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妙语

家乡妙语


俺小时侯就在这个山旮旯长大,天每没事就去城里葛优葛优,觉了县城可不赖类,业来俺(nia)就叫俺去街里买点胰子和曲灯子,到了那,还没开门类,就在门口各就奥一会,可算等俄开了门,买要买就赶经往家走,到家就给俺梳头,准备上学去,俺扎了2小不交,上头还绑了个红布谷须,收拾望完赶紧去锅吃口仗,吃的敏杰,仗老一碗又一碗,可好吃哩!



在去学校的路上,俺又遇见那个半吊子了,他还在那个各岛边站着,吓的俺起来就跑,半吊子就拾了一个石头蛋瞎夯.他夯俄可远哩,下下子一个小石头蛋勒夯在俺的戏脸门的,可流老连的瞎类,,俺捂住戏脸门的窟窿,无无咬咬跑到狗蛋老家医疗所,给俺包唠包,就到学校,一看他都们占了俺拍了,俺就在煤火台也边侨联了一惋惜.




记得年实秋罢了,漳河水太大,俺都去学校就得转一大科拉,可是耽误时间不轻,心里就想,要是多咱能在河上盖一个桥就不赖了,上学也就消停了,可没想到前亿惋惜村类来来唠连勒工人,看来盖桥有了指望了,他都们伟盖房,有伟火,一点也不消停,俺村类的仁们也赶紧去火传忙,讫给他们伙弄弄,岸擦线程了快点修好桥,村类仁们就都方便了,时光过的可答快,一晃半年过去了,大桥渐渐有了眯眼,平国国的洋灰路面, 讫崭崭的栏杆,俺斗们咋能不高兴哩.



这不是,今类大桥开通,村类老类,少类,大清刀起五八经单股来瞧瞧头一遭车过类的场头,涉县捏都们的乐土,涉县捏都们的港湾,边管咋个,俺都盼望俄涉县早宜更拽,后宜更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