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5/



全副武装的士兵多数坐在山路边喘气,陈仕陵依然再跑,身后的几个士官全被自己摔的远远的,他先跑到上山的路口处停下,“都那去了,我说解散了么?”他为了说这句话喘了好几分钟的气。

此时陈仕陵全身是汗,内衣内裤全湿透了,迷彩服也没挡住汗水的渗透,坐在地上的兵只好强忍着站起来,心说哈这个小排长太厉害了,才吃了几天粮就这么能跑?难道他原来的部队训练强度比特战部队还高?

全排集合起来,只能听见喘气的声音,“这次先跑一个看看,以后还要加科目,再有打靶我们先跑一个五公里再打,在战场的时候军人不可能在身体很舒服的情况下开火。”

霍岩心里想你得了吧,这招我见过《武装特警》里有过,先是让人加速跑然后在身体很累的情况下开枪,另外就是让一个身体强壮的人兵按着另一个,另一个挣脱了再开枪,这样身体疲劳没有可以打准的,排长似乎看过这部军事题材的电视,拿这套训练我们,我们早就进行过类似的训练,到时候不比你们差。


在基地内拿着望远镜的钱博升看着山上训练的士兵,他心里说这么搞武装越野就对了,看来这小子脑袋够用,来了就能把老兵也管了,看来三排要起变化了。

跟在钱司令身边的参谋说:“新排长开始给老兵下马威了,的确是该加点码,我们特战部队从来都是从军校选拔优秀军官,要不就是把自己的兵送去上军校,相对是封闭的,他来了就给创新了。”

“这个训练比其他部队平时的越野更贴近实战,应该推广,以后不要搞什么徒手越野,也不要围着军营跑,都拉到野外跑。”钱博升说完了作讯参谋马上拿笔记下来。

跑步结束了可折磨没停止,陈仕陵把部队带回训练场开始反复跑障碍,他每次先带头跑一次然后让士兵们跑,更摘下沉重背包的士兵又被赶到这里操练,其他部队现在刚进行完场地训练所以这里人比较少。

霍岩站在陈仕陵身旁问:“排长你是怎么练成这样的。”

“以前的部队管的松,体能训练都是瞎玩,我只是训练完了还去踢踢足球什么的,自己只要不停的锻炼身体自然就好了,你们照出练一周下周你们就能强过其他人,然后我们再来新的科目。”陈仕陵说完霍岩问,“为什么我们要比别人进行的科目多,反正离训练大比武的时候还早。”

“可打仗不等人,我们左右不了谁,只能服从命令,你知道那天开打那天不打么?其实谁也不知道,只有先做好准备才可以完成好任务。”

霍岩见过脑袋里战争意识很强的军官就是陈仕陵,只有陈仕陵对他说过这个,不过他听说陈仕陵是按选参谋的标准选来的,奇怪的是怎么到基层了,难道是要先摔打一下不成?他不明白为什么擅长图上作业的军官不去司令部呢?他想最好排长尽快走,每天都这么折磨人恐怕士官们不会愿意参加晋级考试,他们要么会选调走或退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