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46/


7


暑假终于来了。

这一天,师里来了两辆改装中吉普,要接吴钩里的孩子们去营区军训。

坦克师多年来有个好传统,每到暑假,都要组织干部子女到军营里住上十天半月,过过集体生活。据说这个做法是师长邢长征首创,多少年来一直坚持下来。尽管一场来势凶猛的文化大革命,把军队许多优良传统当作“教条主义”、“经验主义”加以批判,但这个做法却有幸保留下来。因为它符合当下的政治形势和要求,毛主席号召全民皆兵,各行各业都向解放军学习。作为军人的子女,用这种集体生活的形式体验学习解放军,是最恰当不过的了。

汽车左拐右拐,穿过城南狭窄而古老的街巷,驶上中华路。向南走三里路,在中华门城堡前向西绕过城堡,开上由刘伯承元帅题字的长干桥,视线豁然开朗。

在雨花台烈士陵园的北大门前右拐,向西行两公里,汽车又左拐,爬上一个陡长的高坡,驶向宁丹公路。路两边麦子已经泛黄,田地里成群结伙的社员正在劳作,路边时时可见不大的水塘,牛在水里消暑,一些农家小孩光着屁股在池塘里嬉闹。这一切,对城里的孩子都是极其新鲜的。小兰和马社教、马淑红、刘成虎兴奋地比划,议论着。不一会,前方出现了层层叠叠的群山,砂石公路像一条灰色带子,在群山间蜿蜒。在一个不显眼的拐弯处,汽车向左一拐,驶上一条更窄小的砂石公路,径直向群山的怀抱里奔去。

这是古城南郊著名的牛首山,因主峰两峰并立,远看似牛角冲天,因此得名。古城有“春牛首,秋栖霞”的民谚,每当春风浩荡,山上野花盛开,是人们踏青郊游的好去处。此山距市区十公里左右,如一条蜿蜒的巨龙,横亘在城市南边,扼守南进要冲,自古以来是兵家必争之地,至今还能依稀寻到古战场的遗迹。

坦克师师部座落在牛首山腹地。因地理位置重要,这座营盘已有近百年的历史。单从营房结构和建造年代,就可看出不同时期军营驻防的风格。师部办公楼,座落在半山腰上,背依高山,面向两山间的深沟,石墙、灰瓦,歇山式大屋顶,古朴而庄重。这是清朝末年大建新军时,在江南组建了陆军第九镇,镇即今天的师,师部即驻扎在这里,主要任务是拱卫古城。辛亥革命爆发,第九镇官兵受孙中山革命党反清思想影响,在协统徐绍桢的带领下举兵起义,发兵攻占古城,曾在雨花台下与守军激战。

民国建立后,这里驻扎过国民党的战车团和少量卫戍部队,主要是保卫首都。师部对面的山坡上,错落有致地排列着一排排青砖、灰瓦的平房,就是民国驻军留下的。车子进了营门,顺着两山间的公路往里开,便能看到红砖红瓦的大礼堂和排列整齐的红砖黑瓦的平房,这是建国后,我军按苏军图纸建造的。经过近百年不同军队的经营,这个营盘已初具规模。再向东三公里,还有一处同样规模的军营,那里驻扎着师炮兵团和坦克一团。再向前行五公里,在宁溧公路旁,还驻扎着坦克二团、三团和装甲步兵团。

汽车在一幢平房前停下。

孩子们拎着装有生活用品和学习用品的各色各样的提包、挎包,略显疲惫地走下车。汽车开走了,孩子们三五成群,围在一起叽叽喳喳。以前来过的都热情地向第一次来的大声作着介绍,面对群山和房屋指指点点。刘成龙多次来过,显然对环境非常熟悉。他热情地向赵小岳介绍说:“你看,那个红色的是大礼堂,那边大屋顶的楼房是师部,马木兰的爸爸就在里面办公。”

“那我爸爸在哪办公呢?”赵小岳心急地问。

“你爸他们团还要向前走三公里。”

“那你爸爸呢?”

