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公安部一年多部署,换掉原公安局长,派卧底进入黑帮,调走被收买的公务员群,由一位副部长亲自指挥,瞒过所有阳江警察,终于扑灭阳江两个黑帮。这个黑帮控制企业超过20家,涉及3万多人,拥有资产超过100亿,和当地政府人员有不可知的关系。




11月21日晚7时许,初冬的广东阳江冷风习习,广东阳江市海陆空四季火锅城,突然被由公安部副部长亲自一线指挥、手持冲锋枪的数百名武警和民警围得水泄不通。



《新民周刊》撰稿/王华平(特约撰稿)



近日,广东阳江230万百姓欢呼雀跃,近半市民放鞭炮庆贺:盘踞该市长达10余年的两大涉黑犯罪组织被警方摧毁。





两大涉黑犯罪组织分别以许建强、林国钦为首,多年来,借助当地政府一些官员的势力涉嫌持枪杀人、伤害、敲诈勒索、非法拘禁、设立赌场、放高利贷、收取保护费等违法犯罪,并通过有组织的犯罪,垄断阳江市的水泥经销、河沙开采、煤气销售、海产品和农产品购销等市场以及客运、物流等行业,拥有的资产至少超过100亿。



11月21日晚7时30分,广东省公安机关组织公安民警、武警官兵,对以许建强(绰号“锤头笠”)、林国钦(绰号“卤味钦”)为首的涉黑犯罪组织采取收网行动。至11月29日,公安机关抓获该组织首要分子及骨干成员45名,缴获军用手枪和仿制手枪8支。



此次大规模扫黑行动,是在公安部一副部长亲自指挥下完成的。



公安部副部长率兵天降



11月21日晚7时许,初冬的阳江冷风习习,一次罕见的由公安部副部长亲自带队指挥、保密级别极高的抓捕行动正在全面展开。



当晚7时30分许,数百名全副武装的公安干警和武警,神兵天降般包围了阳江市东风二路的海陆空四季火锅城,将“黑老大”林国钦、许建强一举抓获,同时被抓获的还有林、许的妻子及两个涉黑团伙中的多名重要“马仔”。



“7点多,忽然整个酒店都被武警和民警包围了,他们全拿着微型冲锋枪。”一全程目击的保安介绍,“太快了,真像是从天上降下来的。”



该保安称,当时现场的民警和武警足有五六百人之多,几乎把酒店围得滴水不漏,“武警冲下车后,立即冲上酒店各部位”。当时酒店内正在举办3个喜宴,在场人员超过1000人。



“酒店旁的马路和周边两个小区通道都被警察封锁了,现场还有120救护车待命!”马路对面一老板告诉记者。



“整个抓捕过程只听到一声枪响!”该酒店一服务员告诉记者,当时她们正在工作,突然很多民警和武警冲进来命令“抱头蹲地,不许动”,也有一些男子欲往外冲,都被牢牢控制了。“我听到枪声了,是一警察朝天开的。”该服务员称,枪响后,所有人都老实了很多。



“警方有备而来,对各人像貌了如指掌。”一知情者说,当晚在海陆空四季火锅城“空军”层的30多个大型包房中就餐的有200多人,都是来参加黑帮老大之一“锤头笠”许建强的得力手下兼司机举办的新居入伙酒席的。



老大和黑衣保镖被按倒



这次聚会几乎聚集了涉黑团伙的所有成员,包括“卤味钦”林国钦。“林、许都在该楼层最豪华的‘空军一号’包房里,当荷枪实弹的武警冲到许、林面前时,他们刚举杯喝完第一杯酒!”知情人士称,还没有等这些人反应过来,几十名武警和民警已把所有人按倒在酒桌旁,一旁的黑衣保镖也束手就擒。



