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一季 烽火九州 第一百二十六节 戴高乐将军来了!——法兰西第三帝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



(有网友批评太子将法国投降的时间做了篡改,太子在这里重申一下,本书的故事时间线将不再严格的遵循二战的时间线进行,因为太子个人只承认历史发展的初步惯性的存在,但是正如之前网友们批评的,由于太行的意外闯入历史已经发生了“偏移”。)


民国二十九年六月二十一日 法国 维希 法国政府大楼


由于法国将军们的无能和短视法国军队和人民不得不承受战败的苦果,接受了德国的条件的法国政府不得不将自己的首都迁到维希这座南部小城,高傲的高卢雄鸡此时真的已经失去了自己美丽羽毛。


但是和任何被敌人占领的国家一样他们的国内都会存在叛国者与爱国者两拨人,当然也有很大一部分我们谁也说不清楚他们究竟该算什么的人,就在和德国政府签署投降协议的第二天法国政府的两个最大的“叛国者”便在维希市市政府的一间办公室里展开了一次绝密的讨论。


“达尔朗上将,现在这里只有你我两个人,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我们的主力舰队究竟在执行什么任务?”一战的英雄人物——贝当元帅此时明显已经老态龙钟了,甚至连对下属发火都显得十分的无力。


“我的元帅,您可以告诉我您为什么选择了对德国人的屈服了吗?”处于对自己的老元帅的尊敬与信任达尔朗上将一直都坚持不问这个问题,但是对于自己心目中的英雄的这一背叛法兰西、背叛军人信条的做法他还是希望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


“达尔朗上将,你要知道我们的军队已经没有了足够的力量阻挡德国人的进攻了,战后新升的这批蠢蛋将军们已经几乎将我们国家军队的灵魂都丧失了,难道你指望着我指挥着这些剩余的在思想上已经早已被解除了武装的法国士兵和我们的敌人作战吗?没有机会了,如果上个月的这个时候可以给我全权指挥法国军队的话或许还有一丝的希望守住大部分的国土,但是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了,法兰西帝国已经永远的失去了在本土和德国人决战的机会了!”说这些的时候老元帅的面庞似乎已经开始了扭曲,内心深处的压抑与无奈已经不言而喻。


看到自己的元帅如此的表情达尔朗上将也在懊悔自己戳到了元帅的伤心处,但是军人特有的执著还是让他不得不继续追问下去,“可是为什么是您,为什么是您选择了代表法国投降呢?在我看来您应该飞到国外才是啊!”


“为什么是我?是啊,为什么是我,达尔朗将军,你觉得在这个国家里除了我之外还有哪一个人可以将自己的影响散部到大多数的殖民地吗?你觉得那些愚蠢的政客和将军们有能力让我们的小伙子们放弃抵抗吗?不能,如果是他们签署的协议的话现在的法国恐怕还是一片战场,我们的人民就还要面对战争的威胁!”


“元帅,您要知道,您是英雄,您是法兰西军队的灵魂,只要您在我们的人民就会充满希望的!”


“英雄?不!我不是英雄,达尔朗将军,请您不要在我的面前提到英雄的字眼,我不是英雄,真正的英雄是那些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维护了法兰西的荣誉的人们,是那些已经逝去的人们,是凡尔登成就了我军事生涯顶峰的将士们!我厌倦了,真的厌倦了,我厌倦了死亡,我厌倦了厮杀,我厌倦了用无辜的生命早就英雄的生活,我所要做的就是用我残存的生命尽力的保护我们的本土不受欺凌,保护我们的种族可以延续,保护法兰西的三色旗还能飘扬!”


“元帅,你应该明白您已经成为了法兰西的罪人了,有一天您的名字会代表着法兰西的耻辱的!”


“名声和荣誉算得了什么,只要我们的国家还在我还在乎什么,达尔朗,恢复这个国家的任务不再是你我的任务了,恢复这个国家的任务就交给那些年轻人去做吧,而你我就尽我们的全力来维护这个国家最后的生命吧!”


“元帅,咱们的海军还在,咱们的殖民地也还在,只要您愿意的话我可以指挥舰队带您到任何的一块殖民地去,只要有您在我们就一定会有几乎卷土重来的!”


“达尔朗将军,算了吧,我已经老了,这些事情就交给年轻人去做吧,对了戴高乐那个年轻人我看就不错,他的执著、他的智慧一定可以挽救法国的,而我就在这里等待着历史的评价!”


“元帅!”达尔朗只知道自己的投降是为了法国的军舰上还能飘扬法国的军旗,为了保留法兰西的半壁江山,也为了法国人最后残存的尊严,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元帅所要承受的比自己要多得多!


“达尔朗将军,我们还是说点正事吧,我们的三艘战列舰在哪里?我不会相信在没有你的默许之下会有人敢将三艘战列舰和二十几艘其他的舰艇顺利的开到大洋上,说吧,究竟怎么回事?”


