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祸起萧墙 第七节 哗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自五月初在军事会议上,王长胜主张把淑妃交出去,从而在龙天这儿碰了一鼻子灰,差点被姜海当场扇几个耳光子,会议结束之后王长胜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地溜出了纱帽山总队军营,走在台北镇的街道上,王长胜的心中很是郁闷,在借故支开了警卫员之后,王长胜独自一人来到了镇郊的一座大宅院。


“您回来了?”,两个娇媚无比的年青女人打开了宅门,朝外面探出头窥视了一会儿之后,弯下腰身把王长胜接进了宅子里。


这座宅子挂名在一个倭国商人的名下,实际上这里面只住着两个倭国少女,她们就是年初由足利义持亲自挑选,准备送给龙天的两名貌美如花的女间谍,一个叫松下库代子,一个叫柴冈川库子,虽然她们长得娇艳不俗,不过龙天一眼就看穿了足利义持的美人计,所以婉言谢绝了足利义持的一番“好意”,倭国使节片山小次郎离开台湾时,在台北镇留下了一个倭国贸易代办处,这两个女人就一直留在了台湾。


倭国在台湾的名气是非常臭的,以至于走在街上都会有人朝你吐口水,不过代子和库子除外,自古以来是英雄难过美人关,甚至有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名言,代子和库子倚仗自己的美貌,频频地在台湾四下活动,几个武警军营更是她们的留恋驻足之地,不过除了位于台北镇郊的内卫支队军营之外,其他支队她们只能远远地站在二十米开外过一把眼瘾。


年初从倭国使团一行进入台北镇开始,龙天就安排王长胜的内卫支队负责监视,刚开始王长胜还能镇定自若,不过随着时间一久,特别是在两位“电眼美人”频频抛出的媚眼引诱之下,王长胜终于把持不住,在一个醉酒之后的夜晚,一脚踏进了两个女人设下的圈套里,爬上了她们的床。


自知触犯了部队纪律,王长胜初时懊悔不已,确实也老老实实地安静了一段时间,不过最终还是拗不过美人的频频诱惑,终于彻底沦落为 “裙下之臣”,三人在这座宅院内疯狂地云雨交欢,把部队纪律、把妻儿老小统统抛在了脑后。


在美人的千般柔情万般引诱下,王长胜对她们惟命是从,部队的一些绝密情报源源不断地流出了台湾,甚至于连部队装备不久的迫击炮,倭国的足利义持都能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时间一长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台湾县的公安局长张继宗便是其一,不过王长胜行事非常小心,张继宗虽然有所怀疑,不过始终抓不到确凿的证据,所以才会有张继宗吞吞吐吐地向龙天汇报部队某些军官有问题,可惜的是并没有引起龙天的重视,龙天就是这样,相信一个人会相信到底,他对自己的部下有绝对的信心,但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差点让他死在王长胜的手里,间接地死在足利义持手中。


“咦,来客人了?这位是谁啊?”,王长胜左拥右抱地进得屋内,突然发现屋子里多了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此人五短身材一脸萎琐,身着青衣长衫头扎白色方巾,一副明朝书生的装扮。


“王将军,久仰久仰”,来人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不过却朝着王长胜深鞠了一躬,一看就是知道是倭人,也只有倭人才会把鞠躬礼节发挥到了极致。


库子和代子分别拉住了王长胜的手,坐在了椅子上,而两个女人则坐在了王长胜的两条大腿上,王长胜左搂右抱,样子颇为亲昵。


“自我介绍一下,鄙人田中龟一,这次受义持将军所托,特地前来拜访王将军,并且给王将军带来了一些礼物”,田中龟一彬彬有礼的说道。


两个女人对着王长胜点了点头,王长胜微微一笑,“谢谢义持将军和阁下,不知道这次义持将军又有什么要我做的?”,每次收到礼物,必然会附带一个条件,这已经是他们之间的交易行规了。


