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意淫”纵容了空姐内裤和王小丫的画?






无论是中国的还是外国,文化的范畴似乎总也难以把“性”丢弃。想想也是,人世毕竟只有男人和女人组成,男人对女人永远都是一种信仰般的渴望与追求。同时人的本性也是动物的,原始的生理渴望和野性的幻想总是驱使着人人们期望一种超越伦理和时空浪漫或淫乱。于是,当男人主宰世界的时候,女人的优越地位便出奇地凸现出来,尽管这种优越未必是政治的主体,亦或是被奉为珍宝的欣赏与把玩。正是因为如此,不少的女人便应和了社会的需求,人间的尤物般地让那些疯狂的男人更加疯狂起来。





从《红高梁》中我奶奶在高梁地里的红肚兜开始,中国的影象便以脱衣裸体为荣,直至《色•戒》再次让汤维眼热了亿万民众的眼球。随着裸体的日益繁多,人们对女人的裸体似乎倦怠起来。女人不得不便调动了所有的思维来保持刺激男人、愉悦男人的方法。于是空姐或许是还有一丝气味的内裤,小范冰冰的遍部着绯闻的内衣就显得价值不菲,成为追逐的稀世珍宝。王小丫的手段则更高一筹,拍卖带着腥味的内裤已经是别人的专利,自己则无论运笔的功底如何,硬是画出了能把郑板桥气死的价值4500万元的几枝墨竹。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些名气冲霄汉而又美丽馋人眼的女人就引起了更多的非议。笔者以为,只要是存在的就都有一定的合理性,这些现象发生的原因不在于女人怎么样做,而在于我们这个社会的主流是什么。事实证明,意淫才是情色泛滥、性事恶搞的根源所在。





一个国家物质文明的发展,必然带动精神需求的广泛化,当人们从各行各业的劳动中放松出来,准备娱乐一下时,一些所谓的最高雅的艺术已经很难适应人们的需求,相反下里巴人的风尚却是更适合大众的,因为她们更低等一些,更容易被人接受一些,并且更直接的满足人的精神与肉体需求。那么,娱乐就是要女人出卖肉体或者灵魂吗?人们究竟应该追求什么样的娱乐方式才算正确?意淫是娱乐的产物或则归属吗?反思诸多的问题,我们会发现,空姐和范冰冰卖内裤内衣没有错,王小丫卖自己的竹子画也没有错,错的是我们生存的社会环境,意识淫乱才是造成诸多低俗事件发生的根源所在。





无论空姐的内裤,还是王小丫的画,很难说就是一种纯粹的个人行为,炒作的嫌疑不仅存在,而且简直就是不容质疑的。空姐的内裤不可能让她富起来,但却火了媒体;央视则打着王小丫的招牌,谋取相应的利益!。这样的社会导向不是意淫的引领又是什么?在这样的引领下,那些原本成名不宜的女人会做些什么呢?





简而言之,是社会意淫纵容了空姐的内裤和王小丫的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