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肤之爱》——一场强暴视觉之旅

《切肤之爱》——一场强暴视觉之旅

对于日本电影,我总有种惯性的狐疑,尤其当你开场看到如天使般可爱的孩子,而行至最终,却现出那般令人发指的光景;利用反差的冲击为观众视觉造孽这话就别说了。与电影无关,我对于日本这个民族本就有着深刻的仇恨,这种仇恨是悖离艺术之外,但却发自肺腑。我的眼中,这样“一群人为几个人的罪行遮掩粉饰”的国家,除了以耻为荣的民族情节,原形毕露的是颗颗卑鄙的灵魂。大名鼎鼎的三池崇史的经典之作《切肤之爱》,我估计多数人是听过的,这部多年前令一半观众提前离场、至今还被传为“美谈”的片子充分印证了日本人的分裂与变态。从自毁倾向严重的岩井俊二拍出《情书》与《燕尾蝶》已可见一斑,一个导演利用胶片将美好与丑陋各自发挥到了极致,这是只有严重分裂的日本人才有的能耐。而三池崇史,在一部电影里面将这双重的感觉渲染的淋漓尽致。而关于后者,我除了敬佩日本人对于虐待有着天生肮脏的想象力之外,只剩下血肉模糊的恶心。

我但愿你只看这片子头半个小时。如果说这部电影还有些优秀之处,那就是加入了诸多的情感元素。一老一少在七年后开始了相依为命的父子亲情,一同钓鱼,镜头安静。失去了妻子的爷们,我们的男主人公青山重治,希冀通过续弦以满足其性欲,却生怕给孩子留点阴影什么的,于是征得儿子同意后坚定了为他找个娘以“检验三角形是否稳固”的决心。先别忙着感慨这七年他对卫生纸业做了多么了不起的贡献,人家至少有几个女士可做发泄的平台——譬如女同事,譬如女学生,这在畸恋普遍的日本并不奇怪。对于一个长期寡居的中年男子,暂时找个女人暖被窝也算是正常男人的本能使然。只可惜,前面的温情脉脉基本是三池崇史凌虐观众眼球的准备活动

这片子有个最大特色,就是不断变换的主题。由亲情片逐渐过渡为爱情片,青山重治的再婚成了电影公司的朋友借试镜的理由。于是他实施了他们的计划,开始竟还有点清喜剧的架势,从选角中的种种自曝以体现本身经历复杂就可见日本人善于自虐的习惯。“她们不是不幸的人,幸福的人不能演的出色”,透过这段对白,日本民族善于发掘阴暗的劣根暴露无疑。女主角山崎麻美如一朵莲般的素面白衣的出场了,青山开始接近、并频繁的同她约会。于是一场山雨欲来的恋情即将展开,很难想象这种爱情会不以大团圆收场。音乐是喜兴的,结果看似按部就班的全在意料。

亏得三池选的好角色有种让人放心不下的杀气,女主人公山崎麻美温驯是表象,那张毫无生气的脸却有如遗相。青山那位搞电影的朋友,对于山崎麻美的怀疑令我们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导演在这里还经营属于男人之间的友情,只是这种友情却体现在共同欺骗上。青山对于婚姻,始终抱有不切实际的美好憧憬,经历了丧妻之痛,居然没能使他变的谨小慎微,有着刚到青春期的大男孩初次拉手的羞涩。应该说电影到这里还是营造着虚妄的假象,让我有一种这将会是一场浪漫恋爱的错觉,如果不了解三池,大约会错估这位暴力狂徒有突然之间将美妙催谷到不堪入目的能为。

电影的疑点在于考验观众的猜测能力,片子至此在形式上又转为悬念推理,我还当接下来能破个案云云。青山打的电话着实是理智阻止不了欲念后的必然为之,在导演则是为结尾的残忍伏线。那渲染气氛的沉闷音乐随着山崎麻美诡异的笑容——她身边麻袋忽然动了一下,我们分明感觉到那里面装着的——是人!