“哟西”,田中龟一满意地点点头,“王将军真是快人快语,这次我们义持将军想要一个脑袋,如果不是太麻烦的话还想要一个人”。


“哦?一个脑袋?一个人?阁下不妨直说”,王长胜放下了两个女人,惊讶得问道。


“龙天的脑袋,怎么样?”,田中龟一吹了吹杯中漂浮着的茶叶,若无其事地啜了一口。


“什么?你们要我杀首长?你们。。。。。。”,王长胜猛地站了起来,脸上顿时怒气横生,就差拔枪相向了。


田中龟一平静地放下了茶杯,左右使了一个眼色,两个倭国女人又再一次把王长胜拉回了椅子上。


“如果王将军不想办的话,那就算了,我这就回去禀报义持将军”,说完田中龟一站了起来,佯装要离开。


两个女人拼命地摇着王长胜的肩膀,松下库代子抛出了几个媚眼,然后坐在了王长胜的腿上:“别生气嘛,刚刚你不是说过吗?你们的首长为了一个女人,不惜与明朝开战,为此你还被训了一顿,你就不能为了我和库子做一回英雄吗?嗯?再说了凭你的本事,何必屈从于龙天之下,只要杀了他,如果你不想呆在台湾的话,就跟我们一块儿回日本去,义持将军绝对不会亏待你的,而且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在一起,那样该多好啊”,说完在王长胜的脸上留下了一点口水。


“这,唉。。。。。。”,王长胜长长地哀叹了一声。


田中龟一很狡猾,他的话中有话,王长胜当然明白,只是现在他已经上了賊船,已成骑虎难下之势,万一田中龟一翻脸,事情让龙天知道的话,王长胜也是小命难保,思忖良久之后,王长胜一拳砸在了桌子上,“一不做二不休,我干了”。


田中龟一露出了狡诈的笑容,又坐了回来,“哟西,王将军真不愧是当世豪杰,佩服佩服”。


“不用说这么多,足利义持想要的那个人是谁?”,此时王长胜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主动向倭人请缨了。


“听说你们有一个叫小梅的女人,是个兵器行家,我们义持将军非常喜欢你们的火器,希望王将军能帮忙把这个女人弄过来,我好带着她回去向义持将军交差”,从头至尾,田中龟一的脸上一直都挂着狡黠的微笑。


王长胜想都没想就一口应承了下来,对他来说,既然连龙天都敢下手,抓个小梅算什么,就这样,足利义持的“借刀杀人”之计就在这座宅院内开始了最后的冲刺阶段。


王长胜只知道他得到了两个倭国女人的第一次,却不知道她们的N次都交给了他的手下,内卫支队只有千余人,三个大队长也先后被温柔乡征服,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说的就是这个。


只有副支队长刘大江没有掉进去,不过刘大江生性谨慎小心,虽然他知道王长胜有问题,不过他还不敢公然得罪王长胜,在收了王长胜的一万两银子后,便采取了放任自流的态度,让龙天绝对想不到的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他的内卫支队从上到下都差不多烂透了。


五月二十九日,天上淫雨霏霏,时而平空炸响几个惊雷,坐在办公室里龙天总感觉浑身不逮劲,整个人的心情都随着天上的雨有些烦躁不安,趴在桌上写了写材料之后,他拿起了电话准备了解一下桃园那边的战斗情况,不过意外的是电话一直接不通,龙天都快把摇柄给摇断了,桃园接不通、基隆接不通,就连五公里外的县政府也接不通,龙天的心里隐隐地感觉到有些不安。


与此同时,王长胜已经做好了哗变准备,他先是把军营里不愿意跟随反叛的二百名官兵关押了起来,然后率领八百人兵分两路,一路由他亲自率领二百人冲向县政府,那里正举行政务会议,小梅也例席了,县政府的保安是由内卫支队负责的,所以王长胜知道小梅的行踪,另一路则是由手下的两个大队长负责,领着六百人扑向纱帽山总队军营。


目前武警部队大部分官兵都在桃园前线作战,总队军营里只有一个侦察中队和一个警卫排,以及一些机关后勤人员,总人数也不过三百人,王长胜最终还是不敢直接对龙天下手,便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两个大队长李一鸣和赵虎。


“站住”,哨兵小李大喝一声。


李一鸣笑容可掬地走到了小李身边,“是小李啊,我是内卫一大队的李一鸣啊,接首长命令,我们是来领取弹药的”。


“领取弹药?好象上面没有交待过,李大队长,要不你先等等”,小李转身对着岗亭里叫了一声“小张啊,你到去找排长问问,是不是内卫支队今天来领取弹药”。


小李刚刚转身,李一鸣突然间一把勒住了小李的脖子,后面的赵虎也快速闯进了岗亭内,与小张打斗起来,警卫排都是有真功夫的,小张很快就把赵虎给打趴下了,不过还没等他发出警报,就被冲进来的内卫战士给制服了,岗亭外的小李并没有选择打斗,而是第一时间从腰间拔出了手枪,一边挣扎一边拉开保险朝天鸣枪示警,终因窒息时间过长而壮烈牺牲。


