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丢人现眼!各打五十大板!

我们这的经济这几年搞的不错,外资大量地涌入。来穗做生意的外国友人每年剧增。而“林子大了,啥鸟都有”,这话又一次体现出来了。不过,我这里想说的是,我们在防范和保障自己的合法利益的时候,也要做到周总理当年所提倡的“有理,有利,有节”。不能丢了我们国人的骨气,不能丢了我们国人的脸。。。


前日晚上,我又是值守夜班外勤。本来都一夜无事,准备到了11点就安全准时交接班了。但是正是“越怕越撞鬼”了!这“鬼”还真的是鬼---鬼佬(外国人)!我这辖区本不是本地外国人集中的地区,平日里最多都是些欧美的白人游客来此购物的多。而非洲黑人兄弟来的比较少。这里倒不是瞧不起我们的非洲黑人兄弟。因为我这辖区是广州的中心商业区之一,商品的档次较高,不和他们的胃口。非洲黑人兄弟喜欢的是物廉价美的货品,这类的非日常消耗商品他们不会光顾的。买了他们贩卖回国也没人要啊。

大约22:30左右的样子,110指挥中心呼叫我们,要我们马上赶去体育场西门。有人报警称发生斗殴伤人案件,并且还一再提醒说可能涉及到外国人,让我们到现场后注意处理手法,及时汇报处置结果,如果无法处置的话,马上请求支援,由指挥中心协调外事警察跟进。我心想这回我平时练的E文可能有的上了吧?前阵子市里为了迎接08奥运,要求全市干警,尤其是一线民警要学习掌握一定的E文口语技巧,要达到一定的口语沟通标准。

等我们赶到现场,已经是里外三层地人群了。我们分开围观的人群,挤进去一看,这通报里所提及的外国人,还不是欧美的白人,而是两个非洲黑人。而报警说给砍伤的,是几个看起来最多20出头的年轻人。其中一个看起来是受伤了,右手掌缠着一圈白色的绷带,透着一点血迹。而他们几个地上还有一个大的布袋子,但看不清楚里面装的是什么。那两个黑人看起来样子很老实的那种,可能是我对黑人一直是这种看法吧---忠厚有余,心眼不够。不过这两黑人的块头是够大的!那手胳膊几乎有我小腿粗了!

老规矩,先分开当事人双方问问是怎么回事吧。不过这两拨人一个是讲白话,一个讲E文,其实也不用分开了。就这么一起问了吧。那几个当地年轻人有语言优势啊,先向我们诉苦了,大概意思是他们在广场上卖工艺品,这两个黑人过来看。后来因为价格问题谈不拢,吵了起来。黑人拿起工艺品刀具就想走人,他们其中一个追上去抓不不放手,结果就让刀刃在手掌上拉了道口子。去了医院缝了10针,花了800¥医药费。而那黑人只给了他们1000¥,他们觉得少了,想让那两黑人赔偿他们营养费啥的。

这边我问完这几个当地人,那两个黑人早等不及了。在一边“哇啦啦”地讲着难懂的E文。说句题外话,我觉得别看非洲黑人兄弟穷啊,但是他们的E文水平,明显要高于我们国内。可能是他们历史上长期受殖民统治的缘故吧。尽管他们的发音不怎么标准,可词汇量倒是不少,语法上好象也没啥毛病。那个黑人兄弟还在那嚷嚷着“call police...”,我拍了拍自己腰上的配枪,再指指自己的臂章,说:“OK,I am police.”黑人兄弟明白了我的意思,然后就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他对这事情的看法。说的实在太快了,我就听懂几个关键词:“He scolds me,and they are lies”。意思是说那几个当地人骂了他,而且说那几个当地人是骗子。

我猜也大概就是这事情了,一般的商业纠纷了。我挥手打断黑人的话,因为他说再多我也听不明白了。我知道他大概意思就可以了。至于谁对谁错,我这里也不可能给他们下结论的。但那黑人激动的要死,还在那喋喋不休的。我没办法了,只好对着他吼一句:“you keep silent,OK?!”

