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欧洲最坚固防线:埃本·埃马尔要塞争夺战 zt

194O年5月11日晚,即西线战争打响的第二天,柏林广播电 台向全世界发布特别公报: “德军一举攻克德比边境的艾伯特运河防线,此刻正向比利时 心脏地带布鲁塞尔挺进。”


宣传部长戈培尔鼓动三寸不烂之舌,趁机大加渲染说:德军的 成功,依赖于一种暂时还保密的“最新攻击样式”。在下一步的战争 中,此种方式还将大显神威!


这怎么可能?!按预定作战计划,英法联军正在紧急开赴比 利时的途中。年长的欧洲人都记得,26年前,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 发时,比军依托运河工事,成功阻击了德军半个月,为此德军不得 不付出2.5万人的代价。人们惴惴不安地打开地图,寻找一个希望 能在心理上支持平衡的地名——埃本·埃马尔要塞。


“你们说,欧洲最坚固的防线在哪里?”


在诚惶诚恐的国防军军官团首脑们面前,希特勒永远是这么 盛气凌人。他从心眼里看不起这些循规蹈矩、搬经弄典的老派普鲁 士军人。制定进攻波兰的“百色方案”时,他们就持反对态度。27天,波兰灭亡。面对这军事史上没有过的奇迹,希特勒曾着意奚落 了他们一番。


“不,不是马其诺。是比利时的艾伯特运河,是运河防线上的埃 本·埃马尔要塞!马其诺我可以避开,但这里不行,我必须从运河 上跨过去!” 在盖满整面墙的大比例军用地图前,希特勒神经质地挥动着 指挥棒,把将军们的视线引向比利时的东部边境。


自一次大战结束后,比利时出于对德国这个强邻的畏惧,苦心 经营2O余年,沿艾伯特运河构筑了一条绵亘不断的防线。在防线 的中部,重镇列日以北一座孤兀的岩质高地上,建有埃本·埃马尔 要塞。要塞的向敌一侧是悬崖绝壁,艾伯特运河就流经崖下。要塞 筑有4座半地下炮台,配置近40门巨型要塞炮。炮台外部披有厚 厚的装甲,可抵御大口径火炮的轰击。各种明暗火力点比比皆是,火力点间均由坑道沟通。要塞火力控制着横跨运河的3座桥梁,遇有危急情况,随时可断桥阻敌。守军1200人,粮弹充足,士气高涨。 在西方盟军看来,这里是“一夫镇塞,万夫莫开”的天险,被誉为运河防线的一把锁。要塞背后便是坦荡的比利时平原,因此,整个比 利时安危皆系于此。


希特勒已经胸有成竹。前不久,在与可信赖的斯图登特将军研 究作战计划时,他那不可捉摸的大脑突然蹦出一个令人惊愕的设 想: “在波兰的闪电战已属一般。对比利时人,我将发射一种非常 规的闪电。上帝的斧子将从天上砍下去,而不是地面!” 希特勒说完,自负地笑了,笑得令人毛骨惊然。当年他流浪在 维也纳街头以卖画为生时,可从来没有这样笑过。 5月10日凌晨3时,莱茵河畔科隆附近的机场上,40架滑翔 机在容克-52型运输机的牵引下,依次升空,希特勒的“非常规闪 电”开始发射。这时,近千公里的进攻前线还悄然无声,整个欧洲都 在沉睡中。 斯图登特将军目送飞机隐去。作为希特勒的空降兵司令,他深 知此举关系重大。然而,赌徒的心理控制了他的每一根神经。宝已 押上,只等揭盘。况且,元首是永远正确的!


滑翔机内载有400名德军,分为4支突击队,每队100人。任 务是夺取埃本·埃马尔要塞和运河上的3座桥。1小时后,机群越过德比边境,滑翔机开始解缆,分别向指定的目标飞去。要塞的顶部是一片宽阔的平台,也许正是这一因素促发了希 特勒机降突击的动机。在直升飞机尚未诞生的时代,滑翔机就是最 好的突击工具。没有动力的缺点此时反变成了优点,因为听不到发 动机的轰鸣。它们拍打着硕大的翅膀,无声无息,像一个个黑色死 神。只是落地的一霎那,才发出沉闷的撞击声。但对于防御一方来 说,敌人已在不知不觉中飞抵面前,任何应急措施都已失灵。 好一场精心策划的偷袭!


德军也有失误处。一架滑翔机着陆时翻下运河,另一架迷航, 里面乘坐着指挥官维哲希中尉。降落在要塞顶部的80名突击队员 一时群龙无首。


“全部听我指挥!生死成败,在此一举。” 温齐尔中士,一个法西斯主义的狂热信徒、自动成了这场战斗 的指挥官。


第一声枪响划破了夜空。突击队员按预先的编组,疾速向各个 坑道口扑去。这地形太熟了,在德国内地两个埃本·埃马尔要塞的 模拟地点,他们足足演练了4个月。4个月,就是为了这决定命运 的1O分钟。


乔德兰特少校从睡梦中被惊醒。惊醒他的,不是哨兵报警的枪 响,而是滑翔机对要塞顶层的冲击声。 一周之前,西线战云趋密时,他的上司视察过这里。作为要塞 司令,他当场拍过胸脯: “没有问题!除非德国人插上翅膀。”


少校也是饱读兵书,几千年的战争史,从未有人能插上翅膀从 天而降。悲剧往往就在这里,多少个意料不到的“除非”、“假如”,结 果演变成事实!倘若允许反悔的话,少校一定会收回此话。 枪响之后,一切怀疑顿消。乔德兰特纵身坐起,一把拉响了床 边的警报器。随后抓过话筒,向各炮台和火力点的守备分队发布命 令:“不要惊慌,立即冲出坑道口,占领表面阵地!”冲出坑道口的 比军和奔赴而来的德国突击队相撞。一阵机枪扫射,前排的比军倒 了下去,后面的又返回坑道,更猛烈的火网封住了坑道口。 从一个被德军忽略的坑道口冲出来少许守军,并占领了要塞 顶部的两个工事。但还没来得及展开火力,即被德军消灭,这个坑道口也被封死了。


乔德兰特在坑道指挥所里心急如焚,这时他才发现,坑道工事 的所有炮台、机枪火力点的射击方向都限定在四周的前下方,对顶 部的敌人毫无办法! 头顶传来巨大的爆炸声,德军工兵开始破坏炮台工事。10分钟,仅仅10分钟,一座经营2O余年、被誉为坚不可摧的 要塞,就在一个中士的手里失去了战斗力!


上午,要塞工事被破坏殆尽,几十门区炮一弹未发。从一个残 存的瞭望孔中,乔德兰特看到,大批的德军正跨过失守的运河大 桥,开向比利时内地。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战争的发展在这里又登上一层阶梯:无论进攻还是防御,从此 都开始迈入立体化的时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