“元帅阁下,我早就已经说过了我们的舰队是被一小啜死硬的军官劫持了,您为什么就不肯相信我呢?”


“不肯相信你?达尔朗将军那么我就以一个法兰西共和国的元帅的身份期望你相信我好吗?”


“我的元帅,您会不会觉得只要是对法国人民有益的事情就是我们应该做的?”


“当然!你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了我们的国家和民族都是为了法兰西的明天!”


“我的元帅,那您觉得软弱的资本家政府真的可以保护我们的国家和人民吗?如果去年的时候军方可以按照您的提议在德国人进攻波兰的时候以重兵集团自马其诺防线主动出击的话战果将会是什么样子的?如果在几个月前他们肯按照您的建议在卢森堡附近驻扎重兵的话会怎样?元帅,输掉战争的不是你也不是我更加不是我们的士兵们!输掉这场战争的是那些腐朽的资本家和他们扶持起来的软蛋将军们!”


“达尔朗将军,这些事情我也是知道的,国家现在实在是没有了往昔的进取精神,而失去了进取精神的法国就只能任由我们的敌人宰割了!对于你的问题我也是考虑过的但是我实在是想不出从本质上改变这种局面的办法。”


“有的!有的!我们是有办法的,我的元帅,法兰西需要的是一位领袖,一位绝对的权力的领袖,一位无所畏惧的强势领袖,那就是法兰西的皇帝,法兰西的军人只有在拿破仑时代才享受过真正的胜利,今天也是这样的,我相信只有拿破仑家族只有我们的法兰西帝国皇帝才能拯救我们的国家!”


“达尔朗将军,我也十分的羡慕拿破仑时代帝国曾经的辉煌与荣誉,但是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共和国的宪法已经明确的规定了拿破仑家族不可以再一次的领导法国,这不是你我在这里想一想就可以想明白的,再者说,今天的拿破仑家族是不是还会有真正值得军方信任的优秀人物的存在也还是一个未知数呢,将军,我们还是想想怎样在德国人的眼皮底下更好的保住法兰西的元气吧!”贝当并没有十分的在意达尔朗上将提出的让拿破仑家族重新掌权的建议,在贝当看来达尔朗只不过是在接受不了现实的情况下走神了罢了。


“不!不会的!我的元帅,皇帝陛下是永远也不会抛弃他的人民的,一百余年前是这个样子,一百余年后一定还会是这个样子的!我相信皇帝一定会回来解救法兰西的人民的!”说这些话的时候达尔朗上将的眼睛中折射着对于未来的无限的憧憬与自信。


贝当元帅知道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这位将军似乎并不是仅仅在说胡话,联想起这几天达尔朗不寻常的表现贝当元帅似乎突然间明白了许多的事情,他发狂般的冲到达尔朗上将的面前,拎起上将的衣服,歇斯底里的喊道:“将军,最后问你一句——我的舰队在哪里!我的舰队在哪里——”


达尔朗的脸上没有一丝的不安与异样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意料中一样,他笑了笑,“舰队?法兰西的舰队自然要在他的皇帝的指挥下了!”


“什么?你说什么?皇帝?谁是皇帝?你告诉我,快、告诉我啊,谁是皇帝,谁是皇帝,谁是皇帝——”贝当元帅实在是无法接受达尔朗上将突然给他抛出来的这个所谓的皇帝陛下。


“法兰西第三帝国皇帝——拿破仑六世——约瑟夫。波拿巴陛下!”达尔朗轻轻的拨开老元帅的双手,轻轻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十分得意的说道。


“不!这绝对不可能!拿破仑家族内部根本就没有这个人!”作为法国的高层贝当元帅对于拿破仑家族中那些常年被政府监视的对象还是知道一些的,可是无论怎样他都无法从自己的记忆中找出一个叫做约瑟夫。波拿巴的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元帅,你不会也相信那些腐朽的政府官员有能力监视得了拿破仑家族的全部成员和那些已经终于皇室一百余年的人吧?


理了理自己的思绪,老元帅终于从最初的震惊中缓过神来,但是他依旧不敢相信自己面前的法兰西共和国海军的灵魂人物居然会是一个纯粹的保皇党,更无法相信会突然间冒出一个所谓的法兰西第三帝国的皇帝来,“达尔朗将军,我实在是没有想到你会是拿破仑家族最忠实的支持者,在一百余年后的今天你这样的人真的是十分的难得的!我不得不佩服你啊!”贝当元帅的话语中多少带有点讽刺挖苦的意思。


“我的元帅,你的话我当然明白,但是我要纠正一点,那就是在今天的法国像我这样依旧忠于拿破仑家族的人并不是少数,起码正在驶向北非的特混舰队的大多数军官和士兵都是拿破仑家族的支持者和同情者,如果不是这个懦弱的政府让我们的人民和军队彻底的失望了的话我还真的不会相信在约瑟夫殿下身穿黄袍走上军舰的时候会受到海军官兵们雷鸣般的欢呼,这就是民心,人民希望那个可以带领他们走向胜利的皇帝的后裔会继续带领他们寻找已经失去的荣誉与尊严!”


