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0/


自打接到军医的报告之后,对于如何利用井上三朗的剩余价值,小野太朗就已经想好了。他叫来了藤下次朗,统计了一下堡里面井的数量之后,再叫他带了一些士兵,从每个井里面各打上一桶水来,做好记号后,就等着井上三朗来享受了。

井上三朗才刚刚躺下,藤下次朗就进来了,大呼小叫的,象赶猪一样把他的小队全部赶到了小野太朗的面前。小野太朗的面前,摆了十一个水桶,都装满了水,那水清澈得很,闻起来也没有异味,可是刚刚被毒酒弄死了一个小队长的小野太朗,可不敢放心食用这样看起来挺不错的井水啊。

看着井上三朗带队走了过来,特别恭恭敬敬地朝着自己行了一个军礼,小野太朗的心里就特别高兴,这样齐整整的免费劳动力,到那里去找啊。

小野太朗走到站得直直的井上三朗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井上君,你可是我联队里面最最勇敢的人啊,现在,又是表现你的英勇的时候了。这里有十一桶水,分别从十一口水井里提出来的,连你在内,你们小队正好有四十四号人,每四个人喝一桶水吧,记住了,要全部喝光啊。”

井上三朗看着那几乎能把三只大肥猪喂饱的水桶,傻了眼,这个家伙,打的是什么主意啊,他小心翼翼地问到:“联队长阁下,你这是干什么啊?”

“挺简单,我想知道,那口井里面是有毒的,那口井里面的水可以喝啊,我们的人来报了,要是没有这些井水的话,我们喝水得到三里外的地方去挑呢,太麻烦了,还是请井上君充分发挥你的英勇,为我们选好井水吧。”

井上三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联队长阁下,你真的想拿我们这些人来做实验啊?就算要做实验,一人喝一点儿也就是了,用不着四个人一齐喝那一大桶水吧,再说了,我可是小队长啊,难道也要跟士兵们一样喝水不成?”

“没办法啊。”小野太朗的笑容亲切得很:“我得证明一下,那口井是有毒的,毒素有多少,四个人一齐喝,主要是防止有些人体质特别好,对毒素有天生的免疫力,让我们做出错误的判断的啊。”

井上三朗摇了摇头,二话不说,一把提起了一桶水,骨碌骨碌灌了个够,他知道,要是不喝的话,说不定遭遇会更惨呢。小队长喝了,其它的士兵也没有办法,一个个心不甘情不愿地提起了水桶,不过,他们喝得小心多了,尽量想办法少喝一点儿呢。

看着这些鬼子喝完了水后,小野太朗命令他们集体站在墙根去,然后叫来了军医,认真地观察他们的变化,这才叫人喊来了渡边大队长:“渡边君,所有的屋子都搜了没有?”

“阁下,都搜过了,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堡民,甚至于连活着的东西都没有发现,每个屋子里都乱七八糟的,而且有很多东西,堡民们甚至都来不及带走,显然,他们的撤退也是很匆忙的,不过,所有的食物都带走了,没有留下一点点。所有的屋子都有机关,不过,我们在前面几个机关吃了亏之后,后面搜屋子的时候就容易多了,在两个小时的搜索中,一共死亡了三十八个士兵,包括一个小队长。”

小野太朗点了点头:“才死亡了三十八个,不算多啊,按照他们在山路上布置陷阱的水平,我本来以为起码要死上大几十人啊,说明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士兵是很容易适应环境的啊。好样的,渡边君,你好好干,再派几个人出去,想办法把森林搜索一下,尽量找出堡民们撤退时的珠丝马迹,我就不信,就这么十里大的地方,他们还能飞上天不成。”

看着渡边大队长带着人匆匆离去,小野太朗也不在意,这个渡边,是个当参谋的好材料啊,事情抢着干,唯一的不足就是,好象脑子相对笨了一点点,这不,有些屋子还没有完全搜索完,他的伤亡统计就出来了。想了想,觉得身边少了一个能够给自己出点子的参谋,总是有点儿不太方便啊,藤下就不用说了,他是一条忠诚的狗,可不是一条能够给主人出谋划策的狗啊。

