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关于汉武帝五个女儿长幼次序的推定

关于汉武帝五个女儿长幼次序的推定------------兼谈隆虑公主是汉武帝的姐姐


据《汉书》等史籍记载,汉武帝总共五个女儿:卫长公主,诸邑公主,阳石公主,此三人都是卫子夫所生;另外还有两个公主,鄂邑盖公主,疑是李姬所生,因鄂邑公主对昭帝有供养劳苦之恩,因而在汉昭帝即位初年被封为长公主【见 《汉书。燕刺王传》】,另一个是夷安公主,生母不祥。笔者考证有关史料, 认为鄂邑盖公主应是长女,五女长幼次序依序为:鄂邑盖公主、夷安公主,卫长公主、诸邑公主、阳石公主。


1。夷安公主出生年代在何时?


夷安公主的年龄和生卒年代,史料都没有明确记载,有人依据《汉书•东方朔传》有记述隆虑公主老年得子生了昭平君,其子成年后娶了汉武帝的女儿夷安公主,估计夷安公主年纪应该较小,有可能是卫青死后才出生的。卫青死于元封五年【前106】,从汉代女子出嫁适龄一般在16岁推算,夷安公主出嫁应在前90年,而东方朔死于前92年,此说显然不能成立。




笔者认为夷安公主出生年代可能更早。依据是:


1。据史料记载,汉武帝宠幸的知名的女人依序为:陈皇后陈阿娇[十年未有身孕]----卫皇后卫子夫[戾太子刘据母亲]----王夫人[齐怀王闳]------李姬[燕刺王刘旦、广陵厉王胥、鄂邑盖长公主的母亲?]------李夫人[李广利的妹妹,昌邑王刘髆的母亲]-------尹婕妤、邢经娥------赵婕妤[汉昭帝刘弗陵的母亲]。汉武帝五个女儿中,惟有夷安公主的生母不祥。既然夷安公主是嫁给了隆虑公主之子昭平君,推测夷安公主的大致年龄,首先应以隆虑公主的相关事件作参考依据。


2。网上有资料显示,隆虑公主嫁给了长公主刘嫖的儿子隆虑侯曹矫,公元前116年,隆虑公主的丈夫曹矫在其母长公主丧葬时因同侍妾睡觉被汉武帝赐死,曹矫的侯国便被消除。因此,昭平君的出生年代应在公元前116年之前


3。“夷安”一名,应有寄托反击匈奴,平定蛮夷,国泰民安的美好愿望的含义。 照此推理,夷安公主有可能出生在元狩三年【前120年】前后,这一年是汉朝对匈奴战争取得决定性胜利的一年。对照《汉书。匈奴传》史实,元狩三年[前120],匈奴在汉朝连续打击下,发生内讧,当年秋天,匈奴浑邪王杀死休屠王,率部四万人降属汉朝,汉朝设立“五属国”,从此开通汉朝与西域的交通,匈奴对汉朝的威胁基本解除,可谓安定了蛮夷,夷安公主出生在这一年,名副其实,合情合理。


4。陈阿娇是汉武帝的娃娃亲,汉武帝即位当年就立她为皇后,专宠骄贵至极,是个出名的醋罐子,从其与卫子夫争风吃醋,多次犯了气死病,最后竟用巫术骗取汉武帝的欢心,终于事发被废。可见夷安公主的母亲是出身低下的妃子所生。


5。史籍所载,汉武帝16岁即位,立14岁的陈阿娇为皇后。陈皇后陈阿娇与汉武帝生活十余年,始终未能怀孕生子,至前130年因巫蛊之事被废黜,两年后[前128]立卫子夫为皇后;此时的汉武帝年龄在28岁,可以揣测汉武帝即位最初的十年处在年轻气盛时期,十年期间不可能没有其他妃子生育女儿,而史籍中一般不记载公主出生时间,何况是生母不祥,默默无闻的公主。汉武帝宠幸卫子夫之后,接连生了三女一男,就是力证。


6。陈阿娇是汉武帝的娃娃亲,汉武帝即位当年就立她为皇后,专宠骄贵至极,是个出名的醋罐子,从其与卫子夫争风吃醋,多次犯了气死病,最后竟用巫术骗取汉武帝的欢心,终于事发被废。可见夷安公主的母亲是出身低下的妃子所生,并且被逼早死。



