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谁有曹雪芹的联系方式?(转载)

之前,我只用了半小时,先写了一篇博客:《胡玫大型电影全版<红楼梦>将于明年正式开拍》;随后即被新浪博客转载,于是获得猛烈点击量9万多,另外还有好几家报纸,或者直接照抄我博客、或打电话给我进行采访,总之反响相当强烈。

眼看有便宜可占,我就接着趁热打铁,花了将近一下午时间,又挺费脑子再写一篇:《小说<红楼梦>真的很通俗易读吗?》;此篇博客仍然被新浪博客转载于首页,可这回却真是热脸贴了无数读者的冷屁股。我之后有意不更新博客,倒要看看这篇博客究竟能获得了多少人的注意和点击量?

真惨!3000点击才冒点头,就再没人搭理了;那之后还有媒体采访我吗?屁!根本没人搭理我半句。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那么,小说《红楼梦》到底是不是很通俗易读呢?大家已经用冷屁股贴我热脸的寥寥不理不睬,给了我一个最直接的回答。

我家楼里有位邻居,真正工厂里的产业工人,但他的业余偏好,就是阅读《红楼梦》并且对它有相当的研究,还发表过几篇关于《红楼梦》的读后感。我博客发了之后,他就来找我直接质问:“你怎么能说《红楼梦》这部经典,普通老百姓就不喜欢读和读不懂呢?我就是工人,我就很喜欢它并且也很有研究。”我当时对他说:“那你再找10个象你这么读《红楼梦》的大众出来,咱们坐一块聊聊这本书,好吧?虽然你是工人,但你对《红楼梦》已经成了专家。个例的你,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

只要一在网络说到《红楼梦》的话题,立即就会引起种种呻吟与叫喊“经典不过超越”!

那就再仔细想一想,曾经让我从小就那么费力还不能一口气读下去的小说《红楼梦》,它怎么就能让网民这么热衷?这么凭吊?这么留恋?这么觉得不可超越了呢?难道真有无数读者,就象翻看连环画那样,真把小说《红楼梦》看得那么上瘾吗?就象我家邻居那样都成了《红楼梦》专家吗?我个人感觉,《红楼梦》能这样普及于广大劳动人民群众的可能实在是太小太小了。

可《红楼梦》如今为什么又这么热呼呢?突然我明白了,根本没有多少会人真感觉小说《红楼梦》是如何如何了,完全都是因为之前有了一部1987版的《红楼梦》连续剧,所以,网上才会有那么多人哭喊“经典啊!”“不过超越啊!”

我们光荣的、敬爱的、伟大的曹雪芹先生,您在九泉之下睡醒了吗?如果没睡醒的话,您就接着洗洗再睡吧!否则,您要是知道自己那一部“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的宝贝著作,就因为在1987年被电视剧肥皂了一把,所以才成了经典的话,我估计您立马就得炸尸回到人间,跟我们大家急红了眼不成。但曹老先生您还真是生不起这份气,什么“经典不可超越”,还真跟您的原著小说关系就不太大,而是跟那些花姑娘加帅小伙当初眉来眼去弄了一部87版的肥皂剧有特别直接的关系。

无数网民认为不可超越的,就是87版电视剧《红楼梦》。可这话要是曹先生如今问到专门靠您一本书吃了几十年国家俸禄的“红学家”们,他们肯定更会跳着高跟您急红了眼不成!专家们怎么可能会认同一部肥皂剧是文学经典和不可超越了呢?专家学者,从来就是等电视剧播出之后,就站在旁边挑毛病、指出种种“硬伤”的——比如,曹雪芹到底长没长胡子?脑袋上有几根皱纹?

因此,不可超越的经典,到底是电视剧《红楼梦》?还是原著小说《红楼梦》?我想,如果真把网民和“红学家”叫到一起面对面互相PK,两边弄不好,都能动手打起来!

最后说一段真实笑话,以验证今天的人们,是如何对阅读经典的——

《北京青年报》的诗人大仙,前两天在《北京青年周刊》他的专栏里这样写,某晚他正在家里观看血腥惨烈的电视剧《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突然手机响了好几次,最后他耐不住终于接了电话,却是一位年轻女娱记,温情款款地向他索要作家张爱玲的电话号码,当时大仙被吓了一跳,就感觉大刀正向自己的头上砍来!于是他就问那姑娘:你要张爱玲的电话干嘛呀?年轻女娱记不甘心地说:现在《色戒》火成了这样,我看所有记者都在采访汤灿,因此我想,我为什么就不能直接采访一下《色戒》的原著作者呢?大仙更正道:是汤唯吧?对方赶紧说:是汤唯、是汤唯。大仙又问:你采访张爱玲的选题,向你们主编报了吗?小姑娘娱记一本正经地回答道:我报了呀!

这就是当今对一部电影或一部原著小说的浮躁阅读心态,而且还是某位从事新闻文字工作的人的心态。

所以,我估计我最近关于《红楼梦》的几篇博客发了之后,很快也可能会接到电话或是短信来问:“何老师,您手上有曹雪芹的直接联系方式吗?”

那时,我一定会把“曹雪芹家酒集团(公司)”的咨询电话直接告诉来问的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