小野太朗现在有点儿后悔了,应该带那些伪军上来,最起码,踩机关,踏陷阱,试水试酒的活有人干,也不用浪费大日本帝国的士兵了,还有,把伪军带来了后,到时候一旦真的找到了财宝,把他们灭口就是了,这样的活干得还少啊,自己怎么瞻前顾后的,看样子,是闯王坟墓里可能存在的巨大财宝把自己给弄糊涂了啊。

算了一下,手中的士兵只剩下九百多个了,而且,有几十个还是伤员,都是在山路在被石头砸伤的,估计除了扔到前面踩机关外,也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而且,还有一个十里长的原始森林,瞧这些堡民们布置机关的架势,森林里显然也是危险重重的,不扔下一两百号手下,可能没办法过去,到时候,挖坟墓的人手就不够了。

想了老半天,小野太朗咬了咬牙,叫来了话务员:“命令小犬蠢二朗参谋长,放弃所有的据点,放弃县城,把剩下的四百多个大日本帝国士兵全部带到虎头山上来,同时,把我们所属的一个营的皇协军也全部带到虎头山上来。告诉他,要多带点儿粮食,很有可能,我们得在虎头山呆上一段日子了。”

一会儿,话务员回来报告:“小犬参谋长回话,他要问联队长,不知道虎头山上有什么东西,值得皇军把县城和所有的据点都放弃,他说了,只要一放弃,不用三天,县城就是新四军的天下了,希望联队长考虑一下。”

小野太朗心里恶狠狠地把小犬蠢二朗的十八代祖宗骂了个够,这个小犬参谋长,才能是有一些,又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军国主义者,可就是一点,疑心太重了,要不是他的多疑,自己可以多打好几个胜仗呢,人家新四军经常就利用这一点,把他整得团团乱转的。这个家伙,是叔叔一手提拔上来辅佐自己的,对自己,对自己的叔叔也算是忠心耿耿了,就是有点儿讨人嫌啊。他朝着话务员高声叫了起来:“告诉小犬参谋长,虎头山上可能存在着一个巨大的武器库,周边所有新四军和游击队的武器装备,基本上都藏在这里,甚至于省城附近的新四军,也经常到这里来取用武器,我们必须摧毁或者充分利用这个武器库,只要毁掉了武器库,新四军就算占领了县城,也呆不了多久的,省城的皇军也可以趁机对新四军进行打击,所以,他必须得带所有的士兵来虎头山,一个也不能留下。”

一会儿,那个话务员又跑来了:“联队长阁下,小犬参谋长说了,他一直没有这个方面的情报,虎头山附近也没有发现较大股的新四军和游击队,他得仔细地问一下。”

小野太朗几乎要气炸了,这条狗,以后安排他在妓院里面专门接客好了,八格牙鲁的,既然敢不听我的命令:“告诉小犬蠢二朗,叫他立刻打电话到我叔叔那里证实一下消息的可靠性,同时再告诉他,要是五天之后他还没有到达虎头山,就让他直接把肚子切了,我会很好心地替他砍掉脑袋,解除他的痛苦的。”

吱里呱拉叫了一通之后,小野太朗这才安静了下来,他知道,他叔叔一定会替他圆谎的,只要有他叔叔的命令,他小犬就是爬,也会爬到虎头山上来的啊,这个家伙,见到叔叔就跟老鼠见到猫一样,两条腿直打战,要知道,他的老婆现在还在自己的妓院里面兼职,每个月为小犬赚了一大笔的钱,小犬正在考虑把自己的三个女儿也送过去发财,怎么敢得罪自己的衣食父母呢。想到这,小野太朗不由得高兴了起来,这个家伙,经常在联队里与自己抬杠,回到东京以后,自己一定要好好光顾一下他的老婆和女儿,不过,不能给钱,给钱,小犬蠢二朗还巴不得呢。

回过头来,看了看在大太阳底下晒得晕头转向的井上三朗以及他的手下,小野太朗不由得咧开嘴笑了起来。他挥了挥手,叫来了军医:“得出结果了没有?井水里面有没有毒啊?”

“从现在的情况下,井水里应该没有毒。我观察了一下堡民们所用的毒素,他们一般只用植物毒素和动物毒素,这些东西,长时间放在水里,很快就会失效的,堡民们也应该知道这一点,我想,井水应该是正常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