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七十六章 鹰之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你做什么,南宫盛。”李一中一把抱住拿着匕首的南宫盛,死死按住他,“我对不起秦中鹰,如果不是我把去新田的部队撤回来,秦大人的爹娘就不会死,我有什么脸面去见他?”南宫盛握匕首的手直对准自己的脖子就要刺下去,李一中死死的抓住南宫盛的手,但是他发现南宫盛的力气太大了,尤其是腕力,自己根本按不住。

一把飞刀猛的飞了过来,正打在南宫盛的匕首上,匕首掉在了地上,一个带着面纱的白衣女子出现在两人面前,“你不是秦大人的……”李一中语塞,他想了很多词,但是没一个适合,情急之下只好说,“秦大人的朋友。”“秦将军要见你们,所以起码现在别自尽。”“我……我没脸见秦大人,保护秦大人,我害的他被人追杀,而我只能躲在后面无所作为,寻找秦大人又一无所获,最后还害了秦大人的爹娘,姑娘,请转告秦大人,南宫盛愧对他的信任,先去向他的爹娘道歉去了。”南宫盛猛的伸手去抓匕首,但是另一把飞刀转瞬间又将匕首打飞,李一中惊奇的看着对方,他甚至没看清对方是怎么出手的,慕容秋雪走了上来,拣起匕首,“亏你还是北凉军的军官,亏秦将军还这么信任你,出了事情就要死要活的,想死的话出去找个没人的地方上吊好了,别在这里碍眼。”南宫盛稍微冷静了下来,慕容秋雪继续说了下去,“自尽是懦夫的表现,如果秦将军看中的手下是懦夫,那只能怪他有眼无珠,你认为你现在有失去爹娘的秦大人更伤心吗?没有的话就去见他,如果认为自己有责任,就想办法负责,但是绝对不是用死来逃避责任。”慕容秋雪一指李一中,“你,跟我走。”“可是南宫大人。”“他就随他去吧,等会儿告诉秦大人,南宫盛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害怕见他,又不肯为自己的失职负责,已经自尽了,叫他另找别人。”李一中回头看了看南宫盛,从一旁拿起配剑,跟慕容秋雪走了出去,“等一下。”南宫盛从里面走了出来,“多谢姑娘教诲,南宫盛拜谢了。”南宫盛整齐了一下穿戴,“劳烦姑娘带路了。”慕容秋雪回头看了看他,点了点头。

秦中鹰变得非常憔悴,脸上已经看不出当初那种笑傲千军万马激昂天下江山的神情,此时他更像一个普通人,一个悲伤的普通人。南宫盛一下子跪倒在他面前,“秦大人,是南宫盛无能,南宫盛对不起您的爹娘,如果你要处罚南宫盛,请随意,南宫盛绝无怨言。”“不怪你。”秦中鹰的话语里少了平时的底气,听起来让人心酸,“那些杀手我跟他们交过手,都不是一般的角色,无论怎样他们都会找我报复的,敌暗我明,防不胜防,即使你当初派兵一追到底也改变不了结局。”南宫盛低下了头,“好了,这次来是有事情要你们两个帮忙。”秦中鹰努力让自己的话语更加带点生气,“我们3个离开北安府已经3个多月了,现在北安府正在全力扩建,正是缺人之际,你们两个立即返回协助夏龙扬殿下。”“可是你不要紧吗?在北凉城你可是举目无亲啊,身旁再没有个可以帮助你的人。”李一中说。“没关系,反正我正打算去新田办理我爹娘的后事。”秦中鹰说,“把我的雷霆枪带过去交给龙扬告诉他,不要回来,也不要派人回来,现在他的任务是全力负责北安府的扩建,我在这里不会有事的,等我爹娘的事情告一段落就会去北安府找他要回我的长枪。”南宫盛和李一中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一起行礼,“是。”秦中鹰点了点头,“那你们快回去准备吧,我这里不用担心,秋雪姑娘会暂时帮助我打理一切。”“打理一切?”南宫盛又开始自责了,一向是为第17队打理一切的人现在需要别人帮助来打理一切,他是真的受伤很深,而且南宫盛隐约感觉到,此事绝不仅是父母被杀这么简单,有什么触动了秦中鹰的内心。两人走到了门口,南宫盛突然转身向慕容秋雪跪了下来行礼,“秋雪姑娘,秦将军就靠您了,南宫盛请您照顾好秦中鹰大人,我们北安府全体兄弟都感激不尽。”慕容秋雪点了点头。

