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笑忆军旅生活(二十三)

[face=新宋体][/

---患难中方显军人情---

(上)

那是八三年8-9月份的事,通过复训队当代理13班长期间的锻炼和考核,现我已是驾训队11班教练班长了。自我感觉挺牛的:同年兵第一个放单独驾驶、第一个带助手还是带同年兵、第一个带新兵、第一个当代理教练班长、现如今又第一个当正式新兵教练13班、班长,心里的确挺美的。现在学员们以进入山地驾驶课目了,就目前来看咱带的11班学员总体和其它班的水平差不多,要知到咱可是全师最年青的教练班长,能有带出这个水平早已是心满意足了。这次山地驾驶训练部队是住在溪南县的一个林场,帮林场拉木材和毛竹搞以运代训,这段时间都是跑漳平县装火车,两天一趟(一天在林场集体装车、保养车辆,一天上路跑)。

今天是拉毛竹去漳平火车站装车,驾训队文指导员上我的车指导工作(文指导员是军校刚毕业没几个月的见习生,是我汽车连我们一排的见习排长。)因是刚来没多久大家也不是很熟,所以常上我的车;一来指导工作、二来联络一下感情。今天他一上车就叫我坐门边上休息他来带学员,车子一边跑我们一边寥。老‘解放’在盘山公路上象老牛一样慢慢的爬着坡,寥着寥着我就睡着了。睡梦中突然就听到指导员大叫:“怎么开的?怎么开的?快刹车、快刹车!”我还没睁眼就己感觉到车子出事了,一睁眼就看到自己的车前面根本没路面在往山下冲,我本能的去踏附刹车此时指导员的脚已在附刹车上了……

一阵排山倒海的冲刺,老‘解放’冲到了山底停了下来。还好老‘解放’没翻但巨大的惯性将毛竹冲了出来,高出车顶的毛竹全飞到车前去了,驾驶室门也被车箱边上的毛竹卡住了。最可怕的是从驾驶室倒车窗里冲进来的4根毛竹,从指导员头上飞过2根,还有2根从指导员颈膊边一边一根穿过。吓死人了随便那根偏点指导员就成烈士了,学员小孙吓的坐在方向盘后哭泣,指导员脸是雪白的也不知是气白的还是吓白的。我也吓坏了,心想坐在车顶上的5个学员怎样了?千万别出人命不然我可全完了。三人都出不去也不说话就听小孙一人的哭声,想着自己的心事。

没多久就听到学员们在叫我们,我急忙大叫:“我们没事!你们都好吗?快来把门边的毛竹搞掉,我们出不去。”学员们七手八脚的把门边的毛竹去掉我们三人才得以爬出驾驶室来,一出驾驶室我就问学员副班长:“有受伤的没有?”学员副班长回答:“大家伙都没事,就一点擦伤。”我这下心才放了回去。这时指导员在大骂小孙:“一车人差点被你害死,老子下半身这就被你害的差不多了。真想一脚踢死你这个浑球…”吓的小孙抱头大哭。我叫学员副班长带领学员返回公路拦后面的车去,看到学员们走远了我对指导员说:“事已出了,你就别再骂了。”我又对小孙说:“别再哭了,再哭也没用。你给我听好了,记住到时上面问就说是我在教练,指导员生病在门边睡觉…听到没有?”小孙点了点头,指导员看着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时十三班的车己停在公路上班长和学员本想下来,看到我班学员在往上爬就没下来。我从驾驶室把冲锋枪拿出来对小孙说:“前面就是一条小河,你去洗把脸再爬上来。”又对指导员说:“咱们上去吧?。”

到了公路上,指导员给十三班长交代:“你们现在出发,注意安全。到了漳平向队长汇报就说十一班翻车了,没有人员伤亡。”送走十三班后指导员叫小孙跟他到附近村庄买干粮解决午饭问题,我不同意指导员说:“没事了!刚才是气头上现在好了,你放心好了!不要说我还是个干部,就算兵龄我也比你长1年就这么没觉悟?你带领其它学员卸毛竹去。”当我们将毛竹卸到一半时指导员他们回来了,给我们带回了饼干大家围坐在车前的土包上吃饼干。指导员叫我陪他到小河边去洗澡,我俩边吃边向小河走去。这条小河离我们出事的车不远也就3-40米的距离,到了小河边河水还真清,我和指导员下了河。河水不深1米4左右在洗澡中指导员对我说:“先谢你了!我想这个事故还是我来担好了,再说咱部队处理事故都是处理在场最高指挥员。我怎么也跑不了再搭上你何苦呢?”我说:“我是教练班长,自然是现场最高指挥员。你是实习干部在部队的路还有得走,总不愿输在起跑线上吧?!我讲的好听入党退伍分工作,讲的不好听背个处分退伍还不是分工作?这事就这么定好了就别再说了。关键是小孙,按过去惯例是没车开了,得帮帮忙。一个农村来的苦孩子这份技术对他将来有多重要?!”指导员点了点头说:“见了队长再说吧。”

