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能源需求的对外依赖程度也在不断提高。目前,在全球能源安全问题的影响下,中国的能源安全形势也变得日益严峻起来。国际石油输出组织、石油进口来源国、各海上和陆上运输线的控制者,都成了“把控中国油管的人”,其中美国太平洋司令部计划控制16条海上要道,将其“能源扼制战略”化为现实。

《环球人物》发表文章称,2007年3月26日,美国太平洋司令部举行交接仪式——海军四星上将蒂莫西·J·基廷,正式成为该司令部的第23位“掌门人”。有人说,从这一天起,基廷实际上成了“掌管”世界最重要油路阀门的人。

图谋控制16条海上要道

身为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的基廷很清楚,他的辖区是美国“掌握”世界能源流向的关键水域。

自1990年代开始,美军积极行动,以图掌握全球16条海上要道:即加勒比海和北美的航道、佛罗里达海峡、好望角航线、巴拿马运河、格陵兰—冰岛—联合王国海峡、直布罗陀海峡、苏伊士运河、霍尔木兹海峡……其中,马六甲海峡是美国多年来志在必得的一个战略要地。基廷早在任美国海军作战部长办公室下属的战略研究小组成员期间,就是“两洋战略”的重要构筑者。此后,尽管他的任职不断变化,但对马六甲海峡的关注一直没有中断过。

基廷的战略意图相当清楚:第一,美国在马六甲海峡立足,迫使俄罗斯海军打消重返越南北部湾基地的想法;第二,马六甲海峡毗邻中国,是中国的“南大门”和重要的能源供应航线,看守住这片水域,就能随时阻挠中国;第三,美军进驻马六甲海峡,将使印度海军难以向太平洋一侧发展……

一位美国专家曾用“马六甲之痛”来形容中国在海运问题上的困境。认为对中国而言,马六甲海峡就是中国的“油喉”。1993年,中国成为石油净进口国。经过10多年的发展,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之一。中国进口的石油大部分来自中东、非洲和东南亚地区,进口原油的4/5左右是通过马六甲海峡运输的。据统计,每天通过马六甲海峡的船只,有近六成服务于中国。

基廷也清楚,控制石油是美国外交的一把利器。历史记录表明,在运用胁迫性外交时,美国倾向于采用石油制裁与封锁。在冷战早期,为了对抗苏联对中东诸多石油生产国的渗透,美国曾计划炸掉该地区的油井与设施。美国甚至曾考虑用放射性原料(“脏弹”)污染这些油田,以免苏联获得中东的石油资源。而在1999年台海危机中,为了给台湾当局打气,美国曾多次不动声色地威胁要封锁中国的石油进口。

极具威慑的“锁喉” 操演

美军太平洋司令部设在夏威夷的史密斯兵营。在这里,基廷可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指挥其旗下的30万大军,对整个太平洋地区进行网状控制。

美国《中国安全》季刊曾发表一篇题为《石油武器:解析中国能源脆弱性之谜》的文章,对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和中央司令部携手扼制中国“油喉”的设想,进行了透彻的分析,其中一种分析就是基廷正在操演的计划:

美军坚信,它有资本强制进行铁腕封锁而几乎可以不受惩罚。美国海军只要在马六甲海峡以及其他战略性的咽喉要点,如霍尔木兹海峡采取军事行动,就可以控制从中东到亚洲的整条运油路线,从而迅速关闭供应中国的阀门。在一些负责太平洋地区的美国海军高级指挥官看来,针对中国的封锁不一定会导致美国在东北亚的盟友如日本遭受重大连带损失。他们相信,美国可以针对开往中国的油轮实行封锁,而不限制石油运往美国在太平洋圈内的盟友。它们可以实行海上拦截行动。为了对伊拉克的石油出口实施禁运,自1990年以来,美国经常在波斯湾这么做。在这种行动中,一架由美国海军战舰派出的军用直升机降落在油轮上,在领航室检查货物单据,然后命令船长继续航行或是折返。由于全副武装的美军军舰在一旁虎视眈眈,几乎没有人不服从……

文章还分析说,中国无力防止美国切断这条重要的大动脉,因为保护海上线路比破坏这些线路不知要难上多少倍。文章的结论是,基廷执掌的太平洋司令部,握着中国从中东获取石油的钥匙。

换汤不换药的“介入”尝试

让人担忧的是,基廷已经行动起来。尽管从2004年起,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就公开反对美军染指马六甲海峡,但基廷还是“合理介入”了。他代表美国力推以经济和安全论坛形式组织的“马六甲理事会”。这个理事会宣称,所有国家都可以贡献资金与设备,来保护马六甲海峡与海上交通线,或者通过派遣巡逻人员来参与防卫。其核心任务包括就反海盗行动进行磋商和信息交换,参与紧急情况下的海上人道主义救援,以及出台减少海洋污染的防范措施,等等。据有关分析人士透露,实质上,该组织将是一个崭新的实体,它的职责范围可以超出严格的能源和海洋问题,可以包含其他密切相关的非传统安全领域。

有关专家认为,基廷主推的“马六甲理事会”,与以往美国的《防扩散安全倡议》及《区域海事安全倡议》和《集装箱安全倡议》,都是一个模式,其目的都是让美国在地区安全上发挥核心作用,进而起到制约中国和其他“对美国有威胁的国家”的作用。

57岁的基廷,不愧是位“运筹帷幄的军事指挥员和游刃有余的外交家”,他很会玩“草船借箭”。比如,亚洲反海盗合作协议是一个地区性的组织。对于这个由日本发起的组织,不仅中国始终对其心存疑虑,印尼和马来西亚等国也对是否加入它犹豫不决。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太平洋司令部以“润滑剂”的角色介入“马六甲理事会”,将各方拉到一起,就反客为主成为了事实上的主导方。

这一切都在证明,基廷领导的太平洋司令部,正在想方设法地将其真正意图——“能源扼制战略”化为现实,且是悄悄进行的。

西方巨头算计中国

除了来自美国军方的阻力,西方石油巨头也在加紧能源控制。美国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英国石油公司、荷兰壳牌石油公司、美国谢夫隆德士古石油公司等国际石油巨头,如今仍然在国际石油市场上呼风唤雨。其业务涉及从开采、加工到销售的整个资源产业链。它们利用雄厚的资金和技术实力,通过兼并、收购乃至兴办独资企业等形式,把势力范围渗透到世界各主要产油国,基本上控制了这些国家的主要油气田。

近几年来,英国石油公司重点开发了安哥拉、墨西哥湾、里海、印度尼西亚等新的油、气田,未来5年里在这些地区的投资将超过200亿美元。这些跨国石油巨头一方面加紧收购主要的油气田,另一方面还控制着油气资源的输送管道和运输船队。为了达到更方便攫取石油资源的目的,西方石油巨头通过纳税、经济援助、贿赂等形式,与产油国政府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与合作。

在西方跨国石油巨头“欺行霸市”的环境里,中国也成了直接受害者。2005年,中国中海油欲收购美国尤尼科石油公司,美国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等先是利用实力优势,通过联合抬高价格和游说政府的办法,欲将中国公司排除在外。当年6月30日,美国众议院以333票比92票的压倒性优势,要求美国政府中止这一收购计划,并以398票比15票的更大优势,要求美国政府对收购事件进行调查。最终,美国顶着国际社会的谴责,成功地使经济问题政治化,导致中海油在此次收购行动中败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