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三省六部制度的发展沿革【原创】博客

三省六部制度是我国古代中央政治制度的一项创举,这项制度真正形成于隋代,发展在唐朝。虽然在汉代就有中书令的职务(司马迁就任过此职),也有过侍中的职务,但这和后来三省相互制约,共同对皇帝负责的中央机构是不同的概念。与唐代所确立的三省制相比,魏晋南朝的三省制尚未定型。旧官制的残余并没有绝迹,三省以外的官吏参政偶有出现。录尚书事名义上管理尚书事务,事实上“职无不总”,凌驾于三省之上。三省还没有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没有建立共同议政、互相监督的严密体制,因而容易造成个人擅权的局面,所以本文不谈这些。而真正建立三省六部中央机构的是隋朝,然而人们喜欢把这笔帐都算在唐朝身上,因为第一、隋朝建立时间太短,而唐代的时间长;第二、隋朝的名声不太好,好像配不上这项伟大的制度。那我也就从唐代开始说说三省六部制度。

唐朝的中央政府核心机构,继承了隋朝的制度,采用的是三省六部制.

三省是:尚书省,中书省,门下省.

尚书省是全国最高行政执行机构,长官为尚书令,因唐太宗在即位前曾担任过,故以后长期缺而不设,提升原次一级的长官左、右仆射(读Ye)为实际最高长官.下有左、右丞为副手,再下有左,右司郎中,左,右司员外郎.尚书省统率六部. 尚书省下的六部是吏、户、礼、兵、刑、工部。

六部分掌全国各种行政事务,其办事处称“都堂”,长官称尚书,副手为侍郎。六部之间有高低之分,吏部、兵部为“前行”;户部、刑部为“中行”;礼部、工部刑部为“后行”。如此不仅体现了各部的地位,而且便于官员的升迁。

吏部掌管对文官的选举、勋封、考课。下分四司:吏部司、司封司、司勋司、考功司。

户部掌管天下土地、民众、钱粮、贡赋。下分四司:户部司、度支司、金部司、仓部司。

礼部掌管国家礼仪、祭祀、贡举。下分四司:礼部司、祠部司、膳部司、主客司。

兵部管掌武人武举、地图、车马、兵器、军械。下分四司:兵部司、职方司、架部司、库部司。

刑部管掌律令、刑法、狱事。下分四司:刑部司、都官司、比部司、司门司。

工部管掌山泽、屯田、工匠、办公纸笔。下分四司:工部司、屯田司、虞部司、水部司。

中书省是为天子颁布大政文书的机构,长官为中书令,副手为中书侍郎。下有中书舍人六人(对应六部),具体掌草诏文书。开元初年,另设他官掌诏命,称为”知制诰”。高宗龙朔元年(公元661年)改中书省为西台,中书令称右相。其后改中书省为凤阁,中书令称内史。后又改称中书令。

门下省是审核天子大政文书的机构,中书省发出的文书,均需交其审核,无异议的交尚书省执行,有异议的退回中书省,时称”封驳”。同时,还负责对下面呈送的文书进行审核。长官为侍中,副手为门下侍郎。下有给事中四人,具体掌审核事,对有异议的文书,涂勾后退回中书省,唤作”涂归”。唐高宗龙朔二年(公元662年)改门下省为东台,侍中称左相。其后,改门下省为鸾台,其后门下省曾改称黄门省,后又改回门下省。

三省的长官,为当然的宰相,因尚书令的缺置,中书令、侍中成为实际主持政务的最高长官。左、右仆射或次级官员担任宰相,在其本职之后,需加上参知机务、参知机密、参知政事、参知军国重事等名号,也称为“同中书门下三品”,因中书令、侍中皆是三品.到唐中期,中书令、侍中提升为二品,从而改为“同中书门下”。.安史之乱以后,朝廷多不设中书令、侍中,常用次级官员如侍郎等担任宰相.唐朝的宰相无定员,无常制,少则二人,或四五人,或七八人,在武则天时期,曾达到过十多人.我们可以看到,宰相是集体领导,左、右仆射如果没有参知机务,参知机密,参知政事,参知军国重事等名号,就不是宰相。同样,如果吏部尚书、兵部尚书等次级官员加上这些名号就是宰相。

三足鼎立的三省制,以及下属的六部,构成了一套有完整系统且运转灵活的中央机构。 但是,就是这样,还是会在实际的运作中产生一些问题。三省之中,尚书省由于历史和现实操作的原因,较早地被排挤出宰相行列,真正发挥彼此制衡作用的是中书和门下二省。权力制衡、相互制约可以抑制宰相权力的膨胀,但是,意见相左,更容易相互扯皮、争论不休,降低行政效率。

贞观元年,唐太宗曾对王珪说: 国家本置中书、门下以相检察,中书诏敕或有差失,则门下当行驳正。人心所见,互有不同,苟论难往来,务求至当,舍己从人,亦复何伤?比来护己之短,遂成冤隙。或苟避私冤,知非不正,顺一人之颜情,为兆民之深患,此乃亡国之政也(《资治通鉴》卷192)。