当晚9时许,警察将许建强夫妇、林国钦夫妇等几十名黑帮重要人员用黑袋蒙头,陆续押上警车,迅速消失在夜色中。记者了解,当晚被抓的还有阳江地区第一家日本某著名汽车品牌4S店的老板——“锤头笠”的妹夫黄某。林、许落网后,警方又在阳江市多个目标地点实行了同步抓捕。



“这里涉及关系复杂,稍有漏风可能就会全盘皆输。”警方一内部人士透露,许、林两涉黑团伙在阳江盘踞时间之长、涉及面之广是外人想象不到的。据该人士透露,两个特大团伙所控制的企业就超过20家,涉及的员工及黑社会成员总数超过3万人。



一内部权威人士透露,许、林两个特大涉黑团伙被围捕时,阳江市警方几乎所有人员都不知情。该人士透露,此次抓捕行动是由公安部某副部长亲自指挥的,“当晚阳江市所有公安干警一个不漏地被通知要在单位呆着!”



六步行动神出鬼没



其实,为了11月21日的行动,公安部早在一年多前就开始准备了。第一步是换掉了阳江市原来的公安局长江小明,从汕尾公安局调来广东反黑高手郭少波。郭少波是当年张子强专案组的常务组长,现在他已被阳江人称为郭大侠。接着,茂名市的原公安局长洪杏农也被调到阳江市来当主管公安的副市长。



人事变动之后,公安部的第二步是导演了真实版的“无间道”——派卧底探员打入黑帮内部。这位卧底用了一年多时间,才渐渐接近黑老大的核心范围内。



第三步:调走已被黑帮收买的政法公安部门的公务员,就在行动前,还有几十人被派到外地去公干、旅游。



第四步则是确定收网时间。利用黑帮内一个重要人物新房入伙摆酒的时机,趁着黑帮家族全部到齐的当口,调来数百名武警展开行动。据悉,当晚参战的武警,直到行动开始,都不知道执行的是这样的任务。当武警冲进酒店的同时,方圆一公里的手机信号也马上被屏蔽了。



第五步是同时行动。主要人物在阳江全部落网的同时,广州、深圳、阳春、阳西、珠海、澳门等其他城市的行动也在同时进行,力求把黑帮在各地的成员一网打尽。



第六步是立即异地关押。据市民看到,从酒店抓获的人都被包着黑头巾,人员之多,足足坐满了4辆中巴车。这些人都马上被送到外地关押了。

红脸“卤味钦”



“卤味钦”林国钦,1954年生,老家阳江麻毫合壁社,原本在家乡菜市场卖卤肉,因此得了“卤味钦”这个绰号,后来靠开赌场发了家。1992年,他最早在阳江开了家娱乐城,提供电子赌博。1996年,林的赌场扩张到了新会、开平、阳春等地。据说他在东平的一家宾馆开设的赌场就为他赚了13个亿。1996年之后,林国钦开始“转型”。被抓捕前,林国钦的头衔有企业老总、政协委员、协会领导等。



“‘卤味钦’表面比较随和低调。”阳江市一位执法部门的人员对记者说,“‘卤味钦’在商业竞争上手段很残酷,但是,转变为‘成功企业家’后,在行事上还是比较低调的,表面上为人也比较随和,尤其是对老朋友、老同学很和气。”该人士告诉记者,如果“锤头笠”是出入必带保镖、上街开轿车的话,那么“卤味钦”则敢随意在街头散步,和人打招呼的。



“他对老朋友‘很讲义气’,同村人如求他办事,他十有八九会帮忙。有一次,他专门请了一帮小学同学到珠海旅游,并召开了一个同学会,席间谈及自己的成就,他痛哭流涕,连连感叹‘白手起家到现在这一步,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今天”,该人士说。



10年来,对于阳江的建筑业、房地产业来说,是一个苦难重重的10年。在这10年间,林国钦团伙一方面以低价手段购买阳江市多个大型水泥厂,一方面长年施以暴力阻拦除他之外任何企业和个人在阳江经营水泥。到案发前,林氏已完全“统治”了整个阳江地区的水泥市场,导致当地水泥价格一夜间狂升了超过50%,比阳江周边城市水泥每吨高出100多元。