南宫盛等人离开了,慕容秋雪返回了屋子里,看着憔悴的秦中鹰,她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过了一会儿她才开口,“要去报仇吗?”“当然。”秦中鹰恶狠狠的回答,“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幕后主使者一定要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你知道幕后主使者是谁。”“知道。”“那为什么不去报仇呢?”“因为我只身去报仇,即使以我的武功能够报得大仇,也会被杀。”慕容秋雪冷笑了一声,“纵横千军万马的秦中鹰将军竟然会怕死。”“如果当初你没有用药让我睡上一整天的话,或许我会去送死跟对方同归于尽,但是现在的我会用尽所有的手段去复仇,不仅要幕后主使者的命,更要毁掉他的一切,而我要亲手来执行这一切,并要笑着看到最后,然后活下来继续我的使命,这是我秦中鹰的复仇。”慕容秋雪点了点头,“不愧是秦中鹰将军,不过幕后的指使目标只是你,伤害你的父母恐怕他也没有料到。”秦中鹰站起身来从一旁的兵器架上拿起一支长枪,“走,跟我去新田。”“为什么要我跟着去?”“我不想自己身边的人再被暗算了。”秦中鹰看了看慕容秋雪,“我们的对手异常的强大。”。

2人出了府邸,向前走去,一辆马车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几个暗骑营士兵在左右散开,欧振鹏从车上走了下来,挡在秦中鹰面前,“秦大人带着这位姑娘,要去哪里?”秦中鹰冷冷的看着他,突然挺枪刺了过去,欧振鹏大吃一惊,立即拔出剑,剑只跟长枪的枪尖轻轻一碰,立即碎成无数的铁片伴随着狂风一样的气浪,向欧振鹏飞了过去,“欧将军。”旁边的暗骑营士兵立即各执兵器扑了过来,秦中鹰的枪风一转,直向地面戳去,顿时掀起无数土石,没等对方反应过来,秦中鹰已经一个跳跃跳到了欧振鹏的后面,另一支手拿着苍天剑架住了欧振鹏的脖子。“你做什么?”几个暗骑营的士兵大惊,另外几个立即围住了慕容秋雪,“秦中鹰,放开我们欧将军,否则你的女人就不保了。”“她只是我的房东。”秦中鹰冷冷的说,手上的剑又用力提了一提,“秦大人,你这是做什么,要杀了欧振鹏吗?”“只是觉得你们很麻烦。”秦中鹰收起兵器,“现在我心情十分不好,要回新田去料理父母的后事,如果欧大人想用任何理由来耽搁我的话,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秦中鹰冷冷的说。欧振鹏对手下挥了挥手,暗骑营的士兵也收起了兵器。“我们没有想阻止秦大人去新田,只是有些问题想问问秦大人身边这位蒙面纱的姑娘。”“等我们回来再说,更何况,如果欧大人有富裕的时间,先去查一查杀害我父母凶手的身份,或者考虑如何加强北凉的安全,否则下次说不定是谁家又会遭到杀戮。”秦中鹰冷冷的说,慕容秋雪快速走到秦中鹰旁边,一个士兵伸手抓住了她的肩膀,“姑娘,我们暗骑营有事情想问你。”“在我数到3之前把你的手拿开,否则我就把他砍下来。”秦中鹰冷冷的说,士兵愣了一下,“3。”秦中鹰闪电般拔剑,士兵惨叫一声,手上被血染成了红色,如果不是欧振鹏及时拉了他一下,现在手就被砍断了。“你小子来真的啊。”暗骑营的人立即拔剑在手,秦中鹰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举起长枪,“今天敢阻拦我的人,我以我爹的名义起誓,秦中鹰一定会杀了他。”“把兵器都放下。”欧振鹏大声命令,“秦大人,不好意思,耽误你的行程了。”他咬牙切齿的说,跟秦中鹰拼命可不是闹着玩的,能不能赢是一说,关键是事情传出去,暗骑营必将成为众矢之的,更何况秦中鹰跟夏龙飞,夏龙扬都很有交情,又是夏天行看中的人,不能轻易得罪。秦中鹰一抱拳,转身离开,慕容秋雪看了这些人一眼,跟着秦中鹰一起离开了。“将军,那个秦中鹰太嚣张了。”一个士兵愤怒的说,“那个女人来历不明,我们好心提醒他……”“不,那个女人的来历,想必秦中鹰已经知道了,否则,以他的聪明才智,不会让一个可能危害到他的人跟在他身边。”欧振鹏说。“不过,秦中鹰没有危险不代表北凉军没有危险,总之,给我继续查这个女人的来历。”“是。”

金黄色的麦田覆盖着大地,无数劳作的人在麦田中努力工作着,这就是新田,美丽的田园,但是秦中鹰不会有心情去欣赏这些美景,他的心情不是一般的沉重,如果自己当初没有离家出走去投军,说不定现在正和父母姐姐一起在这里生活,无忧无虑的生活,但是自己的出走改变了一切。

