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原创】“我的家乡在河南”之淞沪会战

“我的家乡在河南”,我们都是河南人,我们也来自河南,我们希望可以利用这个系列的文章向大家展示一个真实的河南,崭新的河南。

点击进入“我的家乡在河南”系列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时,河南郑州国民党中央宪兵第一团第三营于1937年7月9日奉命开往苏州。当时,第一团团部驻无锡,第一、第二营驻在镇江、无锡至上海闸北一线。主要任务是维持铁路交通和地方治安,同时负责纠察军队纪律。7月中旬,第七连调驻上海龙华淞沪警备司令部及龙华民航机场,担任警备任务。当时上海的局势已渐趋紧张。

8月9日,日本海军陆战队军曹(班长)大山勇夫率兵一名,驾机动车强行闯入虹桥军用机场。守卫机场的一名士兵上前拦阻,被日军开枪打死。驻守机场的第五军钟松旅被迫自卫,击毙来犯的大山勇夫。这一事件成为“八一三”事变和淞沪会战的导火索。日本驻上海派遣军总司令松井石根大将提出强烈抗议,上海局势的紧张气氛已达到顶点。1932年“一•二八”事变后国民政府和日本签订的《淞沪停战协定》规定,中国正规军队不准在上海至苏州、昆山一线驻防,只许保安警察部队驻守。根据这个不平等条约,钟松旅三个团的官兵在8月初进入虹桥地区时,都换上了上海保安总队的服装和宪兵服饰。大山勇夫率兵驾车闯进虹桥机场的目的,就是侦探正规军队是否已进驻上海。

1937年7月中旬,第七连由苏州开往上海时,火车走的是刚修通的苏州至嘉兴(长60公里)的临时铁路。这条铁路是在1937年5月初动工,不到3个月就修通的。它连接沪宁与沪杭铁路,为的就是预防抗战开始后驻上海日军截断两路之通车。同时,从无锡以东10公里处向东北至长江边的福山镇一线,也修筑了钢筋水泥结构的炮兵、机枪、步兵掩体上千个,作为抵御日军进攻的防线。

1937年8月11日,第七连奉命配属第九集团军总司令张治中将军指挥。前进指挥所设在南翔。8月12日黎明之前,第三十六师开赴江湾地区,第八十七师进驻大场,第八十八师驻南翔。12日一大早,上海老百姓发现到处都是自己的军队,而且士气高昂、纪律严明,真如同神兵天降。官兵们进入商店购买牙膏、纸烟等零用物品时,店主人为表示欢迎和慰问,大都不收钱。

8月13日晚8时,第七连接到命令,参加围攻位于日租界西南界外、中山大道北段南头的日资丰田纱厂。当时,该厂驻有500多名日本海军陆战队队员。担任主攻的部队是钟松旅的1个加强团。第七连负责进攻丰田纱厂西南部临近中山大道的一角,有100多米宽。

第七连的一个排担任侦查搜索任务。全排装备3挺轻机枪,每班发给5枝20发的德造手枪、6枝捷克式步枪,每人带4枚手榴弹、300发子弹。当夜9时,第七连由龙华出发。为不使敌人发觉,全连轻装向丰田纱厂西南2.5公里处进发。沿途,多走在水田地埂上。走了30多华里,于14日零时30分到达指定地点。14日l时,侦察排向丰田纱厂搜索前进。上级的命令是14日3时开始围攻。全排按时到达丰田纱厂西南角距中山大道100多米处,准备一看到指挥信号弹的升起即迅猛攻下阻拦我沪南北交通的敌占据点。这时,排侦查班长跑回来报告:日军已在1个小时前撤回日租界内,厂内仅有十几个看厂的中国工人。上报后,团长即派1个营进入厂内搜查、驻守。这时,闸北江湾一带炮声隆隆,淞沪会战正式展开。

当日上午8时,第九集团军司令部通过电话命令第七连开往南翔,另有任务。全连吃过早饭立即出发,中午到达南翔指挥所请示任务。黄琪翔副总司令即指示第七连担任维持南翔、黄渡、安亭、昆山各站铁路交通,收缴由前线退下来的轻伤兵的武器,集中收容散兵等任务。

1937年8月底,奉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顾祝同之命,第七连被调归第十五集团军总司令兼前敌总司令陈诚指挥。这时,第三战区司令长官由蒋介石自兼(实际由副司令长官顾祝同负责指挥。据郭卿友主编的《中华民国时期军政职官志》称:蒋介石于1937年9月13日接替冯玉样,兼任第三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担任左翼第八集团军总司令。淞沪战场上的中国军从已增至30多个师,日军也增至10万多人,但日方的海、空军占绝对优势,陆军装备也较优良。因此伤亡较重,达10万多人,日军亦死伤近3万之多。驻军在八字桥、江湾至吴淞、宝山沿江一带作战,受到日本海军舰炮的射击和飞机的轰炸,伤亡甚重。例如,在攻打汇山日本海军码头一战中,坦克连连长亲自驾驶坦克指挥,4辆协同,掩护步兵1个连冲入码头与敌拼杀1个多小时。结果,该连官兵全部牺牲,坦克全部被毁,敌人亦有很大伤亡和损失。又如,在第八集团军总司令张发奎所指挥的左翼战场上,第九十八师第五八三团第三营死守宝山城,全营官兵600多人誓与宝山共存亡,全部壮烈殉国。

