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07年12月17日 07:31:37 来源:环球网


1942年末的肯特号,这一级和后继几级舰由于多以英国古今郡名命名,所以也被称统称为为郡级[资料图片]


点击浏览更多军事图片


1943年,第二次世界大战进入反攻阶段,中国的抗日战争正处在“相持阶段”。年初,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经过精心筹备,召开了一次旨在加强海军建设的特别会议。会议最终达成共识:模仿清朝的模式,派遣一批精英出国留学,为以后海军发展做好准备。


随即,军事委员会筹备处着手选派一批海军青年军官去英、美留学深造。通过严格筛选,在上千名海军军官中挑选了85人,其中60人去美国,25人去英国。


1943年6月,去英国学习的25人由重庆登上汽车,经过4天颠簸到达昆明,搭上军用运输机飞往印度加尔各答,又换乘火车去孟买湾,在那里登上英国运输船,经印度洋、红海、苏伊士运河,进入地中海、大西洋,9月份才到达英国,海上航行时间长达60个昼夜。


25人中,有4人被分到朴次茅斯轮机学校学习轮机专业,而有百年悠久历史的格林尼治海军学院则为卢东阁、郭成森、王显琼和黄廷鑫等21名中国留学生专设了一个“中国班”,一切按英国皇家海军的传统要求训练。学习和训练告一段落后,英国皇家海军根据战时需要,将他们派往各个战区,到现役大型军舰上实习。


鏖战大西洋和北冰洋


1943年,北大西洋和北冰洋制海权争夺战已进入白热化阶段。希特勒为切断美、英盟军向苏联运送军火物资的海上要道,派遣驻挪威阿尔塔峡湾的惟一能出航作战的大型战舰“沙恩霍斯特”号战列巡洋舰,出海截击盟军护航的运输队。英国皇家海军得到情报,立即出动,从大西洋驰援北冰洋,对德舰实施包围。


英国舰队司令弗雷泽尔上将在沃尔兰群岛基地指挥部进行陆地指挥。副司令官墨尔海军中将在旗舰“乔治五世”号战列舰上进行海上指挥,他统辖航空母舰3艘,战列舰1艘,驱逐舰14艘,巡洋舰2艘,潜水艇10艘,是一支庞大的特混航母舰队。卢东阁、郭成森等人就在这支特混编队中的“肯特”号重巡洋舰上实习。


郭成森上舰那天,正是圣诞节前夕,曾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上校舰长幽默地说:“亲爱的年轻人,我们有个奇妙的欢迎仪式。”他挥了挥拳头:“让我们一起出海去揍德国佬!”当即,舰长任命郭成森为少尉副值更官,指定他平时到驾驶台参加值更,战时则到舰首第二主炮塔作战。


当晚,随舰牧师做完祈祷,舰长便下令起锚!


郭成森登上露天驾驶台,他和舰上的军官一样执行三更工作制,每次值更4小时。当时,郭成森还不知道,此次出征,他有幸参加了著名的“北角战役”,他所在的舰队打响了震惊世界的围歼德军王牌舰“沙恩霍斯特”号大海战。


12月26日傍晚,“肯特”号响起警报。当时,郭成森正在驾驶台值更,后与卢东阁等被分配到舰首一、二号主炮塔任副炮长。北极的隆冬,白天只有两三个小时,但强烈的亮光照得周围海域如同白昼,这时德舰“沙恩霍斯特”号完全暴露在英国皇家海军层层排列的密集炮口之下,英国舰队顿时重炮齐鸣,炮声震荡海域。23岁的郭成森在见习副炮长的战位上第一次体验到了实战的滋味。


“沙恩霍斯特”号被击沉之后,希特勒海军力量大减,其最后一艘被称作“北方孤狼”的海上巨型堡垒“蒂尔皮茨”号战列舰,也已被英国皇家海军击伤,暂避挪威阿尔塔港“养伤”。英国皇家海军不失时机,决定向“蒂尔皮茨”号实施攻击。


1944年4月30日凌晨,英舰驶近阿尔塔港,一批接一批“剑鱼”式飞机从航空母舰上起飞,把数百枚1600磅重型炸弹投向这个4万多吨级的海上“巨无霸”。德国军舰也立刻进行疯狂反击。战斗中,担任副值更官的郭成森眼明手快,在发现德军潜艇袭击来的瞬间,迅即发出“右前方,发现敌潜艇”的口令,同时按响了警铃。舰长当即发出“右满舵”的规避命令,“肯特”号快捷地来了一个大回旋。这时,两枚鱼雷从舰左侧疾驶而过,几乎擦着舷边。“好险啊!”郭成森倒抽了一口凉气。很快,在英国军舰强大火力的进攻下,“蒂尔皮茨”号瘫痪了,成了一堆废铁,躺在那儿直到二战结束。