等我和指导员洗完澡上来,学员们刚好将毛竹卸完。指导员叫学员们都来洗澡,洗完了上公路等车。下午3点来钟车队回来了,告诉我们队长还没来他要和地方救援队一起来。5点来钟机动车回来了告诉我们地方救援队的吊车有点毛病正在抢修,队长将和救援队一起争取明天一早赶来。叫指导员带好我们在这等候,还给我们带来了晚饭-包子,并告诉我们他明天会把早餐送来。送走机动车指导员叫我带领学员准备过夜的地方,天黑了就不好办了。他说带小孙去村庄买烟去。我急忙带学员回到车边将车的篷布拿到小河边,用毛竹搭架做了一个帐篷,并叫学员们四处找干树枝准备晚上点火用。忙碌了一阵指导员和小孙回来了叫我快把火点起来,我就在帐篷口边用铁锹在沙滩上挖了一个洞在洞里将火点燃。指导员叫小孙把买回的红薯(福建叫地瓜)放到火边烤,指导员自己到河边刹鸡去了。我对指导员说:“这鸡你打算怎么吃?”指导员说:“看我的。”他将鸡先摔死然后也不扒毛就从鸡屁股下刀割个口子将鸡内脏取出,将鸡洗好后又将盐和生姜放到鸡内,又用泥巴将鸡包起叫我拿到火里去烧。

虽说是夏季,山里的夜晚还是有点凉。大家围坐在篝火边取暖、寥天,寥着寥着就寥到了今天的事故上来了。都说小胖子命大我问怎么回事?副班长说:“当时车快下路前百来米时,车子就象海里的小舢板一起一落的。大家知道要出事了,一个个都跳了车就是小胖子不肯跳,我就拉他跳他确死死的抓住毛竹,我把他从车头都拉到了车尾他还是不松手,最后我只好从毛竹上滚下车来。这时车就下路了,我爬起来看着车子往山下冲确没看到小胖子在车上,我想小胖子这下玩玩了。最先跳车的小刘说‘小胖子在山上。’我回头一看小胖子正坐在山上发傻,我急忙爬上山看他一点事都没有,就问他怎么跳得这么高?小胖子他说‘他也不知到’。小刘说‘是汽车下路最后一下毛竹把小胖子弹射到山上的。’大家多少都有点擦伤就小胖子一点没事,怎么就弹射的这么准、这么刚刚好?只能说小胖子命大。”大家都笑开了花,我确后怕的很。

说话间快10点钟了,地瓜和鸡也烤好了指导员又叫小孙把军用水壶拿来,大家开始吃夜餐地瓜烤的香鸡烤的更香,水壶里装的是‘地瓜烧’酒大家吃的可来劲了。指导员说:“吃完了大家睡觉,副班长按排哨兵。”我说:“不用。今晚我包哨。”指导员说:“不行。”我说:“复训队坏车在野外第一晚也是我包岗,今天还是一样。”指导员说:“好吧,大家抓紧时间休息。”大家先是到帐篷里睡,一会儿全又跑回来了说帐篷里凉,大家就围在篝火边睡觉。指导员赔我守夜,小孙也要赔我。指导员叫他睡他还是不肯,还说:“他害了我俩的前程…。”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指导员怕影响学员睡觉带着我和小孙来到了小河边对小孙说:“你再这样没人帮你了,都是战友那来的这么多的名堂精?你也知道按过去的做法你可能开不成车了,你要有思想准备。班长己说了要想办法帮你过这关我也同意,但这些都得等明天见了队长才能办。我和班长都想通了不怪你,你还有什么想法?回去睡大觉。不然我可不帮你了。”小孙听话的回去了。

