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北京怀柔后安岭村10余户村民欲分户增加选票,选举己方村民代表


今年9月,怀柔区汤河口镇后安岭村开始了新一届的村民代表选举。


但没有人会料到,随之而来的,是该村近20户村民同时“闹离婚”。


这次选举以户为单位,71户村民共有71张选票,他们将分成3个小组,选出31个村民代表。


前2个小组的选举顺利结束,25个村民代表中,约2/3“是村主任堵凤林的人”。


这让村支书郭宝来及其支持者感觉不安———在这个只有百余人口的小山村,村支书与村主任之间不合已久。


为了实现双方力量的均衡,支持郭宝来的十余户村民,准备以离婚的方式实现分户增加选票。


他们算过:第三组15户村民将选出6名代表。目前,15户村民中两派的力量基本对等,但如果离婚分户成功,增加的票数完全有可能选出6名都支持郭宝来的代表。


这样,加上前面两组的代表人数,双方所获得的村民代表数量“基本相当”。


面对“婚后分户”的指控,堵久江拿出自己的结婚证和户口本证实:他们说的不是事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似乎就是一夜间,“离婚”,突然成了小村后安岭的流行。


12月12日,十余名村民集体来到怀柔区民政局,咨询离婚程序,希望尽快离婚。


温海丽是其中的一员。她不避讳离婚的目的:不是和丈夫感情不好,而是为了“尽快分户”,给“村民代表选举拉票!”


目前,汤河口镇及怀柔区相关领导均表示,村民欲集体离婚之事,已引起当地政府高度重视,目前正在劝导他们不要采取如此极端的方式。但“如果他们一再坚持,谁也阻拦不了。”



约1/4村户闹离婚


后安岭村隶属怀柔区汤河口镇,位于111国道怀柔段白河边,只有71户187人,是个真正依山傍水的小山村。


汤河口镇党委组织委员吕宝文得到的资料为,打算集体离婚的共有9户村民。而后安岭村村支书郭宝来透露的数字是,离婚的村民将近20户,这约占全村总户数的1/4。


村民刘海臣不仅自己要离婚,也想让父母离婚,“他们70多岁了,很支持。”他说,现在全家六口人是两户,都离婚就变四户了。


温海丽和丈夫结婚10多年了,家里还有一个15岁的女儿,但在离婚的问题上,夫妻俩还是打消了女儿的顾虑。她说,两口子感情好着呢,这次离婚只是一种争取权利的手段,分了户就复婚,因此夫妻俩认为没有风险。


“一眼就看出他们不是感情出了问题”,12月14日,怀柔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胡主任回忆两天前发生在办公室的情形时说,十多名村民呼呼啦啦的涌进民政局,红着脸大声说要打离婚。


和刘海臣一同去民政局的村民郑秀娟证实,村民们在民政局待了不到半天。工作人员曾进行调解,但见他们态度坚决,发给了每人一张程序单,并一再嘱咐再考虑考虑。


她说,离婚的村民不用再考虑了,一个月前便有此想法。


当天,民政局婚姻登记处胡主任将村民劝走后,立即通知了汤河口镇党委。


吕宝文称,目前,镇里正在做劝导工作,但他也担忧:“如果他们坚决要离,我们无法阻止。”



集体离婚为增选票


即使在民政局,村民们也毫不隐瞒自己“集体离婚”的目的———分户拉选票———今年9月份开始的村民代表选举,3个组已选完两个组,还有一个小组选举尚未结束。


集体离婚的消息很快在后安岭村传开了,有村民谈起此事时说,“打离婚,争选票,全村人,都知道。”


“离婚分户后再复婚,但户口就不合了”,几位村民这样打算。


村支书郭宝来称,村民集体离婚,是想通过分户“来达到力量的均衡。”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村民代表选举要以村内相邻若干户为单位推选,每组获得半数户代表通过的人才能当选。


多年以来,该村村民都成为两派,一部分支持村支书郭宝来,一部分支持村主任堵凤林。


郭宝来说,这届村民代表共31个名额,全村以户为单位分三组选举。9月份,前两组村民代表的选举已经结束,产生的25名代表中有三分之二是堵凤林的支持者。


这次先出来的两组选举结果,令部分支持郭宝来的村民不满。他们认为,这一结果的原因是,一些支持堵凤林的村民此前被分户了,“其中几户是在他的叔叔堵久苍3年前任村会计时,通过职务之便分的户”,导致在支持人数大致相同的情况下,“他们的票数多”。


提出这一观点的直接证据是:村民堵久江和妻子刘长珍结婚后一直没并户。夫妻俩都是堵凤林的支持者,选举时占两票。


面对郭宝来支持者的“指控”,村民堵久江“感觉很无奈”。他拿出了自己与妻子的结婚证和户口本,结婚证的发证日期是2004年,而两张户口本的发证时间是1998年,并非婚后分户。