2。从《东方朔传》相关纪事推定夷安公主出嫁年代


东方朔比汉武帝小两岁,应该与隆虑公主年龄相当。从《东方朔传》的记载看,东方朔在隆虑公主儿子昭平君死前曾经做过汉武帝的侍中[常侍郎],因其放荡不羁,醉酒后不知禁忌,进入内殿,还在宫殿里小便,被弹劾犯下大不敬罪,汉武帝把他贬为庶民,在宦者署待诏。 正是因为昭平君被处死之事,东方朔以祝寿为名冒死进诤言,宛转地规劝汉武帝节哀顺变,得到汉武帝的器重,又被任命为中郎[中大夫],并赏赐百匹锦帛。


一般来说,能在皇帝身边担任侍中的都是由皇帝宠爱的年轻人充任,卫青、桑弘羊、霍去病、霍光、杨可、郭吉、李陵、李广利、李延年等等,都在年轻时担任过汉武帝近侍。据此,据此,夷安公主嫁给隆虑公主之子昭平君,理应出生在卫子夫三女之前。因而夷安公主应该是汉武帝的大女儿。


《汉书。东方朔传》中记述昭平君被处死之事之前,叙述了东方朔进谏反对修建上林苑一事,时在建元三年[前138 ],随后用“久之”二字提起隆虑公主遗愿和昭平君杀人之事,可见东方朔在汉武帝即位之初就被任命为常侍郎,而昭平君醉酒杀人之事隔了很久。隆虑公主去世以及昭平君醉酒杀人诸事到底在何时呢?



3。隆虑公主去世以及昭平君犯杀人罪被处死在何时?


《东方朔传》中有这样一句话:上曰:“吾弟老有是一子,死以属我。”翻译成白话文:汉武帝说:“我妹妹老年才有这么一个儿子,临死前把他托付给我。”因而汉武帝为昭平君的事流泪叹息。可见昭平君出生较晚,自然娶夷安公主也很晚。


据《汉书。刘彭祖传》记载:“久之,太子丹与其女弟同产姊奸。江充告丹淫乱,。。。。武帝遣使者发吏卒捕丹,下魏郡诏狱,治罪至死。彭祖上书冤讼丹,愿从国中勇敢击匈奴,赎丹罪, 上不许。久之,竟赦出。 后彭祖入朝,因帝姊平阳、隆虑公主求复立丹为太子,上不许。”


可见太子丹被废黜太子多年后,平阳、隆虑两公主还曾为赵王说情,说明那时平阳公主和隆虑公主都还在世。太子丹被废黜的时间史料不详。参阅《汉书。江充传》记载,江充与赵王打官司应在元鼎年间【前116---111】。平阳公主死后,与卫青合葬,并且都陪葬茂陵。《汉书。武帝纪》载明,卫青死于元封五年[前106年],据此,平阳公主和隆虑公主去世都在元封五年[前106]之后。


依据是江充与赵王刘彭祖打官司之后,受到汉武帝的召见并且十分赏识,江充自请出使匈奴,汉武帝任命他为谒者,江充出使匈奴回来被任命为直指绣衣使者,负责监督三辅地区盗贼,以及查禁权贵、豪族奢侈僭越之风。


另据《汉书。匈奴传》记载,汉武帝派遣使者到匈奴在元封元年【前110】至 元封六年期间最为频繁。核对相关史料可知:江充出使匈奴则可能在元封三年【前108】年与胡人王乌同去。因为元封元年【前110】汉武帝派侍中郭吉出使匈奴被扣押、并流放到贝加尔湖一带,多年未归。元封四年汉朝派往匈奴的使者也被扣留三年之久。只有前109年至前108年出使匈奴的使者安全归来。


从太子丹因罪下狱,被定为死罪,到赵王四下活动赦免出狱,到再托平阳、隆虑尔公主出面说情,企图恢复刘旦太子地位,被汉武帝拒绝,其间相隔了很长时间,以卫青去世时间推算,大约在十年左右。《汉书。赵王刘彭祖传》中用了两个“久之”,在时间跨度上,与《汉书。武帝纪》中卫青去世时间,以及《汉书。江充传》、《汉书。匈奴传》都是相互吻合的。


综上所述,隆虑公主病故,以及昭平君醉酒杀死夷安公主的保姆,获罪被杀诸事均应在元封五年【前106】之后。确定昭平君死亡的时间上限,对于推定夷安公主的出生年代,以及隆虑公主的出生年代具有定位参考价值。[/color]


4。隆虑公主是汉武帝的姐姐还是妹妹?