“噢,我爸他们团顺着这条路还要走七、八公里,比你爸他们团还要远一点。”

从办公楼方向跑来一个人。刘成龙指着远处的人影,对赵小岳说:“那准是曲叔叔。”

“曲叔叔是干什么的?”

“噢,师政治部的一个小干事,叫曲正平。”刘成龙显出既熟悉又不屑地说,“去年军训就是他带队。”

不一会儿,曲干事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一米八○的个头,眉清目秀,脸膛红红的。由于天热,汗水将军装上半段湿透了,汗水顺着娃娃脸往下淌。红五星帽徽和领口上的两片红领章显然是新缀钉的,格外的新,耀眼,腰间扎着人造革的皮带。

“这么早就到了,俺还以为要晚一会儿呢。”他来到人群前,一边说,一边用两只大眼扫视着孩子们。

“曲干事,今年还是你带队呀?”刘成龙迎上一步,老练地挥挥手,以期引起他的注意。

“嗬,是刘成龙呀,一年不见,又长高了。”曲正平友好地向他点点头,目光却落在赵小岳兄妹身上,“这两位去年好像没来嘛。”

“他叫赵小岳,这是他妹妹,他爸爸是一团的赵团长。”刘成龙抢着话头介绍说。

兄妹两人轻轻地叫一声:“曲叔叔好。”

“噢,是赵团长家的。你爸爸来师里时间不长,但大家都很佩服他呀。”曲正平友好地拍拍赵小岳的肩膀,谦虚地说,“不要叫俺叔叔,其实俺比你大不了几岁,还是叫俺曲干事吧。”大家都笑了起来。

这时,慢腾腾地走来一位女干部,身高不到一米五,圆脸,上身和下身一般粗,大号军装紧紧绷在身上,仿佛要把军装撑破。她走近人群,眼睛望着天,居高临下地对曲正平说:“人都到齐了吧。”

刘成龙拽拽赵小岳的衣袖,悄声说:“这是谭护士,是师里谭政委的女儿。”赵小岳点点头示意知道了。刘成龙又神秘地说:“她和曲干事正在处对象。”

曲正平不亢不卑地向她点点头,说:“都到齐了。”

接下来,曲正平叫大家整队,然后分配住房。这是师警卫连的宿舍,东头共三间,住十二个男孩,西头一间住六个女孩。床是铁架焊的双人床,分上下铺,床上已铺好了席子,放着一床堪用的军用毛毯;床下还有两只脸盆和一个小方凳,这是师后勤为孩子们准备的。

分好房间和床铺后,曲正平吹哨要大家带小方凳到一间空房子开会。在宣布了有关纪律之后,曲正平说:“现在俺们集训队就正式成立了,俺是队长,谭护士……”他用手一指站在队伍后面,双手抱肩、无所事事的谭玲,“是副队长。下面,大家选举一位班长,主要是协助咱们抓好管理工作。还是老传统,发扬民主吧,大家看谁当班长比较合适?”

大家的眼光互相扫射着。刘成龙边举手边站起身,没等曲干事同意他发言,急不可待地说:“曲干事,去年是我当的班长,这里的情况我比他们熟悉,还是由我当吧。”

曲正平示意他坐下,微笑着看着大家,用征询的口吻说:“大家看怎么样?”坐在后排的马木兰举手:“我不同意。去年刘成龙当班长,光顾自己玩,一点都不负责,我建议重选一个。”

刘成龙回头,用眼睛狠狠瞪了一下她:“那你来当吧,看见狗都吓得嗷嗷叫,胆子比兔子还小。”

“我当不了,也当不好。我建议让赵小岳当。”马木兰涨红了脸。

大家的目光都射向赵小岳,看得他有点不好意思。

其他孩子都喊着赵小岳的名字。

“好,综合大家的意见,今年集训队的班长就由赵小岳担任。”听得出,曲正平心里早就有了谱。

“同意。”小兰第一个鼓掌,赵小岳用眼神狠狠地制止了妹妹。

“同意。”大家几乎异口同声答道。刘成龙一看大势所趋,也鼓起掌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