黄廷鑫实习参战的是护航航空母舰“搜索者”号,其排水量为1万吨,航速25节,舰载飞机24架,任务是为商船运输队护航。商船航速低,容易受到攻击,从英国穿越直布罗陀海峡至马耳他,需要护航两周多。途中“搜索者”号还与另外3艘航空母舰、1艘巡洋舰和8艘驱逐舰混合编队,组成环形的“防潜幕”阵形保护商船航渡海峡。


“肯特”号完成任务返航时,郭成森和卢东阁被请到舰长餐厅与舰长共进晚餐。这是舰长对作战有功军官的一种奖励。席间,他询问了两位中国军官的参战感受,郭成森回答:“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也是一次终生难忘的锻炼,我们一定把所学的本领,用于将来的中国海军建设。”


“很好!”舰长高兴地举起酒杯说:“愿大西洋的战火把你们锻炼成钢,祝中国海军早日强大!”


建功诺曼底


1944年6月6日,决定法西斯德国命运的诺曼底登陆战役打响。


郭成森等21名留学英国的中国海军军官全部参加了诺曼底战役的海上作战,他们有的在巡洋舰和驱逐舰上,有的在战列舰上,还有的在航空母舰上,分别担任主攻和掩护任务。郭成森在这次大决战中表现出色,指挥发射炮弹数千发,不仅摧毁大量德军的岸防设施,而且还在布雷封锁作战中,击沉一艘德国大型救生船和4艘运输船。


21名中国军人自始至终参加了这场规模空前的大决战,无一人伤亡。实战实习之后,他们又返回格林尼治海军学院学习,不久又转到朴次茅斯海军专科学校,专修鱼雷、防潜、电讯、航务和航空飞行等专科业务,最终完成了海军战术、技术训练专业深造。


随“肯特”号护送丘吉尔


“肯特”号在诺曼底登陆及登陆前几次战役中的出色表现,获得盟军指挥部的信任。1945年初“肯特”号突然收到盟军总部下达的密令,护送英国首相丘吉尔率领的代表团参加即将召开的雅尔塔会议。


英国代表团赴雅尔塔的沿途充满危险,德军在侵占雅尔塔时,在港口敷设许多漂雷,而且希特勒的密探随时有可能进行暗杀活动。1943年11月在德黑兰会议期间,希特勒的密探就曾试图杀害罗斯福、丘吉尔和斯大林。


郭成森随“肯特”号接受了这项艰巨的任务。沿途他们组织严密,小心谨慎,终于成功地将代表团护送到雅尔塔会议地点。在顺利完成任务返抵伦敦港后,丘吉尔首相破例接见了“肯特”号全体军官。舰长特地向他介绍了郭成森和卢东阁两位年轻的中国军官,丘吉尔感到十分惊讶,紧握着郭成森的手微笑着点点头说:“很好,年轻人,我祝贺你,也感谢你!”


1945年,根据战争形势的需要,英国皇家海军重组了“太平洋舰队”,作战重心转向远东战区。21名中国军人又分别被派到“安逊”号战列舰和潜艇及航空母舰“梅德斯通”号、“等达曼特”号上,随特混舰队沿地中海、红海、印度洋、马六甲海峡抵达新加坡,曾先后5次经过赤道,实习了天文航海,并于1946年2月结束学习,经香港返回祖国。


学成回国有四人参加人民海军


学成回国的青年军官立刻得到国民党海军的重用,很快被分配到海军各部队担任舰长、处长、参谋教官等职,不自觉地又从反法西斯的正义战争中卷入反人民的内战中。其中有些人逐渐醒悟,放弃在国民党海军中的高官厚禄,先后弃暗投明, 参加到人民海军中来。


卢东阁,回国后在国民党海军中先后担任过中校参谋、舰长、海军总司令部上校作战处长。1949年2月25日,随国民党海军巡洋舰“重庆”号起义,参加了人民海军,历任大连海军学校航海系主任、南京军事学院海军系技术教授学会副主任、海军学院军事学术研究部副部长、研究员等职。1983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江苏省政协委员,全国政协第六、第七届委员。1988年荣获功勋荣誉章。1997年在北京病逝。


郭成森,回国后担任过国民党海军训练团军官训练队队长、旗舰“长治”号代理舰长,海军作战处高级参谋。1949年4月脱离海军,参加了中国共产党上海地下组织的活动,8月加入刚刚成立的华东军区海军,后被任命为旗舰“南昌”号首任舰长。毛泽东、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曾多次到该舰参观。1955年,调任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教官,船艺系主任,培养了一大批舰长、航海长等基层海军军官。1985年从舰艇学院研究员岗位离休。


王显琼,1949年5月参加华东军区海军,历任军事学院海军系教员、海军学院兵种教研室副主任,勤奋工作,编写教材上百万字,被评为先进教员。10多年前病故。


黄廷鑫,1949年7月参加华东军区海军,历任护航舰“武昌”号副舰长、华东军区海军枪炮业务长、大连海军学院教员,1958年转业至杭州丝绸学校任副校长,后离休。 (节选自《往事千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