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提到记者,老民警老刘跟我说起一件事。

一天,我在值班室值班,发了一起抢劫案,嫌犯被逮到,是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由于刚带回来,便蹲在值班室的墙边。受害人,一位二十多岁的女士,坐在值班室里。

当时我正在低头登记受害人的基本情况时,眼前突然白光一闪,接着就是相机快门的声音。

我吓了一跳,回过神来一看,只见一个小姑娘正在收起相机,一手拿着个话筒,话筒后面牵着个线,引着一个扛着摄像机的小伙子进了值班室的门。

我还没有来得及问话,那个小伙子扛着摄像机对着值班桌上的凶器就拍摄起来,而那个小姑娘便对受害人开始问话。

我明白了:又是报社里来采访的。看到他们这么不闻不问地就进来采访,我陡感一股无名烈火,直冲顶门。我腾地站起来,拿起本子,哗地一声,就将摄像机正对着拍摄的那把匕首一下子扫到离桌子三米开外的墙角里。

那个正在摄像的小伙子和那个正在对受害人问话的小姑娘吓呆了。

“你们是做什么的?怎么进派出所二话不说又是照相,又是摄像?”我对着还没有回过神来的两个大傻问道。

“哦,我们是**时报的记者,得知**路刚才发生了一起抢劫案,来采访。”那个小姑娘反应倒是很快。

“什么记者?请出示你的证件。”我气不打一处来。

摸索了半天,对方只能出示一个采访证。

“别说你不能证明你是记者,就算是,做人的基本礼貌都不懂?进来二话不说,就拍(照)?!请你出去!请不要影响我们公务!”

“出去——”看到那个小姑娘还要申辩什么,我气得将声音提高到高八度。

这个时候,在外面的同事、带班领导都来了。

带班领导问明的情况,对他们说:“你们要采访,可以,但是请你和我们上级领导联系,我们有规定,未经同意,我们这里是不接受采访的。”

那小姑娘抹着眼泪走了。我心里憋气:怎么现在这些“记者”这么没有素质?

原以为这事可能就这么完了。但还在下文——

半小时后,报社的人(可能是个领导)来了,机关也来了人。找我了解情况。

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说明了当时的情况,并补充说:“姑且不论他们还不是记者,就算是记者,起码的礼貌该有吧?进门总该打个招呼吧?总该自我介绍一下吧?总该说明来派出所的意图吧?”在我一连串的反问中,报社的人无话可说,我们机关来的人也未说什么。

我接着往下补充:“你们的记者知不知道,抢动案是两个人作案,只抓到一个嫌疑人,案子情况我们还没有弄清楚,你们就来采访,就算你们不报道,这样合适不合适?如果报道了,另外一个嫌疑人我们怎么抓?”

“做为媒体的什么记者,首先要有职业道德,起码,做人的基本礼貌素质应该有!”

这事后来是不了了之。

老刘在跟我们聊这事时,还发了个唠叨:“什么记者!其实只是报道员,根本不是什么记者,什么规矩都不懂,素质差得很。当然,听说他们也有任务,但也不能这样到派出所里来抢新闻。真是像苍蝇一样:香的要叮几口,臭的也要叮几口!”

我听了老刘说的这件事,笑了。真是这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