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就在盟军突然出现在诺曼底海滩的时候,“卫士”计划仍在继续完成着它最后的使命。几乎与登陆行动同时,一项代号为“托弗莱特”的宣传欺骗战进入了实施阶段。它的主要战术是:由盟国领导人轮流发表广播讲话,通过散步真假掺半的消息来迷惑德军,使其无法判断盟军在西北欧的真正意图。

因为尽管之行“霸王”行动的作战部队已经到达彼岸,但他们是否能在滩头立足并向前推进,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卫士”行动能否继续发挥作用。


9点30分,英国广播公司正式广播了诺曼底登陆的消息。10点钟,艾森豪威尔亲自发表讲话,他把诺曼底登陆说成是进攻的“开始阶段”,并号召各国的底下抵抗力量“遵守纪律,克制等待”。随后,挪威国王哈廉、荷兰首相黑布兰迪和比利时首相皮埃诺特等欧洲流亡领袖分别讲话,他们纷纷声称:盟军“最初的登陆行动”只是“大型战略计划中的一环”,“投入决定性战斗的时刻尚未到来”。他们再三号召本国人民要“保持冷静”,“不要因头脑发热而轻举妄动。”


当天,古老的英国下议院也参加了这一行动中的捉迷藏游戏,在循规蹈矩的繁琐程序后,丘吉尔到场作了10分钟的讲话,他似乎是漫不经心地宣布说:“今天清晨,我们的首批部队已经登上了欧洲大陆......事实证明,我们已经达到了战术奇袭的目的,而随着战局的进展,我们还将向敌军发起一系列出其不意的进攻。”他的讲话给不知真情的议员们留下了这样的印象,那就是盟军还会在其他地区采取类似的行动。与此同时,美国总统罗斯福在对全国发表讲话时,也称这次登陆行动是“一次壮举”,并说:“德军正在准备应付其他地区的登陆战,让他们去准备吧,我们只需要等待战斗的结果就行了”。各国领袖协调一致的言论,对转移希特勒的注意力和稳住德军统帅部,起到了不可估量的巨大作用。


然而。在“托弗莱特”计划的执行过程中,出现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意外变故。法国抵抗运动领袖戴高乐拒绝按照伦敦监督处为其准备的讲稿发表讲话,他坚持要按自己的想法对法国人民发出号召。当晚6点,戴高乐在广播讲话中,唱出了和各国领导人极不协调的调子。他不仅宣布诺曼底登陆就是总攻的开始,而起鼓动法国人民立即举行全国起义。他在讲话中说:“最崇高的战斗已经打响了!我们终于迎来了最后的决战时刻!”戴高乐的讲话马上引起了德国最高统帅部的注意,从而使“卫士”计划面临着一场不堪设想的灭顶之灾。


德国情报机构很快向双重间谍“嘉宝”发来急电,查问戴高乐的讲话为什么和其他人截然不同,他们开始怀疑其他登陆行动可能都是一派胡言,或者现有的部队可能会全部调往诺曼底战场。足智多谋的“嘉宝”对此作出了机智巧妙的回答。他解释说:“在丘吉尔发表讲话前,其好友布雷肯曾经劝告过他,不要对议会讲‘首批部队已经登上欧洲大陆’,而最好讲‘全部部队已经登陆’。但这一建议遭到了丘吉尔的拒绝。丘吉尔认为,以他的政治地位和身份,他‘必须避免歪曲事实,更不能让自己给世界留下不诚实的形象’。”


“嘉宝”还援引了一份盟国政治战委员会发出的指示,该指示要求各级领导人不要轻率地讨论还会发生另外的登陆行动。“嘉宝”说:这份指示的真实意图是掩饰盟军的其他登陆计划,是欲盖弥彰。而戴高乐将军大概是唯一不折不扣地执行了这一命令的盟国领袖。“嘉宝”这些聪明而微妙的辩解,消除了德国情报部门的怀疑,他们因此而向上司为“嘉宝”请功,建议授予他一枚铁十字勋章。


实际上,在“戴高乐讲话事件”之前,已经发生了多次曾严重威胁到“卫士”计划的事件。其中一起是:1944年4月德国空军对伦敦的一次空袭,把负责”坚韧“计划无线电欺骗活动的军官奥斯丁炸得粉身碎骨。他手中的公文包连同里面所装的有关“坚韧”计划无线电欺骗方案的文件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些文件再没有被找到。后来经过广泛调查,确认它们已经的大火中焚毁,但“坚韧”行动中的无线电欺骗则被迫停止了很长一段时间。