此外,《刘彭祖传 》与《东方朔传》对隆虑公主与汉武帝的姐妹关系表述明显矛盾,刘彭祖传中称隆虑公主为汉武帝“姊”,东方朔传中称为“弟”。《尔雅。释亲》:“先生为姊,后生为妹。”《汉书。樊哙传》:“哙以吕后弟吕须为妇,生子伉。”此处的“弟”,就是妹妹的意思,因而汉书的译本在东方朔传中将隆虑公主翻译为汉武帝的妹妹。


《汉书。孝景王皇后传》:“初,皇后始入太子家,后女弟儿姁亦复入,生四男。儿姁蚤卒,四子皆为王。皇后长女为平阳公主,次南宫公主,次隆虑公主。”对照《史记。外戚世家第十九》记载,景帝有十三个儿子,一个儿子做了皇帝,十二个儿子都封为王。儿姁早逝,她的四个儿子也都封为王。王太后的长女封号是平阳公主,次女是南宫公主,三女是隆虑公主。内容相同,都看不出汉景帝三个女儿与汉武帝的姐妹顺序。笔者倾向于姐姐。依据:


1。《史记。外戚世家》和《汉书。外戚传。王皇后传》均未有标明隆虑公主出生在汉武帝前后的文字内容。


2。《汉书。东方朔传》中所述隆虑公主老年得子,所谓老年起码在五十岁以上。汉武帝出生于前156年,如果隆虑公主是汉武帝的妹妹,以其比汉武帝小两岁推算,应为前154年出生,下推50年,时至前104年,再顺延18--20年[昭平君成年娶妻],时至前86—前84年,加上隆虑公主去世,昭平君获罪被处死,少说一两年,就到了前82年,而汉武帝死于前87年,东方朔死于前92年,显然隆虑公主五十岁得子不大可能,除非隆虑公主是汉武帝的姐姐。



以昭平君出生最低年限前116年上推40年,则为前156年,如此隆虑公主就与汉武帝同龄,不说隆虑公主比汉武帝大上四五岁,就是大几个月,也是汉武帝的姐姐。以昭平君出生于前116年下推16年,拟作娶夷安公主的适龄时间,则为前100年,如此才与《汉书。赵王刘彭祖传》记载平阳公主和隆虑公主均在前106年之后去世相互吻合。


笔者猜测,隆虑公主极有可能就是在前116年生育昭平君,产后必然需要一定的静养时期,丈夫在此期间与侍妾发生汉代严禁的“私奸罪 ”,从而被汉武帝处死。多年后,赵王因太子丹作奸犯科之事求助于平阳、隆虑二公主,两位公主出面向汉武帝说情,以及汉武帝拒绝,太子丹终于被废,这些情事都显得合乎情理。


综上所述,隆虑公主当属汉武帝的姐姐,而不是妹妹。



附件1:《汉书。东方朔传》有关隆虑公主的记载


久之,隆虑公主子昭平君尚帝女夷安公主,隆虑主病困,以金千斤、钱千万为昭平君豫赎死罪,上许之。


隆虑主卒,昭平君日骄,醉杀主傅,狱系内宫。以公主子,廷尉上请请论。左右人人为言:“前又入赎,陛下许之。”上曰:“吾老有是一子,死以属我。”于是为之垂涕叹息良久,曰:“法令者,先帝所造也,用故而诬先帝之法,吾何面目入高庙乎!又下负万民。”乃可其奏,哀不能自止,左右尽悲。


朔前上寿,曰:“臣闻圣王为政,赏不避仇雠,诛不择骨肉。《书》曰:‘不偏不党,王道荡荡。’此二者,五帝所重,三王所难也。陛下行之,是以四海之内元元之民各得其所,天下幸甚!臣朔奉觞,昧死再拜上万岁寿。”上乃起,入省中,夕时召让朔,曰:“传曰‘时然后言,人不厌其言’。今先生上寿,时乎?”朔免冠顿首曰:“臣闻乐太盛则阳溢,哀太盛则阴损,阴阳变则心气动,心气动则精神散,精神散而邪气及。销忧者莫若酒,臣朔所以上寿者,明陛下正而不阿,因以止哀也。愚不知忌讳,当死。”


先是,朔尝醉入殿中,小遗殿上,劾不敬。有诏免为庶人,待诏宦者署。因此对复为中郎,赐帛百匹。


附件2:《汉书。赵敬肃王刘彭祖传》


久之,太子丹与其女弟及同产姊奸。江充告丹淫乱,又使人椎埋攻剽,为奸甚众。武帝遣使者发吏卒捕丹,下魏郡诏狱,治罪至死。彭祖上书冤讼丹,愿从国中勇敢击匈奴,赎丹罪,上不许。久之,竟赦出。后彭祖入朝,因帝平阳、隆虑公主求复立丹为太子,上不许。