凭我以往对此类纠纷的经验,还是大事化小的好吧。看起来那本地男青年伤的也不重,就缝了10针。赔点钱就算了。我转向那几个年轻人:“你们说,想怎么样?”他们当中带头那个说:“阿sir,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过来不买东西就算了,还砍人,把我兄弟砍得这么伤,流了好多血,本来我兄弟就贫血的啊!这次伤的那么重,肯定得配点医药费营养费啦。医药费就花了800¥了,过几天还要来换药拆线的。那黑鬼只肯拿1000¥出来,肯定不行啦!”说完围观的部分群众也在那起哄,说一定要那黑鬼赔偿营养费。那几个人听见有人支持他们,叫得更欢了,有一个还扯着一个黑人衣服,骂了句E文的国骂“fuck you”。哎呀,看来我们的E文教育也是有进步了,别的没学会,这个国骂倒是普及的蛮快的!

说实话,我心里对这几个年轻人没啥好感的。我制止住他们:“好了,别吵了,有事说事,扯那么多干嘛?就说你们想怎么样吧?赔多少?”他们几个没正面回答我问题,而是“争取群众”,继续在诉苦说他们的卖点工艺品,怎么给黑鬼欺负了,一定要黑鬼赔偿损失。。。我看这样下去群众还得在一边瞎起哄了。我马上制止住他们:“你们几个也别再说了!你们是不是卖东西不成,就骂别人了?不然他们会砍你们?自己也要注意一下!”他们几个听完不说话了,然后聚在一块合计了一会,然后对我说:“阿sir,我们商量好了。”我问:“好了?说吧,赔多少?”他们回答我:“一万!”

“一万!?!”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再问他们:“多少?”

“一万!”他们一口咬定:“一万!让那死黑鬼赔一万!”

围观的群众也和我一样的吃惊!就这么点伤,就要人家赔一万?晕了,也真亏他们开得了这口啊!于是群众马上分化成两部分,大部分都反对他们,说要赔一万就不应该了,过分了!而他们几个则在那继续诉苦:“我兄弟贫血啊,流了这么多血,脸都白了,缝了10针,医药费都800¥了!还没算以后换药的费用啊。。。”我这就觉得奇怪了,这缝针的事我也缝得多了,10针800¥,是不是贵了啊?我就问他们:“你们在哪缝的针啊?这么贵?有收据吗?”他们说就在旁边的省医缝的。但是收据“丢了”。这时候围观的人群里有个中年男子站出来说:“不可能啊!省医没那么贵。前阵子我店里的小工手指头都快掉了,去医院才花了2000¥不到,而且是一次的费用,包括了以后换药和拆线,还有抗生素的费用啦。就算你们花了800¥,也该是全包了你们以后的费用了。。。”还有一个大妈也站了出来,说:“你们也不对啦!人家鬼佬买你们东西,你们开价那么高,人家不买就骂别人,欺负人嘛。。。”他们几个听了,说:“买卖自愿啊,再说我兄弟贫血啊。。。”

这时候那两个黑人问我:“sir, how many wants us to compensate? ”我说:“Ten thousand.they want you pay ten thousand !”那两黑鬼听了自然又开始急了,不过说的不是E文了,而是他们的国家的语言。

而那几个本地年轻人,又开始向围观的人群鼓动:“他们死黑鬼成天骗人的啦,买东西不给钱,欺负我们本地人!这次砍伤我们兄弟,让他们赔点医药费不过分啊。。。”而人群里小部分人则在附和:“是啊!让他们赔!鬼佬有钱,让他们赔,不能放过他们。。。”这几个年轻人听了,就更带劲了。其中带头那个,更是去抢那黑人手里的皮包。现场一下就开始乱了失控了。我也急了,冲上去一把把他们分开,拦住他们,吼:“干什么!吵什么啊?!”那个带头的人肆无忌惮地说:“阿sir,你要公平点啊,你不能帮鬼佬啊!不然我投诉你啊!”另外一个则突然说:“阿sir,那两个鬼佬都不知是不是偷渡进来的!他们没护照的!”

我一听,心想:你们这帮人倒懂的不少嘛!还知道“偷渡?”不过说实在的,他们的话倒是提醒了我。不过说实话,我不太愿意去检查他们的护照。我宁愿相信这两个黑人是有护照的。而那几个年轻人现在却提出要看他们的护照!对我说:“阿sir,查他们护照啦!他们肯定是偷渡的!”我说:“阿sir做事,不用你们教!”但是我站着没动,在想该怎么办。。。

这时候那个带头的年轻人突然一把扯过那黑人的皮包,然后一下拉开,把里面的东西全倒了出来,然后蹲在地上翻护照。这也太过分了吧!我上去一把将他推开,说:“你干嘛!当阿sir透明的啊!就这么抢包?!”他则不依不饶地说:“查他护照啦!”