指导员又脱衣服下河洗澡了,我说:“水凉。”指导员说:“没事。”我和指导员又说到了事故上来我说:“1、是不是毛竹没装好?第2就是制动没用好用急了,刹的急和重放的又快使汽车象舢板行船一样起落最后方向没了下了路?。”指导员说:“应该是第二种情况,当时我也慌了附刹车我也踩了最后手制动也拉死了。你可能不知到我是78年入伍的,79年进驾训队学开车,在当学员时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战场上我们那有车开?学员就是装卸、搬运工,战打完了就考上了安徽、蚌埠军队汽车学校,学校理论多于实际驾驶。本想来到驾训队可以练练开车技术,你到好在边上睡大觉我又拉不下老兵、干部的面子。这下好了不用再拉面子了,这洋象出大了我为了这个面子现成了倒霉蛋子了。”我说:“文指导员你快起来吧水凉别病了,明天见了队长再说吧。”指导员说:“明天见了队长我还是实事求是的说为好。”我说:“不行。你这样一说大家都没得好,小孙更是玩玩了。我担这个责任你没事就有说话的余地,你来担的话连说话的余地都没了。”指导员说:“这样对你不公平。”我说:“保你和小孙要紧。什么公平不公平的。”我俩就这样围坐在篝火边东南西北的寥这时天边出现鱼肚白了,看来天就要亮了。指导员看到副班长和小孙俩醒了就对我说:“你睡一会好了,副班长你来接岗。小孙你跟我上公路迎队长去。”`

也不知睡了有多久就听副班长叫我说:“队长带救援队来了。”我急忙起来和副班长一起向公路爬去,我俩一上公路咱们的机动车就到了确没看到救援队人员(我们的车离公路太远,救援队的吊车吊不了。来时路上又有一辆车发生事故,他们就去救那辆车了)。队长看到我一下就冲了过来问:“你这个教练是怎么当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说:“当时太突然了、西里糊涂就下去了。”队长听到我这样回答气的挥手就要抽我、我急忙转身躲,脸上没吃到耳光,屁股确被队长狠狠的踢了一脚。学员们吓坏了不知怎么办才好,机动班长赶忙将学员带到机动车后吃早餐去了。指导员拦挡着队长,队长指着我骂到:“你以为同年兵你第一个当教练很牛是不是?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到了吧?!你个猪脑壳是不是进水了?有人不但想看你的笑话还想要修理你,你都不知到?想找死是不是?!”指导员忙说:“都怪我生病睡着了。”这时机动班长也过来了说:“都怪我不愿带学员,本该让小李子来开机动车就没事了。”这时候的我只有低头听训的份了,队长和指导员说了很多话…

最后听队长说:“本想没有人员伤亡,叫地方救援队把车搞上来咱驾训队自己花上点钱就算了不打算上报。这下好了非报不可了,咱们怎么向师后勤部、运输科报告?说轻了不行那用不着派修理所来,说重了那还不派工作组跟着来整顿?一个都跑不了。”指导员是见习官对这些看来玩不转。我斗胆说:“就说发动机坏了,先把修理所骗来再说。”队长一瞪眼说:“现在你还敢糊说八道?!想找打是不是?!”机动班长接过我的话说:“别说这是个办法,反正没伤人给上面报告就说人员没事只是车子怎么…怎么了。到时再给修理所打电话说点实情他们好带工具,来了再求潭所长他还是好说话的主,再说:你、我、小李子和老潭关系还很不错。来了再看情况,我看行。”队长一下说不出话来,指导员说:“我看就这样办,师里的电话我来打所里的你打,出了事我来担。”队长说:“要担还轮不到你。看来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我们先上车去漳平县路上再合计。小李子给我带好兵等我们回来。”

我带领学员从机动车上拿下我们的被包和曼头,送走机动车我们就回到了昨夜的营地。我告诉学员看来我们要在这住上几天才能完事,得把营地从新整好并多找干木柴备用。大家齐动手很快就把我们的营地修建的象那么回事,小胖子和小孙到田里抓了不少泥秋中午饭大家就烤曼头吃,小胖子把泥秋也烤成了大家伙的中午菜。吃过中午饭我就到帐蓬里睡觉去了,副班长带着学员们又去抓泥秋去了。睡的正香被人踢了一脚,“起来了!都几点钟了?该吃晚饭了。”队长说,起来一看队长都到我们营地了。晚饭很不错是福建山区特有的一种用象做草席的那种草做的袋装米做出的饭特香,菜是红烧肉用脸盆装着放到我们的篝火上热了可真香阿。吃完晚饭队长说:“指导员你生病,叫你走你不走一定要注意生体。小李你要多照顾好指导员,车队明天停驶一天进行安全教育。”再三教待我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千万不能再有什么三长二短的事发生。

