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231家娱乐城被查封 数千按摩女抗议(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7年7月9日,深圳沙嘴社区,一娱乐场所的咨客站到路中招徕客人。随着城中村改造的深入,这里的娱乐业变得比以前冷清。


沙嘴、上沙、下沙,一直是香港北上寻芳族长期光顾之地,故有“深圳芭堤雅”之称。也正因此,桑拿、KTV、洗脚城等娱乐休闲场所鳞次栉比,生意兴旺。 ——香港媒体


沙嘴的名声多大?可以这样讲,在香港不知道沙嘴的,一定不是香港人。


——福田区劳动局局长陈伟民


在沙嘴村租住者金相泰的记忆中,2006年1月18日这天是“超乎寻常”的,“沙嘴发生了大事情。”从住进沙嘴那天起,金相泰晚上从不出门,“因为外面都是小姐”。


由于沙嘴村的娱乐场所消防情况令人堪忧,当天,由多个部门组成的数百人的队伍进入沙嘴,娱乐场所三层以上的封,无牌证的封,有安全隐患的封……当天沙嘴近百家卡拉OK、休闲中心被查封,连同上沙、下沙等其他城中村,福田区城中村内共计有231家娱乐场所被查封。


没成想,第二天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大事——数千名按摩女聚集市民中心。几个小时后,事态被警方平息。


「场面火爆」近百家娱乐场所日日爆满


沙嘴二坊,曾经是“黄业”最猖獗的地方,六七十栋房子密密麻麻,“各种各样的小姐妈咪都能在那儿找到。”欧锐刚说,“沙嘴到了什么程度,可能全世界有华人的地方,都知道这里是黄色泛滥的。”


“沙嘴的名声多大?可以这样讲,在香港不知道沙嘴的,一定不是香港人。”陈伟民说。


香港媒体曾经这样报道深圳的三沙:沙嘴、上沙、下沙一直是香港北上寻芳族长期光顾之地,故有“深圳芭堤雅”之称。也正因此,桑拿、KTV、洗脚城等娱乐休闲场所鳞次栉比,生意兴旺。


鼎盛时期,沙嘴有4万租住人员,半数为娱乐场所从业人员,近百家娱乐场所日日爆满。“娱乐场所太过火爆,黄赌毒就跟着泛滥,村里居住的多是非正当职业的人员,造成严重的治安隐患。”欧建胜说。


这是一个多大的市场?到城中村消费的都是什么人?这个疑问一直困扰着陈慧明,深圳很多高档次的娱乐场所,为什么城中村这么火爆?随后他为此专门做了调查,结果显示,在这里消费的90%左右是香港人,而且是香港中低层的打工一族。“他拿了1000块钱过来,洗了个澡,唱一晚上歌,找了个小姐,最后还有钱打的回皇岗口岸坐车回香港。就是这么个消费市场,便宜。”城中村被越带越旺,家家爆满。


一位蓝牌车司机称,很多守候在罗湖口岸和皇岗口岸的蓝牌车都是专门拉香港人的,从罗湖口岸乘蓝牌车到沙嘴20元车费,四个人平均每人五元,“他们不会坐的士的,蓝牌车便宜。”他同时表示,一般进入深圳玩乐的港人去处都比较固定,福田的三沙、罗湖的黄贝岭、龙岗的布吉及沙湾等。


2000年以后,沙嘴的娱乐场所越来越多,开到了近百家,当时规模还都比较小,从2002年以后,“一个个动不动就是几百万的装修,”欧礼锦叹了口气,“自己看着也没有办法。开始没管好,到后面又管不住了。”欧礼锦表示,股份公司每年都想办法,但就是整不了,“其实股份公司内部,只有一个副总经理搞了个餐厅,没人参与这种行业。”


“我们当时讲,这是癌症了。”在沙头街道办当了8年书记的陈伟民这样看待城中村娱乐业。陈伟民这么讲有两层意思,一是问题的严重性,但更重要的是,“有多少癌症病人病情被彻底根治的?”


2003年,皇岗口岸24小时通关,不限时自由进出愈发刺激了城中村娱乐业的消费,警方称,“港人来往频繁,周末高峰期多达4000余人次。”这一阶段,城中村的娱乐业都由小做大,甚至连广告都做到香港的刊物上,“几乎没有不赚钱的,”陈慧明说,“沙嘴从80年代的海鲜开始扬名在外,到这一阶段彻底名声大噪。”


截至2005年年底,福田区的情况是,包括沙嘴和上下沙在内的15个城中村,共有消费娱乐服务场所900多家,开设在4层民宅以上的娱乐场所计289家,营业面积有几百到上千平方米不等,投资额多在100万到500万元之间,其中“部分地区呈泛滥之势”、“导致该片区的社会治安特别是‘黄赌毒’问题较为突出”。


「书记冷汗」娱乐场所窗户竟全被封死


“沙嘴的娱乐场所一家连着一家,门口都聚着大群小姐,整夜如此。”金相泰回忆,但去年1月18日,“几百上千名穿着各种制服的人进入沙嘴,一整天时间把所有的娱乐城门口都贴上了封条。”


“城中村娱乐场所涉及到很多管理部门,文化、工商、消防、公安等等。”福田区安监局局长陈慧明当天一直在现场,多个部门的联合整治陈慧明不仅是参与者、更是重要的人物——部门与部门之间的牵头人。


“当时中山一家酒吧刚刚发生了特大火灾,城中村的娱乐场所从社会危害性来说,从我工作的角度看,对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威胁最大的还是安全隐患这一块。”陈慧明边回忆边挥着手,“你说这黄赌毒可能不会造成群体性伤亡,但真要来一场大火呢?这些大部分无牌照、统统安全不合格的民宅要出多大问题?”


