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生存还是死亡?珠三角加工企业的艰难抉择

在通货膨胀、人民币升值、环保、税收政策调整等多重压力之下,珠三角的加工企业正陷入生存危机之中。现离2008年7月,政府留给珠三角加工企业实行银行保证金台账“实转”管理等贸易新政的最后实施期限已越来越近了。生存还是死亡?在与时间的赛跑中,如何使企业完成升级或转型或迁移,这成了珠三角加工企业的艰难抉择,这事关企业的生死存亡,否则只能是不成功,便成仁!


在以往,企业依靠享受政府政策的保护,靠着人力资源成本优势,以大规模生产降低单位成本,获取利润,参与竞争。而不是通过提升技术,提高产品附加值来参与竞争。如今,危机终于逐一爆发了,以往所赖以生存的优势已消失。近年来,受到原料、人工、土地、环保等成本因素上涨,以及人民币升值、政府政策调整等多种因素的影响,珠三角加工企业的生存环境越来越艰难,企业的利润也越来越微薄。且从国外所取得的订单也极不稳定,企业无法确定自身最佳的生产规模,这就不能通过扩大生产规模来降低单位成本。企业的生存空间已被严重地压缩了。


由于珠三角地区存在着数量众多的加工企业,严重分散的产能导致企业在国际分工中与跨国企业议价时处于劣势。实际上,这些加工企业根本就算不上是个企业,只能算是跨国企业的一个加工车间。产品的销售和市场不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而是掌握在跨国企业的手中,定价权自然也就掌握在跨国企业的手中,根本就没能力同跨国企业讨价还价。


随着中国经济在2007年进入新的通货膨胀周期,生产成本的上升已经势不可挡,但企业又不能通过提高产品的销售价格来向下游产业转移成本压力,导致企业的生存环境异常恶劣。而在此时,政府外贸税收政策的变更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4月5日,商务部、海关总署、环保总局将部分“两高一资”产品列入《加工贸易限制类商品目录》,7月1日起,又取消了553项“两高一资”产品的出口退税,而服装等2268项易引起贸易摩擦的商品的出口退税率也被调低。


7月23日,商务部和海关总署公布了新的《加工贸易限制类商品目录》。共列出了2247个海关商品编码,其中1853个是新增商品类别。新增商品类别主要涉及塑料原料及制品、纺织纱线、布匹、家具、金属粗加工产品等劳动密集型行业,都属于较低层次的加工贸易,生产这些产品的企业将实行银行保证金台账“实转”管理。据企业方面初步估算,由此带来的出口成本将可能上升30%左右。根据香港大珠三角商务委员会在7月间发布的题为《内地加工贸易政策对香港的影响》的研究报告指出:目前在珠三角投资的5.75万家香港厂家中,预计将有1500家港资企业因此停产,而有意停产或缩减生产规模的厂家更达1万家,占到珠三角港资企业的21%。而珠三角的加工企业又以港资和台资为主,可见此次贸易新政的巨大杀伤力。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曾荫权在10月10日发表的新一届任期首份施政报告中指出:在珠江三角洲从事制造业务的港资企业,因内地加工贸易的政策调整,业界须要彻底改变已采用了二十多年的经营模式,认真考虑把业务转型、升级或转移。政府将与业界紧密合作,从几方面处理。向中央政府转达业界的关注和对香港经济影响的评估;向中央建议用其他较弹性的措施来配合调整;与不同省份和业界物色新的营运地点;以及协助业界取得这些地点投资环境的第一手资料。改善中小型企业资助计划,协助业界提升生产设备及开拓新市场。在业界的争取下,台账实转等贸易新政的实施时间,中央已经给予了一年的过渡期,从2007年的8月份推迟到了2008年7月份。


近几年,珠三角地区各级政府都在有意识地引导加工企业的转移或转型。在转移方面,一是鼓励企业走出国门,二是向广东的两边地区迁移。可从实际效果来看,并不理想。真正能走出国门的企业并不多,向河源等边远地区的迁移又加大了当地的环境污染,而这些地区又是广东的水源地。


实际上珠三角加工企业最可能的迁移地还是在中西部地区,这也符合国家的调控思路。但是,虽然有数据表明,中西部地区有着廉价的土地和人力资源,加上相关的税收优惠政策,可降低企业两成的生产成本。但由于珠三角地区有着良好的产业基础和配套企业,且靠近市场,具备信息、物流等优势。而中西部地区受产业配套、运输成本、物流效率、营商环境等多方面因素的制约,尚未具备承接转移的条件,在短期内难以形成有效的传递和转移机制。因此,不少企业宁可承受压力,也不愿离开。


在珠三角地区,产业转型更多的是体现在政府层面上:广东省在“十一五”期间将致力于打造重工业强省,积极发展重工业,包括汽车、石化等工业,这些产业可为下游的港资企业提供原材料,节省成本,增强竞争力;香港政府将提供一定的资金,支持在珠三角港资企业的转型,而最重要的是,香港政府一直致力于实现香港经济与珠三角经济的融合,争取更多的生产服务业份额;深圳市政府则在提倡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的同时也开始注重重工业的发展。引用香港大珠三角商务委员会主席冯国经的话:珠三角地区目前出现两大机遇:一为广东省产业结构转型;一为珠三角西部有待发展。每个转型都是一个商机,港资企业应顺应转型,企业需要做的是增加技术含量及附加价值,过往行之有效的商业模式仍然有效。


可具体落实到企业层面,对大多数加工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来说,由于缺乏相应的技术积累和转型所需的大量资金,想跟上这样的转型脚步并不容易,因此转型方向的选择也就显得至关重要。虽然政府会对企业提供技术和资金支持,但相对数量众多的企业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对于企业,不论是向内地转移还是实现产业的转型,都是一个相当艰巨的任务。以至于不少企业负责人悲观地认为“不转型是等死,转型就是找死”。


珠三角地区加工企业如今所面临的困境折射出了整个中国制造业的软肋。既然产业升级或转型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必经之路,那么中国经济能承受多大和多久因产业升级或转型而产生的阵痛?且又是否做好了承受这些阵痛的准备?


未来总是美好的,转型后的中国经济同样值得我们的期待。


本文参考了如下资料:

1、曾荫权 《香港新方向》

2、香港大珠三角商务委员会 《内地加工贸易政策对香港的影响》

3、何雨华 珠三角加工贸易企业上演“生死时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