送走队长的机动车天也就黑了,大家伙又围坐在篝火边寥天。我说:“指导员昨晚叫你别下水你不听,这下生病了吧?!”文指导员对我说:“我没事!今天队长骂你好象话里有话,我对咱连也不了解。你是不是给介绍、介绍?!”我说:“行!不过有些事这些新兵蛋子还是不听为好,要不咱俩出去走走?”我和指导员沿着小河边走边寥指导员对我说:“你就把咱连的事不管好、坏全说出来,将来我回连队也好处理事情。”我说:“没问题:…

咱们汽车连的老传统就是讲技术,技术好的兵日子很好过技术不好的兵连说话的地方都没有。比如说今天是星期天没事3个75年的兵想打扑克牌(拖拉机),差一个人也可说同年兵吧,他们不敢叫老兵加入当然老兵自己要加入就太好了,他们情愿不打也决不会叫个76年的兵来打。除非你这个新兵在同年兵里是顶尖高手他们就会叫你加入,1来是对你的嘉奖、2来他们也能玩起来。这主要是讲5年以内的兵,5年以上好象就不太分年份了。出车在外坏了车不要紧只要能把车开回去就是英雄,车子坏在外面回不来的全是狗熊一个。连队的理论就是小毛病为什么修不了?!大毛病为什么不提前发现?!据说这都是老祖宗三个国民党兵留下来的,他们可是抗战时美国兵赔训的驾驶兵。你别不信我给你讲讲老传统:咱汽车连在四野那时可不叫汽连叫运输连都是骡、马车,后来缴获国民党军的汽车装备了我们连,当时只有三台车三个俘虏兵,这三个俘虏兵就是我们的祖师爷,他们吃不了我军的苦(其实我军给他们开的是高干灶),老逃跑部队要派兵去抓还不准带枪怕打死他们,还不能打骂他们一不小心他们就罢工,部队没办法只好派一个连来警卫他们,一人一个排。你说我们的祖师爷牛不牛?!你说这么牛的祖师爷的弟子应该是多么牛的兵。 70年我们连才8台汽车其它都是骡、马车,到了79年我入伍我们连己有100多台车了。

汔车装备的虽然说很快,但我们连对技术的要求和管理还是非常高的。据说老连长(已转业了)每天吃饭时就坐在连队大门口吃还背对着路,每台返回的车从他身后一过。老连长就能听出是几号车,有没有毛病。没毛病你该干什么干什么,有毛病你又不知到那好回到车上找、请老兵教都行。总之要是等到老连长来到车边指点你时,你不脱层皮也差不多了。咱连的现任郑指导员是机炮连调来转行的技术差,老兵们都看不起他、他也和老 兵说不上什么话。他不太管老兵们但对新兵非常严,新兵的技术当然不能和他比了。可我这个当年新兵尖子确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也和老兵一样不买指导员的帐。连里军事技术比武考核连长叫我放指导员一码我也不听,猛冲、猛打加猛争把个指导员的脸搞的没地方放。还放话说指导员不行和我比差的太远,一下就和指导员结了仇。下炊事班准备修理我、到复训队等着修理我、都被我滑过去了,看来这下进去了。”

文指导员接口:“还难说,我给后勤部的电话说是在没人的情况下车溜下了山,后勤领导虽然很生气但还是没说要亲自来。队长给修理所长打电话得知修理所以接到救援命令,所长本人还是调查小组长。最后是怎样的结局都得看所长来后的表现了,到时就得看你们的关系铁不铁了。”我说:“这事谁也不能打宝票,得所长大人本人说了才算数。我是高中毕业就来当兵的学生兵,对官场的事一点也不懂。指导员你的经历应该多点吧?”指导员说:“现在我们是私下谈心,你就别指导员长指导员短的叫我小文、老文都行。我高中毕业上山下乡当了两年知青后才当的兵,对社会应该说比你懂点,但不会很多。学生的同学友情、上山下乡的知青友情、还有就是参军后的军人战友情,说一样又觉的不一样,说不一样又觉的好多地方差不多吧?!我也说不好,总之感觉战友情应该要更高尚点才对。”我和指导员顺着小河边走边寥,望着满天的星星嘴上都没说心里应该都在想一样的事,就是事故这一关能不能过的问题。答案一切都得等待修理所谭大人-谭所长的到来方能知晓…