附件3:《汉书。江充传》


江充字次倩,赵国邯郸人也。充本名齐,有女弟善鼓琴歌舞,嫁之赵太子丹。齐得幸于敬肃王,为上客。久之,太子疑齐以己阴私告王,与齐忤,使吏逐捕齐,不得,收系其父兄,按验,皆弃市。齐遂绝迹亡,西人关,更名充。诣阙告太子丹与同产姊及王后宫奸乱,交通郡国豪猾,攻剽为奸,吏不能禁。书奏,天子怒,遣使者诏郡发吏卒围赵王宫,收捕太子丹,移系魏郡诏狱,与廷尉杂治,法至死。


赵王彭祖,帝异母兄也,上书讼太子罪,言“充逋逃小臣,苟为奸讹,激怒圣朝,欲取必于万乘以复私怨。后虽亨醢,计犹不悔。臣愿选从赵国勇敢士,从军击匈奴,极尽死力,以赎丹罪。”上不许,竟败赵太子。


初,充召见犬台宫,自请愿以所常被服冠见上。上许之。充衣纱禅衣,曲裾后垂交输,冠禅纚步摇冠,飞翮之缨。充为人魁岸,容貌甚壮。帝望见而异之,谓左右曰:“燕、赵固多奇士。”既至前,问以当世政事,上说之。充因自请,愿使匈奴。诏问其状,充对曰:“因变制宜,以敌为师,事不可豫图。”上以充为谒者使匈奴,还,拜为直指绣衣使者,督三辅盗贼,禁察逾侈。贵戚近臣多奢僭,充皆举劾,奏请没入车马,令身待北军击匈奴。



附件4:《汉书。匈奴传上》


是时【元封元年 前110】,天子巡边,亲至朔方,勒兵十八万骑以见武节,而使郭吉风告单于。既至匈奴,匈奴主客问所使,郭吉卑体好言曰:“吾见单于而口言。”单于见吉,吉曰:“南越王头已悬于汉北阙下。今单于即能前与汉战,天子自将兵待边;即不能,亟南面而臣子汉。何但远走,亡匿于幕北寒苦无水草之地为?”语卒,单于大怒,立斩主客见者,而留郭吉不归,迁辱之北海上。而单于终不肯为寇于汉边,休养士马,习射猎,数使使好辞甘言求和亲。


汉使王乌等窥匈奴。匈奴法,汉使不去节、不以墨黥其面,不得入穹庐。王乌,北地人,习胡俗,去其节,黥面入庐。单于爱之,阳许曰:“吾为遣其太子入质于汉,以求和亲。”


汉使杨信使于匈奴。是时,汉东拔濊貉、朝鲜以为郡,而西置酒泉郡以隔绝胡与羌通之路。又西通月氏、大夏,以翁主妻乌孙王,以分匈奴西方之援。又北益广田至眩雷为塞,而匈奴终不敢以为言。是岁,翕侯信死,汉用事者以匈奴已弱,可臣从也。杨信为人刚直屈强,素非贵臣也,单于不亲。欲召入,不肯去节,乃坐穹庐外见杨信。杨信说单于曰:“即欲和亲,以单于太子为质于汉。”单于曰:“非故约。故约,汉常遣翁主,给缯絮、食物有品,以和亲,而匈奴亦不复扰边。今乃欲反古,令吾太子为质,无几矣。”匈奴俗,见汉使非中贵人,其儒生,以为欲说,折其辞辩;少年,以为欲刺,折其气。每汉兵入匈奴,匈奴辄报偿。汉留匈奴使,匈奴亦留汉使,必得当乃止。


杨信既归,汉使王乌等如匈奴。匈奴复谄以甘言,欲多得汉财物,绐王乌曰:“吾欲入汉见天子,面相结为兄弟。”王乌归报汉,汉为单于筑邸于长安。匈奴曰:“非得汉贵人使,吾不与诚语。”匈奴使其贵人至汉,病,服药欲愈之,不幸而死。汉使路充国佩二千石印绶使,送其丧,厚币直数千金。单于以为汉杀吾贵使者,乃留路充国不归。诸所言者,单于特空绐王乌,殊无意入汉、遣太子来质。于是匈奴数使奇兵侵犯汉边,汉乃拜郭昌为拔胡将军,乃浞野侯屯朔方以东,备胡。


乌维单于立十岁死,子詹师庐立,年少,号为儿单于。是岁,元封六年【前105】也。自是后,单于益西北,左方兵直云中,右方兵直酒泉、敦煌。



5。 鄂邑盖长公主是不是汉武帝的大女儿?



一.《史记》里为何没有鄂邑盖公主的记载?


