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五 挑拨 145、肉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45、肉盾

惊愕不已的小间中将根本就不相信一直自诩无敌的皇军怎么可能输的那么惨,连忙叫人把残余的骑兵叫来,仔细询问具体的过程,要一点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晚上的时候,小间中将收到参谋部整理后的详细汇报。

小间看了这个报告,半晌说不出话来,难怪骑兵会吃那么大的亏,这些骑兵全是接受的关于正式对敌作战的训练,在双方正面对抗的战场上,这些骑兵冲锋陷阵,迅速击垮敌人的防线和砍杀对方的步兵,是绝对能胜任的!可在对手在山区采用瞬间偷袭、精确远距离射击,埋设隐藏在地下的炸弹的打击下,难有作为也是可以理解的。那些山区和稻田水网地带,根本就不是骑兵发挥优势的地方,这些中国人确实狡猾大大的!

思考半天的小间从报告中看到了一句话,是从太子河对岸回来的骑兵说的,他们之所以能突出100多人而不是全军覆没,关键在于牺牲了部分战友从中国人的地下炸弹里面踩出一条路,随后的人就从那个路跑了出来。小间阴笑起来道:“哟西,有办法对付中国人的地下炸弹了!明天就开始进攻!既然绕路不行,就正面进攻吧,不知道中国人偷袭厉害,正面对抗能不能抵住皇军的强力冲击!”

打定主意的小间中将通知部队做好战斗准备,明天开始进攻,并把了解到的情况报告到了黑木那里。

黑木拿着小间的报告,考虑半天后,对参谋道:“把报告的摘要发给司令部,中国人使用的这种埋在地下的炸弹非常的有用,叫国内也生产一些给我们用。另外,小间中将还特别提到中国人有枪法精准的射手,基本上都是一枪就消灭一个目标,这种射手的作用非常大,我们也应该培养些。”

参谋听了,说道:“在美国南北战争时期,曾经出现了一种叫夏普的射手,枪法精准,专门在远距离射杀对方的人员,我认为,中国人的射手就是从这里学来的,我们也可以研究和培养。”

黑木点点头道:“你的说法非常的好,把这句也加到报告里面!”

第二天一早,日本人就摆好阵势,安置好大炮阵地,一个联队的步兵前出到遇到地雷的阵地前,准备进攻。不过这些恶毒的日本人在进攻前,把从凤凰城和九连城附近抓的当民夫搬运物资的中国老百姓,还有从朝鲜抓来的几百人一起赶到阵地前,要他们去踩地雷,为日本人开路!小间还美其名曰,这是肉盾!既然中国人的地下炸弹厉害,那么就用中国人和朝鲜人去对付吧!

不知所措的老百姓被日本士兵用上了长长刺刀的步枪驱赶着走到前面,这些老百姓虽然不直到为什么要他们走前面,不过现在是两军对垒,走前面肯定是送死当炮灰的,所以都磨磨蹭蹭的不愿意走。驱赶的日本兵不耐烦起来,提枪就把刺刀扎到一个走后面的40多岁汉子的胸口,然后大声的吼叫起来:“走后面的,统统死拉死拉的!”同时操作马克沁机枪的日本兵也在军官的命令下扣动板机,射出一串子弹打在老百姓的脚下,弹出成片的火星。

被恐吓的老百姓顿时慌乱起来,有的甚至被吓的大声哭叫,抬腿就向地雷的方向跑去,后面的日本士兵见老百姓都向地雷阵奔跑,都哈哈大笑起来!还指指点点的笑道:“这就是低贱民族的人,哈哈!”

很快老百姓便踩响了地雷,强大的爆炸将踩到地雷的老百姓轻易的撕碎,附近的人也被炸伤倒地。恐惧的人们开始掉头想跑回去,日本士兵却端起步枪射击,将转头想回来的老百姓打死几十个,见回去无望的老百姓不知道伏在地上躲避,于是更加慌乱的四处奔逃,踩响了越来越多的地雷,剩余的人越来越少。

2师1团的阵地上,正用望远镜观察的战士们都看见了这一幕,恨的心头直滴血,很多按捺不住的战士就要从战壕里冲出去找日本人算账,被军官死死的喊住。

“连长,那可是咱中国老百姓啊!不能让他们白白死在咱们埋的地雷上,你就让我去救他们吧!”

