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情况不堪问中国引擎增压力

上周金融市场十分波动,转变突然。美国联储局在周二减息四分之一厘,竟被市场认为无助缓解经济困境,美股随即大挫。其后美国等五国中央银行联手注资,乃「九一一」事件后首次合作,但仍未能减市场焦虑,结果全周道指下跌约百分之二。港股在外围及中国内地宏调因素夹击下亦大挫,恒指下跌约百分之四,国企指数跌得更多,达到百分之九。无疑,全球经济环境正急剧转差,其影响将十分广泛而不会止于股市,确是令人关注。

自十一月末起,国际金融市场状况便有明显恶化迹象。最严重的是信用紧缩有增无已,迫使各国央行不得不联手出招。随着年尾对资金需求的高峰到来,紧缺更形突出,如美元三个月拆息上升并高企于五厘水平,在减息及注资后竟未见明显回落,反映资金短缺严重,且救急手段亦效果不彰。当然这也不能说是全属意外,资金紧缺非因无钱,全球流动性充斥的状况未变,只是投资者在次按危机爆发后,已如惊弓之鸟,不敢贸然投入金融资产免招亏损。减息注资并不能改善风险回避问题,故非治本之道,但令人不安者是,看来治标亦没有成功。

今后联储局及欧洲各国央行的处境会更困难,既感江郎才尽,还将进退维谷。最近美国数据显示,一方面楼市及消费信心等持续走软,明年出现衰退的机率上升(如格老称已由原先的三成提高至五成);另方面通胀亦在上升,十一月的消费物价指数同比升逾百分之四,核心通胀升幅亦超过预期,重要原因是美元的大幅贬值,令商品价格大升并形成输入型通胀,据报入口价升幅已升至多年新高。这种滞胀新形势,令联储局调息将面对更大的抉择难度;不减息则市场不接受亦难救经济(其实减了也难救经济),但大减则美元受不了,通胀又飙升。总之,西方的金融、经济正面临多年少见的不明朗及悲观前景。

在这情况下,唯一的希望是出现「分离」效应(decoupling),即新兴经济体系保持发展强势,而较少受到欧美经济不景的负面影响。这样不单可减轻全球经济的收缩幅度,甚至可反过来缓解欧美的困局。希望中的希望是近年发展迅猛,GDP增长在一成以上的中国经济。如果中国经济能保持强劲,则其入口市场及资金外投等,可至少部分抵销欧美经济的失速。近年全球最大的增长引擎乃美国及中国,现在美国已不成了,故中国更要努力。

不幸者是,在这关键时刻,中国经济的情况也出现了变量。为防止增长及通胀过高,当局加大了宏调收紧力度。特别是货币政策忽然从紧,采取了严厉的信贷规模行政指令控制,令十一月新增贷款锐降五成以上,银行及企业资金全面告急。同时,出口在多重打击下增幅亦回落,形成经济「内外双紧」的情况,加大了中国引擎转冷的危险。这样既令中国更难抗御外来震荡,也令世界经济前景阴影更浓。看来今后全球市场震荡难免,港人投资时亦务必小心,更多注意风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