1.《史记。三王世家》中除了封三王的策文之外,其余内容都是褚少孙增补,这些增补内容里没有鄂邑盖长公主的记载。班固所著《汉书。武帝五子传》是根据司马迁的《三王世家》核实增补,并对汉武帝的五个儿子分别立传。



2.对照《史记》和《汉书》相关内容,可见史记里并没有提到鄂邑盖公主。《史记外戚世家》里有段内容很值得注意:



A.原文:“他姬子二人为燕王、广陵王。其母无宠,以忧死。及李夫人卒,则有尹婕妤之属,更有宠。然皆为倡见,非王侯有士之女士,不可以陪主人也。”



译文:别的皇妃还有两个儿子是燕王、广陵王。他们的母亲不受宠爱,因忧伤而死。到李夫人去世后,又有尹婕妤之辈交替受到宠幸,然而她们都是以歌女的身份见到武帝,不是有封地的王侯之家的女子,不应该和皇帝匹配。



B.原文:後数日,帝谴责钩弋夫人。夫人脱簪珥叩头。帝曰:“引持去,送掖庭狱!”夫人还顾,帝曰:“趣行,女不得活!”夫人死云阳宫。时暴风扬尘,百姓感伤。使者夜持棺往葬之,封识其处。



其後帝闲居,问左右曰:“人言云何?”左右对曰:“人言且立其子,何去其母乎?”帝曰:“然。是非兒曹愚人所知也。往古国家所以乱也,由主少母壮也。女主独居骄蹇,淫乱自恣,莫能禁也。女不闻吕后邪?”故诸为武帝生子者,无男女,其母无不谴死,岂可谓非贤圣哉!昭然远见,为後世计虑,固非浅闻愚儒之所及也。谥为“武”,岂虚哉!



译文:过了几天,武帝谴责鉤弋夫人。夫人摘下民簪耳饰等叩头请罪。武帝说:“把她拉走,送到掖庭狱!”夫人回过头来看着,武帝说:“快走,你活不成了!”夫人死在云阳宫。死的时候暴风刮得尘土飞扬,百姓也都很悲伤。使者夜里拉着棺材去埋葬,在埋葬的地方做了标志。



事后[赵婕妤蓓汉武帝赐死后],武帝闲时问左右说:“人们都说些什么?”左右回答说:“人们说就要立她的儿子了,为什么要除掉他的母亲呢?”武帝说:“是的。这不是小孩子们和愚人所能理解的。古时候国家所以出乱子,就是由于君主年少,而他的母亲正在壮年。女子独居,骄横傲慢,淫乱放纵,没有人能禁止。你们没有听说过吕后的事吗?”因此,所有为武帝生过孩子的,无论是男是女,他们的母亲没有不被谴责处死的,难道能说这就不是圣贤了吗?这样明确的远见,为后世深思熟虑,本来就不是那些见闻浅陋的愚儒所能达到的。谥号为“武”,难道是虚名吗!



3.《史记。三王世家》和《外戚世家》里都没有记述鄂邑盖公主,究其原因可能有两个:其一,鄂邑盖公主的生母地位低下,产后被逼早死。从《汉书。昭帝纪》里记载:“帝姊鄂邑公主益汤沐邑,为长公主,共养省中。”,可见鄂邑盖公主嫁到江夏[湖北云梦],可谓够远的了,或许就是一种惩罚。汉昭帝即位,其二,鄂邑盖公主的生母压根就弄不清。从汉昭帝时期才开始实行宫女不许再穿开裆裤,还要多扎几道腰带的禁令,可见汉武帝时期后宫的淫乱和皇子的生母不祥都是情理中事。



《汉书。昭帝纪》、《汉书。五子世家》、《汉书。霍光传》中多处提到鄂邑盖公主,并且鄂邑盖公主临死前还养了个情夫丁外人,据此,似乎鄂邑盖公主的年龄应在卫子夫三个女儿之下,当属汉武帝最小的女儿。但是,由鄂邑盖长公主去世的前80年[元凤元年],上溯到汉武帝即位之初的前140年[建元元年],不过才六十年,后来发迹的鄂邑盖公主在丈夫王充病故之后,又与丈夫儿子王受的门客丁外人私通,这种老来风情仍属正常。鄂邑盖公主的生母不祥,当属地位低下的妃子。如果鄂邑盖公主的生母地位尊贵,司马迁的《史记》里决不可能没有记述。


二.《汉书》注解中有关鄂邑盖公主的解释共有三处:


1.《昭帝纪》注释中应劭曰:“鄂,县名,属江夏。公主所食曰邑。” 颜师古曰:“帝之姊妹则称长公主,仪比诸王,又以供养天子,故益邑也。”



2.《武五子传》注释:张晏曰:“食邑鄂,盖侯王信妻也。”意思就是说鄂邑盖公主嫁给了盖侯王信。颜师古曰:“为盖侯妻是也,非王信。信者,武帝之舅耳,不取鄂邑主为妻,当是信子顷侯充耳。”颜师古的看法是,鄂邑盖公主嫁给的不是盖侯王信,应当是王信的儿子王充。理由是王信是汉武帝的舅舅,不可能娶鄂邑盖公主为妻。