“哪儿打枪?”,龙天快速地冲出了办公室。


“哒哒哒。。。。。。”,由侦察大队负责的第二道哨位很快就发现了情况,立即朝天打了一梭子,枪声惊动了整个总队军营,几乎所有的干部战士都冲了出来。


王长胜千算万算,漏算了一招,那就是现在是战争状态,总队军营实行的是双哨双岗,第一道是警卫排,第二道是临时设置的,两个侦察大队的哨兵一个佩手枪,一个佩冲锋枪,李一鸣率人过了第一道哨位,尚且还暴露了目标,在接下来的第二道岗哨上就遇到了大麻烦,最终他们的偷袭计划没有得逞,被迫改成了强攻。


“啪啪。。。。。。”,六百名内卫战士开始向军营发起了强攻,密集的子弹飞向了侦察哨位。


“哒哒。。。。。。”,哨位上只剩下了一挺冲锋枪,哨兵虽然身受重伤,不过依旧平端着AK47扫射着。


打光了一个弹匣之后,侦察兵终因失血过多牺牲在哨位上,完成了一个哨兵的光荣使命,在他的枪下,赵虎死于非命。


“冲啊。。。。。。”,李一鸣挥舞着手枪,率领内卫战士发起了冲锋。


以楼房为依托,以花坛为掩体,三百名总队机关的干部战士,所有人都自发地投入了战斗,军械库已经打开了,所有的干部战士都领到了枪支弹药,龙天虽然不相信眼前的事实,不过他仍旧端着冲锋枪加入了战斗的队伍。


“啪啪。。。。。。”,“哒哒。。。。。。”、“轰、轰。。。。。。”,手枪、马枪、冲锋枪、手榴弹,纱帽山军营陷入了胶着的战斗之中。


曾经吃同一锅饭,睡同一张床的生死战友,在私欲面前变成了生死仇敌,没有人再顾及什么战友之情,没有人再忌讳什么军官与士兵,疯狂的战斗让每一个人都失去了理智,进攻的一方喊着要杀死龙天,防守的一方则喊着誓死保卫首长,能不能杀死要靠武器说话,能不能保卫靠的也是手中的武器。


“淑妃,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去,这儿危险”,龙天正在换弹匣,突然发现旁边有个熟悉的身影,仔细一看吓了一大跳,上官云薇竟然也加入了战斗,她费力地用双手扣动左轮手枪的扳机,动作非常迟缓而笨拙,龙天都已经打光一个弹匣了,她还只开了两枪。


上官云薇转头看了一眼龙天,露出了一个清纯的笑容,“首长,是你说的,所有总队的干部战士全部加入战斗,我也是武警战士,所以。。。。。。”,上官云薇又开了一枪,瞎猫碰到了死耗子,还真的给她打死了一个。


“你。。。。。。”,龙天哑口无言,眼看着内卫战士又爬起身冲了上来,龙天奋力地把上半身暴露在外的上官云薇拉了过来,用身体将她护在了身下。


战斗还在激烈地进行着,除了侦察中队和警卫排之外,机关人员的战斗力确实让人不敢恭维,拿惯了笔现在突然改拿枪了,这样的战斗打起来的确让人捏一把汗,幸运的是对方只是内卫支队,平时的工作是站岗放哨,战斗力谈不上很高,否则如果换做是特勤支队的话,估计龙天他们就危险了。


幸好有了哨兵的警觉,也多亏了有英勇善战的侦察中队在身边,双方暂时打成了平手,总队军营内出现了短暂的平静,双方都在抓紧时间休息,等待下一场攻防战的展开。


天空突然间裂开了一道缝隙,露出了一束亮丽的阳光,阳光照耀在军营内,照耀在内卫官兵的身上,阳光驱走了心头的阴霾,理智最终战胜了疯狂。


“弟兄们,都别开枪”,龙天突然间站了起来,身下的上官云薇想拉住他,不过没拉动。


龙天扔掉了手中的冲锋枪,走出了作为掩体的花坛,随着龙天的站起,总队的干部战士全都站了起来,不过没有人扔掉枪支,那无疑正中了李一鸣的下怀,四个侦察兵前后左右地把龙天围在了中间,不过挡在前面的战士被龙天大力地推开了,龙天现在就暴露在内卫战士的枪口之下。


“弟兄们,我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们要取我的性命,我知道你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被胁迫的,我在这里可以向你们保证,只要你们放下武器回到军营,我既往不吝,我龙天说到做到,如果你们非要拼个鱼死网破的话,那么就请你们多想想家中的父母家人,你们这是叛变,相信都学过部队条令吧,叛变意味着什么,你们很清楚,现在我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考虑,三分钟之后,你们如果还要继续进攻,那我只有调迫击炮了,好,现在开始计时”。