天亮了,新的一天又来了看来今天又是个大热天。大家起床洗刷完后都上公路等机动车送早餐来,没等多久车就到了,吃完早餐大家自由活动。机动班长告诉指导员:“队长叫我今天白天就和你们一起等修理所的人,等他们来了再回去。”指导员就说:“那好。我和小孙给你的车站岗和等修理所的人,其他人还是先拣干柴火去。小胖子你的任务还是抓泥秋,两位班长有幸趣就跟小胖子抓泥秋好了。”机动班长喜欢干这活就和小胖子去抓泥秋了,我不会这活我就说:“想想还是睡觉好。”机动班长不干非要我赔他去抓泥秋。我摸到了泥秋就是抓不上来,他俩还真行不一会就抓了不少上来。

---(待续)---


---患难中方显军人情---

上午 10点来钟咱们的救援大军-修理所在谭所长的 率领下终于来了,谭所长戴着墨镜、穿着修理夹克服开着他那宝贝敞蓬‘北京’大屁股破吉普车领头,后面跟随着一辆修理工程车和一辆吊车大摇大摆的开了过来。我和机动班长急忙往公路上爬去迎接,看来还是晚了一步。老所长正在熊指导员起劲,指导员没和老所长打过交道正一头雾水的站在那发韧。机动班长是所长老乡急忙上前:“报告所长!驾训队机动班长向您报告;因驾训队住训地离事故现场很远,队长现正在住地对教练、学员进行安全教育。故派我前来迎接所长,并告诉我一接到所长就赶紧向他报告,队长好来给所长接风。报告完必。请指示!”老所长一听这话脸上有了乐意,老所长就喜欢这一套。谁敬他一寸他回谁一丈都行,谁不把他当回事,那行他非跟谁干到底。指导员那知到这些事?!老所长说:“急什么?有什么好通知他的?!你先别急着走,快中午了吃过午饭再说。”他又对身后的修理班说:“把车停好,埋锅造饭。”

我看火候差不多了,急忙上前和老所长套近乎。老所长看着我说:“你怎么就这么没鸟用?!”我低着头认罪得说:“说来话长,总之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老所长一挥手:“得、得、得,我来不是听你认罪地,你把这些话留好了到时对上头领导说去。我这次来只带了修理班,没带炊事班中午这饭你给老子上灶。吃好了好干活、好说话,吃不好你再看老子怎么收拾你。”“听令!”我回答到。说干就干修理所就是修理所炊具都高级,炉灶是登陆艇上的柴油汽化炉,那火力大的象馆子店的灶特好使。指导员又买了几只鸡来,烧水扒毛烧饭做菜。中午这餐有鸡、有泥秋还有‘地瓜烧’酒老所长吃的非常满意,午休到2点来钟老所长开始排兵布阵;:“修理班全体人员下山将事故车分解成各大总成,驾训11班留1人在公路上给车辆站岗其余人员都去给修理工打下手。机动班长和11班长跟我执行特别任务。”就把指导员一人给放到一边没安排。

什么特别任务?赔老所长抓泥秋的干活。我那行?紧忙把小胖子叫上跟老所长下田去了,指导员就赔小孙在公路上给车站岗。老所长还真是个玩家高手,5点不到一脸盆小鱼、大半脸盆的泥秋还有一脸盆的田螺到手了。老解放的驾驶室和车箱己被分解下来了,老所长对工程进度顶满意的。下令收工搭帐篷准备过夜,修理所的帐篷也建在我们一起并将炊具也移到小河滩上。晚饭还是由我来做,菜搞了3盆河鲜外加1盆地瓜滕青菜美美的一顿晚饭。老所长喝着‘地瓜烧’酒、吃着河鲜又开始安排下一步工作了:“吃过饭小谭(机动班长)回去告诉你们队长,明天把兵全部带来的同时叫他们把被包带全带上。公路上的汽车指导员你晚上给排个岗,第一台车的车头和最后一台车的车尾的20米处点上火。小李子(我)、小安子(我同年兵、老乡。修理工)跟我执行特别任务去,其它人员吃过饭活动一下抓紧时间休息。”

