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丹终生美丽秘诀:女人二十后靠修炼


2007年12月17日 14:49:46 来源:中国网


于丹


我不久前听说自己入选了一个“最美五十人”的评选,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以什么标准选出来的。我自己在年轻的时候,从来没有被人家称赞过漂亮

,现在不懂为什么就糊里糊涂地进入了这样一个评选。当时我开玩笑说,他们一定是把我跟孔子、庄子放在一起比的时候,觉得我是美女。后来我就觉得,如果一个女人要永远保持美丽,那你要选择一个比你老两千多年的参照物,你就可以永远美丽、永葆青春。


希望年轻漂亮是每个女人的心态,但是没有办法,一个人的容貌,前二十年是爹妈给的;至于二十岁以后到终生,美丽的东西一定跟自己的修炼相关,它其实跟你的五官长成什么样子,没有直接的关系。这个关系就好像幸福与金钱一样,说没有金钱你就特别幸福,那不现实;说有了金钱,你就一定幸福,那也未必。也就是说,一个女人,她的物质生活的质量会影响到她的容颜,但它只是一定的基础。真正的美丽,我想,它首先与女人的善良相关。其实,真正最美的女人,都是那些情怀柔软、善解人意,而且不抱怨、不唠叨的女人,谁也没有见过唠叨的美女,对吧?也就是说,真正的美丽,它与情怀相关,与教养相关。教养不一定是知识,不一定学富五车,读到博士也不一定美;教养有时候是一种通透的悟性,在举手投足之间,你会觉得她有一种温婉如水的气质。这种气质不会以强劲的力量迸射出来,而是以一种婉约和持续的姿态自然流露出来。在我们生活中,它可能是一种养分,它可能是一种鲜亮的光彩,它可能会为我们带来一种身心的愉悦。


为什么古人说“腹有诗书气自华”?有情怀、有教养的女人,会洋溢出一种气质,只有气质是不可替代的。所以从这点看来,女人没有必要怕衰老,年华就像陈酿,越酝酿越有味道。


如果说还有第三点的话,那跟自信有关。自信的女人,你爱自己,别人才会爱你。任何一个生命都有它的自我确认。一个真正有情怀、有教养、有自信的女人,在任何一个年龄段上,可以说,她永远都是一个美好的女人。


当然,要做一个美丽的女人,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她要扮演好生命的多元角色。就我个人的体会来说,我觉得,第一个是工作的角色。我的工作看起来好像很忙,但是我有一个标准,就是我做的事情一定是我很享受的事情,如果我不喜欢,我就不去做。我觉得我们的人生没有那么多的时光可以用来浪费,用来勉强自己做不愿意的事情。


第二个是家庭的角色。我有我的家庭伦理观,我有时候跟我老公讲,我在外面奔忙的时候,最牵挂的两个人,就是我叫妈妈的人和叫我妈妈的人。这是我生命中无法割舍的根,所以你说家庭对女人来讲是一种负担吗?沉重吗?正是因为你有他们的爱,以及你可以给他们爱,而感到一种真正的幸福。这是我的家庭角色。


第三个,我还有独立的社交角色。我有形形色色的朋友,我的一个朋友圈子跟另一个朋友圈子完全不交叉。我有一批特别文人气的朋友,是把酒临风、赋诗作画的老先生,我跟他们在一起,可以完成一种文化飞扬的穿越。我还有另一批玩行为艺术、特别酷的年轻朋友,我们可能今天去听爵士,明天去看展览,后天去飙车。另外,我还有一批特别女人气的朋友,今天去泡吧,明天去做SPA,后天去逛小店。当然,我的学生都是我的朋友,大家可以一起玩得非常疯。我觉得,人生就是因为拥有不同的朋友,你在这个社交角色中,生命的各种潜质都可以被启动,他们可以激发你的活力,所以对朋友要永远感恩。


第四个角色是我的心灵角色。我永远能意识到我的灵魂在哪里。大概从六七岁起写日记,一直到现在,我的这个习惯没有中止,即使再忙,我每天还是会写日记。因为我觉得写日记让我完成了对内心的梳理,可以安顿,我对自己会有一个评价。


从一个角色跳到另一个角色时,它是一个很积极的跳跃和休息,你不会感到疲惫的。所以我还是要回到那句话:态度决定一切。我们的心态会决定我们的状态。


过去说到中国的劳动妇女,一直都把奉献、牺牲作为传统美德,我对这种话很抱质疑,因为我不喜欢牺牲这个概念。什么叫做牺牲?根据《辞海》的解释,那种被剥夺生命、奉上祭坛的生物才叫“牺牲”。牺牲就意味着你为了某个崇高的目的而放弃了自己的生命。当女人觉得她为家庭、事业做出了牺牲,这就给她的抱怨找到了最佳理由。她就会跟孩子说,妈妈就是为了你才弄得蓬头垢面,你不好好学习,你对得起我吗?然后对老公说,我就是为了这个家才操劳成这样,你还不好好爱我,你还对得起我吗?当一个人总是这样抱怨的时候,这在心理学上叫“非爱行为”,以爱的名义所进行的亲情之间的绑架。对一个女人来讲,你爱一切,你付出,你享受,这是一个很幸福的过程。能够爱与被爱,这是生命的幸福与奢侈。所以我觉得,谁都不要说牺牲,我们自己付出了,我们的收获更多。


在这个过程中,一个美丽的女人,一个自信的女人,在多重角色中的穿梭和跳跃,你永远不会觉得时间不够,因为一分一秒,你都可以活得有张力。其实在我的生命中,年龄不是一种历时性的成长,而是一种共时性的存在,我在一天内可以体会十五岁和五十岁的心情、十六岁和六十岁的状态。在我跟学生疯玩的时候,就是十五六岁的赤子之心;当我跟一帮朋友谈诗论道的时候,就会有一种知天命的彻悟。当我们的生命在同一天之中有很多交错成长时,我们还会在乎年华吗?其实年华就在自己手里,这段流光从岁月借来冠以自己的名字,无非是最后成为一个真正的自己、一个最好的自己。


文章摘自《从星空到心灵》 于丹,易中天/著 江苏文艺出版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