龙天的这一番话软硬兼施,主要用以分化他们内部,平心而论,龙天还是愿意相信大多数战士都是明事理的,对于那些死硬份子,他想到了用迫击炮,不过这是假的,军械库里除了炮弹之外,一门也没有剩下。


李一鸣看见龙天走出来就想开枪,不过被手下阻止了,等龙天讲完话后,李一鸣自己抄起了AK47准备射击,不料此时大多数战士已经幡然醒悟,很快带队的几个中队长和李一鸣被战士们给制服了,此时所有的内卫战士都站了起来,他们很自觉地扔掉了手中的枪支,静等着龙天的到来。


“首长,我错了”。


“首长,我们错了”。。。。。。


“都是好样的,现在听我命令,把李一鸣等人留下,其余的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龙天的精神顿时为之一振。


龙天正集合队伍准备找王长胜算帐,却不料耳边又隐隐约约传来了几声沉闷的爆炸声,细耳一听,爆炸声是从台北镇方向传来的。


“首长,是王长胜干的,他让我们进攻军营,他自己领着两百个弟兄去攻打县政府了”,队列里有人大声报告。


“什么?全体都有了,拿起武器,跟着我跑步前进,目标县政府,出发”,龙天一听心中猛然一揪,县政府里正在开会,几乎所有的政府部门领导都在里面,王长胜真要发狂的话,包括马雯婷在内的政府官员就有难了。


龙天忧心如焚,率领侦察中队和内卫支队的反正官兵,以急行军的速度朝着台北镇开进,一路上只听得枪声越来越清晰,龙天的心情也越来越焦虑,恨不得插上翅膀立即飞到县政府。


利用内卫支队长的身份,再加上县政府的保卫人员都是内卫支队的官兵,所以王长胜带人很轻易地就进到了县政府里,他没有采取强硬行动,而是先走到会议室内把小梅骗了出来,然后交给了早已等在外面的田中龟一,实际上王长胜并没有攻打县政府的打算,他此行的目标只是小梅,由于担心事情败露,所以才领了二百人,结果小梅很轻易地就相信了王长胜的鬼话。


“王将军辛苦了,不过鄙人觉得将军最好把里面的人也一块儿收拾了,这样义持将军会更高兴的”,田中龟一露出了狞笑。


“这。。。。。。唉”,王长胜一跺脚返回了县政府。


最先与王长胜交火的是公安局长张继宗,看见王长胜鬼鬼祟祟地从会场叫走了小梅,张继宗感觉有些不对劲,再加上他一直在暗地里调查王长胜,所以他也很快就跟了出去,当他发现小梅被抓后,立即冲了出来,正好迎面碰到了王长胜等人去而复返,情急之下张继宗拔出手枪直接开火了。


枪声一响,立即惊动了县政府里的工作人员,整个县政府的工作人员除了马雯婷之外,都没有佩枪,两支手枪怎么可能抵得过王长胜的二百人呢?


不过也是机缘巧合,前段时间女兵排的战士们被龙天派到了县政府里,由马雯婷负责,进行一项秘密培训,四十名女兵战士此时全都成了主力,枪声一响,女兵战士们纷纷冲了出来,四十支左轮手枪齐开火,近距离地与内卫官兵展开了激烈交锋,县政府的占地不大,但房屋较多,手枪的近战威力在这里得以充分的展示,女兵们利用有利地形,双方进入了一轮惨烈的搏斗。


眼看着反叛行径已经暴露,王长胜一怒之下,在县政府里甩开了手榴弹,幸好内卫支队装备的手榴弹数量很有限,否则女兵排难逃一劫,十几名女兵战士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排长语蝶焦急万分,领着女战士们边打边退,而马雯婷则拼命地联络龙天,不过由于电话线早就被王长胜切断了,所以她只能寄希望于龙天能在得知情况后带队救援,她万万没想到龙天那边此时也在战斗。


女兵们打光了身上的十二发子弹后,开始抬着伤员往县府后门撤退,王长胜带人步步紧逼,马雯婷躲避不及,被王长胜挟持作了人质,正当王长胜准备对女兵排的姑娘们下毒手时,县府门外响起了救援的枪声,千钧一发时刻,龙天终于及时赶到了现场。


王长胜见大势已去,便与他的三大队长牛军一起,将马雯婷挟持到了二楼的县长办公室里,隔着房门双方进入了对峙状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