吃过晚饭大家都跑到小河里洗澡玩耍,7点多钟了机动班长还没走的意识老谭下令小谭快滚蛋。所长带着我和小安子爬上公路将小谭送上车,看着小谭将机动车苏联‘卡斯51’开走后所长叫哨兵小胖子把火点起来。所么长从工程车里拿出了一把56式半自动步枪叫我拿着,小安子拿了把冲锋枪我说:“修理所还配步枪?”老所长说:“你懂个屁!步枪打猎准,我特意从枪械修理排借来的。”我一听说是打猎去可高兴了,大家爬上‘北京’大屁股所长亲自驾驶将车调头下山。下了一段山路所长将车开进了一条小路慢悠悠的开着,我急了说:“老大爷你行不行?不行我来好了。”老所长说:“你急什么?这么早野味都还没上班呢。我问你这次事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老子老老实实的讲来,不然的话老子叫你和你那狗屁老乡队长还有那新兵蛋子排长统统完蛋没一个好!你信不信?!”我赶紧讨好说:“所长爷爷救命。爷爷您可不能见死不救阿!”老所长说:“老子救你们也得救个明白,老子总不能被你们骗了、耍了,还傻瓜一样再去骗上头吧?!你小子想清楚了再说,如果老子认为你还是假话的话等下打完猎后,老子叫你一个人走回去你信不信?!你给老子想好了再说。”没办法老所长太毒了,我只好把连队长都不知到的全部经过,包括想救学员和指导员的思想都告诉了老所长。

这时老所长以将车停了下来抽着烟说:“你也不想想你自己是个什么玩意?还救这个救那个,你能否救得了你自己?!你也太没个x数了吧?!”事实的确如此我无言可对只有低头认罪装可怜。所长把抽完的烟狠狠的投了出去,从我手上接过步枪瞄了瞄说:“太自不量力了!干这傻事,象个当兵的人。把眼放亮点,下车巡逻!小安子听了有何感想?这才是当兵的人,不过你可别学他的样当傻子。”走了几步所长又说:“这样说来这个小排长有点不地道了。”我忙说:“他又能有什么办法老呢?当了军官谁不想在部队把官再当大点,刚出道就撞上这事叫谁、谁都不好受。”所长一挥手轻声说:“有情况别出声,蹲下别动。”说完他自己猫着腰向河边摸去了,没多久传来一声枪响我和小安急忙上前,所长说:“打到了!过河。”我和小安刚要冲下河去,所长又说:“算了,等下再说。小安子把枪给小李子,小李子你回去开车。慢点开,我和小安子继续往前巡逻。”

我往回走了几公里才看到‘北京’大屁股急忙开车去接所长,追到所长时他俩正在争吵。我把车调过头他俩上车所长还在骂小安子:“你个混球,老子还没开枪你开什么枪?到手的野味没了。”小安说:“你半天不开枪我急阿。”

我说:“怎么了?”他俩来了个齐声:“别提它。”大家全笑了,车到第一次开枪点停车。我和小安跟着所长过了河在他的指引下来到一块地瓜地傍,好家伙一只大野猪倒在那有百来斤重。三人兴奋的七手八脚的往回拉装上车三人都累得气都接不上了,全身都是水还有点凉。老所长发令:“回营。”我开车往回走不敢开快,一快风就大特冷。走着走着突然发现一群野猪过马路,我一紧张来了个急刹车还熄了火。老所长坐在副驾驶坐上站起来就是一枪,小安子从车后坐跳下车来了一个长连射。灯光下一条3-40斤重的小野猪被击毙在路中间,三人高兴的装车、走人。所长笑骂道:“还好不是打仗,看你俩个熊样。一个吓的不会开车了,一个吓的乱放枪。小李子当时你狠一脚油门撞也能撞死几味吧?!小安子你打到那去了?我当时看到天上掉下好多星星、天上星星有的是真怕你把月亮给打下来了,那可是犯下世界级的罪行了。”我和小安子都乐的狡辩我说:“就怕你俩没开枪的机会,不然我早冲过去了。”小安子更决:“这条就是我打的!你老眼昏花才不知打那去了。这是一条死的起马还有7-8条伤的,不信你下去找准保还能找上7-8条来。”气的老所长非要停车让小安子下车去找,小安子在后坐推我意为快走。…

