊,丢大发了!我那个没心肝的同事居然也站在那里哈哈大笑。原来是一个中年妇女帮他打了票。


我用足可以杀死人的眼光盯住同事,他也觉得过意不去了,赶紧上来拉住我就想开溜。转过身来,一个保安貌似严肃的跟我说:“同志,请你打票。”


我清楚的看到他眼中的嘲弄,想再让我出一次丑!?我心中愤然,却又无可奈何。还好,同事刚才全程跟踪学习,已经掌握了打票技术(md,打票都有技术?),他拿过我的票,帮我打了票,拉着我,我俩落荒而逃。


时至今日,我都忘不了人群的讥笑。但是,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我也得出了一个结论,凡事有利必有弊,反之,有弊也必有利。从此以后,我的脸皮比城墙还厚,再也不怕遇到尴尬事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