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老板在外受人照顾 花200万修别墅谢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赵永兰(右)带着记者参观别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土坯房与大别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纯朴的景云安


200万元 修栋别墅谢恩人


小山村冒出大别墅!花费200万元!


这件事,发生在古县南垣乡苏家庄村。这里没有矿产资源,种粮是主导产业,典型的穷乡僻壤,交通也不方便,距离乡政府二十公里,去年才实现了 “村村通”,进出基本依靠人腿或农用三轮。


别墅的主人,并非什么企业家或者暴发户,而只是该村一户极普通的农民,户主景云安多年来依靠土里刨食、艰苦生活。


出资修建别墅的,是来自太原的唐老板。


但是,没人对这一奇事提出异议。村民评说此事,多是一句“好人有好报”;而县里的干部,很多人还不知此事。


“唐老板”是谁?为什么要为景云安一家建别墅呢?该老板如何和这家农民结下如此之缘?


其背后,显然隐藏着一个鲜为人知的动人故事。


好山水好房子


苏家庄虽属古县,距离安泽县却只有几里远。整个小山村不到300人,拥有3000多亩林地和1700多亩耕地。


正因人口稀少,这里的高山密林保持了良好的原始生态,四季有绿,三季有花,一派“世外桃源”景象——这在人口稠密的晋南并不多见。


虽然偏僻,但该村并非名不见经传。《说唐》等书籍多有记载:唐将罗成与苏家庄庄主苏定芳交战,最后陷入淤泥河,乱箭穿身而死。


古县苏家庄附近,正有名叫“淤泥”的小河;附近的将军山上,有个4米多高的墓冢,人称“将军墓”。当地人都认为这是罗成殉难的地方,地方政府甚至为此编制了旅游开发规划。


景云安老汉的别墅,就建在这片青山绿水间,门前的小溪被人工坝拦成了一个小湖。宽大的院墙被漆成红色,院内的两层楼房则是柔和的黄色,在冬日的阳光下泛着暖意。“豪宅”的隔壁,居住着村委会主任的母亲:那是该村最常见的土坯房,矮小灰暗,连院子也没有。


12月6日,采访车颠簸了几十公里山路赶到苏家庄,景云安却出了门,到临汾城去探望二女儿,其老伴赵永兰带着记者参观别墅。


一楼、二楼共有八套独立套房,个个设有卫生间、安着电淋浴器,纯木打制的床、柜子等高档家具一应俱全;一楼建有一个大餐厅,二楼还建有一个大会议室。各个房间的窗户都很大,阳光普照,非常舒适。


严格讲,这座所谓的别墅,更像一座豪华的家庭旅店,只是不对外营业而已。


楼里的自动洗衣机等电器,一看就没有使用过。赵永兰说,“都是唐老板买的,我不会用”。


赵永兰以前的房子,也是小土坯房,已于去年被拆掉,“唐老板”在其宅基地上出资给他们盖起了这栋别墅;但是景云安一家却只愿意住在别墅西侧独立的几间小偏房内。问及原因,赵永兰说,“那房子太大,打扫起来太费事”。


尽管如此,景云安的居所仍是“村里最高级的”:铺着地板砖、使用抽水马桶,包着木门窗套……这一切,让许多村民很是羡慕。


隐士、农民成“莫逆”


12月7日,在临汾城内,记者找到了56岁的景云安,完整地听了这个离奇故事——


景云安是山东青州人。1982年,他带着妻子和4岁的长女投奔安泽的一个堂哥,正好苏家庄有户河南人迁走,留下了5亩耕地。从此,景家落户到了古县。


景云安在村外的石峡沟内花50元买下了一孔窑洞。在此,景家又添了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还开垦了15亩荒地。


1993年,景云安在现在的住处盖起5间土坯房,村外的窑洞开始闲置。


1995年春天,一个老干部模样的男子来到苏家庄养蜂,带着几个徒弟,就住在附近河滩的帐篷内。那时的苏家庄极其封闭,陌生人的到来让大家很戒备。


养蜂人叫唐义广,很爱到附近山林里扛枪打猎,不久发现了景云安闲置的窑洞,就商量要买下来,但景家死活不肯收钱。


没想到村干部们不同意,“村里要偷了牛、丢了东西,你老景全负责”?


景云安答应了,“怎么可能呢,一个外地老人,出门多不容易”,“我就是外来户,知道外来户的苦”。


这样,唐义广和景云安开始相处。景云安了解到,唐义广是临汾煤运公司的退休职工,非常厌倦城市的喧嚣和污染,来山区养蜂打猎、过隐居生活是他的最大乐趣。


唐义广并不靠养蜂赚钱,经常把蜂蜜白送给附近村民享用。


苏家庄的优美环境,让唐义广乐不思蜀。住进窑洞后,唐义广把蜂箱也搬到了窑口,到了冬天都不想回临汾城。以前是徒弟做饭,冬天徒弟走后,唐义广只好一个人开灶。


景云安认为唐义广是个文化人,非常敬重。一天,景云安去看唐义广,却发现老人躺在床上捂着肚子哼哼唧唧。掰开桌上铁硬的馒头,全部夹生,只熟了一层皮。


景云安伺候唐义广喝了一杯热水后,又一路小跑去了乡卫生院。那时没有公路,景云安踏雪来回往返了二十公里山路,给唐义广买回胃药,这让唐义广非常感动。


景云安知道唐义广不会做饭,就让女儿每天蒸好馒头给唐义广送去。


过了一段时间,唐义广说,“以后我每天到你家吃晚饭,喝点米汤、吃点咸菜就行”,景云安欣然答应。唐义广要给饭钱,遭到强烈反对。


景云安说,农村没钱,但最不缺的就是粮食,多一个人吃饭根本无所谓,况且,唐义广的两个儿子经常开车给父亲送来米面。


景云安没有想到,唐义广在他家吃晚饭,一吃竟吃了9年,“到最后都认为他是我们家一口人了”。


唐义广很少介绍自己的家庭情况,景云安也从不多问。两人的共同爱好是在一起抽烟、侃大山,然后到山里下套子打猎,两人成了“莫逆之交”。


景云安有4个儿女,经济困难。1997年,唐义广劝说景云安养牛,并借给景家3000元本钱。唐义广从此经常陪着景云安去安泽买牛,到洪洞卖牛,10年养牛“共挣了6万块”,成为村里“第一富裕户”。