回到营地可热闹了,学员们都起来了抬猪下山烧水杀猪指导员亲自抄刀。小安子明天还要上工睡觉去了,老所长穿条短裤在帮指导员抄刀。我叫学员帮洗他俩和我的衣服,我的换洗衣服都在驾训队营地,只好先光屁股烤衣服。把野猪处理的差不多了,天也大亮了。队长带着机动车送来了早餐糖包子和奶粉,开水冲奶粉吃糖包在当年陆军的早餐中是不多见的高档早餐了。吃着早饭队长向老所长请示工作安排,老所长说:“等下你驾训队走时学员得留下一半来,把铲子和镐子,还有被包带都给留下。得修条便道,不然拆下的总成大件上不了公路。”队长说:“行。就这么定每台车带两个学员走,留4个下来修路。我带事务长去县城再买点菜,晚上驾训队和修理所就在这河滩上吃篝火晚餐。”所长说:“不行。你得留下指挥你的兵,现在你的主力在这里。指导员你去采购。怎么不行?!这里我最大营级,你副连他见习。”队长、指导员忙说:“行、行、行。”

吃过早饭指导员要带队出发了,我急忙叫住指导员说:“我看有门。你去县城买几瓶好酒和好烟算我的,到时给所长老爷送上。”指导员说:“我知到该怎么做你就放心好了。”送走指导员后老所长又发话说:“队长,小李子和他这个班就不参加修路了,都帮厨好了。”队长说:“你老大怎么说怎么好。你还是先把便道的走向定一下,我好开始派工了。”安排好修路工作,队长和所长回到河滩边看炊事班加工两条野猪时所长对炊事班长说:“你先把猪头和下水放到大锅里煮,中午就用这汤下面条好了。”炊事班长说:“行,没问题。”所长又叫我把两个猪肚用小锅单独煮并告诉队长和我:“野猪身上就数这肚子值钱了,你们看这个肚子上这些青紫斑块,每一个斑块说明这条野猪吃过一条毒蛇。吃了几条就有几个斑块,斑块越多越值钱。看这条小的肚上就1个斑块,这条大的有7-8个斑块可算的上是极品山珍了。中午我们几个用这汤下面条可是享受山神的待遇了。”看来老所长没白在老家湘西十万大山里生活过。

我 们驾训队炊事班的大锅是野战用的,是烧柴火的所以我班的学员现在主要任务就是满山的找干柴。我用 修理所的柴油灶用小火煮猪肚也没费劲。 所长和队长坐在不远处寥天喝福建的功夫茶,我正想送开水过去队长叫我:“滚过来。”我急忙拿上热水瓶跑了过去。队长又骂了我一餐,看来所长已把事故的真实原因告诉了队长。我还能说什么?赶快低头认罪听训好了,队长说:“说你什么好呢?!这么大的事你都敢不对我说实情,你把我当什么了?老子对你还不行?还不够好?!老子这个队长就当的这么失败?!就不说老乡这一条你也不应该这样对待我吧?!”我忙小声的说:“不是没时间没机会吗。”看来队长是真火了说:“老子一脚就踢死你这混球,‘没时间、没机会。’我看你是根本就没想说。”所长说:“老黄算了!小李子也难,好在没伤到人。小李子兵没当几天咱军人的胸怀到长的不错,象个兵。”队长回所长的话说:“老潭,官帮兵,老兵帮新兵。这是咱们部队的传统,我没说的。但咱部队也不是铁板一块,你修理所在新建中,这1年多都住我们连队,小李的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他是我老乡,我也关心得比较多,所以比较了解。说到底,他这个兵啊,头两年的新兵没当好,有人和他过不去,这个事你应该也知道。他要把这事担下来,我估计他就有好日子过了,这事捅上去了,我这个小副连长是绝对帮不了他的。你说是这个理吧?”老所长说:“你说的话也对,但天无绝人之路。想当初,小李在炊事班的时候,没少拍我的马屁,说到底,这小子还是聪明的。这不,用上我老头了。这次后勤部任命我为调查组、组长,还不是我说了算。小李啊,你忙你的去,我和你们队长商量商量怎么救你。”听到这里,我心里乐开了花,屁颠屁颠地跑去忙我的炊事工作了。

