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人生于世,除非有特殊原因,无不希望自己健康长寿。所谓健康,“健”即肌体强壮有力;“康”即平安、安乐,包括了体健、心安和适应社会三个方面的内容。世界卫生组织最新的定义是:健康不仅仅是没有疾病或虚弱,还包括身体、心理、社会适应性良好状态。而长寿,则是尽可能达到或接近生理极限。

自古以来,“长生不老”就是人类不懈追求的目标。但是,现实却很残酷:无人可以永生。古代帝王被尊为“万岁”,并不惜国力去炼丹、拜神、求医问药,试图活到一万岁,永久统治着江山社稷。结果总是徒劳的。根据柏杨的考证,从公元前22世纪至公元1911年,自夏禹开始到末代皇帝溥仪为止,我国共有皇帝近500个,其中活到70岁以上的仅有9人,而清高宗乾隆皇帝为最长寿者,也只是活到89岁 。当然,炼丹时偶然促成了火药的发明,作为我国对世界文明作出的贡献之一,也算是一个意外的收获。今天科技和生活水平虽然有了很大提高,尚未有人超过150岁。一些科学家预言可以通过改变基因使人的寿命延长,但还只是一个诱人的幻想。

另外,很少有人能避免疾病和伤害的困扰。普通的感冒及皮肤裂伤自不必说,我国仅传染病肝炎患者就超过1亿,非传染性疾病如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患者与日俱增,近视眼、慢性鼻炎、龋齿、哮喘、肠炎、痔疮、静脉曲张等病也数量众多。每年自杀和交通事故死亡近40万。据调查表明,目前我国正常人群心理障碍的发病率在20%左右。同时,社会压力的增加、体力劳动和锻炼的减少、饮食结构的改变,导致了大量人群的“亚健康”状态。或许有人认为“无疾而终”的寿星和战场上、车祸中死亡的健康人不应有病。实则必然是各种因素造成了心脏、大脑等生命必须器官的功能障碍,即这些器官的病态导致了生命的终结。所以,“长生不老”只能是一个梦想而已。换言之,人类始终面临着生存风险。

那么,它的原因何在?

可能不同时代、不同阶层的人会给出不同的答案。但一个难以回避的事实在于,人类虽贵为高等生物,但诸多因素都可以对身体造成伤害。当这些伤害的强度或持续时间超过人们心理或身体所能耐受的极限时,便可使得人们处于广义的“疾病”状态。现代病理生理学认为,疾病是机体在一定病因的损害性作用下,因自稳调节(homeostatic control)紊乱而发生的异常生命活动过程。在多数疾病,机体对病因所引起的损害发生一系列抗损害反应。自稳调节的紊乱,损害和抗损害反应,表现为疾病过程中各种复杂的机能、代谢和形态结构的异常变化,而这些变化又可使机体各器官系统之间以及机体与外界环境之间的协调关系发生障碍,从而引起各种症状、体征和行为异常,特别是对环境适应能力和劳动能力的减弱甚至丧失。疾病确切发生原因和病理过程有时很难阐明,以下或许可见一斑。

自从地球上出现生命以来,经过亿万年严酷的自然选择和进化,形成了包括微生物、植物、动物乃至人类的多样性生命系统。但是,生物的存在必须有特定的环境,诸如适宜的阳光、温度、空气、水,这些条件的细微变化就可能给生命带来灾难。而目前人类所知的其它星球上尚未探测到类似的生命,可见生物的产生绝非易事。生物自身必须有代谢、免疫等能力以应对各种内外环境的剧烈变化,否则就可能导致重要器官或组织的功能障碍而死亡。同时,自然界内各种事物相互依存、相互影响、相互制约,使得既有物种不断灭亡,像恐龙就只能在化石中推测其生活特性;新的物种不断产生,人类从起源至今据信不超过1000万年,相较于地球46亿年的周期,加之仅能长期生存在地球表面的有限区域,实在难以自诩为这个世界的主人。每个生物物种必须不断进化,以适应严酷的自然选择。同时由于生存空间的有限性和时间不可逆转的特性,生物个体的寿命也是有限的,民间传说乌龟可活千年,并将其作为长寿的标志;蜉蝣则只有数小时到数天的生存时间。这就使得生存成为各种生物的基本法则和追求的目标,即便是个体生命终结,也要通过繁殖下一代使物种延续下去。

作为哺乳类动物的一种,“生、老、病、死”这一自然规律依然适用于人类。

⑴人类总是梦想着征服大自然,但人体是脆弱的。育龄男女通过房事,数以亿计的精子进入女性的内生殖器。在适宜的条件下,往往只能有一个精子同卵细胞结合,形成受精卵。受精卵在母体子宫的营养、保护下,逐渐发育成胚胎,约280天后娩出。其间,若父母双方的遗传缺陷,或者孕育过程中的营养不良、外伤、微生物感染等,都可能造成流产、死胎、生理缺陷或者出现遗传性疾病的恶果。由于生产力低下和医疗卫生落后,我国建国前孕产妇死亡率高达1500/10万,史前无疑更高;即便妇幼卫生工作得以加加强,每十万人中仍有约六十二人死亡。“十月怀胎、一朝分娩”道出了母亲的艰辛,但是从婴儿到青年还要十几年的时间。其间,从婴儿到少年时期无疑是最易受伤的。及至老年,由于器官生理功能退化,多数老人疾病缠身,甚至生活不能自理,生存十分不易。