“林国钦依靠他在各方面的势力,非法垄断水泥产业,每年黑色暴利起码2亿元!”阳江市晖发水泥厂一位负责人说。该负责人告诉记者,包括晖发水泥厂在内的,目前阳江几乎所有水泥厂都被林氏家族“独霸”了。“‘卤味钦’不仅控制了阳江的水泥、酒店等行业,而且只要是涉及到建筑领域的行业都被其与‘锤头笠’控制了,包括房地产和沙石市场。”



一名知情者称,控制房地产是“卤味钦”称霸阳江的第二步,由于“卤味钦”财大势大,所以很多好的地块在拍卖时都被其抢去。“甚至从阳江到阳西的山头他也全部买下来了。”



“有赌有嫖,却几乎没有被查过!”知情者告诉记者,“卤味钦”的金晖宾馆10年来只被省公安厅领导亲自下来抓过一回。



“这里不仅有大量‘小姐’,还是一座赌城!”知情者说,十年来,该宾馆几乎每天晚上都聚集了数百名来自周边地区甚至是广东各地的人赌博,“周边银行取款机里的钱经常被取光”。



市民朱老伯告诉记者,这期间很多百姓去举报过,但根本没用。



白脸“锤头笠”



“锤头笠”许建强,1966年生,阳东人,手下马仔众多,行事嚣张,垄断了阳江三鸟(鸡鸭鹅)、煤气、货客运、水产等十多个行业。上世纪80年代初,许建强刚入社会,因为老是打架,却总是被打,所以被称作“锤头笠”(拳头都可装数筐)。依靠制造一些轰动一时的命案,许建强树立起了自己的“威望”,许长得又黑又胖,出入必有七八名保镖,轻易不肯露面,很少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他的座驾也是气派的防弹奔驰600。



一名亲身接触过“锤头笠”的运输公司老板告诉记者,“‘锤头笠’在5年前,利用价格竞争手段刻意挤压我的货运公司,我费尽周折托关系和‘锤头笠’见了一面。那次约在阳江的一间宾馆,门开了,我起身迎接,没想到却是七八个身穿统一黑短衫的威猛大汉一涌而入!我惊魂未定,又进来一人,我一看到身上那股随意却霸道逼人的气势就知道,这就是‘锤头笠’了!‘锤头笠’进门之后,只对我讲了两句话!第一句话是:我这个人,做生意就是要垄断!第二句:有什么事,你跟他们谈。



知情者告诉记者,“锤头笠”无孔不入,只要有利益,他就涉足,好的公司打垮,小的公司威胁,进而垄断整个市场。一名接近“锤头笠”的人士告诉记者,早在10年前,“锤头笠”就有“统一”沙石市场的野心,当时经营河沙的沙场老板曾纪回由于没有将自己的沙场卖给“锤头笠”,结果在北湖公园南门附近被人枪杀了。



“这件案子轰动整个阳江,很多人都认为‘锤头笠’做得太绝了!说他找了一个替死鬼帮自己顶罪,结果那个顶罪的人被判了无期徒刑,他自己则逍遥法外。”



城建集团一名人士告诉记者,曾纪回被杀害之后,沙场就基本上全部被“锤头笠”垄断了,也就是从那天起,阳江所有河沙价格由原来每立方米15元左右一夜翻了近两倍。



在阳江,鸡、鸭、鹅从批发、销售至屠宰,“锤头笠”涉黑团伙通过暴力手段将市场的链条几乎全部垄断,三禽必须从其开设的三鸟批发市场购买,屠宰也只能在三鸟市场进行并收取每只1元的屠宰费,阳江的三禽价格一度涨至15元/斤。