我转过身去,对那两个黑人说:“Please exhibit your passport.”但是那两个黑人却探开双手,说:“sorry,we have not brought.”得,看样子还真让他们说准了,他们两个是“黑人”了。这段时期是很多非洲黑人偷渡进来,或是在逾期居留打黑市工的。这下让我们撞上了。看来得通知外事警察到场处理了。我示意同事上去,站在那两个黑人身后,意思就是先控制住他们。然后我用手台呼叫指挥中心,汇报了情况,说怀疑有偷渡入境的黑人,请通知外事警察来现场处置。而指挥中心回复我们说太晚了,先把人带去派出所,明天一早再送去“外国人管理中心”那里再查他们,先扣住他们一晚吧。

我只好对那两个黑人说:“We suspected you illegal enter a country, please coordinate us toinvestigate.”这两个黑人看样子也知道自己坏事了,老实地不动也不解释了。

可那几个本地年轻人象是打了胜仗一样:“早说他们是偷渡的啦!还不让他们赔钱?!赔钱!赔钱!一万!!!”

我一听也火了。我决定也要好还教训这几个家伙!太离谱了!黑人偷渡是不对,但是你们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

我抬脚把他们地上的那个布袋子踢翻,然后蹲下去,翻看里面的物品---里面全是些刀具!有藏刀,开山刀,还有日本刀,而且全是开了封口的,非常锋利!怪不得一刀拉下去就把人手掌割破了要缝针了。我心里大概就有数了,知道怎么制这几个小子了!

我拿起一把刀,握在手里不紧不慢地说:“你们在哪摆滩啊?”他们说就随便摆摆。我说:“你们不知道这几天广州正在创卫验收啊?你们这是乱摆乱卖,知道吗?!”他们听了,说:“知道,阿sir,我们知道错了,下次不敢了,我们只是做点小生意。”他们知道我们警察无权没收他们的物品的。所以说完就想把地上的刀全收起来。我一把拦住他们,说:“你们没人是少数民族吧?”他们听了,很奇怪的看着我。我接着说:“你们都不是少数民族,你们的刀,知道是什么样的刀吗?别和我说是艺术品啊!”他们听完开始有点明白我的意思了,抓紧时间收拾地上的刀具。我向同事示意,同事也明白我的意思了,上去和我一道把他们几个扭住,然后我朝他们,也是朝围观的群众说:“你们是非法携带,贩卖管制刀具!非法制造、贩卖管制刀具,进入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危及公共安全的,都要处十五日以拘留、二百元以下罚款!不好意思,你们现在也得和我们一起回去接受处理!”

这下他们几个就傻眼了!而围观的群众却开始叫好!谁让他们这么无赖呢!

回到队里,先把那两黑人送去派出所。而这几个家伙则给我拷着蹲在地上。他们说:“阿sir,给次机会啦,下次我们不敢了,不卖了不行吗?”我没回答他们,只是说:“一码事归一码事!阿sir做事情不用你教!阿sir还是公平的!那两黑鬼砍伤你朋友,医疗费肯定得出,营养费也少不了你们!不过得等处理完他们才行。他们不是给了你们1000¥吗?先拿去治病吧!不过你们携带贩卖管制刀具,阿sir也没冤枉你们,我也得公事公办!一会录份笔录,也送你们去该去的地方,怎么处理还是法律说了算。”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做的是不是对,或是说我做的是不是“过”了。但是我只是觉得,现在我们国家好不容易在国际上有了自己的地位,我还记得当年我国重新加入联合国的时候,我们老一辈的外交家曾说过:“我们是被非洲弟兄抬进联合国的”!而且我也看了了不少关于我国在非洲援助非洲落后国家建设的新闻。我想非洲国家的黑人弟兄是穷,但是他们还是比较友好的吧?偷渡来我们这这无非是想赚点钱。这一说明现在我们国家的经济实力是提高了很多啊!一码事归一码事!偷渡,打黑工是不对,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但是有一点,不能因为别人是穷,是黑人,或是说没身份的人,就欺负人啊?想想看,若干天后,那两个黑人给遣送回国,他们回去了和他们的同胞说:“我们在中国让他们中国人欺负了,骗了。。。”这影响可不好啊!

至于那三个我的同胞,我也不是真的想把他们怎么样。我只想给他们一个教训!我不是帮着外国人欺负自己的国人,相反,我觉得我是在帮他们“擦屁股”!他们这么做,我觉得“丢人现眼”啊!

所以,我决定,两边都“各打五十大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