贞观三年,唐太宗又对大臣们说: 中书、门下,机要之司,诏敕有不便者,皆应执论。比来唯睹顺从,不闻违异。若但行文书,则谁不可为?何必择才也。

从一开始,唐太宗就发现了中书与门下之间运作的不尽人意的地方,或者是相互包庇、“唯睹顺从”,或者是勾心斗角,“护己之短,遂成冤隙”。唐太宗将此提高到“亡国之政”的高度来认识,尤其是后者,可以使中枢机构陷于瘫痪。于是,中书和门下先行集议,统一意见,就成为一种制度的需要。

这个制度就是唐朝中叶形成的中书门下制度。

唐初,为了三省长官讨论事务的便利,在门下省设立了”政事堂”,以供他们联合办公.门下省为政令的审议机构,于此处议事,顺理成章。但是,三省之中,中书省掌出令权,在权力中枢里处于最关键的位置,所以,中书省长官的位置越来越显得重要,逐渐凌驾于它省长官之上。武则天时,裴炎任中书令,将“政事堂”迁入了中书省。政事堂初设,仅仅是宰相集体议事的一个场所。随着政事堂议事的制度化,政事堂在议政和决策方面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逐步朝着政府机构的方向演变。中书省长官在政事堂取得独断权力后,集体议事的制度已经被破坏,政事堂作为政府机构的功能便被突出出来。因此,在开元十一年,中书令张说奏改政事堂为中书门下,政事堂印也改为中书门下印,且于其后分列吏、枢机、兵、户、刑礼五房。从此,中书门下正式成为宰相的办事机构,依据习惯,仍然被称作“政事堂”。所以史书中称:盖中书省出令,而门下省复之,王命之重,莫大于此。故唐以后,以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为宰相也者,此也。

由于安史之乱以后,朝廷多不设中书令、侍中,常用次级官员如侍郎等担任宰相,所以宰相的头衔不再是中书令、侍中,而是某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判某部事、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等等。这个制度一直沿袭到北宋的神宗时期。

北宋前期,并没有宰相制度意义上的“三省制”,只有“中书门下”机构,这也是从唐朝政治体制中沿袭下来的。宋代在神宗改制前,沿袭唐制,禁中设“中书门下”为宰相的治事之所,又称“政事堂”。在朝堂西面,题榜只曰“中书”,印文行敕曰“中书门下”,平时简称“中书”。 并以他官判省事,称“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乾德二年设参知政事以为宰相副职。

另有“枢密院”与“政事堂”并举,称为“二府”。因为“政事堂”在东面,也称“政府”、“东府”。“枢密院”在西面,也称“枢府”、“西府”。

中书之外,尚书、门下两省名号虽存,但已成外朝,不是宰相机构。 尚书令、侍中、中书令等三省长官的官职名号,因为品高位重,常常作为功臣旧勋的荣誉加衔。如韩通死后加中书令、潘美死后加侍中。到宋钦宗靖康年间,取消了尚书令一职。

元丰改制,以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行侍中事,为首相;以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行中书令事,为次相。名义上恢复三省,实际上趋于一省,次相以兼中书侍郎因请旨而更接近皇帝。副相,包括门下侍郎、中书侍郎和尚书左、右丞。徽宗时,一度将首相改为太宰,次相为少宰。

南宋初年,以尚书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为宰相,门下侍郎、中书侍郎并改为参知政事为副相,废尚书左、右丞官。从宰相官称来看,三省已并为一省。孝宗时,索性将尚书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改为左、右丞相,参知政事不变。

所以三省到南宋时已并为一省,一直到明初被朱元璋连同宰相制度一同被废除。

我们再回来看六部。唐朝后期,正常行政机构、职官之外另设机构、派官掌管的现象已很普遍。宋朝开国,太祖用赵普为相时以及太宗时期都因为建国时间不长,需要稳定内部原因,所以放任并沿用了官职分离的制度。因而宋初制度很乱,例如,兵部之外有枢密院侵夺了兵部的职权,(唐代后期即有枢密使掌管兵权,一直沿续到五代,但真正建立枢密院是在宋代)并升为中枢机构;唐朝吏部、兵部分别主管文武官员的铨选,此时另设审官东院管文铨,审官西院管武选;户部尚书、侍郎职权,已由三司使(五代时并户部、盐铁、度支为三司,其长官为三司使)取代,被称为“计相”,其权位仅次于二府,在六部之上;礼部之外有礼仪院;刑部之外有审刑院。元丰改制,一律恢复唐朝前期制度,以《唐六典》为准,权归六部。改制时,曾讨论枢密院机构是否继续存在,有人建议把权力合并于兵部。神宗强调祖制,他说:“祖宗不以兵柄归有司,故专命官位之,互相维制,何可废也?”因而元丰改制时唯独把枢密院这一机构保留了下来。(元朝仍然沿用宋代的枢密院制度,可见枢密院制度还是有其合理性的。)除枢密院保留外,其他机构、职官一律废除。据史料称,元丰改制清理了冗官达十几万之多。因而大大减轻了宋朝的财政负担。从此,结束了唐末到宋初官制上的混乱状态。最终六部的政治制度被后世沿用,直到清朝末年。

总的来看,三省制度是伴随封建集权制度的成熟而建立的,三省制度实质上是对宰相权力的一种制约,这是封建集权制度发展,走向成熟的内在要求。它走了一条从分权到集权,再分权再集权的道路。但当它不能满足封建皇权绝对集权的要求时,那它也就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



本文内容于 2007-12-18 10:18:32 被police高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