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兵道"

“蓝军”官兵怒火中烧,气冲冲地向五名肃立的“红军”围过来。263号车内突然传来一声闷响,冒出滚滚白烟。一名“红军”士官大摇大摆地从车内走出来,指着聚拢过来的“蓝军”士兵大声说:“我刚刚引爆了车内的二十公斤TNT炸药,按照演习规则,你们已经阵亡了!”


“乱弹琴,谁让你们这么乱搞!”一名“蓝军”中校对着士官大吼。士官指指他头盔上的红烟,傲气十足地说:“对不起首长,我不能回答你的问话,我,不,我们已经全部阵亡了!”


“你……”中校瞥了眼背手看笑话的调理员,吞下一口恶气开始“搜尸”,但没有在他们身上发现任何可以表明身份的资料。


“你们是那个单位的?”中校忍不住问。士官作英勇就义状。


真汉子!

蓝军的指挥员把演习当成演戏了吗?




《兵道》全文阅读地址:/Book/13178/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