3.《霍光传》注释:颜师古曰:“鄂邑,所食邑,为盖侯所尚,故云盖主也。”


从《汉书.武五子传》中燕刺王传里所述 鄂邑盖长公主是刘旦的姐姐看,似乎鄂邑盖公主与燕刺王刘旦、广陵厉王刘胥同父同母。结合《昭帝纪》汉昭帝也称长公主为姐姐的语义,同父异母的可能性同时存在,不足为凭,还需要进一步考证。颜师古的注释则提供了考证的线索。


《汉书。外戚恩泽候表第六》盖靖侯王信表栏注明:“以皇后兄侯。中五年五月甲戌封[汉文帝后元五年始封,即前157年],二十五年薨[前150年去世]。”儿子栏里注明:“元光三年[前132 ],顷侯充嗣。”孙子栏里注明:“侯受嗣,元鼎五年[前112],坐酎金免。”



综合分析:


1.《史记.三王世家》载明,王夫人所生的齐怀王刘闳、李姬所生的燕刺王刘旦、广陵厉王刘胥都是同年同月同日册封,并且这三个皇子被封王时均已成年。若以《史记.三王世家》所述元狩六年【前117】四月三皇子被封王推算,即使刘旦十五岁被封王,他的出生年代应在前132年左右,而他姐姐鄂邑盖公主出生年代至少在前134年之前。


2.另据《汉书.武帝纪》记载,卫长公主的丈夫栾大死于元鼎五年【前112】, 因而卫长公主的出生年代大约在前130年左右。戾太子刘据出生于前128年。


3.根据上述史料记载,如果采纳颜师古之说,鄂邑盖公主的丈夫是盖侯王信的儿子顷侯王充,封地在湖北云梦一带,承袭侯爵时在汉武帝元光三年[前132],王充的儿子王受在元鼎五年[前112]因酎金一案被削除侯爵。照此,鄂邑盖公主理应是汉武帝的大女儿。其次才是夷安公主。


4.元凤元年【前80年】鄂邑盖公主因谋反失败自杀,由此上溯到汉武帝即位之初,整六十年,鄂邑盖公主出生于武帝初年仍属正常范围。汉武帝出生于前156年,假设其18--20岁生长女,则为前138--136年,鄂邑盖公主出嫁年代当在夷安公主之前无疑。鄂邑盖公主出生在陈阿娇为皇后的时期,其生母是谁,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鄂邑盖公主的生母必然是比王夫人、李姬地位更为低下的妃子,抑或是宫女也未可知。


5.南宋人徐天麟编撰的《西汉会要》卷六 公主 王主杂录附记载:景帝三女:1。平阳公主 2。南宫公主 3。隆虑公主 武帝五女:1。鄂邑盖公主 2。夷安公主 3。卫长公主 4。诸邑公主 5。阳石公主


至此,汉武帝五个女儿长幼顺序赫然明了,并与上述史料考证吻合无误。不难看出,汉武帝即位之初的十年间,是皇子公主出生的高峰期,陈皇后陈阿娇于元光五年【前130】被废黜皇后。陈阿娇的母亲刘嫖出身高贵,又为刘彻即位出了大力,擅宠娇贵的陈阿娇十余年不得怀孕,势必用尽手段打压出身低下的妃子,最终被打入冷宫,以黄金百斤的高价聘请司马相如为她写下排解悲愁的《长门赋》,既是天不作美,也是咎由自取。



三.两点猜测:


1.据《汉书。卫青传》记载,建元二年[前139],陈阿娇得知卫子夫受到汉武帝的宠幸,并已怀孕,竟然肆无忌惮地把卫青私自抓捕关押起来,鄂邑盖公主的母亲必然凶多吉少。这个史实与司马迁《史记》的记载毫无出入。此时的汉武帝年仅17岁,宠幸的妃子或宫女决非一人。如果建元二年卫子夫怀孕并正常生育的是卫长公主,鄂邑盖公主和夷安公主就不可能大于卫长公主,故而笔者怀疑建元二年卫子夫怀孕的孩子极有可能没能正常出生。虽无凭据,尚不足以推翻几多古人考证的汉武帝五女长幼顺序。无论如何鄂邑盖公主的出生年代也不可能早于前140年,因为此前的汉武帝还不足十六岁。


