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1营的野外阵地经过一个上午的血战已经残破不堪。防线从镇外退回了界口镇里,依托坚固的连片住宅挡住了兰斯人的凶悍进攻。界口镇的居民住宅几乎都是用坚固的花岗岩建成,这些看似不甚美观的民宅却是最好的堡垒群,早已看好地形的1营在上午及时将阵地缩回镇里,伤亡比另外两个营小的多。

1营长薛军将左翼大约200米的阵地交给了10连。10连的再左翼已经深入镇中央,那里是团警卫连的阵地,右翼相接的是2连的阵地。从地形上看,10连不应该是承受压力最重的地段。

“营长照顾我们呢。”周峰轻声对龙行健说。龙行健点点头,没说什么,他感到经过韩堡一战,292团上下对他们这些新丁的态度大不一样了。“地位要靠作为争取。”龙行健心说。

龙行健沿着他的阵地走了二个来回,对跟在身后的3个排长下达了任务,“2排和3排上阵地,1排做预备队。”根据韩堡的经验,龙行健将所有重火器摆在一线,但兵力却尽可能少,“兵力前轻后重,火器前重后轻。”这是他昨天晚上和今天上午琢磨出来的“招数”,手里必须掌握强有力的可靠的反击力量。所以,他将周峰的1排当成了“救火队”,把他们从韩堡缴获的几支兰斯人的自动步枪以及收罗来的几百发子弹(口径与神华陆军步枪不一致)统统配给了周峰,“人家这种枪就是好,一扣扳机,30发子弹哗哗的不到半分钟就打出去了,是巷战、近战的利器。可惜我们还用的是半自动,连发都不行。”对单兵武器素有研究的龙行健意识到和敌军的差距。“你把这种枪交给几个班长和战斗骨干,打反击的时候用。”周峰点点头。

下午2点整。调整部属完毕的兰斯人对界口镇发起了新的进攻。进攻的重点是2营防守的镇南阵地。在镇东1营的阵地上投入了一个步兵大队的兵力,战术仍是老一套,轰炸、炮击,然后步兵冲锋。两辆配备了40mm火炮和12.7mm高平两用重机枪的装甲车作为掩护进攻的火力点向步兵提供着火力支援。

龙行健带着通讯员小吴在炮击停止后冲上2排阵地,“用反坦克火箭打掉那两辆装甲车,”龙行健命令道。装甲车上高平两用大口径重机枪比40mm火炮更具威胁,刮风一般的弹雨将2排完全压在战壕里,一个与之对射的重机枪手被击中胸部阵亡,龙行健看见阵亡的重机枪手胸脯开了碗大的一个血洞,被这种机枪打中,根本用不着抢救。

火箭手在机枪手的拼命掩护下瞄准装甲车开火了,一发火箭弹准确击中一辆装甲车,在2排士兵们的欢呼声中装甲车腾起一团火光,但随后证明装甲车并未失去战斗力,原地转了一圈后又向阵地开火了。气得火箭手破口大骂,“什么破武器!连装甲车都打不动,还想反坦克呢!”

龙行健顾不上埋怨,趴在掩体里用他的99式步枪瞄准了猖狂射击的装甲车机枪手,那个机枪手因刚才火箭弹无效受到鼓励,身子暴露在外面,搂住机枪拼命射击。龙行健稳稳开了一枪,那个家伙一头栽倒,机枪顿时哑了。2排战士们士气大涨,一顿手榴弹和乱枪将进攻阵地的一个中队敌军打了回去,大约10个敌人倒在阵地前。

“各班找出枪法好的战士,专门打敌人的机枪射手和军官。”龙行健是第一次准确地看到自己打死敌人(炸坦克不算),也很兴奋。他特别善于总结经验,总能根据情况调整自己的对策。

接下来的两次进攻被经历过韩堡血战的10连轻松击退,龙行健没有动用周峰的1排。他觉得兰斯人武器好,但战术确实不怎么样。

7日下午发起的第4次进攻让龙行健出了一身冷汗,他的10连阵地倒没有怎么样,而是相邻的2连出了问题。激战中的龙行健忽然发现2连阵地上有许多黄乎乎的人影,他顿时大惊,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命令通讯员小吴通知周峰的1排向2连阵地反击!早已看到情况危急的周峰带领1排以所有的自动火器开路,不管阵地上仍在混战,自动步枪、机关枪刮风般吼叫着,将突入阵地正和2连肉搏的兰斯人赶了出去,至少5个2连的士兵倒在1排的枪下。重伤的2连长挣扎着向周峰表示感谢,“打的好。再晚1分钟就挡不住了。”带领预备队冲上来的1营长薛军当即任命周峰代理2连连长,1排剩余的士兵返回10连阵地,周峰则留在了2连。

一直血战至太阳落山,292团顽强地守住了界口镇。兰斯军106旅团在211联队在韩堡被打残废后,另一个联队——212联队也在界口镇被打残了。全天血战,212联队战死2200余人,负伤450人,失踪250人(许多伤员无法撤下战场)。战斗兵剩下不到二成!106旅团凯特少将顾不上面子了,直接向师团长请求援军。

问题是53师团也没有多少机动兵力了,105旅团(欠3个大队)在进攻小猿山的战斗中也是灰头土脸。毕竟界口镇是关键方向,师团紧急抽调了1个加强步兵大队增援106旅团。

海因茨司令官预定的时间已经过了一个整天,一个精锐的山地步兵旅团被打残,界口镇仍牢牢控制在神华人手中。暴怒的莫洛中将将临时军司令部的茶杯都快摔完了。冷静下来后莫洛总结了失败的原因,认为因地形道路所限,没有集中绝对优势的兵力火力,形成逐次“添油”是主要原因。好在他的另一个师团,44师团主力终于赶了上来,在5月7日晚7时到达大猿山与界口镇的交界地。莫洛承认对手98师相当顽强,但44师团这支生力军加入,已呈强驽之末的98师无论如何都抵挡不了了。

但攻克界口镇已经不足以挽回自己的声誉!莫洛相信海因茨已经将他丢脸的失败呈报总参谋部。尽管有身为骑士团成员的叔父帮忙,战败的责任(将神华陆军第4集团军放走)决不会不追究责任人。现在他只有完整地歼灭98师并生俘其师长方可挽回部分声誉。将晚餐扔出窗外闭门苦思良久的莫洛中将决定兵行险着,以53师团现有兵力抓住守军,造成仍从界口镇方向突破的假象,以44师团的1个旅团攻击小猿山,以44师团的1个加强山地步兵联队轻装袭击大猿山,在界口大桥合拢大小猿山的两路兵力,将98师一网打尽。这是一个相对英明的决策。下定决心的莫洛中将连夜紧急调整部属,几百辆轻型重型卡车将部队连夜调整到位,106旅团则派出精干的小部队彻夜不停地袭扰界口守军,务使其得不到休息。对于98师而言,大祸临头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