另一起事件发生在1944年5月,德国情报机构突然绑架了住在西班牙的双重间谍约翰·耶布森。他从1943年起就参与了“卫士”计划,并受命向德国提供了许多假情报。后来,德军情报部对耶布森产生了某些怀疑,便将其诱捕后装在外交行李中偷偷运回德国。在德国,耶布森受到了严厉的刑讯,只要他一开口,整个有过“卫士”行动的谎言就可能顷刻间倒塌。然而幸运的是,耶布森自始至终保守住了机密,他只字未提诺曼底登陆和“卫士”计划,直到后来在集中营中因企图越狱而被打死为止。


在总攻发起后的5天内,伦敦监督处的头目们终日在斯托里门作战指挥部焦虑不安地来回徘徊。他们通过“超级机密”和双重间谍,密切注视着希特勒的一举一动。最要害的问题是:诺曼底登陆战打响之后,希特勒还会继续中“卫士”计划之计吗?他会不会迷途知返,突然抛出了一项意想不到的计划,从加莱海峡或其他地方抽调几个装甲师朝诺曼底猛扑过来呢?如果他选用了后一招,那么就极有可能将盟军脆弱的滩头阵地一举摧毁,进攻部队将会被无情地赶回大海。


监督处的主要官员温盖特中校在回忆那段充满精神压力的日日夜夜时写道,他和他的同事们生活在一种“沉重的思想重负和紧张的担忧之中”。6月10日,丘吉尔和美国陆军参谋长马歇尔将军来到他们中间,正当他们一起分析战斗形势时,一个秘书送来了一份刚刚截获的“超级机密”电报。这份电报清楚地表明,希特勒不打算从加莱海峡抽调部队增援诺曼底。温盖特回忆道:“从那一刻起,我们知道我们赢了。”“尽管仍会有激烈的战斗,但是,我们已经无可置疑地取得了这场欺骗心理战的胜利。”


事实正如温盖特所说的那样,“卫士行动近乎天衣无缝的精彩骗局使希特勒犯下了不可逆转的重大战略错误,他把90个师——几乎100万人——全部部署在远离诺曼底滩头的欧洲各地,等待着永远不会到来的登陆部队,结果坐失了可以挽回的败局的时机。从6月12日起,盟军的几个滩头阵地开始连成一片。6月27日,美军攻占了法国重要港口瑟堡。7月1日,科唐坦半岛的残余德军全部被歼。7月18日美军先头部队进逼圣洛,几乎与此同时,盟军左翼部队也完全控制了要地冈城。到7月23日,盟军先后有30多个师投入了诺曼底战场,牢固地建立起了正面宽150公里、纵深13—35公里的登陆场,登陆人数达到136万人,修建机场30余个,地面总攻的准备工作全部完成。


7月25日,盟军全面发起战役总攻。8月1日,巴顿率美军第3军投入战斗,与蒙哥马利形成铁钳夹击之势。盟军长驱直入,势不可挡,溃不成军的德军向塞纳河方向仓惶逃窜。8月15日,盟军以50万兵力在法国南部发起“铁砧”行动,四面受敌的德军全线崩溃。18日,盟军渡过塞纳河向巴黎挺进。25日,具有光荣传统的巴黎人民揭竿而起。28日,巴黎获得解放。至此,诺曼底登陆作战和与之配套的“卫士”行动宣告胜利结束。


历时近3个月的诺曼底登陆作战,造成了盟军夹击德军的战略态势,加速了法西斯德国的崩溃,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进城及欧洲战后的形势产生了深远影响。正如许多战略家所评论的那样,这次战役中所使用的心理欺骗手段,“按其计划之周密,规模之宏大和执行之巧妙来说,是战史上没有先例的”,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德国最高统帅部始终对这些欺骗浑然不觉,甚至到了战役临近尾声时,他们还坚持认为诺曼底登陆纯粹是一个牵制性的战术行动,只不过碰上了好运气,才让它滚成了一个大雪球。他们在欺骗和智谋的迷宫里盲目游荡,直到最后掉入了致命的陷阱。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