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那日,我在外地出差回到本地,送完同事回家后,已经到中午时分,眼看堵车高峰期,回市局起码还半个小时才能到,正好离我家很近,给装备处管车的打电话说吃完饭交车(有点公车私用哈),然后我开着出差的警车回家去了。不足五分钟,前方一中青年男子挥手向我示意,看其装束约有几分体面,肩上斜挎一背包,显得成熟与洒脱。不经多想便徐徐停于他处(车速不快),很是礼貌的走下车来。

这时他很礼貌地向我问道:“你是不是警察?”

我没有正面回答,但也是礼貌地回问道:“有什么事吗?”

他很是沉着地说道:“我走到这儿,没钱了!”

我很是疑惑地问道:“我能帮你什么呢?”

他一本正经说道:“不是说有困难找警察吗?我没钱了!”

我严正其词说道:“我是开车的!”

他没有说什么就放行了!

这几年来别的没什么收获,就是说点儿小谎、哄点儿小人,倒是面不改色,心不慌,还真没几人能看出来。题外话了,言归正传!

回到家,在饭间,我与家人聊起刚才偶遇,话音刚落就被我那表妹接去了。表妹,中学教师。她那学校近期出现了好几起学生集体逃学的现象。并问我是否知道其中的原因,我想我咋知道!但我没这么说,因为凭我搞侦查这几年来虽说啥事不知道个五六七八但也有个一二三四。所以我轻描淡写地说:“唉,不外乎就是几个小男生再带上几个小女生想到校园外去体验体验生活嘛!”(我有意说得含糊其词)表妹一听居然动怒,“呸……”一口饭喷在了我的脸上,(声明:我与表妹感情深笃,这纯属不小心)家人其笑,只有我一脸饭色地盯着她。表妹拿来她的毛巾一边为我擦脸一边柔和对我说:“哥,其实那些学生都是你们这些警察给‘惯’的!”我没有说话,只是静观其颜,“前段时间,我们学校有两起人逃学,一起4人,一起3人,分别到了X市(市名技术处理)与Y市,两天后两起人都回来了。到X市的学生回来后,表现很是低沉;从Y市回来的学生却是情绪高涨,搞得很多学生蠢蠢欲动,想到Y市一游……美其名曰缓解学习压力!”

原来,到X市的学生出汽车站时被车站派出所扣留,教训了一顿,饿了两顿,电话通知其父母接回;到Y市的学生可就要“牛气”多了,同样是被派出所扣留,好饭好菜吃了一大桌,住的是小宾馆,第二天“小家伙们”坐着警车在民警的护送下上了火车,民警嘱托乘务员要照顾好他们……”

……

有困难找警察!这是我们的承诺!

“有困难找警察”本是一句纯洁的便民口号,可是因为这句话,让警务烦多的警察力不从心。老百姓的困难可能来自衣食住行多方面,如果不管什么困难都找警察,我想警力再增长十倍也不够。政府各职能部门要担负起相应的责任,不能什么事情都是警察出头去解决,其实很多事情由警察先期处置了经常引起老百姓对警察的不满,把一些职能部门的矛盾引发给警察,某种程度上讲,警察也是替罪羊。目前,基层民警工作近半不属于公安业务,非警务工作压得基层民警抬不起头,但是上级公安机关要求民警有求必应,而一些地方政府把警察当作看家护院的“治民工具”呼之呵去,更多的老百姓将警队当作“万金油”服务队。在基层民警的报警记录中,可笑的过分要求屡见不鲜。有人说人民警察是公仆,不为人民服务,如何谈得上“公仆”二字,何况警队要树立形象,不有求必应,谈何形象?其实我认为,警察做好份内事,提高执法素质和办案质量,警察的形象就自然高大起来。有志之士提出:“中国警察职业化刻不容缓!”我觉得,这话说得非常好,但是要实施起来肯定是需要很漫长的时间。我想说,松掉民警身上的非警务包袱是目前刻不容缓的事情,让他们从大量非警务活动中抽出身来,少说空话,扑下身子很抓业务知识的学习,更好地打击犯罪,保护人民,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让犯罪分子闻风丧胆,让人民群众拍手称快,真正成为一支高效、廉洁、公正、奉献的警务队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