下午 3点左右车队返回了,机动车也把今晚加餐的菜买回来了。我们班这时干的活事就多了;刹鸭、刹鱼、洗菜烧火,后来我又叫我班学员在沙滩上用沙堆起一个个小平台每班一个当桌子用。其它班的学员这下可苦坏了肩扛、手拉往公路上运配件,一直要运到离公路不远的地方吊车才能将配件吊上公路。最难的是车箱体积又大,又是木头做的怕搞坏,最后是在车箱下绑了几根毛竹硬往上拉最后再用工程车的铰盘才铰到吊位。把分解的‘老解放’全部吊上了公路,这时天也黑了下来。几位领导都松了口气,队长下令:“各班先洗刷一下,准备开饭。13班学员到沙滩上多点几堆火做照明用,13班学员先当招待员最后上桌。”什么叫大鱼大肉?这才是;每班一脸盆红烧土豆野猪肉、一脸盆红烧鸭、两条鱼也是一个脸盆装,一脸盆野猪和鸭下水汤、1盆青菜,每人一瓶北京‘五星’啤酒(漳州和北京啤酒厂联营产的)。

队长、所长、指导员、事务长,机动班长、修理班长还有两个修理所驾驶员和我一桌,我是负责上酒上菜的。这桌的啤酒不算还多了瓶‘茅台’酒(当时是8元一瓶,我一个月的经贴费。)、两包‘中华’烟,这都是指导员的功劳听他讲是从漳平县委求援来的。吃着大鱼、大肉喝着‘茅台’酒,队长首先代表驾训队向所长及修理班表示感谢-干杯。我呢不停的上菜什么野猪肚、野猪耳、野猪腰等等都是野猪的副件菜。大家喝着酒寥着天,寥着寥着就寥到了被分解的‘老解放’身上来了。老所长喝的脸也红了脖子也粗了叫我坐到他身边,我给所长倒了一杯‘茅台’酒真香端起先往自己嘴里送了一口,辣的我全吐了出去(我不会喝酒,只是想品尝品尝这国酒的味道),把个所长心疼的直叫:“不会喝你闻闻不就行了?!浪费可耻!这可是国酒一瓶是你一个月的经贴。”所长夺过当酒杯的茶杯,话里有话的对我说:“小李子、出了事故你勇于担责任,这没得说。但你起码要把事情说清楚吧?不把问题搞清楚,怎样让大家吸取教训?这也抱括你自己,你说对不对?!”等等…我无言对答…

就在这时只见指导员站了起来,狠狠的喝了一大口酒对着我说:“谢谢你了-11班长!不说清楚我这几天觉都睡不好。老所长说的对:‘不把问题搞清楚怎样让大家吸取教训?’出事那天11班长在门边睡觉,当时是我在教练小孙。下坡时小孙开的快了点,我叫他减速小孙减速时制动没用好用急了,刹的急和重放的又快使汽车象舢板行船一样起落最后方向没了下了路。当时我也慌了附刹车我也踩了最后手制动也拉死了,应该来讲是我的经验不足是最后造 成这次事故的主要因素。”所长和队长对望了一眼说:“好!看来这‘茅台’酒到底是国酒,这酒后方显咱军人本色。事故原因查清了,我也好向上交差了。明天就把‘老解放’给装回原样,后天你们就能回复正常训练了。”我说:“有的配件都坏了怎么办?”所长说:“我和你们队长早就定好了,吃过饭你和机动班长带上小安子连夜返回修理所,水箱领个新的来其它的修理所都有旧的。两个前挡泥板找不到的话就先把教学车上的卸了拿来。”我又说:“所长大人!你又怎么向上汇报?”我是怕指导员受影响,所长瞪了我一眼说:“你那来的这么多屁事?!我们来了就是把‘老解放’车从小沟里铰上来,又没干其它的事。汇什么报?我又不想报功,谁还能把我怎么样?!”队长和指导员再次代表驾训队敬老所长酒,感谢修理所的帮助。

吃过晚饭各奔东西,驾训队在1班长的带领下返回住地。我班学员继续留守现场,所长、队长、指导员和事务长坐着‘北京’大屁股吉普车又去打猎去了,我和机动班长还有小安子开着苏联‘卡斯51’车回师修理所。一切顺利,第二天上午我们就返回了现场晚上‘老解放’就起死回身了,我班也返回了驾以训住地。所长在队长的激请下也来到了我们住地过夜,第二天将对驾训队所有车辆进行一次技术检测。

---(全文完)---fac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