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局开出“假”结婚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结婚证有红章无钢印。


丈夫去世后,张丽萍被婆家人赶出住所,失去房产继承的权利。公婆的理由是,张丽萍与其儿子的结婚证是假的,二人是非法婚姻。随后,门头沟民政局认定,张丽萍“所持结婚证不具有法律效力”。为此,张丽萍起诉门头沟区民政局。14日,门头沟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开庭前,门头沟民政局提出以5万元钱平掉这起官司,遭到张丽萍拒绝。


这张结婚证盖有民政部门红泥印章,为何又被认定为假证呢?“假”证又是怎样办出的呢?



结婚证被认定作假


张丽萍,48岁,云南户口,现居北京门头沟。2004年2月,丈夫高书和因病去世,她被婆家的人赶出住处,“他们说我跟高书和的结婚证是假的,上面没有钢印。”张丽萍说,公婆等人都是当地人,她抵挡不住,只好卷铺盖走人。


张丽萍注意到,她的结婚证上确实没有钢印。“可这是民政局给办的,怎么可能是假的呢?”张丽萍为此反复找门头沟民政局讨说法,但都没有满意的结果:“办证的人就说,当时他一时马虎,忘了盖钢印,现在又补盖不了,他也没办法。”


2006年7月,张丽萍向门头沟法院提起诉讼,状告公公高守堂,主张原来所住房屋的继承权。被告方则向法院表示,张丽萍与高书和的结婚证造假,两人是非法婚姻。


法院调查取证时,门头沟民政局出具了一份“关于对张丽萍与高书和所持结婚证的认定意见”书。认定书称,除没有加盖钢印等问题,在民政局档案中也没发现该证的登记记录,证书版本也不符合,并由此认定,“张丽萍与高书和1998年12月31日没有在我局办理结婚登记,所持结婚证不具有法律效力。”


因被告高守堂的去世,法院中止了对案件的审理。去年下半年,高家以10余万元的价格卖掉那套房子。


“这房子是我们高家的,跟张丽萍没任何关系。”高书和的妹妹高书莲对记者说。她认为,张丽萍只是与高书和非法同居,没有权利继续住高家的房子。“他们的结婚证是假的,这是民政局都认定了的。”



民政局收回认定书


今年9月,张丽萍起诉门头沟民政局,认为它出具了错误的认定意见书。


14日上午9点,门头沟法院开庭审理,原被告双方出庭,被列为第三人的高鹏缺席。高鹏是张丽萍已过世的丈夫高书和之子,张丽萍离开家后,他卖掉了房子。


原告方表示,该结婚证是从民政局办出的,过后民政局又否认其合法性,应为此承担责任。为支持这一说法,原告向法庭提交了那个结婚证书。尽管没有钢印,上面却盖有民政部门的红泥印章。原告方还出具了证人韩博的相关书面材料。韩是门头沟民政局退休人员,涉案结婚证的经办人。


被告方则表示,撤回“关于对张丽萍与高书和所持结婚证的认定意见”书。理由是,民政局做出该“认定意见”没有法律依据。


“没有法律依据,怎么就给出那个认定书呢?”张丽萍反问。庭审进行了一个小时,没有当庭宣判。


既然结婚证是民政局所发,又为何被认定是假呢?



“假”证系托关系办出


庭后,记者看到韩博的相关文字说明材料。其中提到,涉案结婚证的办理时间是在2000年春,而不是证中注明的1998年。


韩博说,高书和是门头沟民政局的干部高女士介绍认识的。高书和请他和高女士一起吃饭,让他给办一个标注时间提前两年的结婚证,这样可以提前为张丽萍办理北京户口。


酒桌上,韩博答应帮忙,但同时又说,把结婚登记档案放进档案室是他办不到的,这需要高女士“想办法”。对此,“高女士不假思索地就答应了。”事后,他为高书和办完结婚证,并把档案送到了高女士的办公室,可没想到后者没把档案放进档案室。


韩博说,高书和死后,张丽萍把事情捅了出来。局里进行调查,从高女士那里取走了档案。


韩博给张丽萍写下的“承诺书”称,因他工作失误,给张丽萍造成经济损失,愿意给张丽萍9万元的经济补偿。庭审当天,记者联系到韩博。他说,事情已到法院,他不想再说什么了。


对韩博提到的这些情况,张丽萍解释,她跟高书和从1997年开始以夫妻名义同居,只是一直没进行结婚登记。到2000年,他们开始考虑领证,并想到补办。


不成想,补办的结果是办出一个“假证”。“可该不该盖钢印,什么样的版本,入不入档,我这个普通老百姓不知道呀。”张丽萍认为,办证的是民政局,认定是假证的也是民政局,民政局必须为此承担责任,赔偿她的损失。


另据了解,本案开庭前,民政局曾向原告方提出法院调解,表示愿出5万元给原告,以平掉这场官司,但被张丽萍拒绝。开庭后,记者上前采访民政局的两位诉讼代理人员,但被拒绝。记者随后到门头沟民政局了解情况。办公室一位杜主任表示,他们需请示领导批准再予回复。记者此后一再联系,但始终没得到回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