为避开日本海、空军的优势,于9月初后撤20公里。第八十八师第五二四团的八百壮士为掩护大军后撤,由团长谢晋元指挥,孤军坚守四行仓库,抗击日军的包围攻击达1个多月之久,受到全国军民之极大尊敬(1937年10月26日,日军攻入大场镇,中国军队撤至苏州河南岸。第八十八师第五二四团中校团副谢胥元,不久升任团长。奉命率1个营450多人,对外号称八百壮士,守卫四行(大陆、盐业、中南、金城)仓库。10月31日,该部奉命撤离,进入公共租界)。国军撤至南翔、大培、罗店、浏河一线继续与敌鏖战,尽量避开敌海军炮火之轰击,伤亡有所减少。尽管如此,根据第七连驻各车站人员的日报统计,每日仍有近千名的负伤官兵被运往后方医院。

1937年9月上旬,奉前敌总司令陈诚的命令,第七连被调归昆山警备司令冯庸指挥。侦察排奉派驻守昆山火车站,负责通向太仓公路上的来往交通检查,并维持治安,防止汉奸、敌特破坏。当时,敌机日夜轮番轰炸、扫射昆山至南翔的铁路、公路、车站、桥梁等,但铁路、公路上的员工与驻站宪兵坚守岗位,冒着生命危险随时抢修,以保运输畅通。

1937年10月中旬,战斗日渐激烈。日本方面每日除由海军自水上起飞的飞机日夜不停轰炸、扫射阵地外,还由日本九州派重型轰炸机飞临上海、南京一带轰炸。

10月下旬某日下午2时,由苏州方向往回飞的日军重型轰炸机9架,飞临昆山马鞍山公园上空,向警备司令部投弹3枚,但未命中目标。这时,驻存公园树林中的高射机关炮连开炮射击。敌机1架被击中,尾部冒出黑烟,被迫降落在昆山东北约10华里的水田里。敌驾驶员4人从飞机上下来,携机枪1挺,且各带手枪1枝,对着从四面围上来的我方军民开枪射击。第七连侦察排宪兵10余人指挥军民防护团武装缩小包围圈。敌飞行员跳进河内,继续抵抗。战斗中,宪兵击毙敌飞行员1人,活捉其余3人并将他们押解至连部。军民没有伤亡。经讯问得知,他们中的1人叫池田,是驾驶员,其余2人分别为领航员和轰炸员,被击毙的是机长。池田还供认,他是九州重轰炸机队一大队的少尉驾驶员。他们给俘虏拿来军毯、军服,让日军换下了湿衣,但送来的米饭和菜他们都不吃。当天夜里,其中1人自杀。其余2人后来被押解到南京俘虏收容所。

1937年11月上旬,日军在飞机的掩护下,从金山卫强行登陆,企图切断国军后路。11月13日,第三战区剐令长官部下令,撤退到无锡至福山一线,利用预筑的钢筋水泥掩体防线继续抗击日军。昆山警备司令冯庸被调为无锡警备司令。13日早6时,冯庸同第七连由昆山撤出。这时,铁路、公路、桥梁全被炸毁,日军飞机还三五成群地在低空盘旋扫射。只好走小路,14日下午到达无锡。途中,第七连官兵被射伤、炸伤4人。

此时,无锡市内气氛十分紧张,秩序极为混乱。各部队由前线撤到无锡至福山一线后,大都找不到沿线地方的保甲长。这些保管着工事掩体铁门上钥匙的保甲长多被日本特务、汉奸收买,早已逃避一空。所以,虽有工事掩体,部队却无法进入预设的阵地。15日天还没亮,日军的小坦克巳窜至无锡城郊进行骚扰。于是,第七连只得随同冯庸由惠山往南,向宜兴撤退。

11月下旬,第七连在宜兴接到前敌总司令陈诚的命令,要他们经高淳、泾县,前往徽州集结待命。12月上旬,他们到达徽州,在城东4公里的潘岭山村找到了第十五集团军总司令部。报到后,暂时在这里休整待命。12月下旬,奉军委会电令,中央宪兵第一团被调至湖南长沙集中整补。

该团在上海战场上转战3个半月,共死伤官兵110多人,武器没有损失。第七连带回缴获散兵的轻机枪2挺、日本飞行员的手枪4枝。侦察排除被敌机炸伤士兵4人外,别无损失。

当时,中国军队在日本陆军装备优良、海空军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几乎是用血肉之躯与敌人打了3个多月的阵地战,虽然损失惨重,但最终打破了日本帝国主义吹嘘的10天占领上海、20天攻陷南京、3个月灭亡中国的狂言,还毙伤日军4万余人。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