他说,自己与刘长珍曾经各有家庭,由于配偶过世两人走到一起,而婚后没有并户的原因,是因为妻子“想在过世后陪伴前老伴。”


支持郭宝来的村民们,把希望寄托在最后第三组的选举上。他们称,第三组共有15户村民,将选出6名代表。目前,15户村民中两派的力量基本对等,但如果这几对第三组的村民离婚分了户,那么增加的选票,是完全有可能选出6名都支持郭宝来的代表,“这样,加上前面两组的代表人数,双方所获得村民代表数量基本相当”。


而一些并非第三组的村民“闹离婚”,目的是“先分户,为以后打算。”



直接分户遇阻公章


打算离婚的村民们原本想过,不离婚直接分户。不过,他们没能成功。温海丽说,记忆中2004年以前曾有村民到村委会申请分户,但没有被通过。


按照户籍管理相关规定,村民要分户,需要到村委会申请,村委会同意并在介绍信上盖了公章,村民才能到派出所分户。


但,村委会的公章在堵久苍手里,这位前村会计支持的是堵凤林。


早在2004年7月13日,堵久苍的会计职务便被村民代表大会罢免。不过,他手中的村委会公章,一直没有交出来。


支持郭宝来的村民说,堵久苍被罢免后,一直没有交出村委会公章,目的可能是阻止村民分户。堵久苍承认,自己是新任村主任堵凤林的叔叔,做村会计期间,村委会公章由自己保管。但他表示,自己在分户问题上一视同仁,不让某些村民分户,是因为不够分户条件,“只有结婚的人才能跟父母分户,还要有房子”。


堵久苍称,自己从未给反对郭宝来的人提供方便,“可以去派出所查”。他补充说,自己做村会计的几年里,也给少数村民分过户,但其中也包括支持郭宝来的人,“刘海臣就是例子,他和父母之间分了户。”



会计被罢3年依然把持公章


“我被罢免不合法!”堵久苍这样表示自己拒绝交出公章的理由。他称,在得知他被罢免的消息后,反对郭宝来的村民要求他:不许交出村委会公章。


堵久苍翻开《会计法》和怀柔区政府出台的工作手册说,法律法规明确规定,村会计的任免需要报告上级政府,经过调查确认当事人不适合会计岗位,需要上级政府组织开任免会决定。


对此,郭宝来表示,堵久苍的罢免“经过村民代表大会决议通过的,结果有效。”


“堵久苍的说法没有错,但郭宝来说的也是事实。”对于堵久苍被罢免一事,镇组织委员吕宝文这样表示。


吕宝文称,虽然《会计法》和地方工作手册规定了会计任免程序,但按照《村民自治法》规定,村民代表大会有最高决定权,因此决议是有效的。他说,《村民自治法》是国家颁布的法律,因此效力强于行业法和地方法规,镇里也无法调解。


对于迟迟没有交出的公章,汤河口镇纪检委书记刘国辉表示,堵久苍职务的罢免结果,经镇里认定有效,按规定堵久苍不能私扣公章,“村委会公章属于公家财产,个人不能以任何理由扣留。”


3年间镇里为此多次找到堵久苍交涉此事,但均以罢免程序不合理为由遭拒,镇里没有强制追缴,而是让公安部门和区纪委介入,“迟早是要交,最近就要出结果了。”刘国辉说。


吕宝文表示,为了不让第三组代表产生,郭宝来的支持者拒绝参会,因此选举迟迟没有结果,“如果再没结果,那只能视为第三组村民放弃权利,最后只认定产生的25名代表。”


12月14日,几名想离婚的村民说,离婚的确是手段,目的就是维护自己的最根本权利。他们希望“尽快离婚”,“不能让那6个名额被取消了。”



■新闻背景


支书主任不合已久


后安岭村村支书郭宝来与村主任堵凤林不合,在怀柔汤河口镇并非秘密。


怀柔区汤河口镇党委组织委员吕宝文证实,围绕着村支书和村主任,后安岭村的村民已经分成两个派系,并且斗争由来已久。为了争取自己的权益互不相让,镇政府和区里曾经多次调解,劝导村民团结,但问题依然存在。


他说,这次村民代表选举的过程体现得很突出。双方势力相对均衡,党员中支持郭宝来的人占多数,而群众中支持堵凤林的占多数,村支书和村主任的当选者自然成了双方派系的代表,因此村民代表的选举成了双方争夺的焦点。



■官方说法


村内派系斗争尚无解决良方


怀柔区委宣传部一工作人员表示,村民想增加选票维护自己的权益,是选举意识和维权意识的增强,但用离婚的手段则有些过激。他称,区里将尽快出面调解这部分村民的情绪。


该工作人员表示,为了让各村更好发展,区政府曾将部分所属单位的科级人员派到各村任第一书记,主要是在经济建设上提供观念和思路,起到“协调员”、“润滑剂”的作用,但在调解村内派系斗争的问题上,还没有更好的方法。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