景云安要还唐义广本钱,老唐死活不收,但景云安认为朋友给自己指明了致富路已经是大恩。最后,老唐还是拗不过景云安,但对这个明事理的厚道农民越来越尊敬。


修别墅 感恩情


9年间,唐义广有多个春节在山里度过。


2004年春节,老人被儿子接走了。


正月里,唐义广又回到山村,但景云安发现其脸色发黄,就问“你是不是得了黄疸肝炎”,唐义广也说“尿和茶水一样”。


大雪封山。景云安让儿子把三轮车缠了铁链,开了两个多小时,才把唐义广送到郭店村坐上了公交车。


诊断结果是胰腺癌。从此,唐义广就离开了山村,到处去看病。没了老唐的日子,景云安总感觉空空荡荡,生活少了很多乐趣。


2005年春节刚过,一辆越野车载着唐义广开进苏家庄,景云安非常高兴。老唐的儿子告诉景云安,父亲已经5天没有吃东西了。没想到,见到老朋友的老唐一口气“吃了一碗鸡肉、两个煎饼、半个窝头,喝了两碗糊糊”,“他儿子都惊奇吃得那么多”。


景云安知道,老朋友的病已经很严重了。随后,他下山到临汾城去看望唐义广,“能见一面是一面”。而唐义广在屋内挂着吊针,闻听景云安来了,高兴得像个小孩……


没过多久,越野车来山村接景云安,并带来了唐义广去世的噩耗。当天晚上,景云安拒绝去已经安排好的临汾宾馆住宿,执意要为老朋友守一夜灵堂。


回到山村后,景云安很难过,这份延续了10年的缘分终于结束了。他独自跑到老唐住过的窑洞里静坐一会儿,看看那些已经无人照看的蜂箱。


没想到几天后,唐义广的大儿子唐晓东独自来到山村,看望了景云安,给其留下了一个黑色的提包后就匆匆离去。提包内,装着20万元现金,那大概是景云安一辈子也攒不下的数额。景云安知道,一定是唐义广临终前嘱咐了儿子要知恩图报,报答他家9年的照顾,但是“我和老唐情同兄弟,我从来没有想要他的回报”。


给唐晓东打了手机,表明了心意,唐晓东返回山村,带走了提包。


没过多久,唐晓东又来到了山村。在父亲住过的床上静坐了一会儿后,唐晓东开始和景云安说事。“我想把你的旧房子推掉盖成新房,这里的风景好,水质好,我常年住在太原,闲的时候想来这里度假”。


景云安有些舍不得旧房,但又希望两家的这份情谊能够延续下去,于是就答应了。


2006年春天,工程开工。让景云安没想到的是,这个工程竟然如此庞大,连建筑带装修竟然花了整整一年,耗资200万元!


景家后来才知道,唐晓东是太原的一个企业家,承包了省水利机械厂的制桶分厂,生产的“钢桶自动生产线成套设备”在国内非常有名。


别墅竣工时,轰动乡邻,十里八乡的百姓都来看稀罕。而县乡领导也很重视此事情,希望景家能好好维系这份跨越辈分的友谊。


小山村大变化


对这座飞来的别墅,景云安并没有特别的感受。他更愿意和老伴住在别墅边上新建的偏房内。三个女儿已经出嫁,20岁的儿子景光斌也随着唐晓东到太原学徒、就业,“就两个人,住啥不一样?”


事实上,唐晓东的报恩行动没有止于那栋豪华别墅——他让景云安去村里发动,让年轻人都到他的企业里学徒,虽然他的企业完全可以招到充足的熟练工人。


说起儿子,景云安很高兴。景光斌初中毕业后,就到浮山县城学修车,一个月包吃包住只能拿到100多元。因为文化程度低,他原以为儿子不可能走出大山,却没想到遇到了唐晓东这样的贵人。记者还采访到了景光斌,他说,唐晓东对自己格外照顾:别的人多是学徒3月,而他是3年;别人学徒工资每月200元,而他是1000多元;别人学的是车工、铣工,而他学的是精密机械……


村里有个农民叫齐继成,儿子在唐晓东的企业里学徒3个月,现在一个月工资两千多元,齐继成对景云安感激不尽。


目前,村里外出的近40个年轻人,有一半在唐晓东的企业里打工。“这些年轻人以前根本挣不下钱,现在好了”。因为景云安的一片爱心,他们的命运得以改变,迅速成长为产业工人。


现在,唐晓东也成了苏家庄的常客,过几个月就会带几个朋友到村里过夜,吃吃土特产、吸吸新鲜空气,“他们阳历年肯定来”;而景光斌等年轻人则迷恋上了大城市生活,“他根本不想回村”。


景云安把唐义广住过的窑洞上了锁,“有个安泽人偷了老唐的蜂箱,我撵了30里要回来的”。


记者一直试图联系唐晓东,单位的人说其去了马来西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