2.《史记》和《汉书》均未记载卫长公主生卒年代,而从建元二年[前139]到元朔元年[前128],长达11年。以戾太子刘据出生于前128年推测,卫长公主应是戾太子的姐姐,诸邑公主、阳石公主则是戾太子的妹妹。据《史记。外戚世家》记载:卫子夫被武帝初次宠幸之后,虽然入居皇宫,但是、有一年多竟然再没有见到过武帝。对照《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内容,不难看出陈阿娇的专横跋扈,汉武帝也得让她三分,这一年多时间,就是鄂邑盖公主、夷安公主出生的注脚,汉武帝宠爱卫子夫,也只是在后来汉武帝挑选“不中用”[抑或是不下蛋]的宫女出宫的背景下,卫子夫哭着闹着非要出宫,武帝怜悯之下再次亲幸,卫子夫再次怀孕,并且尊贵宠爱日甚一日。



《史记.外戚世家》里有一段话恰好是《汉书.外戚传》里删减的关键的几句话:“子夫入宫一年多,竟然再没有见过武帝。武帝挑选不中用的宫女,让她们出宫回家。子夫趁机见到武帝,哭泣着请求出宫。武帝怜悯她,再次亲幸,于是有了身孕,尊贵宠爱日甚一日。武帝召见她的哥哥卫长君,弟弟卫青为侍中。 子夫后来大得亲幸,倍受宠爱,共生了三女一男,儿子名叫据。” 将这段话与《汉书.卫青传》里那段陈阿娇得知卫子夫得宠怀孕,不仅派人抓捕卫青关押起来,还想杀掉卫青的闹剧结合起来寻味,不难解读建元二年卫子夫那次怀孕并未正常生育,受宠尊贵也是后来的事。笔者认为,这就是鄂邑盖公主和夷安公主先于卫长公主出生的注脚。




卫子夫后来居上,陈皇后被打入冷宫,鄂邑盖公主和夷安公主的生母势必难逃劫难。她们的下落乃至姓名都被陈皇后和卫皇后的显赫声名所掩盖,鄂邑盖公主和夷安公主的出生年代以及生母是谁自然而然的沉寂为历史之谜了。卫子夫后来居上,陈皇后被打入冷宫,鄂邑盖公主和夷安公主的生母势必难逃劫难。她们的下落乃至姓名都被陈皇后和卫皇后的显赫声名所掩盖,鄂邑盖公主和夷安公主的出生年代以及生母是谁自然而然的沉寂为历史之谜了。尽管司马迁因受宫刑写作《史记》时对涉及武帝和卫皇后的宫廷秘史无法直言不讳,但还是留下了意味深长的伏笔。毕竟司马迁去世时还未发生“巫蛊之乱” 。班固处在东汉时期,直言揭秘自当毫无顾忌。



四.结论:


隆虑公主当属汉武帝的姐姐。夷安公主应是汉武帝的第二个女儿。鄂邑盖公主应是汉武帝的大女儿




关于汉武帝五个女儿长幼次序的推定[四]


大事年表:




前156年[汉景帝前元元年] 汉武帝出生


前141年[汉景帝后元三年]正月, 汉景帝驾崩 年仅十六岁的太子汉武帝即位尊皇太后窦氏为太皇太后,皇后为皇太后,陈阿娇为皇后;


前139年[建元二年],卫子夫怀孕,未能正常生育,极有可能因暴力导致流产;


前139---前119年期间,鄂邑盖公主、夷安公主、卫长公主先后出生;


前135年[]建元五年]五月,窦太后去世;


前132 [元光三年],盖侯王信之子王充受嗣顷侯;


前130年[汉武帝元光三年]秋七月,废黜陈阿娇皇后,捕捉搞巫蛊术的人,皆处死悬首示众。


前128年春三月,戾太子刘据出生,册立卫子夫为皇后。


前125年六月,汉武帝母亲王娡皇太后去世;


前122年[元狩元年],刘据被册立为皇太子。


前117年[元狩六年]秋九月,大司马霍去病去世;


前116年[元鼎元年]同年,隆虑公主丈夫曹矫在其母长公主丧葬时因同侍妾犯“私奸罪”被汉武帝赐死,曹矫的侯国便被消除;


前112年[元鼎五年]九月,卫长公主丈夫乐通侯、五利将军栾大被腰斩处死。前112[元鼎五年]九月,鄂邑盖公主丈夫王充坐酎金之罪[因进献祖庙的酎金成色不足]被免去侯爵。同月共有106名侯爵被削去侯爵。


前116---前94年间,江充与赵王刘彭祖为太子丹乱伦之罪打官司,江充得胜后受到汉武帝亲睐,步步高升;至前94年,江充由直指绣衣使者升为水衡都尉[掌管上林苑,兼管皇室财务和铸钱,相当于中央财政部长、央行行长;