即便成年之后,徒手之下,个人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也很难生存。《水浒》中的武松之所以成为打虎英雄,固然是他孔武有力,但须有酒精的刺激和许多人已经成为虎口美食的前提;骆驼在高温干旱的沙漠中可以30天不饮水,人则3天就有生命之虞;蚯蚓身体离断后可以再生,人的四肢断后除非能及时再植,否则将遗留残疾;若无衣物御寒,10℃以下的低温即可发生冻伤。目前,冬季俄罗斯人酗酒夜醉户外冻毙的报道仍屡见不鲜;同是哺乳动物,老鼠寿命虽短,但其每胎产4~10只,雌鼠3个月成熟,以至于老鼠的数量约是人类的4倍。所以,同其他众多物种相比之下,人类并无优势可言。

⑵但是,正是先天诸多不足,迫使人类面对严酷的生存压力,采取了种种手段保全自己:首先便是群居,借助集体的力量抵御猛兽的侵袭。这样,即便少数人牺牲,但其他人得以保全,幸运时甚而能够俘获一些大型动物。这样较之单独活动被分别吃掉并且一无所获更有利于生存,时至今日,“团结就是力量”仍有其现实意义;其次,发明了工具,譬如石矛、铁器等狩猎获得食物,提高效率的同时降低了自身风险。迄今使用工具仍被认为是人类和其他动物的重大区别;发现并保存火种,利用火来取暖及烤熟猎物,增强了体质;驯化野猪、狼(狗的祖先)及野马等备用,并尝试栽种可食植物获得粮食;穿着动物毛皮和树叶御寒,到后来从棉花、蚕丝中提取出纤维制成衣物;人脑不断进化,尤其在发明了语言和文字后,既往的文明成果得以传承下来,使得后人可以在较高的起点上生存和发展。在这些基础上,依据各种关系组成部落、社会和国家,从而极大地增强了抵御自然风险的能力。

⑶应该看到,这些过程,尤其早期的活动过程,往往是艰难和漫长的。史前人类的平均寿命不足20岁,未能进化的部落难以经受严酷的自然选择而整体消亡,再也难觅其踪。而且,人类进化的过程究竟是一个必然过程还是包涵着偶然机遇,现代科学并无定论。

⑷尽管人类建立了社会和国家,并非对生存威胁就可以高枕无忧。生产力低下的专制社会中,普通人的生命往往是微不足道的。封建社会中的一些暴君、酷吏大肆杀戮,有时到了罄竹难书的程度;而民众不堪忍受、揭竿而起后,相互的仇杀又造成了相当大的伤亡。

生产力发展和社会进步带来了人类生活方式的巨大变化。当身体对这种变化难以适应时,也可以产生疾病,甚至造成悲剧。纳粹集中营被解放时,幸存者由于长期营养不良,一些人得到食物后无法控制,结果被活活撑死。像二型糖尿病(非胰岛素依赖型)的发病原因,有人就从遗传和基因学的角度作了解释:人类自出现以来,绝大多数古人、大部分时间处于饥寒交迫的状态。为了生存,一些人体内形成了对有限食物多吸收、少消耗和排泄的机制。久而久之,这种基因被遗传给后代。但是,在食品数量和种类极大丰富的今天,许多人吃得多、活动少,加上思想压力大,身体营养过剩却无从消耗,使得葡萄糖耐量降低,长期持续导致糖尿病。尽管该理论未必完全正确,但糖尿病的发病数逐渐增多、得病后必须较严格的控制饮食确是事实。交通工具的便利快捷、外来物种的入侵有时也可以使得疾病迅速跨洲际蔓延。澳大利亚是地球上最大的海岛和单一国家的大陆,由于缺乏对外来物种和疾病有效的天然抑制手段,所以该国对入境人、物采取了严格的检查检疫措施。

由于生存空间、生产资料和资源的有限性,当一些人的生存乃至贪婪受限时,人与人、人与社会和国家乃至不同的社会、国家之间就会产生冲突,刑事犯罪就是明证。当矛盾不可调和时,甚而爆发战争。战争中,敌对双方为了保全自己,摧毁对方的抵抗意志,往往采取一切手段毁掉对方的生产、生活和学习设施,不惜从精神和肉体上消灭对手,对人类文明带来了巨大灾难。我国古代战乱动辄军队伤亡数十万、平民“十死之九”,可见其惨烈。伴随着科技的进步和武器装备的升级,打击能力空前提高,使得战争的危害和残酷性更为增强。第二次世界大战全球死亡超过一亿人,其中纳粹德国残害犹太人、日本军队实施了“南京大屠杀”和以“杀光、烧光、抢光”为内容的“三光”政策,无不给占领国造成了生命、财产的重大损失。(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07-12-18 13:20:35 被ttjj199702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