“他们可以让阳江的肉菜市场里见不到一根鸡毛!”受访的一名鸡肉贩梁某愤愤不平,“锤头笠”还曾逼得千多鸡贩静坐市府罢市。



除了垄断阳江三鸟、沙石、货客运等领域,“锤头笠”团伙还将黑手伸向了大海,利用烧杀抢打等各种黑恶手段,在阳江近海区域称霸,强买强卖包括海蜇、生蚝、海鱼在内的几乎所有海产品,阳江多处渔村乡镇均被他们纳入势力范围,渔民被迫缴纳保护费。



黑势力吓得外商撒腿跑



许、林涉黑团伙在10余年间,强行垄断了阳江地区的重要经济命脉,给阳江社会经济发展造成了难以估算的损失。当地政府相关人士透露,这些年来整个阳江的经济远远落后于周边地区,“招商引资总额几乎不到周边城市的十分之一,而物价水平都在人为地急剧上涨,几乎到了民不聊生的境地。”



同时,黑势力也吓得外商撒腿就跑。记者从阳江官方网站上了解到,去年全年该市引进外资仅20亿元,“而这个数目不到茂名的十分之一,肇庆的二十分之一,而且该市的GDP增长也一直处于最低状态。”对于这些,阳江当地数名企业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都和阳江的社会治安有关,其中最主要的是和黑恶势力的长期存在有着直接的关系,“很多外商得知当地黑帮情况时,都撒腿跑了。”



再次,省内通往阳江的整个车队都是黑帮经营的,只要你一踏上阳江的路,你就不得不和黑帮“亲密接触”!“物价高,又没有保障!”



“从市区到平岗,不到40公里的路,价格却达15元之多;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有钱都不能坐的士,也根本没有的士给你坐。”在阳江核电站工程,很多工人不得不每天挤着昂贵的被垄断的公交车往返市区。



“这里的水泥、沙,每吨比周边贵不少,导致整个阳江百姓建房成本大大增加。”该市房产局一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这种现象在全国都是罕见的,也正因为这样,导致全市这些年来市民建房成本每平方米至少增加百余元,而且也让全市房地产价格一直居高不下。



谁在背后撑腰



以林国钦、许建强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在阳江盘踞长逾10年,恶行无人不知,但对这两大黑恶团伙,当地公安机关和政府的某些人却坐视不理,以致两大黑帮迅速坐大。



当地一水泥厂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许、林黑恶势力集团在阳江横行10年多,“只要是阳江人,大到百岁老人,小到10岁小学生,都知道他们的恶行。”江城区一市民刘小华(化名)称,多年来,听到“卤味钦”、“锤头笠”的名字,连小孩都会怕,很多家长和老师甚至用他们的名字来吓唬不听话的小孩。



在调查中,众多市民、老板甚至政府官员都向记者反映了同一个判断:许、林黑恶势力肯定与当时的某些人有关联。“这些年来,与许、林两团伙有关的大规模集体上访不下10次,但每一次都不了了之了!”阳江市政府某部门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正是因为这样,阳江黑帮的嚣张气焰10年来根本没有降低,反而是变本加厉。”



记者调查中还发现,许、林集团多年来对阳江水产、煤气、水泥、家禽等民生重要领域的垄断,几乎都有当地政府和警方的某些人在暗中支持。



据某水泥厂负责人称,当时林国钦所拥有的水泥厂在垄断市场的过程中,甚至动用交警无端查扣“不是载有林生产的水泥的车辆”。在许建强垄断当地客运市场的过程中,众多的士司机被许建强的“马仔”近百次殴打、砸车、敲诈,的哥均有报警,但至今没有一个打人者受到过法律的制裁。



在全国四大渔港之一、号称广东最大渔港的闸坡渔港,每年数十万吨深海鱼被强收保护费,但时至今日,这些行为未受到任何法律制裁。该渔港的一位老板透露:仅在该码头,黑帮每年收的“保护费”至少达数亿元之巨,但渔民每到公安机关和政府反映,对方就称“管不了”,或反问“有证据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