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女郎 第一卷 一职难求 十一、性感不是为你准备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4/




老万非妈妈不娶,妈妈就是不嫁。妈妈好像很喜欢过单身的日子,比老万更大的官也不嫁,年轻的也不嫁。妈妈说,我再给你介绍一个。老万说,就比着你这样的。妈妈说,肯定啊,保证比我还好,你一定会满意的。

结果就介绍了妈妈的亲姐姐。姐夫得胃癌死了,给姐姐说的是去给老万当保姆,家庭条件很好,钱也不少。姐姐一个人在家里闲着也很无聊,就答应了。老万一见,非常满意,顿时青春焕发,心花怒放,姐姐却与妈妈翻了脸。

姐姐说,我什么时候说过嫁人?你就是这样贱,你怎么不嫁?我说你怎么突然对我这样好起来了,想起我来了,原来你没安好心。

妈妈说,你以为你儿子挣钱了,你不困难了,就不嫁人?是你儿子同意的,他巴不得让你嫁人,嫁什么样的人也是他告诉我的。有什么不好?一个月一万多的工资,那么大的官,那么大的权力,还不到六十岁,年龄又不算大。有了他,你儿子的事就不用我操心了,就能挣很多很多钱。以后他犯了什么法,蹲了什么牢,也有人替他说话。就是杀了人,他一句话,也枪毙不了。

姐姐说,你那是放屁。你不要脸,别人不知道你,你还不知道你?你以为天下所有的人都贪钱?都不要脸?一个老流氓,有什么好的,早就该逮捕法办,枪毙,连你一块枪毙,活埋。

妈妈说,谁叫你求我给你儿子找工作的?你儿子现在开公司了,成大老板了,你还跟我翻脸。你家里原来有什么?不就是几间趴趴屋吗?有辆自行车还是破的,那一次我骑着回家,走到半路上就放炮了。现在呢,有汽车,有楼房,什么都有。你以为当官的都是坏人?我给你介绍,还能给你介绍坏人?枪毙谁?活埋谁?你说了不算。

姐姐说,你就是不要脸,你从小就不要脸,我撕烂你的脸。我走,一万辈子也不到你这里来。

姐姐骂骂咧咧地走了,而老万那里却又抓住不放。妈妈说,我姐姐是个农民,没离开过农村,封建意识去不掉。我再做做工作,你要有耐心。

老万说,看模样你姐姐比你还温柔,可是一发起泼来,比母老虎都厉害。你从来都没有这样过,不知道差别这么大。没希望,她对我有成见。

妈妈说,我是想让你们先培养培养感情,水到自然成。你是不是太心急了,还没到火候,就动手动脚了?

老万说,都两个星期了,时间不算段了,再说我原来见过你姐姐,也算是老熟人了。对我态度挺好的,很会侍候人的,很勤快的,笑得很甜的,说起过去的事,也是很谈得来的,时机已经很成熟了,可是刚一拉手就变脸了,还没等抱住,就骂起来了。力气还很大,差一点把我推倒。突然之间不成母夜叉孙二娘了。

妈妈咯咯地笑着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你还是太心急了。我姐姐其实是很温柔的,最起码比我温柔。你一旦上了手,那是再幸福不过了。

老万说,白搭,我没这个口福,已经闹僵了,没回旋的余地了。

妈妈说,那就这样散了?

老万说,散了,散了,另想办法吧。

姐姐的模样确实比妈妈漂亮,不仅身材比妈妈高挑,脸蛋也比妈妈白净。因为是农民出身,又在城里住了多年,既有农民的质朴,又有城里人的刮净。老万也是从农村里来的,小的时候,见的是农村的美女,所以看妈妈的姐姐就特别顺眼,在老万眼里,姐姐身上表现出来的性感比城里人还浓烈。只是,姐姐的性格不是为老万准备的,宁可烂掉也不给人,真是太可惜了。

这样,妈妈才千方百计另外物色人选,千里万里挑一,才选中了姚洁,姚洁很快就会派上用场。


而姚洁却浑然不知,还在伙房里度日如年呢。

原来桑春华请姚洁吃饭,姚洁不去,现在去了。姚洁大倒苦水,泪流满面。桑春华不以为然,未卜先知的样子。他说,刚招来的员工,就给予那么好的待遇,不合常理。你和董事长一个办公室倒不算多稀奇,还一块住,一块吃,让人琢磨不透什么意思。

姚洁说,妈妈很长时间都是单身,太寂寞,身边也需要有个人照顾,最起码要有人打扫卫生吧,妈妈又不肯顾保姆,说保姆文化层次太低,还怕保姆的嘴不严,泄漏机密,还有隐私吧,影响妈妈的工作和形象,所以就看中了,我很单纯嘛,很听话嘛,有文凭嘛,是不是?

桑春华说,说的也是,不过让你到基层锻炼锻炼也是很正常的。不会让你干多长时间,我敢肯定,让你当伙夫,那不是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吗。

桑春华极力安慰鼓励姚洁,让她安心工作,等等再说,实在不行就跳槽。又过了一个星期,姚洁又换了工作,当上了工程进度报表员。妈妈要她到另一个更远的工地上去报道,听说已经到了荒郊野外了。姚洁又给桑春华打了电话,要桑春华去送她,桑春华又开着他的破车来了。

桑春华知道姚洁是从胶东大海边来的,农村的,又写了一首诗《放飞心情》给她:


在一个晴朗的日子里,

面对苍茫蔚蓝的大海,

海鸥高飞在天上,

鱼儿浅游在水底,

渔船已经归航,

广阔的大海,

温馨的港湾里,

多么静谧,开朗。


遥望无边的大海,

心也飞向了远方,

何不放飞你的心情,

飞向蓝天白云里,

心如瀚海。

再也不要流泪,

再也不要哭泣,

留下一个蓝色的回忆。


假如还有眼泪,

让我替你哭泣;

假如还有愁苦,

让我替你叹息。

假如还有痛苦,

让我替你承受。

放飞你的心情,

如翱翔的海鸥,

如飘飞的风筝,

让微笑围绕陪伴着你。


姚洁感到很奇怪,你一个干公安的,你说你写的什么诗?没听说干公安的还会写诗。

那是桑春华的业余爱好,还写纪实文学呢,通报个案子什么的,堪称本市公安系统的一支笔呢。上学的时候就是文科成绩好,有文人气质,爱写写画画,很平常的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