福田区劳动局局长陈伟民时任沙头街道办事处书记,本地干部,当过侦察兵,对辖区内的“一山一水都非常清楚”。“黄赌毒和安全,第一步当然是安全!”2005年12月31日,陈伟民带着福田区委书记许德森“参观”沙嘴:沙嘴密集的娱乐场所整栋租下民宅,从上到下的凉台和窗户全部封死,只留小小的排气孔,一旦出事,跳楼都没得跳。沙嘴的景象让许德森冷汗连连,当即布置整治工作,要求娱乐场所自行将封闭的窗户和阳台打开,将民宅恢复原貌。


「部门行动」231家娱乐场所被查封


“在沙头我是第一责任人,”陈伟明说,“一旦出事,首先要追究我的责任。”城中村娱乐场所的问题由来已久,想根除谈何容易。果然,半个月过去,沙嘴纹丝未动,照样笙歌燕舞。


2006年1月18日,福田区城中村综合整治统一行动日,由多个部门组成的数百人进入沙嘴,“先查封娱乐场所,原则是三层以上的封,无牌证的封,有安全隐患的封……


当天的行动,沙嘴近百家卡拉OK、休闲中心全部被查封,连同上沙、下沙等其他城中村,福田区城中村内共计有231家娱乐场所被查封。


对经营者来说,“他们是不在乎政府的整治行动的”。沙嘴的居民们也早已习惯了隔段时间就会来上一次的或大或小的整治行动。但这一次,“有点和以前不同”,在沙嘴的一名保安员看来,不同之处在于“打击面太大”,沙嘴所有的娱乐场所全部被封、一家不留,与之邻近的上沙下沙情况也如此。“大部分经营者和从业者都聚在贴着封条的娱乐城门口商量着什么,气氛很紧张。”


金相泰下班后快步回到家中,知道出事了,他一直从打开的窗户观察着外面的情况。“人越聚越多,村口的路上都有警察把守着,不让出去。”


“下午5时左右,反馈给我的信息是,这些人正酝酿着要集中数千人第二天搞游行。”陈伟明马上将情况报告给许德森。


福田警方,当天调动了千余警力参与城中村娱乐场所的整治,“这么大的行动,估计到经营者会有反应,警力全部待命。”警方一位负责人说。


晚上8时,下沙36个被封的娱乐城老板聚集在一起,研究第二天的行动。他们随后被警方全部带回派出所逐一谈话,保证不采取过激行为。晚上10时,陈伟民,欧礼锦和上下沙的主要干部聚集在沙嘴一个餐厅,许德森、福田公安分局局长罗荣才都在,研究对策。许德森的要求是,各自做工作,各保一方。


「意外发生」数千按摩女聚集市民中心


对所有的人来说,这是个不眠之夜。陈伟民和欧礼锦逐个找经营者做工作,但事态的发展已不由他们控制。“气氛越来越压抑,很多人开始往福荣路走,就聚集在路边。”陈伟民说。到19日早晨,数千人走向市民中心,整治第一天即发生了轰动全国的大事——按摩女上访。几个小时后,事态被警方平息。


“一个地方有事情,不管是好还是坏,都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陈葵说,沙嘴的问题,不是沙嘴自己搞起来的,“沙嘴不是‘土围子’(意指土匪窝),很多人认为造成今天这个局面,板子要打在股份公司、打在村民的屁股上,这个我有看法。”


欧礼锦回忆,沙嘴大概是从1998年开始有了陪唱的小姐。“娱乐服务业在城中村的兴起,是自然而且正常的发展现象。”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园区经济发展与规划中心主任蒋学民认为,城中村的发展与城市的发展紧密相连,娱乐业在城中村是“很自然”地发展起来,“关键是要管理,不能简单地认为城中村就是藏污纳垢之地。”


“股份公司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做。”欧礼锦说,1998年开始,股份公司就跟村民和娱乐场所的经营者签了村规民约:如果村民的房子租出去后被租客搞了违法行业,不给分红;同时村民也跟租客签了同样的合同。“但签了也是白签,没办法执行,什么是违法行业?要公安部门认定的才算数。”


警方则认为,在一个地区,黄赌毒的存在与发案率密切相关。“治黄实际上就是遏制刑事案件。”沙头派出所所长李笑杰分析,“对治安来说,这部分人是极度高危人群,是最大的隐患。”该地区以往的刑事案件中,鸡头砍嫖客、嫖客砍小姐以及招嫖女色诱实施抢劫等类案件占了很大比重。


“有黄赌毒的地方就肯定有黑,”欧礼锦形容,“以前晚上经常‘刀光剑影’,几十号人争地盘,都拿着凶器。”他的手机始终保持24小时开机,“随时有事都会叫我去处理。”


福田区有关领导多次形容,产生于城中村内的各类问题已成为困扰城市发展的“痼疾”,是影响社会治安和和谐稳定的“不定时炸弹”。


有分析人士形容,“1・18”整治工作力度是“前所未有”的,其关键之处在于“由消防安全隐患入手”,达到了“彻底拔除黄赌毒”的效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