“连长,那些倭寇没人性!让我带一个班去把老百姓救回来!”

“等下,我报告团长,日本人害怕我们的地雷,才逼着老百姓为他们开路,你们一出去,日本人不就知道我们地雷的通道了吗?”

很快全团都知道了日本人逼中国百姓踩地雷的事,全团上下都恨日本人恨的咬牙切齿,这些禽兽没人性!他们不是军人,侮辱了军人的称号!团长迅速报告师部后,对各营连命令道:“命令迫击炮和团属山炮射击,把地雷阵外面的日本人给我炸回去!前线阵地派出战士去把地雷阵内幸存的老百姓接过来!”

命令下达之后,一直没有见识中国炮兵威力的日本人终于开了次眼界,他们那些严重缺乏炮弹的大炮可没法比,天空中布满了桔红色的弹道,炮弹的尖啸声连成一片,转眼间这些炮弹就准确的落在地雷战外面饶有兴趣的观看老百姓踩地雷的日本士兵中间。几个警惕性高的军官高声喊叫:“炮击!卧倒!”没等他们话音落下,周围的爆炸声就响成一片,几十颗炮弹接连不断的爆炸,巨大的声波和冲击力将日本士兵震的五脏六腑都沸腾起来,无数来不及卧倒的的日本人在炮弹的火光和烟雾中扭曲舞蹈,被撕碎的躯体像雨点一样落向四面八方。

日本人的大炮也开始还击,十几门山炮喷着浓烈的硝烟,炮弹在中国军队的阵地上不断的爆炸。在制高点上的中国炮兵观察员准确的观看到了日本山炮的硝烟,立即把位置通报给了团属炮队,12门75mm大炮调整射击角度,向日本山炮阵地狠狠的轰去,很快日本人的山炮阵地笼罩在爆炸的硝烟之中。炮兵观察员清晰的看见几处腾空而起的巨大烟柱,半晌之后传来沉闷而有力的声响,知道是日本人的山炮弹药殉暴的结果。

个营连的迫击炮继续急促射击,把准备进攻的日本士兵死死的压在地上不敢动弹。从战壕内跑出的几十个战士从地雷的间歇中穿过,来到呆坐在地雷阵中间的老百姓身边,把绝望和痛苦的老百姓带着向阵地撤退。躲避炮击的日本人见到中国军人的行动,几挺马克沁机枪立即开火,冒着炮弹的轰击向老百姓和救援的中国士兵射击,不少的老百姓慌乱之中再次踩响地雷,为稳定老百姓情绪的战士们也被机枪打倒十几个。

后面观察的连长心焦如焚,立即命令连队的迫击炮集火打掉敌人的机枪,在十几分钟后,付出近20人的伤亡,才把残余的100多老百姓接到阵地之后,看着劫后余生的老百姓感激涕零的表情,大家都觉得付出的牺牲没白费,不过这100多老百姓里面居然有20几个朝鲜人。

打的炮管发烫的大炮停止射击之后,日本从地上爬起来,收拢残余的步兵,再次从后面赶出100多老百姓,逼着他们走前面,提枪的日本兵走后面,凡是不愿意前进的,日本兵毫不犹豫的就是一刺刀放倒。被逼无奈的老百姓只好踉踉跄跄的哭喊着走前面,很快进入了防守战士的射程之内,可大家都不敢开枪,眼睁睁的看着日本人越来越近。现在敢于射击的都是在师部经过培训的神枪手,稳稳的瞄准走在后面的日本人,一枪一个,不过对于几百进攻的日本兵来说,撂倒十几个并不解决根本性的问题。

转眼间走前面的老百姓就接近阵地不到200米了,突然一个战士高声叫喊起来:“老乡们都趴到地上!”被提醒的战士们顿时跟着大声的喊叫起来:“老乡们都趴倒!”

