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林江的故事之3(结束篇)-特异功能


林江从小对特异功能比较感兴趣,因为发生在他的身上也有一些比较奇怪的事,记载如下。


在很小的时候,有一次父亲到省城出差,就来着林江去玩了玩。那是林江记事起第一次坐火车,林江回来之后,依然想念着坐火车的快乐场景。有一次独自坐在自己家门前的石阶上,看着天上的白云,突然看见了云彩深处出现了一列列车,灰灰的,林江揉了揉眼睛,竟然是真的看见了,那列火车一会又开进了云的深处。可能是幻觉吧,林江一直这样以为,即使在看过《UFO》杂志之后也依然这样认为,因为别人看见的不明飞行物都是圆圆的飞碟,而自己却是看见了长长的一列火车。


在林江上初中的时候,到了上初二的时候,有一种活动类似于晃秋千,一根铁杆竖垂在空中,用手拉着尽量远,然后自己到起跑的地方,跑过去,顺势抓住铁杆,尽力升高,在荡回来的时候松手,看看能飞多远。一次放学之后,林江最好的朋友之一郑锐和其他的同学玩这个活动,郑锐突然脱了手,一下子从空中两米多的地方平着摔了出去,当时昏迷不醒,被同学和老师送到了医院。而郑锐摔下的那一刻,林江正和另一个好朋友孙成走在回家的路上,林江突然感觉到心里面咯噔了一下,无意识的状态下就对孙成说:“郑锐肯定出事了。”孙成不信,认为林江是在说着玩的。可是第二天到学校后,竟然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可能是林江与郑锐的一种心灵感应吧。


在林江上高中的时候,一次晚上做梦,梦见第二天关系很好的同学高光的凤凰自行车被偷了。第二天上早自习的时候,林江笑着和另一个同桌刘安山说了一下,“昨天晚上做梦梦见高光的自行车被偷了。”林江和刘安山还好好开了一阵玩笑。结果到了第三天早上上课的时候,林江听说高光的自行车果然丢了,林江与刘安山面面相怵。林江后来把这事和妈妈说了,林江的妈妈告诉林江,做的梦的坏事可不能说出来,要不然真的会发生的;如果不说出来,就不会发生了。林江宁愿认为这可能是一种巧合。


在林江上大学的时候,大二的某一天下午,一个宿舍的大学时最好的朋友赵新接了家里的电话后就和辅导员请了假,只是说家中有事。然后谁也没有告诉,就赶紧回家了,同学们都不知道是什么事。当时离“十一”还有三天了,林江以为赵新是回家探亲而已。那时候“十一”放三天假,林江宿舍的同学们或者是回家了,或者是去其他地方旅游了。而林江要有高中同学来,就独自待在宿舍中。“十一”之前的那天晚上,林江躺在床上,看着书,不知不觉睡着了。突然赵新回来了,推开门就把背包扔在自己的床铺上。林江感觉很奇怪,就问赵新:“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赵新神情黯然,告诉林江:“母亲去世了。”又说了一些其他的事。然后林江突然醒了,原来这是一个梦。林江感觉比较怪异,就看了一下手表,凌晨2点了。然后林江也不以为异,又睡过去了。过了“十一”之后的,赵新还没有回来,又过了一周,赵新才回来,胳膊上带了一个绣有“孝”字的黑袖。同学们一问,原来是赵新的母亲去世了,林江一听,心里一惊,心想“真是怪事啊?”后来,林江特意问了赵新,问他母亲是什么时间去世的,竟然就是林江梦到赵新回来的时刻。林江心中暗惊,也没有敢把自己梦到赵新回来的事告诉赵新。林江后来想,难道这也是一种心灵感应?


林江在上初中的时候,同学中有练拳之风。林江也通过朋友认识了一位通背拳的师父陈力,陈力教林江蹲马步,练习吐纳呼吸和意守丹田,晚上睡觉的时候要抛弃杂念,意守百会,还用自身的气候向林江发功。在林江练功夫一个月之后的一天晚上,在家里蹲着马步意守丹田时,竟然能内视了,感觉是看见了自己的肺,眼前好象出现了肺泡。林江感觉特别兴奋,就仔细打量着,突然楼上有晚上回家的,随着上楼的声音,打断了林江的练功,林江感觉好象身体一下子僵了,有种走火入魔的感觉。后来因为师父陈力工作调动,不在本地工作了,林江也就慢慢停止了练功。林江后来回忆起自己这段经历,对真正的气功还是比较相信的。


林江也遇到过一个真正的算命大师,这位大师84年外贸专业毕业,后来研究易经走火入魔,在给林江算命的时候,要了林江的生辰八字等。然后掐指一算,算出了林江以前的一些大事,并对未来一年的事情进行了预测。过了一年,果然应验。林江于是对这位真正的算命大师佩服的五体投地。


此外,林江在到达一些地方的时候,总感觉这个地方似曾相似,但认真的一想,这个地方确实从来没有来过,这种现象总是困绕着林江。后来林江看了一部美国电影《the matrix》,中文名为《黑客帝国》,对电影的一些情节很为赞同。故事中的先知说,世界这个系统是由信息组成的,所有的事物只是一行行的代码,如果系统出现了错误,或者一些代码没有及时删除,就会出现一些很神奇的现象,这可能就是出现的特异现象。


本文内容于 2007-12-18 9:23:55 被黄海之水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