前106年[元封五年],大司马大将军卫青去世;


大约前104---前100年[太初元年至天汉元年]期间,汉武帝姐姐平阳公主、隆虑公主先后去世;


前99年[天汉二年],李陵出击匈奴战败被俘投降,司马迁为李陵辩解,被汉武帝下狱,因为官清廉,没有钱财赎罪,被处以宫刑;出狱后改任中书令;开始撰写《太史公书》[《史记》];


前94年[太始三年],“钩弋夫人”赵婕妤之子刘弗陵出生;


前93年[太始四年],东方朔去世。生卒:前154---前93/ 前92年[征和元年],赵王刘彭祖去世;


前91年[征和二年]春四月,诸邑公主、阳石公主都因巫蛊术犯罪被处死;七月,戾太子因在巫蛊之乱中被奸臣江充等人迫害,举兵反抗,兵败逃亡,卫子夫自缢,同年八月戾太子刘据自杀于湖县。


前87年[后元二年]二月,汉武帝驾崩,临死前三天,汉武帝赐死赵婕妤,立赵婕妤之子刘弗陵为皇太子,并封大将军霍光、左将军上官桀、御史大夫桑弘羊、车骑将军金日禅共为辅政大臣,霍光主持朝政,领尚书事,金日上官桀为副。汉昭帝即位,给鄂邑盖公主增加汤沐邑,号称长公主,供养在宫廷之内。


前80年[元凤元年]九月,鄂邑盖长公主、燕王刘旦、左将军上官桀、御史大夫桑弘羊等人获罪谋反,皆被杀。




司马迁和《史记》:




前104年[太初四年]---前91年[征和二年],西汉史学家司马迁完成历史巨著《史记》,原书名为《太史公书》,司马迁在写给好友任安的《报少卿书》书信后神秘失踪。司马迁的死因有自杀、被杀、被逼自杀多种说法,未有定论。




前68年春三月,大司马大将军霍光去世,五月,汉宣帝亲理政事;司马迁外甥杨恽将《史记》公布于世。




汉元帝、汉成帝时期,褚少孙补缀《史记》中自汉武帝天汉年以后史事。



《汉书》作者和补缀作注概况:




公元32年[东汉光武帝建武八年],班固出生;生卒年代:公元32---- 92年


公元89年[东汉和帝永元元年],班固随从车骑将军窦宪出击匈奴,参与谋议;


公元92年,班固在统治阶级内部斗争中失败入狱,死在狱中。汉和帝叫班固的妹妹班昭补作,马续协助班昭作了汉书八表和《天文志》。




《汉书》作注:东汉末年已有服虔、应劭作注。到了唐代,颜师古汇集了前人二十三家的注解,纠缪补缺,完成了《汉书》的新注。清代人王先谦著有《汉书补注》。




汉武帝五女生卒年代[仅供参考]:




鄂邑盖公主:前139?-----前80年, 因参与上官桀等人合伙谋反被杀。


夷安公主:前137/120?----前?生卒不详,死因不明。征和年间巫蛊之乱时,没有提到夷安公主,可见她比诸邑公主、阳石公主去世更早。


卫长公主:前136?---前110? 年仅28岁左右。前112年,其丈夫乐通侯栾大骗术败露,被汉武帝腰斩处死。其后不久,卫长公主疯疯颠颠,自杀身亡。她的儿子曹宗,也在征和二年春天的“巫蛊之祸”中遇害。


诸邑公主:前?------前91年春, 死于“巫蛊之祸”。


阳石公主:前?------前91年春, 死于“巫蛊之祸”。





附件:《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




武帝建元二年(前139)的春天,卫青的姐姐卫子夫进入皇宫,受到武帝的宠幸。皇后陈阿娇是堂邑大长公主刘嫖的女儿,没有生儿子,却嫉妒别人,大长公主听说卫子夫受到武帝宠幸,且有了身孕,很嫉妒她,就派人逮捕了卫青。当时卫青在建章宫供职,尚不出名。大长公主逮捕囚禁卫青,想杀死他。卫青的朋友骑郎公孙敖就和一些壮士把他抢了出来,因为这个原因,卫青没有死。武帝听到这消息,就召来卫青,任命他当建章监,加侍中官衔。连同他的同母兄弟们都得到显贵,皇上给他们的赏赐,数日之间竟累积千金之多。卫孺做了太仆公孙贺的妻子。卫少儿原来同陈掌私通,武帝便召来陈掌,使他显贵。公孙敖因此也越来越显贵。卫子夫做了武帝的夫人。卫青升为大中大夫。


本文内容于 2007-12-22 6:37:27 被胡辣羊蹄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