“参见秦将军,在下屯军营统领平章校尉曹良。”一个40岁左右的军官必恭必敬的向秦中鹰行礼,“秦大人的事情,都是在下失职。”“不,不怪你,那些杀手即使是正规军的队伍也难以保证万无一失。”秦中鹰回答,“卑职先去给秦大人安排住处。”曹良急忙说,“秦大人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不,我住家里,住我爹的房子,还有,我想见我姐姐。”秦中鹰说。

一间普通的房子,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秦中鹰走了进去,门口地板上的血迹还留着一点点的红色,房间里的摆设丝毫没有任何特点,灶台上还煮着一锅粥,这就是爹娘的生活习惯,没有特别的地方,只有平静的生活。

“你回来了。”一个毫无感情色彩的声音出现在门口,秦中鹰不敢抬头,他知道那是他姐姐秦中月,“什么时候回去?”秦中月走了进来,“过几天就走,我怎么也得办完爹娘的后事再走,虽然想守孝3年,但是军务在身不能尽孝。”秦中鹰回答,“那些不用你操心了,这里大家都像一家人一样,谁家有困难,都会相互帮忙的,你这么多年都没有回来,怕是已经忘记爹娘了吧。”“军务在身,这几年在外面带兵打仗,遇上长城决战奔袭风灵谷这些重大战役,所以无法回家。”“长城决战嘛。”秦中月的脸上露出一丝悲哀。2个3,4岁大的小孩从外面跑了进来,“娘,营口来了个漂亮姐姐,只是她一直用布蒙着自己的脸。”“乖,别打搅人家,去爷爷家啊。”“噢。”2个孩子好奇的看了一眼秦中鹰,转身离开了。“姐姐,他们是你的孩子?”“是的。”秦中月回答,“那他们的爹呢?”“战死了,在长城防线,他们说有个年轻人提出要一举击败对手,所以召集了屯军营所有能够打仗的年轻人,他也在其中,但是那些去长城防线的人没有一个回来的。”“对不起,对不起。”秦中鹰的眼泪流了下来,“是我提出的计划,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爹,是我害了娘。”秦中月没有说话,她默默的走到灶台边,打开锅盖,舀出一碗粥,端到秦中鹰面前,“长途跋涉赶过来,一定饿了吧,来,这是我们用自己种的米熬的粥。”秦中鹰接过碗,一口一口的喝着,泪水滴落在碗里,“爹的愿望其实很简单,他并不想你能够出人头地,或者建功立业,他只想一家人能够在一起,品尝自己种的米熬出来的粥,仅此而已。”秦中鹰喝完了最后一口粥,“很好喝。”秦中鹰哽咽着说。“回去吧,如果你还想念这里,每年秋天的时候回来喝碗粥就可以了。”“姐姐现在生活怎么样?”秦中鹰流着眼泪说。“我现在跟公公婆婆住在一起,生活虽然不富裕,但是还过得去,两个孩子张云和张雨我会把他们带大的。”“住到北凉来吧,我在那里……”“不用,我们在这里生活的很好,不想去别处,这里的人也很好,虽然大家都不富裕。”“那姐姐保重,我去给爹娘磕个头。”秦中鹰站起身来,“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你到底在追求什么?更高的官职?名声?金钱?你又得到了什么?”秦中月大声说,“失去父母,失去家,你在战场上也会不断的失去兄弟,朋友,甚至会失去你自己,这样值得吗?”“我不知道。”秦中鹰回答,“但是我只知道,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任何……任何回头的机会了,从我离开家的那一刻起,就没有了任何退路,我只有一直走下去,直到我完成自己的使命或者战死的那天。”秦中月的眼泪也流了出来,“张坚走的那天,他也是这么说的,他说当他成为一个军官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任何回头的可能,为什么你们都是一个样子呢?”“可能,因为我们都是同一种人。如果当初重新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或许会留下来,但是世界上不会再有这个机会,我和他早就没有回头的路了。”秦中鹰用手擦了擦眼泪,表情异常坚毅,“姐,带我去见见爹娘。”

灵堂就设在离家不远的院子里,两个棺材并排排列着,秦中鹰批麻带孝走了过去,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磕了3个响头,“爹娘什么时候入土为安?”秦中鹰问,“等你见了最后一面就去。”秦中鹰走到棺材旁边,深情的看了最后一眼,“送爹娘入土为安。”几个士兵急忙赶过来,抬起棺材,走出院子,秦中鹰一直跟着他们到了不远山丘的坟地,亲眼看着他们把棺材埋入地下,然后转身离开。

“你哭了?”慕容秋雪看着秦中鹰连上的泪痕问,“对,我哭了,流眼泪了,这不是第一次,但是这是最后一次,我保证。”秦中鹰狠狠的说,“爹娘的后事办完,该办幕后主使的了,爹娘的血不能白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