“可是我们已经战败了啊!我的将军,我希望你可以面对现实好吗?即便是在拿破仑陛下不也在滑铁卢终结了他的神话吗?我们已经解除了武装,即便是有海军又怎样,将军,你总不会让海军的官兵们拿上步枪跟随你口中的那位陛下和德国人作战吧?”


“元帅,陛下现在正在前往北非的路上,只要陛下率领的庞大舰队出现在北非就一定可以迅速的接收我们在那里的武装力量,在皇帝陛下的率领下相信我们的军队一定可以反攻本土的!”


“达尔朗将军,你就这样坚信你口中的那位皇帝陛下可以带领法兰西取得胜利吗?”


“元帅,您当然不会有我这样的信心了,原因其实很简单,我们的皇帝陛下其实是我的学生!”达尔朗上将十分得意的说道。


“是他!达尔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口中的学生一定就是你最得意的学生约瑟夫。布洛宁少将吧?怪不得他会这么快的就爬到少将的位置上,原来他身后的势力确实不小啊!”老元帅怎么会不明白呢,这些年在达尔朗的要求下他本人也没少帮助这个约瑟夫。布洛宁少将说话,但是直到此时贝当元帅才有了一种被骗的感觉。


“对了,我的元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话我们的皇帝陛下不仅仅是我的学生他也应该是您的学生吧?”


“算是吧!”想起那个不管在哪一方面都优秀的让人挑不出任何的毛病来的约瑟夫。布洛宁老元帅实在是发自内心的欣赏,尽管这个年轻人此刻所代表的势力很有可能对自己所代表的这个“政权”产生威胁,但是老元帅有迫切的希望有人可以推翻这个政权,即便推翻自己的认识约瑟夫。布洛宁或者说是约瑟夫。波拿巴也无所谓,因为这代表着法国人民再一次的选择了一种积极向上的生存方式。


“我的元帅,请您放心,皇帝陛下在离开的时候已经向我做出了承诺他将在他的战争结束后保留您帝国元帅的荣誉的,但是!法兰西民族的叛徒在胜利后必须受到审判!”达尔朗将军坚决地说道,仿佛胜利已经稳稳的操在他的手中似的。


“达尔朗,说句心里话,我不在乎是谁在统治法国,但是我在乎的是统治法国的人是不是真的可以给我们的人民一种他们想要的生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虽然对于现在的资产阶级政府十分的不满意但是贝当元帅还是对于拿破仑家族的复辟充满了疑虑,要知道路易。波拿巴的那次复辟离现在似乎并不遥远。


“元帅,你放心吧,皇帝陛下早已经向我们承诺过,法兰西帝国未来的国体将会仿照英国设立,作为君主他并不要求绝对的权力,但是在目前的环境下陛下认为作为拿破仑家族的成员他必须担负起更大的责任来!”


“好吧,我的将军,我相信你,我也相信我们的皇帝陛下,在这里我答应你,只要是不危害到德国人和我国目前在法国的态势我可以接受拿破仑家族上台,但是我希望我们的这位陛下在没有绝对的把握的情况下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无奈贝当元帅只好表态,要知道作为法兰西的元首他现在的处境确实十分的微妙,因此为了国家和民族他不得不做出抉择。


六月二十一日 地中海 法国远征舰队旗舰"黎塞留"号


作为法兰西帝国最大的也是最先进的战列舰"黎塞留"号它并没有因为法兰西国家的沦落而沦落,此刻的他正在他的新主人的带领下向着胜利前进。


看着地中海的波涛,身上穿着一身戎装的法兰西第三帝国皇帝约瑟夫。波拿巴此刻丝毫也没有感到越快,在他看来被士兵们拥戴的自己肩膀上的担子实在是太重了,渺茫的前景实在是让他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报告陛下,维希密电!”一个传令官大步的走到他们的皇帝面前,作为一名职业军人他并没有太多的犹豫,在他看来只要是跟随着自己的皇帝跟随着自己的国家就一定会取得最后的胜利的。


“谁的?什么内容?”


“陛下,是达尔朗上将,上将已经说服了贝当元帅,元帅现在已经密令北非的各殖民地听从陛下的安排!”


“真的?”约瑟夫。波拿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师真的帮助自己说服元帅。


“是的!这是将军的密码,绝对不会有错!”


“好!命令舰队全速前进,目标:阿尔及尔!”


“是!陛下!”


——


谢谢您对于《脊梁》一如既往地支持,欲知后事如何,且听太子下回给你继续分解!


第一百二十八节 戴高乐将军来了!——越南 正在写作,一定准时奉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