而那段山崎因孤独所以叫青山与她上床的戏。因过去遭遇的种种不人道,她对爱情有着格外强烈的危机感和占有欲,以此来解释交合似乎还有一定道理。可当她躺在床上一丝不挂的从下面将帘子一寸一寸的拉上去展示自己的大腿,这分明是一个导演用商业镜头意淫观众。电影忽然滑向情色方向。青山即将承受的因果,祸根全源自对自身无法控制的欲望。

山崎麻美的失踪,使这片子又变成一部侦探小说的模式,终于产生怀疑的青山开始了对她的调查。倾斜的夕阳照到一个老人双腿残废轻轻的弹着钢琴,光景如此诡异。而接下来的镜头,却显示山崎麻美身上的伤痕都是他一手造成,日本人格外迷信虐待这种不正常的嗜好,相信如此能给自己带来扭曲的快感。三池从不放过任何虐待观众的机会,于是随着青山调查的深入,种种触目,而他的眼睛里的世界终于也开始不正常了。狗与人进食的方式竟然拿来互衬,山崎麻美将自己呕吐物用狗盆盛好喂给那个被她虐待的男子,通过这种对比,除了表达日本人变态,我看不出有任何含义!观众和青山本人一样,都体验到了挑老婆的痛苦。越看到后面,不堪入目的情景纷至沓来,简直让人无法忍受。如果这电影从开始到后来营造的气氛还有些说服力,但是最后长达二十分钟的虐待,只是一个暴力导演的畸形心理反映到现实。

丝毫没有血腥的征兆,黎明前的黑夜。他也相信那将会是一场美妙的风花雪月,就像多数人总把别人当傻瓜,以为什么事情到自己身上便不会出错。岂知犯错的几率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于是他为此付出了惨烈的代价,都说爱情使人成为白痴,青山是对自己过于自信或者如何我不清楚,从她所表现出的饥渴状,的确让人对自我产生错觉。总而言之,他被下了迷药晕厥,当身着SM女王服的山崎麻美出场,一切事实就明朗化了。镜头之伤害值,奉劝身体不好或者有心脏病的朋友请勿观看。麻美娴熟的操作各种工具折磨青山,先将一针打在他舌头上,明显有着做护士的潜质与耐心,或者说是做惯施虐。那可怕的针灸,那血浆满地的切痕,在麻美柔媚的调理下,随着青山不断的抽搐她的兴奋达到极点。。。。。。

青山有那般罪大恶极?一个不良的动机就被她扭捏到了如此形而上的程度了?还是SM本就是日本人天然的渴望?与其说山崎麻美所做的完全出于她本人扭曲变态的畸形,更确切的讲,是为了刺激部分人潜意识里的被虐冲动,而特意找了一个貌似天使,心如魔鬼的女人。尤其是当虐待与芭蕾舞被强行牵扯到一处,丑陋对美丽进行公开的轻薄,这种视觉上的反差除了考验观众的心理承受能力,只能说一个不正常民族的公开意淫。鉴于地理位置,整个日本都显得孤立无援,而这些明显缺乏安全感的香蕉人,从逼仄的空间中创造出的娱乐也那般的狭隘与卑微。

作为一部电影,《切肤之爱》表现力不可谓不触目惊心。因为童年的阴影折射,因为养父的虐待,所以她反过来报复男人,这个屠夫一样的女人始终强调想让青山了解自己的一切,在不断的欺骗之中,却不允许男人欺骗自己,以此鼓吹女权至上,这在男权世界的日本倒是来了一次革命式的颠覆。而这电影被我视若恶俗最重要的原因,便是在没有充分挖掘女主人公乖戾性格的成因的大前提下,却在行动上过分仔细而刻意的描述她施虐的全过程。当然,让一个带着孩子的中年男子诠释遭遇虐待的形象,这在日本大多数大男人潜意识中确实隐含着卑微的渴望。扭曲的血腥实在是日本民族的天性,片子从多人之口传达的信息在昭示:“日本完了。”这点我倒是深有同感。其实日本人早就完了,不论是电影,还是做为人。

最后说一句,这部电影是根据日本“透明族”的始作俑者村上龙的作品改编,从村上一贯的行文感觉看,除了最后那段暴力,本片从形式倒算是中规中矩,若各位看过其代表作《近乎无限透明的冰蓝》,《切肤之爱》实在是叫花子的开裆裤——不值一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