被提醒的老百姓赶紧抱头倒地,气急败坏的日本兵用刺刀捅翻了好几个老百姓,可老百姓说什么都不站起来。清理出射界的战士们立即开火,狂风暴雨一般的子弹向日本兵打过去,弯腰站立着的日本人被撂倒一片。眼见肉盾无效的日本人只好自己进攻,带队的大队长抽出指挥刀嚎叫着:“冲――”还没等他喊完,就被神枪手准确击中头部,倭刀也无力的落地,斜插在泥土上。

接到命令的日本士兵直起腰,提着步枪拼命的冲击,把剩余的地雷又踩到不少,被炸的凌空飞起,以密集队形冲击的日本兵在猛烈的火力下像洋葱一样被一层一层的剥离,尸体摆了一地。外侧的日本兵全都被至少几颗子弹击中,不断的倒地,等冲击到阵地前50米左右的时候,二个中队的日军再没了站立着的人。

看日军已经覆灭,守卫的战士连忙招呼老百姓们快过来,惊魂未定的老百姓马上站起来拼命的向阵地这边跑,就连战士们高声喊叫小心还有地雷的声音都不管,被炸翻好几个。

头次进攻失败的日本人不服气,调集所有的大炮向中国军队的阵地猛轰,守卫的战士们全都躲到防炮洞中,通过有顶盖的工事射击孔观察日本军队的动静。

看日本人的大炮耀武扬威,中国炮兵的观察员们用压缩钢瓶充出一个气球从阵地后面缓缓升空,坐在吊篮内的观察员用望远镜仔细搜寻着日本大炮的踪影,升到500多米的空中后,很快发现了小间师团重炮的位置,那里弥漫着灰白色的大量硝烟。目标信息传到炮兵指挥所后,参谋们计算之后,发现团属的大炮射程不够,立即呼叫师属重炮支援。接到通报的155mm重炮立即按照目标信息试射,十几秒后炮弹在小间师团炮兵阵地左侧400米外爆炸,接到调整信息的重炮重新射击,落在日本大炮的周围,巨大的冲击波掀翻了日本人堆放着的空弹药箱。直接和气球上的观察员通话的重炮阵地得到确认信息后,立即开始了急促射,一分钟之内,每门大炮射出去了6发炮弹。巨大的爆炸将小间师团的重炮阵地翻了个底朝天,殉暴的弹药将大炮彻底的摧毁,操作大炮的日本炮兵也跟着他们的大炮一起粉身碎骨。近乎一半的日本重炮被摧毁,原本不多的炮弹也损失的难以为继。日本发射向中国阵地的炮弹逐渐的稀疏起来,第二波攻击的日本士兵沿着刚才踏出的路继续向阵地攻击,防守的2师各营连的迫击炮则向日本步兵的冲锋队形不断的发射炮弹,接连不断的爆炸将冲锋的队形炸的七零八落,眼看损失严重的日本人改变了方式,采用分散的队形,可是又被地雷压制在宽度不足500米的区域内,还是无法有效躲避密集的迫击炮轰击。

等冲锋的日本人推进了几百米到达阵地前150米不到的一个土坎下,已经损失了上百人,跟着他们一直轰击的迫击炮还在不断的落到土坎附近,不少倒霉的日本兵被炮弹炸的凌空飞起,炸断的头颅和四肢零散的落到各处。喘气完毕的日本兵在挥舞着指挥刀的军官指挥下,从土坎下一跃而起,继续向防守方拼命的冲击,无力冲击的日本兵则趴在土坎上用步枪和防守的中国战士对射,精准的枪法给没有顶盖掩护和身体暴露较多的人造成了一些伤亡。

日本的几挺马克沁机枪早被迫击炮摧毁,完全没有火力优势的日本兵在2师战士的猛烈火力射击下伤亡惨重,150米的距离,成了日本人的阿修罗地狱。“飕飕”密布空气中的子弹不断的击中日本士兵的身体,巨大的能量轻易的撕碎了他们脆弱的骨肉,尤其是被机枪击中的,直接将躯体撕裂,横飞的碎肉和器官密密麻麻的铺了一地,很快又被迫击炮炸起的泥土所覆盖,如此周而复始的轮回。

尽管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但倔强和骄傲的日本士兵根本不愿意也不会向他们一直认为是病夫的中国人认输,残余的100多日本士兵满身血污,终于冲到阵地前20米处。认为突破阵地就能靠过人的拼刺技术打垮中国士兵的日本人瞪着血红的眼睛,怪叫着向战壕跳过来。没等他们飞跃进战壕,就看见漫天飞舞的黑乎乎的铁疙瘩飞到面前,片刻之后爆炸的气浪和硝烟形成了一垛铁与火的墙,横飞的弹片和钢珠将附近的日本士兵炸成了马蜂窝,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完好的,全是弹孔在汩汩的冒血,只是片刻之间的工夫就将身体的血液流干,打湿了一大片松软的泥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